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九十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2006年5月18日,也就是我答应陆云巍去执行那个“卧底”任务的那一天。得到我的答复后,他立刻就回到了总参,而他留给我的话竟然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等!” 他走之后,秦大队和杨中队都问过我,那个陆处长到底都跟我谈了些什么,是不是准备把我调走?听他们这么一问,我就知道陆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2006年5月18日,也就是我答应陆云巍去执行那个“卧底”任务的那一天。得到我的答复后,他立刻就回到了总参,而他留给我的话竟然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等!”


他走之后,秦大队和杨中队都问过我,那个陆处长到底都跟我谈了些什么,是不是准备把我调走?听他们这么一问,我就知道陆云巍对他们耍了个花枪,打着要把我从T大队调走的旗号来找我,实际上却是要我去当“卧底”。当然,我只能违心地说没谈些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陆处长他只是让我等着。对于我这样的回答,他们显然很不满意,不过让我感激的是,他们并没有就着这个问题而刨根问底,只是跟我说,只要在T大队一天,那就是我们T大队的人,该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可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我说我知道,就算我真的调走了,我也不会忘记自己是T大队的兵。这是我的心里话,没有一点虚假。我知道他们都不想我被调走,其实,我又何尝想离开这里。想来想去,越想越觉得那个陆处长很不厚道,既然要让我去执行任务,可关于任务的内容和细节却是一点也没向我透露,保密工作真是做到家了以致于,我现在只知道我会去当“卧底”,可这“卧底”怎么当?怎么去当这个“卧底”,这家伙走之前却一点交代也没有。他只是说让我等,可等什么,等到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只能继续等待下去。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也就是5月25号那天,陆云巍来了。而就在他来的当天,大队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让大队立刻派出一支特战小分队前往某地级市执行“处突”任务。这时候,陆云巍找到了秦大队,让秦大队把我也加到这次的行动人员名单里。


他这做法让秦大队很不理解,秦大队觉得,我既然要被他陆云巍调走,这个时候显然不合适再去执行任务。更何况,“猎鹰”小队的主力已经参加“维和”任务去了,这次“处突”再让我去的话,就得加到别的小队里面,这会打乱小队人员之间的默契,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可陆云巍却说,让我参加这次任务有两层意思,一呢,是通过这次任务,让我给自己在T大队的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二呢,是他想看看我参加实战任务时的表现,对我的能力什么的,做出一个更客观的评估。


总之,在他的坚持下,我随“秃鹰”小队参加了这次“处突”。这让我很不好意思,觉得对不起“秃鹰”的那个狙击手兄弟。不过,或许是因为弟兄们都知道我要调走的原因,“秃鹰”的兄弟们并没有因此而对我有意见,尤其让我感激的是他们的狙击手陈彬,这兄弟在得知我要代替他参加这次行动时,非但没有任何不快,反而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我说,墨尘,这可是你在T大队的最后一枪了哦,可得打漂亮咯!我使劲搂了搂他,说了声谢谢兄弟,然后,头也不回地登上了米17。


米17上,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肖参谋长宣读了任务简报。任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一伙武装歹徒抢劫了当地中国银行的金库后,在公安的追赶下逃向了山区,现在已经被公安和武警撒下发包围网兜在了山里。不过,这伙歹徒似乎参加过军事训练,不但武警的几次围剿都被他们逃脱,反而还让进行围剿的武警有了伤亡。而现在,这伙歹徒躲进了一个山村里,并将村子里的人都变成了他们的人质。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比较棘手,一个不好,便会造成人质的伤亡。公安特警和武警特警都先后尝试着发动了两次突击,但都以失败告终。恼怒的歹徒还因此枪杀了三名人质作为警告,并放出话来,立刻给他们准备一驾直升机,不然的话,他们将每隔十分钟杀一名人质。而警察们要敢再进攻的话,他们将杀更多的人质作为报复。


为了尽快解救人质,并消灭歹徒,省公安厅在派心理战专家稳住歹徒的同时,将电话打到了军区作战值班室,请我们T大队派特种兵过去帮忙。因为,这种山林地作战,对于擅长城市反恐作战的公安特警和武警特警来说,显然不大合适。而恰好,这类战斗正是我们这群人最为擅长的。所以,要收拾这群歹徒,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多大的悬念,唯一麻烦点的就是人质的问题。


读完简报之后,肖参谋长示意杨中队开始分配任务。根据简报上的情报,那群歹徒现在只剩下9个人,12个人对付9个,基本上是轻松加愉快的任务,唯一麻烦点的就是人质的问题。


陆云巍也坐在机舱里,肩膀上两杠四星的大校军衔很是扎眼。他说他跟着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亲眼看一下我这个要被他调走的人在实战中的表现。为此,弟兄们还跟我开玩笑说,他这是在选兵呢,还是在选女婿啊?对于弟兄们这样的玩笑,我除了苦笑之外,便只能是苦笑。


为了不刺激到歹徒,我们在离村子还有一定距离时便下了米17。早已等候多时的公安厅和武警的领导立刻迎了上来,然后,是指挥官开始针对当前的态势重新修改行动计划,分配任务。


我的任务很简单,占据一个制高点,控制战场。对于这个靠山的小山村,这样的位置相当好找。就在我同临时派给的观察手出发前往预定位置的时候,一直静观一旁的陆云巍突然塞了一个东西在我手里。


“戴上它,不要人别人知道。”他的声音很轻,刚好能够让我听见。


虽然搞不明白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我还是依言将那个细小的耳塞式通讯器塞在了我的左耳里。这通讯器的色泽和皮肤差不多,不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各组就位之后,行动开始。公安厅给我们的情报没错,那群歹徒中确实有人有过军事训练的经历。虽然他们将村里的男女老幼都集中到了村里最好的那栋三层小洋楼里,但却分成了好几拨进行看管。而且,在通往那栋小楼的所有道路上,都有埋设的陷阱或是地雷。虽说这些玩意儿都是临时制成的,很是粗糙,可杀伤力却一点儿也不小。在渗透组渗透的过程中,就遇到了一个三连环的诡雷,而且上面还连着简易的报警装置。这发现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伙歹徒里面,绝对有个精通小分队作战战术的人存在,很有可能是个退伍的侦察兵。


公安们的动作也很快,不久就证实了这伙歹徒中确实有两个退伍军人,而且,都还是侦察兵出身。至于他们以前是在哪个部队服役,为什么会走上这条不归路,那就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因为,渗透组的兄弟已经在呼叫狙击手注意了。


瞄准镜下,小小的山村处处透露着一种宁静的美,可惜,这宁静却因为一群不速之客的不请自来而多出了一股危险的血腥。那个三层高的小洋楼离我只有400米远,透过瞄准镜,我能清晰地看见那墙壁上面瓷砖的纹路。


歹徒们很狡猾,他们将所有的窗户都遮上了,因此,我无法透过窗户观察屋内的情况。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发现了一个躲藏在屋顶上的歹徒,那家伙手里抱着的赫然是一支盗版的AK47。


观察手在我旁边轻轻的报着风速、气温、大气湿度,以及射击诸元的建议纠偏。只可惜,现在还不是开枪的时候,否则,那个家伙绝对逃不掉脑袋被爆掉的命运。


公安厅派出的谈判专家仍在不厌其烦的向屋内的歹徒们进行政策攻心,只是,能不能收到效果就不知道了。反正,在那些警匪片里,我是从来没见过谈判专家能把歹徒说服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解救人质,似乎只能选择强攻了。


一个灵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那个歹徒后方的墙头,然后一个跃身,迅速地扑向了还在左右观望的歹徒。一抹寒光突然从他手上亮起,划过了尚未察觉危险已在身后的歹徒。寒光过处,一蓬血线溅起,那歹徒想要喊叫,可嘴巴却被一支戴着黑色作战手套的大手死死地捂住。歹徒的身体无力地抽搐了两下,然后软绵绵地瘫在了身后那名穿着黑色特警作战服的兄弟的怀里。


随即,右耳的耳机里传来一长一短的敲击,那是渗透组已经就位的信号。紧接着,又是一长两短的敲击,这表示强攻组也已经就位。世界似乎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等待进一步行动的信号。


猛地,两声短促的敲击在耳畔响起,强攻,指挥部最终还是选择了强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