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九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他笑,那种很欣慰的笑。“文墨尘,我没看错你。我相信,你能完成那个任务。” “任务?”我疑惑地问道。难道,他来找我不是为了把我从T大队调到他们七部,而是为了让我去完成一个任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任务会是个什么任务,又为什么会找上我?难道,他们七部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他笑,那种很欣慰的笑。“文墨尘,我没看错你。我相信,你能完成那个任务。”


“任务?”我疑惑地问道。难道,他来找我不是为了把我从T大队调到他们七部,而是为了让我去完成一个任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任务会是个什么任务,又为什么会找上我?难道,他们七部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不大可能吧,要知道,老洪可是说过,他们那些人,可是不能用人这个字来衡量的呵。


“对,一个任务!”他点头说道。“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为什么会找上我?”我问出了这个我最关心的问题。“你们那儿,难道没人能去吗?”


“为什么会找上你?”他轻轻笑了笑,“如果,我说是直觉,你相不相信?”


“直觉?”他这回答让我又一次忍不住苦笑。人的直觉,其实是最缺乏科学根据的东西,但是,有的时候,直觉这玩意儿,往往还十分的灵验。尤其是对于那些,从生死线上活着回来的老兵们来说,直觉和经验,远比规规矩矩的教科书管用。


“对,就是直觉。”他扬了扬浓浓的眉毛,“文墨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吧?”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它从来都没有犯过错。


“所以,你能成为T大队的王牌狙击手,因为你有着身为猎人的直觉,对于危险的直觉。我没说错吧?”他望着我,嘴角露着淡淡的笑。“文墨尘,其实,我们是同一种人。”


我不知道他这算不算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过,当我听到他说我和他是同一种人是,我的心里真的“咯噔”了一下。虽然有人说过我是T大队这个怪物窝子里怪物中的怪物,但潜意识里,我仍然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如今,他居然说我和他是同一种人,那意思不就是说,我真的成了怪物了吗?


“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任务吗?”想了想后,我问道。虽然他说他的直觉让他觉得我能完成这任务,但那只是他的直觉。我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清楚的,不了解一下任务的内容,我可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胜任。


“任务的具体内容,现在还不能够告诉你。”他卖了关子,“我们谈了这么久,相信以你的聪明,多少也能猜到点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脑子里开始思索他这话里藏着的意思。今天我们是说了不少,但对我触动最大的,莫过于那个“背负委屈,不被人理解,被亲人、朋友误会时,还能否无怨无悔地为国付出”的问题。难道,他所说的任务,就是这个样子么?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陆处长,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明白了就好,有些东西,的确不大方便说出来。”他又笑了笑,很是欣慰的样子。“我答应过你们秦大队不强人所难,所以,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你。”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开始苦笑,语气中满是无奈。“不过,我希望你能去帮我。”


“为什么一定要找我?”我又一次忍不住问他,“难道,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再适合的人了么?”


“也不是。”他轻轻摇了摇头,“但是,我个人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直觉,只是一个方面的因素,我是经过综合考虑的,不然,今天也不会来找你。”


“陆处长,你刚才说过,尊重我的选择的对吧?”咬了咬嘴唇,我问道。


“是的,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他仰了仰头,目光投向了天花板上的吊灯。“虽然,我很希望你去,但是,这个任务会给你带来些什么,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他的目光重又回到了我的脸上,嘴角堆起了浓浓的苦笑。“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战士,最优秀的狙击手,所以,我的心里其实也很矛盾。既希望你接受这次任务,又担心这任务会给你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墨尘,我知道你们都有着为国捐躯的决心,但是,这次的任务,并不仅仅关系到生命的问题,它,或许会让你失去很多。”


“能让我想想么?”轻轻吁了口气,我问道。虽然,我还不知道他所说的任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任务。但从他此刻矛盾的心情看来,这任务,肯定不会简单。不仅仅关系到生命,还可能让我失去很多。所以,我必须得让自己好好考虑考虑。说实话,我也怕死,因为我知道活着是一种幸福。如果死亡无法避免,我诚然可以坦然接受,但是,我害怕在我没死之前,失去一些比生命更加珍贵的东西。如果是那样,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


“当然可以!”他点了点头,“好好想想吧,明天中午前给我个答复就行。”


“陆处长,”沉吟了一会儿,我说道,“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


“噢,你说,我看能不能回答你。”


“我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任务!给个大概的提示也行。”


听到我这样问,他也开始沉吟起来。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可从他的眸子里,我依旧能读懂他心里的矛盾。


“卧底!”许久,他的齿缝里终于吐出了两个字,很轻微,但足够让我清晰地听见。


卧底!这两个字在我的心底掀起了滔天般的巨浪。对于“卧底”,我的了解只限于荧幕上的警匪片或是一些相关题材的小说。执行这种任务的人,不仅时刻面临着因身份暴露而带来的生命危险,还要承受亲人和朋友的误会和不解,也就是说,一旦某个人选择了“卧底”这个身份,那他就得承受一切委屈,直到任务完成,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墨尘,你先回去吧,好好想想,明天中午前给我个答复就行。”他站起身,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今天我们谈的东西,仅限于我们俩知道。”


起身,立正,我大声答了声“是!”


“恩,回去吧,我等你的答复。”他把我送到了门口,又一次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陆处长!”抬脚准备离去的瞬间,我突然想问他一个问题。“还有个问题想问问您,我也希望,您能说心里话。”


“呵!”他轻轻笑了笑,“好,你问吧,我保证讲心里话。”


“恩!”我点了点头,“我想问您,如果我不去的话,您怎么办?”


“这个……”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脸上的笑也变得有些无奈。“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很可能会自己去。”


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那坚定的眸子告诉我,他没有说谎。那一瞬间,我的心禁不住又一次颤抖。这个“卧底”的任务,到底有多么重要?居然会让他这个大校处长,未来的将军选择自己去执行。


我应该怎么办?答应他,还是拒绝?从秦大队的办公室回来之后,我心里的活动就没有停止过。脑子里来回翻腾的,全都是今天与陆处长的谈话。这个时候,我真希望可以有个人帮我给出答案,可我知道,这不可能。选择的权利在我手上,对于个人来讲,最好的选择就应该是拒绝,因为对于这样的任务,我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可为什么,这看似简单的选择,竟会如此的艰难,让我的心里如此的矛盾呢?


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那缭绕的烟雾在阳光下自在的翻腾。我苦笑,自己现在这样子,和失魂落魄有什么区别?居然连太阳什么时候出来都没有发现。陆处长,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个不小的难题啊!


要是林默还在就好了,我至少可以找个人说说话,就算什么话也不说,我们俩也可以一起坐着发呆。我不禁在想,如果林默他遇到这种事情,他会怎么办?是选择去,还是不去?或者,也会像我一样,陷入这种两难的选择?


或许是从我的表情看出了我的心情这会不算太好的缘故,战友们都没有来打扰我。他们熟知我的性格,知道在这个时候,我需要的是一个人的沉思而不是安慰。可他们又怎么能想到,这一刻,我多希望有个人来告诉我应该怎么选择啊。


手指间的烟卷终于燃尽,望着那即将熄灭的烟蒂,我脸上的苦笑更浓了一些。其实,这香烟和人的一生是多么地相似呵。缓慢的燃烧,释放着烟雾,哪怕它燃的再慢,终究会有燃尽的时候。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明悟,香烟会燃尽,人生也有尽头,可是,他们毕竟存在过。虽然,这香烟与人生一样,都同样地短暂,可在它短暂的生命中,它燃烧了,释放了,它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一生,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也许,对于它来说,燃烧,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如果说香烟的宿命就是为了等待燃烧,那人呢?人活着又是在等待什么?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还是应该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里,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哪怕,会因此而在某一刻燃尽自己的生命,可那燃烧生命的短暂瞬间,会不会无比的灿烂和精彩?




很久很久以后,我问陆云巍,问他是不是早就肯定我一定会答应他。他当时嘿嘿笑,笑得很奸诈。他说,对啊,从见你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我的。


他这回答让我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好像被这家伙算计了一样。这感觉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我问他为什么?


“因为你是天生的猎人,所以,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猎人冒险的血液。”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很严肃,“所以,我觉得你会答应我。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没错。”


“就因为这个?”我愕然,他这回答让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当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决定选择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过什么天生的猎人,冒险的血液之类的问题。因为当时我在想,我是个军人,是个战士,如果他一定要我去执行这个任务,完全可以用无可违抗的军令命令我去。可是,他没有,他给了我选择的权利,所以,最终我选择了去。而这样的选择,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跟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我时,他的回答是“直觉”一样,我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同样也是直觉。但是,我不准备让他这么得意,所以我又问道,“如果,我最后选择的是不去呢,你会怎么办?”


这一次轮到他苦笑了,“如果你选择的是不去,那么,去卧底的那个人,就会是我。”


“真的?”我还是有些不大相信,毕竟中国军队最不缺的就是人,哪儿找不出两个比我更杰出的。


“真的!”他淡淡地说道,“你也知道的,我完全可以下命令让你去执行这次任务。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当你选择这条路之后,会遇到些什么,所以,我让你自己选择。如果你最后的选择是不去,那么我只能自己去。因为,我还没有想到,还有谁比你更适合。”


“靠!”我忍不住呻吟。“那我是不是还应该感到很荣幸,应该感谢你啊?”


“如果你要这样想的话,我不会介意。嘿嘿,墨尘,老哥我刚好还没吃晚饭,你是不是看着安排一下?哦,还有,你嫂子最近管我管得比较紧,连烟钱都给我克扣了,你看,是不是先借我两包……”


“美得你!”我白了他一眼,“你上次欠我的两包还没还呢,还借,门都没有。信不信哪天我上你家收帐去。”


“靠!文墨尘,你这臭小子想害死我啊?”他骂道,“不知道我答应你嫂子戒烟的啊!”


“那你还抽?活该!”


“嘿嘿,大家都是阶级兄弟嘛,这样子多伤感情啊。诶,兄弟,帮忙帮忙,老哥我烟瘾犯了,先给根解解谗。靠!臭小子你别只顾自己抽啊,存心刺激我是吧……”


这就是那个第一次见面时,用杀人般的眼光打量我的陆云巍,那个老洪口中不是人的怪物中的一分子。而现在,在我眼里,他也不过是个平常人罢了,如果说非要找到点不平常出来,那就是这家伙非常的为老不尊。而这个时候,我也成了他们这些怪物中的一员,再也回不从前。


我还记得当我失眠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答应他去执行那个“卧底”任务之前,曾问过他一个问题。我问他,任务完成之后,我还能回T大队吗?


他想了想说,能,只要你愿意回来。


这个答案让我松了口气,因为我舍不得这里,我担心这一走之后,就再也不能回来。所以,在听到他亲口说我还可以回来的时候,我心里那点担心和顾忌便没有了,我可以放心地当那个什么“卧底”,至于“卧底”之后会碰到些什么,会失去些什么,就不是我所能预料到的东西了。别说当时的我预料不到,就连陆处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卧底”计划,在正式实施之后,竟会生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