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来历考

流云居士 收藏 1 92
导读:[center]作者:孔璋[/center] [em325]提到端午节的来历,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屈原,“於是怀石遂自汨罗以死”,而铭此千古精魂。 [em345]但,这也不过是最为人熟知的1种说法而已,如果认真缉考的话,至少还有两种影响力比较大的地方性传说。   一是伍子胥说,当年,他濒死苦谏,却只是进1步将那刚愎自用的夫差大王激怒,竟连“入土为安”的机会也不与他,弃尸于江,那1天正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而之后,吴地百姓感其遗德,常于此日祭祀怀念,而有斯节。   一是曹娥说,这位生存于东汉年间的绍兴地方

作者:孔璋

提到端午节的来历,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屈原,“於是怀石遂自汨罗以死”,而铭此千古精魂。

但,这也不过是最为人熟知的1种说法而已,如果认真缉考的话,至少还有两种影响力比较大的地方性传说。

一是伍子胥说,当年,他濒死苦谏,却只是进1步将那刚愎自用的夫差大王激怒,竟连“入土为安”的机会也不与他,弃尸于江,那1天正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而之后,吴地百姓感其遗德,常于此日祭祀怀念,而有斯节。

一是曹娥说,这位生存于东汉年间的绍兴地方,名列“后二十四孝”的女子,父亲落到江里淹死了,不见尸体,当时的曹娥仅14岁,沿江号哭十余天,终于在5月初五也投江,5日后与父尸俱出,就此传为神话,还惊动了当时尚未成名的大文人邯郸淳(就是写《笑林》的那位),作了1篇诔辞颂扬,之后事迹相传,也成为地方上的名人,而当地上也就开始在每年的5月初五进行祭祀,渐渐成礼。

另外,也还有起于介子推或者越勾践的说法,但实在已衰微到了连传说都翻拣不出来的地步,也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三种说法目前都还有在流传,时而还会有些无聊文人跳出来交战1番,多数也只是想为自己的家乡争取“端午起源”这1光荣以及相关的经济利益而已,当然,这种事情,本就是信者桓信,谁也不可能说服谁的。

但是,说实话,这3种说法,实在都不大站得住脚的,特别是第3种说法,根本就是在肆无忌惮的篡改原始史料……当然,这1条后面再说。

三起传说中,唯一的共同点,也是最有意思的1个地方,就是时间,传说中,3人皆是在中国农历5月初五赴江而亡,之后,地方上的人便在这个日子设礼祭祀…但,也未免太巧了罢?

认真翻1下最早的记录好了,太史公都告诉我们了些什么呢?

三闾大夫,没有日期,可供参考的只有1句“陶陶孟夏兮,草木莽莽”,但这顶多能够证明他的死期是在中国农历4月或再后面,说明不了更多。

至于伍子胥,就更加简单,“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而从两汉期间的各种史记集解里,我们更是只能看到地点和祭祀方式的考证,完全没有关于日期的记录。

至于曹娥,倒是说的比较清楚:据《后汉书·列女传》“孝女曹娥者,会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为巫祝。汉安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婆娑迎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号哭,昼夜不绝声,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至元嘉元年,县长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傍,为立碑焉。”

这就是说,中国农历5月初五是曹娥父亲的忌日,曹娥跳江应该是在5月22日,所以,至少在当时,绝不可能在5月初五纪念她。顺便说1句,我阳历西元2004年路过绍兴,还专门查过当地关于曹娥的纪念文字,果然是“曹娥,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孝女,于五月初五投江,端午节的习俗就是因此而起……”说实话,当时的感觉真是无力。

顺便说1下,所谓曹娥碑,就是当年蔡邕写“黄绢幼妇,外孙齑臼”,最后间接害死杨修的那块碑,不过,这块碑早在东汉年间就找不到了,虽然后来有很多据说什么书圣亲写本、蔡卞大字本之类的版本,但其后面,却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带着什么“三百年后,碑冢当堕江中;当堕不堕,逢王匡之”的“蔡邕预言”,这个,再考虑到咱们中国文人乱造古籍以为已用的悠久历史……这1条,我一直都是“仅供参考,不予采信”。

那么,是谁考定了这个日子呢?在现在还能找到的古籍里面继续翻拣好了,西汉、东汉、魏晋……没有,都没有,直到了南朝,我们才会发现1本叫做《荆楚岁时记》的书,在5月条下,有着这样的记述:“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故并命舟楫戈以拯之。舸舟取其轻利谓之飞凫,一自以为水军,一自以为水马。州将及士人悉临水而观之。邯郸淳《曹娥碑》云:‘五月五日,时迎伍君逆涛而上,为水所淹。’斯又东吴之俗,事在子胥,不关屈平也。《越地传》云起于越王勾践,不可详矣。”

看到岁时记的记录,还是让人很高兴的,1段文字里就把3大传说都坐实了,真是高效,可再仔细看一看,却又有点不对。

“俗为屈原投泊罗日”,1个“俗”字,用得皮里阳秋,也证明了作者自己也没什么底气落实这1点,仅仅是将这件“每个人都这么说”的事情记录下来而已。

至于“迎伍君逆涛而上……”,嗯,再对照1下范晔的文字“汉安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婆娑迎神”,很明显只是1次宗教活动,要硬说这个神就是伍子胥吧,第一找不到过硬的证据,第二伍子胥对越地似乎也根本谈不上有什么“遗爱”,感情上大概他自己也不至于愿意跑去保佑勾践的后人。所以,伍君云云,只能算是文学家的罗曼蒂克情绪发作而已,其在考证上的价值,最多只能算作东汉年间有这种传说的1个旁证。

那么,为什么,从史书来看更可能发生在“4月”的屈原身死事件,以及似乎根本没法确定日期的伍子胥身死事件,会在数百年后,被民间舆论高度一致的锁定在了中国农历5月初五上呢?

这里,请允许我扯开话头,讲讲另外两个故事。1个关于岳飞,另1个关于史可法。

今天的安徽省池州市境内,有1个“齐山风景区”,上面,有1座翠微亭,那是晚唐杜牧为官此地时,依李白“开帘当翠微”诗意而建,但今天,大家知道这儿,却更多是因为岳飞。

绍兴元年,岳飞北上抗金,途经齐山,为当地名流所邀,共游翠微,岳武穆当时登山远眺,眼见长江如练,田园若画,追念王导临江解众之意,深觉胡虏据北,时不我待,手援1首七绝,便是:“征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山好水看不足,马蹄催赶月明归。”据史所载,岳飞赋诗之后,仰尽3杯、便当即打马下山,连夜北赴、而这首《池州翠微亭》,当时便有人刻碑流传,虽为着后来“莫须有”之事,畏罪毁去,但古来公道自在人心,岳飞精忠报国,却惨受荼毒如此,天下豪杰无不切齿。而池州1带百姓,更会在每年岳飞忌日前后,组织所谓“齐山庙会”,面子上说是敬天地神灵,实在却是追念岳飞,从宋人笔记来看,当时颇有些明白就里的地方官,却没1个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来犯众怒。甚至,就连在任官员中也常常有人会微服于会,做些祭告文章。

史可法苦守扬州,终于力竭身死,恨极了他的满清人,当然不会设庙祭他,虽然还算是留下了“史阁部墓”,但也不会允许百姓祭他,而自那以后,扬州民间便兴起了祭祀“九纹龙史进”之风,便连娼乞乐户也都有设,当每逢初一十五,全城上下都在认真叨念“史公”的时候,相信,没有1个汉人会真得以为这些香火是为了北宋年间的那个强盗头子而设。

故事讲完了,但是,仍然不想立刻回到正题,再扯1下,扯一扯关于什么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

事实上,于中国农历5月初五祭河神,作舟船之戏,辟邪求福,根本就是中国上古时期百姓的固有习俗,其资格之老,远远超过了屈子投江或伍子胥的年份,更不要说什么曹娥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西周武王还刚刚分封诸侯甚至更早的时候,在汉明帝还没有梦佛的时候,在5胡还没有乱华的时候,在阿骨打、铁木真以及努尔哈赤都还只是遥远未来的时侯,中国有5个最重要的节日(按中国农历):正月初一,3月初三,5月初五,7月初七,9月初九。

正月初一,是3元之日,也就是1年的第1天,4季的第1天,12个月的第1天,直到现在,也还是很重要的日子。

三月初三,是上巳之日,这1天,百姓都要到江河之滨,由巫觋举行消灾祛病,洗涤垢秽的仪式。而后来,特别是晋室南渡后,与那些世家子弟们相结合,渐渐演变为踏青的日子,每年此时,有条件的人都会出城,临风吟诵,濒水饮宴,叫作“士民并出江渚池沼间,为流杯曲水之饮。”不过,今天,这个节日已基本上消逝了。

七月初七,是乞巧之日,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算是少数专为女子而设的节日之一,本来也濒临绝灭,但近年来,被商家们包装成“中国情人节”而大力鼓吹,它似乎又有复活的兆头。

九月初九,今天叫重阳,是敬老的日子,但在那时,它却与孝道绝无干系,也是1个类似三月三的日子,起源是要离家避祸,而后来的形式,通常都是举家籍野,去饮宴游乐。

需要特别指出的1点,上古之世,生产力极为低下,那时的百姓决没有足够好的兴致来定节游乐,在那时,每个节日都是比生产更为重要的事情,也是因此,才会让那些刀耕火种的先民们会放下手中的工作,怀着敬惧期待之心,来认真的过这些节日。

五个古节,实际便是五个为我们祖先所深信的“凶日”,相信这1天需要对鬼怪神灵等不可知的存在致以供奉,相信这样便能换来之后几个月的平安……严格来说,这每1个所谓“节日”,在当时,都是会让我们的祖先从日出就担心和辛苦到日落的折磨。

而认真说起来,五月五,便是这5个日子中最为凶厉的1天。在传统的习俗中,5月直接就被称作恶月,多禁。不能晒被子,不能盖屋,特别是最后1条,甚至还有着专门的禁令,是在秦始统一天下后所制,历汉魏而不改,可说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五月是凶月,5月初五则是凶月里的凶日,这1天,百姓一般都应该离家赴郊,要喝雄黄酒,并在小孩的脸上用酒画出特定符号,要用艾草挂在门上,阻攘毒气,要用5色的丝绦系在手上,以辟刀兵。而在这1天,更要祭祀江河龙神,求取那不可知的佑护。传说中,这1天出生的小孩,女的会害到母亲,男的会反噬父亲。

顺便说1下,当年的宋高宗赵构就是5月初五出生,所以从一生出来就被抱到宫外抚养,不许回宫……嗯,从最后的历史来看,真是丢的再对也不过,而且简直就不该再接回来。

总之,在这1天,任何大规模的纪念以及祭祀活动,都是理直气壮,是任何人也无话可说的。也正是这1点,导致了屈原忌日被最终锁定在这个日子上。而同时,这又极大的提升了这个日子的存在感和意义,并使其最终能够脱颖而出,经住了数千年的时光冲刷和无数次的文化浩劫,蜿蜒至今。

回视过去,让我们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想一想当年……

屈原,他是洁然独立在那溷浊未世中的寂寞兰蕙:忠直有能,报国无门,终于含恨辞世,更留下了在有心人看来就等同诅咒的预言——《怀沙》里面说:“进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将暮;含忧虞哀兮,限之以大故。”实在是很不吉祥。在这种情况下,指望顷襄王或是子兰这些人去组织对他的纪念,那实在是1件绝不可能的事情。就连“容忍”,他们也绝不会做。

但,朝廷无情,百姓却不能无义,怀着恻愐之心,他们开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着那固执而迷信的心情,希望能够为这位在他们已相信是必定成神的巨人,供奉1点点的祭物。

但这就很危险,直面朝廷的愤怒,在那时代中就可能会使人失去一切,所以,感情与理智的长期搏奕之后,终于开始有聪明人想到了更好的办法……也就是,在后世,被同样怀着追念之心的百姓们用在了岳鄂王和史阁部身上的办法。

借用了所有人都无话可说的日子,祭祀之礼开始能够公开举行,就象“齐山庙会”和“九纹龙史进”一样,盛大而理直气壮的动作下面,是无奈却又真诚的怀念之心。

到后来,时过境迁,已不再需要这样的伪饰,但时光浇积,却已将这日子深深烙入人心,基本上可算是“没有文化”的百姓们,更很难真正搞清楚在最开始,那个真正的“忌日”到底是什么时候;口口相传,他们认定那就是“正日子”,这样子年复1年下来,到最后,在乡野间悄悄流传的涓滴细流,更汇成了强力的江河,倒卷回庙堂之上,开始涤洗着朝廷和文士们的记忆。

“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在我心中,这地方便有如国风,有如那些最早必定是粗野而又直爽的文字,在默默流传了不知多久之后,终于来到史馆之前,迫使着文士们将其记下、认可和传承,尽管出于学术上的执着,他们仍用1个“俗”字来标记出这1点的可疑,但这已没用。事实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三闾忌日,这已成为几千年来全体中国人的共同记忆,成为我们一起承继并传承着的文化血脉,它已深深烙印在全体炎黄子孙的心中,与之相比,1个“俗为”,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人会在乎的记录。

同样的理由,也可以用来解释关于伍子胥的传说,类似的背景,类似的功绩,类似的遭遇……所以,也就得到了类似的待遇:尽管被深深的怀念着,但也只有在每年的重五,这位曾见证吴国达到巅峰的不幸巨人才能在传统习俗的掩护下享受1点点公开的祭品及怀念。

至于曹娥……那只是1个偶然,但在她父亲的职业,却又是1种必然:中国农历5月初五,溯涛婆娑迎神,那本来就是身为神巫之人的职责,当每年的这1天都会有无数的神巫在江河上完成各种仪式时,其中的1者落水,根本就是年年都会发生的必然事件。

所以说,中国农历5月初五,那并非屈子的真正忌日,若要严格缉考着那些最古老的规则,选在这1天将他供奉,便只是1个错误……但,又有何关系?那是美丽的错误,是值得我们深念的错误;那更是1个幸运,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这节日的幸运;那也是1个光荣,是我们中华文化不断传承着的光荣。

杭州岳庙有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青山有幸,得托武穆,从此无人敢于伤伐;白铁何辜,铸形秦万,自兹累世受尽涕唾。

类似的事情,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怀周而护棠,爱屋而及乌……严格来说,这也算是1种“鸡犬升天”,但,那却能让人无比感动。

回看那些最古老的节日罢:三三上巳,如今已几乎没人记得,七七乞巧,今天连阳历2月14日西方情人节的影响的1/50也比不上,九九重阳……它也只是因为改造了自己,因为成功的和孝道挂上了钩,才能够仍然做为被国家承认的古老节日而延承下来。

到最后,反而是中国农历5月初五,这恶月里的恶日,这1年中最为凶煞的几天之一,反而成了人们最为熟悉和亲切的日子,成为了有种种节日活动相伴随的美丽日子,更将许多原本与其无关的习俗也都吸纳进来。

事实上,稍为考证1下便能发现,上古时食粽有两个时间,一是寒食,一是夏至,与中国农历5月初五根本没有关系。而且,从美食的角度来说,那也绝不合拍,用雄黄酒送粽子下肚……我可以保证,那种难吃的程度,你绝不会想再尝1次。

五月初五,端午节。有时候,因为1个人,1个名字的存在,可以为整个地方或整个空间添加上巨大的价值,端午节,实在便是这样。本来是避祸礼神的原始迷信,却因为有幸与屈原相结合,得以千载流传,更将影响力都扩展至海外。

最初的日子里,是端午为屈原提供了保护,使他可以较为安静的享受着人们的怀念与祭祀,但,在绝大多数的日子里,却是屈原保护了端午,是他那超越了时空的高尚人格与巨大影响力,使这个日子得以同他一起不朽,1代又1代的向下承传。而如果不是这样,也许,今天早已没人还记得上古时有过这样1个节日。

五月初五,食粽竞舟……而那同时,我们更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那在两千多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不能忘记那1份对国家的忠诚与执着,不能忘记那1份拳拳念念的执着心意……光阴百劫千转,斯人逝去已久,但,我们却应该永远记住那一切,记住1个人应该和可以怎样去忠诚,记住1个人应该和可以怎样去奉献,记住1个人应该和可以怎样去执着。

请记住:屈原之死,乃是赴国之忧,他不是为自己的权位富贵而恸,否则他随时都可回头,他为原则而战,因原则而败,最后则为原则殉身,直到最后1刻,他所关怀的,仍还是楚国的命运。

请记住,连太史公也曾经疑惑过:“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请记住,他终于为自己找到答案:1个真正热爱自己国家的人,他只能够“同死生,轻去就”,再没有其它可以选择。

记住……我们才能正确的面对,才能继续的走下去,走向未来。请记住,当又1个端午即将来到的时候,请记住。

本文内容于 2007-6-24 10:33:10 被流云居士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