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末清初 第一卷 第15章 摇黄来了

杨销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



“洪春雷,怎么会是你?!”

我简直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遇到洪春雷。自从重庆一别,匆匆已有月余,多日不见,洪春雷还是老样子,笑吟吟的脸上略施粉黛,紧身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一件宽大的外套披在肩上,两只衣袖晃啊晃的;这副打扮在现代应该很正常,但在古代,不得不说她象一个女流氓。

“嗨,好久不见!”洪春雷也发现了我,远远向我招手示意。

这一下引起轩然大波,我立刻成为无数目光关注的焦点。我望了望四周,也不管惊世骇俗,一把抓住洪春雷的手腕,将她拖角落,压低嗓门道:“你怎么来了?”

“废话,当然是救你来了!”洪春雷甩开我的手,漫不经心地东张西望,“听说你被土豪劣绅绑了票,原以为被虐待得够呛,没想到这么逍遥──是不是有点乐不思蜀啊,这么久了也不捎个信回来?”

“唉,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

我正想告诉她我这些天来的经历,童护卫来了,大约是要在美女面前表现威风,这小子板着张死人脸,正眼也不瞧洪春雷一下,只是招手叫我过去,哼哼叽叽的用鼻子跟我说道:“李公子,不是交待过你不准乱跑吗,怎么老是乱跑?下不为例啊,再有下次,我用弩箭射你!”又小声问道:“这女子是谁?”

“呃,这个,她是……”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啊,明白了,原来是李公子的相好,”童护卫满脸艳羡,咬了咬牙,终于壮起胆子瞥了洪春雷一眼,随即低声与我咬耳朵道:“这位小娘子不知是哪家院里的姑娘,但肯定不是本地的,我们多功城可没有这样的货色。李公子,你的艳福不浅啊,不知可否割爱啊?”

我晕,又来一个把洪春雷当小姐的,而且还想嫖她!

洪春雷踱了过来,肩膀轻轻与我一撞:“喂,说什么呢,好象跟我有关?”

“啊,噢,刚才这位先生说,你长得好漂亮,他好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方不方便留个电话……”我不敢把实话告诉她,只好信口胡诌。

“开什么玩笑,这时代哪有什么电话?”

“没有电话,通信地址也行啊……”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洪春雷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被人绑架也好,乐不思蜀也好,反正,你出来的日子也不短了,最近这外面不大太平,再说我们自己也有正事要商量,你马上跟你的狐朋狗友道个别,这就跟我回去吧!”

“这……”我看了看童护卫,以及四周的马家乡兵,心想别人的地盘,岂能说走就走?不禁苦笑。

童护卫本来就在打洪春雷的主意,听了这话,顿时给了他下手的理由,当下打着官腔道:“这位小娘子,你刚才说要带李公子走,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童护卫一脸俨然,“李公子是我们多功城的人质,目前正好归我看管,我看你这女子不象好人,来人哪,给我把她拿下,带回去慢慢审问!”

童护卫是马家的直属亲卫,在多功城也算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一开口,便有两个乡兵遵命过来拿人。

“哟,真绑票啊,这地方到底有没有王法,警察都上哪儿去了?”

洪春雷哑然失笑,衣襟一掀,亮出别在腰带上的两把手枪。两个乡兵不识宝,见洪春雷掀开外衣,胸前一对双峰呼之欲出,不禁目瞪口呆,口水差点流出来。洪春雷又好气又好笑,外衣一裹,也不动枪,也不动手,一脚一个,顿时将两名色迷心窍的乡兵踢倒。

这两脚踢得很重,我见两个乡兵倒地之后便爬不起来,但其余乡兵并未吸取教训,也许他们认为这两人赖在地上不起来是另有原因,他们也想挨挨美人的粉拳粉腿,一个个嘻皮笑脸、前仆后继奔洪春雷而来。

洪春雷烦不胜烦,一拳打得一个家伙满脸开花,又一脚踢得一人捂胸吐血。这两下显了真功夫,其余人这才知道厉害,纷纷如潮水般退下。洪春雷跟踪而至,童护卫惊慌失措,刚刚端起弩箭,便被洪春雷一脚踢飞,赶紧又拔出佩刀,但不知怎么刀把子却握到了洪春雷手里;洪春雷将刀架在童护卫脖子上,大声叫道:

“不许动,通通把武器扔在地上,否则我就杀了这小子!”

寺庙里忽然发生劫持人质事件,顿时乱作一团,马家的乡兵护卫驱赶着混乱的人群,在一名小头目的指挥下,四面合围,挡住我们去路。洪春雷威胁要杀人质,众人理也不理,丝毫没将童护卫的小命放在心上。洪春雷焦躁起来,挥刀就要行凶,童护卫死到临头,神色惨然,两只眼睛绝望地张望,忽然看到什么,顿时露出紧张的表情。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混乱的人群中,一个丫环抱着个小孩,宛如惊涛中的一叶小舟,身不由己的随着人流往外走,正是刚才在庙里捉迷藏的两位。

我大喜,告诉洪春雷赶紧放了手中的累赘,那边那个小孩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人质。童护卫急了,也不管脖子上面还架着把刀,恶狠狠的就要扑上来跟我拼命。洪春雷顺过刀背给了他一下,这才让他安静下来。

洪春雷让我持刀看管昏过去的童护卫,自己一个箭步冲向马家的小少爷,看她美妙的身姿,我不禁赞叹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本以为这一去必然是十拿九稳、马到成功,没想到,临到马少爷身边,洪春雷刚要伸手拿人,旁边钻出来一个少妇,竟然抢先一步抱起了小孩。

“这位大姐,麻烦你,孩子给我好不好?”洪春雷客气地跟对方打商量。

“为什么?”少妇奇怪地看着洪春雷,“我的孩子为什么要给你?”

这时,周围的乡兵大声叫喊:“大奶奶小心,这娘们是个女贼!”

洪春雷被喝破身份,也不着恼,抬手搭住对方肩膀,笑道:“原来你就是马家的大奶奶,很好,很好。”扬声叫道:“多功城的乡巴佬听着,你们的大奶奶现在在我的手上,通通把武器扔在地上,谁要不听话,我就杀了她!”

众乡兵面面相觑。洪春雷洋洋自得。我却看见彭玉凤将孩子交给丫环,整了整衣襟,轻咳一声道:“对不起,这位姑娘,我好象还不是你的俘虏吧,你凭什么对我要打要杀?”

洪春雷一怔,她这时也发现对方不是平凡之辈,两个武林女高手的较量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人拳打脚踢,已经斗在了一起。彭玉凤的基本功似乎要比洪春雷扎实,两人但凡拳脚相交,我总看到洪春雷嘴角一咧,好象硬碰硬吃亏的感觉。后来洪春雷便不再跟她硬拼,采用近身游斗的办法,左躲右闪,忽进忽退,绕着彭玉凤不停转圈。彭玉凤的灵活性不如洪春雷,接连挨了几拳,赶紧改变战术,不再追着洪春雷缠斗,而是原地小范围移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不变应万变。洪春雷眼看急切间收拾不了对手,忽然身子一闪,只听丫环尖声惊叫,马家小少爷已经落到洪春雷手里。

“马少奶奶,这位好象是你心肝宝贝吧,这下看你还敢跟我厉害!”

“好个不要脸的女贼,竟敢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哇……”洪春雷怀里的小孩忽然大哭。

“你若落在我手,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哇……”小孩再次大哭。这次洪春雷放慢了动作,所有人都看到,这个女魔头竟然对小孩子下毒手,在人家小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

“看清楚没有,”洪春雷洋洋得意地说,“再敢跟我厉害,我把你儿子的小屁屁拧个稀巴烂,你若还不服气,我就拧断他的小鸡鸡,叫你断子绝孙!”

“这位姑娘,这位小姐,”彭玉凤的口气一下子软了,“请你放过我儿子,你要怎样都随你!”

“这还有点象话!”

洪春雷吩咐对方让开一条路,再去牵两匹马来,彭玉凤毫不犹豫,立即照办。见对方这么听话,洪春雷开始变得贪心,她问我到底有没有受虐待,是不是应该要点医疗费营养费或是精神损失费?我们正在商量怎样敲诈马家,外面突然嘈杂声大作,方才跑出去的那些香客又纷纷跑了回来,人人脸上挂着恐惧,嘴里哆哆嗦嗦喊着:

“摇黄来了!摇黄来了……!”

一阵暴风雨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紧接着一彪人马直接驰入寺庙,领头的是马腾蛟,只见他手持一支长矛,腕悬一条铁鞭,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也不下马,骑在黑马上大叫:“大嫂,快快随我回城,摇黄贼来了!”

“贼子有多少人?”

“很多,大概有三五千,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围攻多功城,一路正朝这边过来!”

“你负伤了?”马腾蛟身上的鲜血令人触目惊心。

“没有,都是贼子们的狗血!”马腾蛟动作灵活,的确不象有伤的模样。

彭玉凤走到洪春雷跟前,敛衽为礼:“这位小姐,摇黄来了,请你将我儿子还我,我们也不敢再为难二位,大家这便各走各路罢!”

“那可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串通好了来骗我?”

“谁骗你啊?”彭玉凤急了,“这里这么多香客,你若不信,可以问问他们,看看是否真的摇黄来了!”

洪春雷犹豫地扫了众香客一眼,仍然固执地摇头:“不用了,你这个儿子我很喜欢,我想收他做个干儿子。你这便请回吧,我要带我干儿子去城里逛逛大街,开开眼界,顺便给他买身新衣服,过两天就给你送回来。”

马腾蛟已从乡兵的口中了解到情况,双脚一磕马腹,纵马上前,挺起长矛便向洪春雷刺来。

洪春雷不躲不闪,单手抓住小孩背心,竟是拿小孩的胸膛迎向长矛。小孩哇哇大哭。马腾蛟赶紧收矛,右臂一扬,腕下铁鞭高举在空中,照着洪春雷的脑袋就要打下。忽然人影一闪,彭玉凤一把勒住马缰,将黑马带过一边,大声说道:

“三叔休得鲁莽,你侄儿在她手中!”

“那便怎样,难道任由她要挟我们不成!”马腾蛟一副六亲不认的凶相。

“摇黄围攻多功城,三叔赶紧回去守城,这里的事情交给愚嫂,我自会应付!”

说话间,外面已传来喊杀声,彭玉凤带来的乡兵护卫已跟摇黄交上手。马腾蛟左右为难,忽然重重的“嘿”了一声,长矛在空中一招:

“儿郎们,随我来!”

十余骑鱼贯出寺,我和洪春雷赶到寺门,只见满山遍野的摇黄贼,脸上纹着花纹,手中握着刀枪,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马腾蛟率众突围,与一名骑马的摇黄头领迎面相遇。摇黄头领暴目虬髯,身高体壮,舞着一口大铁刀,嘴里呼喝叫骂,肆意斩杀平民和多功城的乡兵,来势十分凶猛。马腾蛟催马上前,挺矛就刺。摇黄头领挥刀荡开长矛,顺势一刀抹了过来。马腾蛟低头避开铁刀,两马交错,突然挺身挥出一鞭。我耳中似乎听到“噗”的一声闷响,就见摇黄头领的脑袋仿佛熟透了的西瓜,被马腾蛟一鞭打得粉碎!

摇黄头领身后的数百名部下,眼见老大一个照面就被人开了瓢,个个怒不可遏,纷纷上前找马腾蛟拼命。马腾蛟纵马杀入敌阵,左手长矛,右手铁鞭,矛刺鞭打,骁勇异常,摇黄们抵挡不住,顷刻间被他杀出一条血路,十余骑毫发无损,连翩向多功城方向而去。

“厉害!”洪春雷这样评价马腾蛟。多年以后,川中三马威震天下,洪春雷开拓西域疆土,找我要了马腾蛟做她的开路先锋,等到我再往西域,川中三马变成西域三马,此是后话。

马腾蛟走了,摇黄贼来了。彭玉凤将手下兵勇收缩回寺庙,紧闭寺门,据墙而守。摇黄贼攻了两次被打退,便围了寺庙,双方隔着寺墙相峙。

“叶二娘,现在我们怎么办?”我见洪春雷躲在一群难民堆里逗小孩,想起刚才的情景,忍不住这样问她。

“我们……”洪春雷忽然察觉我对她的称呼,“你是在叫我吗,谁是叶二娘?”

“没看过《天龙八部》啊?”

“看过一点,”洪春雷猛然省悟,“哦,你是说我无恶不作没人性,拿小孩当挡箭牌是不是?”

“不敢。不过,你刚才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过分!”

“过你个头啊你这神经病,你是猪啊!”洪春雷冲我破口大骂,“早知道你是这种蠢货,根本懒得管你,随你在外面死也好、活也好,反正你这种猪头生来就是让人宰,死得再多也不可惜!”

“洪姐,洪姐,我错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

我赶紧求饶,好说歹说,方才平息了洪春雷的怒火。其实我也知道洪春雷的做法没有错,任何人处在这种环境都会这样做,更何况洪春雷是受过特工训练的人,合理利用人质,减少自身伤亡,不用上课我也知道这是特工必读的金科玉律。

接下来开始商量正事。依我的想法,我们应该象马腾蛟一样,组织精兵杀开一条血路,不过洪春雷显然另有主张。她抱着孩子登上墙头,仔细观察敌情,又详细询问摇黄对待俘虏的方式,末了她让我把彭玉凤叫来,开门见山一句话,她要彭玉凤下令投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