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三卷 政治 第三节 方向

du4893525 收藏 1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size][/URL] 正文十九定计      “林委员,还是先请您给大家说说今后的发展方向吧。我们这些人也就能操刀上阵打打杀杀,真要搞什么战略、路线、方针,跟您和李军长比起来,我们还差远了。”茨坪我军指挥部里,我端着两杯开水,恭恭敬敬地递给林东渠和李德。   自从在井冈山会师后,实力大增的革命军队中就有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正文十九定计


“林委员,还是先请您给大家说说今后的发展方向吧。我们这些人也就能操刀上阵打打杀杀,真要搞什么战略、路线、方针,跟您和李军长比起来,我们还差远了。”茨坪我军指挥部里,我端着两杯开水,恭恭敬敬地递给林东渠和李德。

自从在井冈山会师后,实力大增的革命军队中就有很多人开始踌躇满志起来,各种打大仗,占领大城市的呼声四起。尤以吞下吉安、消灭赣军和回师湖南、攻打长沙两种主张可谓甚嚣尘上。我的部队还好一点,因为一是我纵队已在骨子里形成了服从命令、听指挥的严明纪律意识;二是在我的指挥下,打了一连串的不可思议的胜仗,全纵队上下基本上已经对我形成了崇拜心理和绝对服从的意识,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虽然是所有人畅所欲言,但在外人面前,绝对是紧密团结在我的周围;三是回到根据地之后,我让“无影”对所有人进行加料的特训,他们一个个都累得口吐白沫,连在心里问候“无影”直系女性亲属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能去胡思乱想。

但是,林、李的部队就不同了。林东渠在他的部队中开展了诸如“官兵平等”、“党代表”制度等措施,部队逐渐稳定了。但是他的部队人很少,而且缺少枪支弹药,部队基本上由工人、农民组成,真正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见过大世面的人可谓凤毛麟角。李德的部队有一万多人,包括南昌起义的余部和湘南暴动的部队,其中有不少人认为自己是正规军和大地方的人,很有些看不起林东渠的农民部队。由于我的部队的基础也是南昌起义的余部,加上我纵队在猴子石峡谷显示出来的强大战斗力,所以他们倒还是对我们比较瞧得上眼的。他们这帮人本来在一连串的暴动和失败后,被敌人给追打得对革命的信心越来越小,开小差、当逃兵的事愈来愈泛滥。就在这时,我们打了个漂亮的胜仗,一下子又让他们的自信心膨胀了起来,一个个叫嚷着指手画脚,好像革命在一夜中就即将成功了。

在这种情况下,会师部队的主要指挥员在茨坪我的指挥部里召开了作战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哪里,哪里。张文龙同志,你不仅发展壮大了革命队伍,而且创建了一块稳定的根据地。没有相当的军事、政治头脑怎么可能做到?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林东渠拿起茶缸喝了一口,不徐不急地说。

“张文龙,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在南昌时可是很主动的哟。”李德依旧是长者风范,对我提出了要求但用语宽厚,给人有转圜的余地。不像林东渠,一上来就将我逼得没有退路。

“两位首长,不是我玩什么心机,实在是我们现在力量还很弱小,根据地建设也才起步,能够保证目前的平稳发展形式已经是很不错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长远打算。”我苦着脸对李德和林东渠说,“况且,我这人只是对打仗有兴趣,搞建设我就一窍不通了。你们别看茨坪根据地好像发展得不错,那都是我们根据林委员在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的讲话,结合茨坪本地的实际情况,慢慢摸索出来的。而且这都没我什么事,都是张河他们边干边想出来的。”

我一定要让林东渠对我形成这样的感觉:有超乎寻常的军事才华,有非比一般的政治、经济潜力,但是没有任何政治野心。为人正直而不古板,是个值得绝对信任的大将之才。

换了一口气,我又加大了砝码,“我们茨坪根据地,各种人才奇缺,尤其是行政和经济方面的人才。这次两位首长带来了大批专业人才,我们大伙儿都松了口气,放下了心。我们坚决要求把茨坪根据地的军、政指挥权交给两位首长,我们一定会在两位首长的英明领导下发展壮大,取得革命的最终胜利。”我呕!虽然我强忍着装扮出了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但是我的内心却在为我自己的马屁狂呕不已。哎,还是政治上不成熟啊!比起那些职业政客们台上道貌岸然,台下男盗女娼来,我实在是不入流!

“哎,张文龙同志,怎么能这么讲呢?这块根据地是你一手创建的,当然是由你做主嘛!俗话说得好:客随主便嘛!”林东渠虽然有点心动,但通览中国历史的他担心这是我在试探他,所以也用太极推手又把球挡了回来。李德倒是没有什么表示,我一直都是他的下属,而且他知道我为人一向正直,对革命忠心耿耿,故此虽然觉得我和林东渠之间的废话多了点,但一贯忠厚的他,也没多想。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根据地虽然是我创建的,但它并不属于我个人,它是属于中国革命的。”我诚恳地说(哪怕是只有10%的诚心,也要达到120%的效果,能不能获得林东渠的信任,在此一举!),“我是坚决支持林委员的‘党指挥枪’的思想的。无论谁打下了多么大的地盘,只要他是为了中国革命事业,就应该把他所有的一切成果都置于党的领导之下。就让我来给大家做一个表率吧。不知两位首长能否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

“好!大公无私,对革命事业无比忠诚!”这一下终于搔到了林东渠的痒处,林东渠兴奋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张文龙同志,我为你自豪!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一心只为革命事业,不计荣辱,何愁革命不成功!”林东渠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当时,林东渠只是一介书生,长期从事农民运动,并无任何军事生涯,在共产党中的地位也不是很高,虽在农民中有威望,但是在李德部队中,很多军官都不大瞧得上他。他提出的一些主张和做法也就不被人看重。今天,我作为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相比于他的那点农民部队而言)的、参加过南昌起义的根据地创建人,态度如此坚决地支持他、拥护他,怎不令他感动!

“那好,我就先谈谈我的战略构想。”兴奋之下,林东渠终于先发表自己的想法了。

“现在我们三只部队会合了,实力大增,尤其是张文龙同志的部队,战斗力之强,实在是令我们大开眼界。有了这么好的革命基础,敌人是再也不敢派小股部队轻易地攻打我们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加上赣军战斗力较低,兵力又分散在各个大城市里,我们完全可以分批吃掉他们,在一年内占领江西全境!”林东渠左手叉腰,右手在地图上横扫了过去。那股摧枯拉朽的气势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军长,您也谈谈吧!”我转身对李德说。林东渠的这个构想在历史上真实地发生过,我正好记得,因而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现在先让李德说说,我得考虑如何说服他们冷静头脑,改变战略构想。

“我基本上同意东渠同志的意见。朱培德的部队是不怎么经打,一年内占领江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李德双手捂着茶缸,沉稳地说。

“两位首长,我同意赣军战斗力跟湘军比起来是差很多,跟蒋介石的部队更是没法比。从理论上来讲,如果单论江西,我们现在确实有实力在一年内分头吃掉赣军。但如果结合全国形式来讲,我们这么做恐怕会得不偿失。”尽管我字斟句酌,但我的话一出,李德和林东渠都变了脸色。毕竟我这番话,和在他们兴奋的头上泼冷水没什么两样。

看着他们的脸色变了,我不由有点心慌,担心好不容易在林东渠心中建立起来的信任,因为这次的分歧而被破坏。但历史上林东渠确实是改变了自己的这一构想,想到这里,我一咬牙,把我的分析全都讲了出来:“两位首长,我们的起义和暴动之所以接连失败,主要原因还是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我们暂时还不能和他们相比。现在,共和党在南方的统治已经基本稳固,各地军阀之间虽然有摩擦,但在反人民党这一点上,他们是目标一致的。他们甚至可以放下利益恩怨,携起手来共同对付我们。所以,虽然我们好像对付的只是江西一个地方的敌人,但牵一发而动全身,湘军、粤军、闽军,甚至蒋介石的部队都会围过来共同对付我们。我们消灭的赣军越多,影响越大,敌人纠合起来一起消灭我们的决心就越大。”说到这里,李德和林东渠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战争,打的就是国力,打的是综合实力。虽然我们可以凭借井冈山复杂的地形来和敌人打游击,用高超的指挥艺术来取得战斗的胜利。但,这只是战役胜利,难以达到战略胜利。敌人只要下了决心,派重兵把井冈山四周的群众都赶走,把井冈山团团围起来,然后派几只精干的部队互相掩护,互为犄角,一步步蚕食过来,我们没有后方的人员、粮食、物资等的补充,很容易就会被敌人打成流寇,最后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敌人控制薄弱的地区,如赣、闽交界地区建立根据地,利用赣、闽两地军阀都不管的心里,逐步发展自己的力量。等我们的实力壮大到一定的程度了。我们就可以把茨坪和赣、闽交界地区的根据地打通练成一片。到时候,我们有了坚定的群众支持,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有了相当的战略纵深,就可以真正地甩开膀子和敌人大干了。”说完,我拿起茶缸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借以掩饰我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心理。

“嗯。有道理。”林东渠沉思了半晌,缓缓地说道。

“不错!张文龙想得比我们周到,我们想得太简单,太理想化了。”李德用赞赏的眼光看着我。

“两位首长,我想由你们领导茨坪根据地,我带领部下去赣、闽边界建立新的根据地。”这可是一步好棋,我知道茨坪虽然背靠井冈山,但极易受到湘、赣两地敌人的联手进攻。而且,湘军的战斗力较强,这一路的追击让李德和林东渠的部队产生了一定的畏惧心理,以李德和林东渠现在的实力,是很难对付的。我主动提出要让根据地,既可以卖个人情,让他们对我的高尚品格毫不怀疑,又可以趁机暂时离开林东渠,省得即将到来的八月失败和两年后的A、B团把我给卷进去。

“张文龙同志,我们信任你对党的无限忠诚。但我们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林东渠已从一时的冒进思想中完全清醒过来了,“我和李军长的部队虽然比你多,但战斗力却远不如你。对付湘军,还是要靠你们。我们在这里可能会站不住脚。何况,这里的政府也是你的一套人马,若换过来又可能会产生问题。所以,还是我和李军长去赣、闽边界。”

“张文龙啊,你可是我们的稳固后方,千万要发展好。我们能不能在赣、闽边界站住脚,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啊。今后,我们可能有很长时间不能战斗在一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听你的部下说,你一上战场就喜欢冲在最前面和敌人肉搏,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你的首要任务是指挥打仗,这种情况以后不要再发生了!”李德拍了拍我的肩膀,慈祥地吩咐道。

“是。我记住了。”面对李德这样的忠厚长者,我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呜咽地说道,泪花在眼眶中闪烁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