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三卷 政治 第二节 败退

du4893525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size][/URL]  “司令员,我回来了。任务完成!”林浩精神抖擞地走到我面前,“啪”地行了一个军礼(以前,这军容、军姿可是林浩最得意的事情,常常嘲笑我们这帮人是土老帽儿。自打欧阳震来了后,他就退居第二了,哎!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是‘海龟派’吃香。),“司令员,这是李军长,你们认识的。这位就是林东渠委员。”林浩转过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司令员,我回来了。任务完成!”林浩精神抖擞地走到我面前,“啪”地行了一个军礼(以前,这军容、军姿可是林浩最得意的事情,常常嘲笑我们这帮人是土老帽儿。自打欧阳震来了后,他就退居第二了,哎!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是‘海龟派’吃香。),“司令员,这是李军长,你们认识的。这位就是林东渠委员。”林浩转过身,对李德和林东渠说:“李军长,林委员,这就是我们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张文龙。”


这时的林东渠,大约三十出头,一身灰色的棉布军服,梳着分头,高额、浓眉,一米八几的个头站在我面前形成了居高临下之势。虽然穿着军服,但他看起来没有半点军人味儿,倒像是一个穿错了衣服的书生。此刻,林东渠面带笑容地站在那儿,虽然长时间的行军和被敌人追而略现疲惫,但那股隐隐可见的指点江山、号令天下的君王之势已初现端倪。

“林主…委员,终于见到你们了。我…我那个我…”我一时激动得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起来。只知道“我”来“我”去的不知所以然,两只手僵放在半空中,满脸除了激动就是兴奋。当然,不好意思的是,口水流了出来我也没有发现。不过,我总算是把溜到嘴边的林主席三字给硬生生地拽了回来,不至于当场穿帮。

“张文龙同志,我早就听李军长讲过你的事了,你的一些军事思想真是闻所未闻,你的‘土坦克’的创意真可谓匪夷所思,实在是使人佩服不已啊。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不同凡响啊!”我铐,不愧是伟人,这顶高帽子一下就砸得我找不着北了。

“张文龙,我和思名他们一直都在挂念你。你打阻击后就不知去向,让我们担心了很久。前些天,这位林浩同志拿你的信来找我们,知道你还活着,而且还创建了这么一大片根据地,我真是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朱德看着我紧紧地抓住林东渠的手不放,在旁边微笑着说。

李德不愧是忠厚长者,没有因为我见了新人忘旧人的举动就怀恨在心,准备日后给我穿小鞋。当然,他只是以为我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根本就不知道我趋炎附势,先行在今后的一把手面前打好基础的龌龊想法。对于我在政治方面的敏感嗅觉,在日后漫长的岁月中,无数的朋友和对手、战友和敌人都感到佩服不已,甘拜下风。

“李军长,我,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情况紧急,我们又和大部队联系不上,所以就自行突围了。让各位首长担心,真是抱歉。”我一脸无可挑剔的歉意表情,让所有人深受感动。

“战争年代嘛,情况瞬息万变。你在茨坪干得不错啊,为革命打下了基础,是革命的大功臣呐!我们这次可是来投奔你来了。”林东渠风趣地说。

“不,不能这么说,是我终于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党。我现在成立的政府虽然是挂着人民党的牌子,但还没有党组织。我个人一直都希望能加入中国人民党党,我想请两位做我的入党介绍人,不知行吗?”我搓着双手,一副热切期待和不好意思的表情。不过,心里想的却是:“我铐,这么好的机会要不抓住,那我就枉费现代人的身份和头脑了!”

“好,我们答应。”李德和林东渠对望了一眼,一致同意了我的请求。我铐,真是爽歪歪!我的介绍人可是日后党内最高级别的了。估计空前绝后是跑不了的。空前现在已经做到了,至于绝后嘛,嘿嘿,就算是有人敢冲击我的记录,我也一定要把他扼杀在萌芽状态!

“司令员,湘军离我们不到十里了。”黄天行一路小跑过来,向我报告。

“命令部队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我转身对李德和林东渠说:“两位首长,就让湘军来做我们这次会师大宴的主菜吧。”

湘军追击部队有三个师的兵力,但其中有两个师在这一路的追击中都吃过林、李的苦头,聪明地与林、李部队保持着三日路程的距离,不急不慢地在后面吊着。另外一个师的师长叫何必成,是湖南军阀何键的外甥,一向孤高自大、眼高于顶,仗着舅舅的威风,看不起同僚。这次,他根本不听其他两个师长的意见,一意孤行地狂追林、李,咬得很紧。目前,他已经与后面两个师拉开了近三日的路程,已成孤军深入之势。

当湘军的前卫进入到猴子石峡谷后,师参谋长黎东发看到两边的险峻地形,有些担心起来。驱马来到何必成的滑杆旁,黎东发小心翼翼地对何必成说:“师座,这里的地形非常险要,很适合打伏击战,若是林、李在此设伏打我们一下,我们可就要吃亏了。”这何必成嫌骑马太累,总喜欢坐滑杆,在他的队伍里,专门有一个班的轿夫编制。而且他在滑杆里若兴致勃勃的,你去向他汇报军情,他说不定会赏你。但如果在他闭着眼睛不说话时,你敢去打扰他,铁定没你的好果子吃。

“嗯!”何必成威严地哼了一声,这一段他追得心情畅快,也就不计较参谋长的打搅了,“林、李匪军离我军不过半日不到路程,哪有时间来得及设伏。何况,就算是他们在这里埋伏,就凭他们那几杆没几颗子弹的破枪,又能奈我何?要真这样,我们正好可以和他们决战。”何必成乜斜着眼睛瞟了黎东发一眼,“你说呢,参谋长?”

“对,对。师座高见!”黎东发急忙一脸恍然大悟地受教表情,向何必成谄媚地表达心中的无比敬佩之情。不这样不行啊,谁敢不及时表现出对他的崇拜神情,谁就会轻则罚款、降职,重则抄家、枪毙。

看到黎东发狂热的崇敬眼神,何必成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输出一口气,“这次,我若是消灭了赤匪,活捉了林、李,那可就成为了在全国都响当当的人物。而且,我们湘军还可以趁机进入江西,借剿匪的名义,抢占一部分江西的地盘。这可是大功一件。到时候,舅舅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我提升为副司令了。嘿嘿,那时,我可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正当何必成陶醉在升官发财的美梦中时,“轰!”前面一声巨响,前卫营的几名湘军士兵在半空中表演了几个蹩脚的空翻之后,不成人形地落在地上。随即,湘军的行军纵队中到处都炸响了地雷。由于我军在峡谷的前四分之三的路上都是埋的拉雷,不拉不会炸,所以,湘军全部都进入了峡谷后,前卫营才踩到触发雷。在峡谷内遍地地雷响的时候,我埋在对面峭壁上的轰天雷——“天女散花”也被拉响了,顿时,漫天的碎石如雨般从侧上方砸向湘军。这下子,湘军中各种腾空、翻越、滚爬、抱头、倒立等等高难动作层出不穷,其难度、动作创意、动作连接、完成质量都是无可挑剔的超一流水平。

“有埋伏!”何必成一下从美梦中惊醒,看着自己的队伍被炸得七零八落的,一股怒火腾地冲上脑门,“弟兄们,给我冲上山去,消灭共匪。他们没什么子弹,杀死一个共匪赏银元一块,活捉赏两块,抓住林、李赤匪的,不论死活,统统赏大洋一千!”

湘军毕竟还是有些战斗力的,在各级长官的枪口威逼下,在银元的诱惑下,当然,主要还是为了不呆在峡谷里被地雷炸,士兵们鬼哭狼嚎地向山上冲去。

“扑通,扑通……”一连串的敌兵下饺子似的掉进了用来捉老虎的陷阱里,底下四十厘米长的竹签张开锋利的牙齿迎接了他们。

“哎哟,我的脚扭了!”这是踩进陷坑里的敌兵的惊叫。

“救命啊!”不用说,这肯定是被倒吊在半空中玩蹦极的敌人的尖叫。

“嗯…”闷哼声表明他给机关戳穿了。

“轰……”树枝上的挂雷也不甘寂寞地发言了。

这也就是湘军,在这步步是杀机、处处有死神的地方还能到处尝试寻找安全一点的地方躲躲。要是史文宝的部队,他们经验丰富,在第一声地雷响时,就会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绝对轮不到第二个地雷炸到他们。哎,这也只能怪这个年代的信息太不发达,通讯也实在是太落后了,要是湘、赣两军互相通报通报中招情况,交流交流撤退经验,也就不至于让湘军现在如此狼狈了。

“开枪!”看着湘军各种高水平的中招表演,我及时地增加了游乐项目。

“啪……”、“哒哒……”,子弹雨点般泼向敌人。“老枪”改造过的枪果然好用,只见敌人以比我军开枪还快的速度纷纷倒地,自然,其中不乏见势不妙,就势倒地装死的老兵油子。

“同志们,冲啊!”我手一挥,命令道。现在我可用不着亲自操刀上阵了。虽然少了许多当高手的乐趣,但战争是漫长而残酷的,我还想享受开国元勋的美梦生活,不能再轻易地拿自己的万金之躯去冒险了。再说,大牛和黄天行的三千人马可不是吃干饭的。这两、三个月里,“无影”用了真正的魔鬼速成大法训练他们,把他们一个个都炼得头顶冒烟、浑身冒油,有力无处使,精力充沛得如同要爆炸一般。虽然还谈不上是刀枪不入的高手,起码也是铜皮铁骨了。可以想见,后遗症也不少。譬如,全纵队都改用竹筒盛饭、石头垒床,而且还必须得三天一换。原来的碗筷全被捏破、捏断,床也副副压跨了……

这帮家伙特训之后,果然不是盖的。冲击速度简直可以媲美猎豹,刺杀能力是个个手下无三合之将,这根本就是虎入羊群嘛!

“哈哈,有了这么一支虎狼之师,以后我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了吧?!林、李他们给我的位子也不会太低吧。捞个什么师长、军长的玩玩,估计是稳稳当当的了。”想到我的光辉前途,我不禁得意地狂笑起来。一旁的警卫员小刘满脸崇拜地望着我,“我们这仗是赢定了。只要司令员一发出这种笑,我军铁定会打大胜仗。”

“撤,快撤!”何必成的滑杆是再也坐不住了,一翻身窜上了马背,狂喊道。这时就看出了湘军和赣军的高下之分了。看何必成这上马的动作,如流星赶月般的速度,完美无暇的细节,一气呵成的衔接,岂是史文宝、李得标之流可比的。

由于时间上的关系,我军并未和林、李军队联合作战。一是因为这种作战在配合上要求很高,二是因为林、李部队转战已久,缺枪少弹,三是我想给林、李看看我的实力,增加我在他们心中的份量。所以,我让他们只在后面掠阵,没有参加战斗。也因此,敌人在拼死之下,终于有一千来人冲出了伏击圈,以赛过刘易斯,气死约翰逊的速度飞也似的逃得无影无踪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