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劲旅--12军 老兵回忆 势如旋风--第五次战役 (下)(12军片断)[作者:徐承云中将,潘瑞吉中将]

2野劲旅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我军经过3个晚上急行军。进入战区后,军长令李德生率三十五师担任主攻。东线总指挥是宋任穷,他是二十兵团司令,他要李德生一天一夜拿下加里山。 加里山是朝鲜中部的名山,海拔1050公尺,在群峦叠峰之中显得高大突兀,又是三八线的天然屏障。敌人在这里经营已有时日,从昭阳江南岸到山根15公里的山路上已布成雷区,山脊山顶的突出部位有严密的火力配置,人可行走的地方都设有鹿砦和铁丝网。善于攻坚的李德生,面对这一严峻形势,只能是坚持执行命令。他告诉先头团王西军团长,为了减少伤亡,你们要单线接敌,拉大距离,伺机向两侧展开,寻敌弱点。 16日夜,李德生指挥三十五师突过昭阳江。一O三团刚展开,敌人F86歼击机来了,一批次一批次地进行拦阻扫射轰炸,接着校正机又临空指挥大口径火炮,在我冲击前进道路上织成一堵堵火墙。战士们义无反顾,拎着枪一个劲小跑,不少人倒下了,负伤的躺在弹坑里喊着鼓动口号。脚下到处是地雷区,就洒上一把炒面警示后来者。他们一路猛冲猛打,迅速扫除了前哨和鹿砦,打到半山腰时已近午夜,王西军立即组织一、三营向主峰发起冲击,可一连三次受阻。原来敌人将山上大树伐倒,排列成一道密集屏障,上面是挂雷和铁丝网,冲击部队一到跟前,四周的火力像梳篦式的向我清扫。一O三团是个4000人的大团,此时已伤亡过半。 你们从两侧上,李德生在电话里给王西军提出智取。 1945年春,还是八路军三十团团长的李德生,就是带领80人的分队,摸进了在大山上日本人的马坊据点,砍杀了敌人一个中队,延安的《解放日报》发了头条新闻,赞扬他们的机智灵活。 这对王西军是一个很大的启发。敌人火力都吸引到中间来了,侧翼是有可能找到空子的。他把任务交给了六连连长杨官保。 六连组织了一、三排,从最险的地方攀藤越岩,最后搭成人梯,神不知鬼不觉爬上了加里山的主峰。一阵手雷,把敌人的几个地堡掀翻了,然后向两侧猛打。居高临下,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纷纷弃阵逃跑。天明时,敌人反扑,杨勇的三连,班排都打光了,他把10个炊事员拉上去抵挡了一阵,我后继部队上来,敌人逃跑了。部队像一股巨流在倾泻,山下是一条叫毛老谷的深沟,副师长蔡启荣率一O五团猛插下去,刚进入沟里,敌百余门火炮进行拦阻射击,一O五团受到重创,副师长蔡启荣、副团长赵切源、作战科副科长李超峰、副参谋长武肇风相继牺牲,没倒下的干部战士奋力突过弹幕。法国营又上来了,一触即溃,我军按时切断了洪杨公路。 敌美二师突围时,先头是几十辆坦克,后面是200多辆汽车。刚进入我预设阵地,一O五团战士梅永洪扔出了3颗手雷,击毁了最前面的3辆坦克。敌人的逃路堵住了,纷纷弃车逃窜。一O五团和一O三团已不足三个人了,他们迅速组织出击追杀。一时间,杀声漫山遍野,到傍晚,歼敌美二十三团大部,缴获敌汽车、坦克251辆。 自隐里的战斗刚结束,三十四师上来了,他们的任务是继续前进,突然南朝鲜五、七师的防区。 H{揂逯N锯 三十四师不顾一切向前穿插。两天就前进了200里,几乎快到东海岸了。他们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孤军深入。又失去和军指的联系。 三十四师立即停止前进,召开了师临时党委会。 经验告诉他们,应回头向军指挥所靠拢,政委罗洪标见大家意见一致,拍板说:撤! 第二天,三十四师才和军指挥所取得了联系。指挥所通报说,敌人以13个师的兵力,组成快速特遣队,已插到我后方,你们北撤到五台山集结。 罗红标又召开党委会,作出决定,甩掉辎重,轻装快速北撤。 师的决定当即就传达到每一个战士。团营都埋掉火炮,把马匹集中拴在树林里,他们不走大路专选山间小道夜行。罗洪标亲自带一个营断后,他让师长尤太忠先行。 罗洪标原是二师四团团长。入朝前贺龙同志推荐说:罗洪标是我的兵,红军干部,军政双全,给你们当师政委。在这关键时刻,他起到了政治委员的决策作用。当他回到谷山向军长曾绍山报告时说,我师安全撤回,没有一个掉队的,没有一个逃亡的。 曾绍山特别感到高兴的是,部队是百分之八十来自蒋介石的军队,他们叫解放战士。在这危难的关头,竟未反叛一人,这反映了我们思想政治工作的无比威力。十分兴奋的曾军长感慨地说:你罗洪标和尤太忠功德无量啊! 三十五师突出重围是死打硬拼出来的。李德生率部撤到华川桥时,敌快速特遣队已近在咫尺。他要一O三团马上把七连拉上去,七连打了一整天,硬是撑住了敌人部署的口袋口,让全师安全撤退。 往东追杀的三十一师,也是和军里失掉联系。这个师的九十一团,在李长林团长的指挥下,已插到了三七线附近的下珍富里。师长赵兰田派出侦察科副科长枫亭,人民军朴排长和三个侦察员去寻找。三个侦察员都牺牲了。当我们找到九十一团时,他们正堵住南朝鲜的3个师。 团长李长林是老红军。他是靠一把大刀拼杀出来的,身上留有18处伤疤。过草地时,他是这个团三连的旗手,生性耿直,眼下已到嘴边的肥肉不吃,令他心气难平。师长已有手令,他不能违背。撤出战斗后,他让前卫营带上敌人钢盔,每遇盘查,就由朴排长出面交涉。有不少南朝鲜军人掉队的,见是自己人,便跟他们行进。李长林告诉部队,敌人插进来,先捂嘴,拴住拉走。四天后,他们安全返回谷山,还抓来几十名俘虏。担负殿后的二营边打边撤,他们返回来晚了一天,也捉了100余名俘虏。 二营六连一排掉队后,和人民军游击队一起打了3个月游击,到秋天才归队。这里可看出我十二军干部战士政治素质坚强。前进:一往无前,敢拼敢打,不惜牺牲;后撤:拖不垮,打不烂,不变质。 志愿军总部在总结时指出:第五次战役,我军英勇作战,历尽艰苦,付出了代价,但未大量歼敌。事实证明了现代化作战必须是诸兵种合成的军队,必须有航空兵的有力支援和现代化的技术装备。否则,就不能有效地向敌人纵深实施战役合围,就不可能歼灭敌人的重兵集团。 由于敌人的优势装备和掌握着制空权。我军也充分认识到歼灭敌人的重兵 集团困难过大。志愿军党委在党中央和***主席的指示下,改变战略,制订了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方针,部队从进攻转入防御,决定以零敲牛皮糖的战法,积小胜为大胜,改变敌我力量对比。 11月8日,我军开赴金城前线,接替了六十七军金城地区的防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