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流浪到大西北 第一章 悲惨世界 苦难历程 第三章 生于忧患 长于战乱

guoyong191733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0/[/size][/URL] 第一节   我于一九四一年四月十日,在河南南阳出生。由爷爷命名为郭瑜。   南阳可以说是我国的历史名城。山川秀丽,人杰地灵。早在东汉年间,就出了杰出的科学家张衡,他发明了浑天仪和地动仪;杰出的医学家张仲景,他撰写了医学名著《伤寒杂病论》。也是三国时期的蜀国名相诸葛亮早年读书躬耕的地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0/


第一节


我于一九四一年四月十日,在河南南阳出生。由爷爷命名为郭瑜。

南阳可以说是我国的历史名城。山川秀丽,人杰地灵。早在东汉年间,就出了杰出的科学家张衡,他发明了浑天仪和地动仪;杰出的医学家张仲景,他撰写了医学名著《伤寒杂病论》。也是三国时期的蜀国名相诸葛亮早年读书躬耕的地方。

而我虽生于此地,却时运不佳,竞生在这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期。这也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命运的注定。

从我呱呱堕地来到这个悲惨世界之日起,就开始了我人生的苦难历程。更无法摆脱长期经受战乱的厄运!当我还在襁褓中就和母亲一起被捆绑在这架由政治家、军事家、阴谋家、杀人狂所谓的“造世英雄”一手打造的战车上。随之被卷入灾难深重的战争中。在那阴雨连绵泥泞不堪的道路上,在那寒风凛冽的冬日里,难民们饥寒交迫,颠沛流离,苦苦地挣扎着摆脱死神的降临。

在那生死难卜的岁月里,母亲时而抱着我与其他难民们一道藏在草丛、树林里躲避日机的轰炸和扫射;时而在那寒冷的夜晚和难民们一起躲进深山逃脱日军的追杀。可怜的贫民百姓为了生存,整日疲于奔命,他们是多么渴望安居与和平。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在那日寇侵华战火纷飞,腥风血雨的年代里,我的母亲用她那瘦弱的身躯为我遮风挡雨,一次次地把我幼小的生命从硝烟弥漫的死亡线上抢救回来,从不顾惜个人安危,历经磨难,艰辛倍尝。我是母亲的希望!是她的宝贝。即使在战乱饥馑的岁月里也是如此。

世界上还有什么情爱比母爱更加无私、伟大和高尚。

否则,我早已夭亡。以后也绝不会发生我涉足台湾,也不会出现我从祖国东南漂泊万里,流浪大西北的“奇迹”。更不会有今日面向亲爱的读者诉说衷肠的机会。

第二节

1941年,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6月22日德国对苏联发动突然袭击,苏德开战。12月因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本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

日本侵略者为了投入太平洋战争,加紧了对中国战场的攻势,进行大规模扫荡,实行野蛮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同时,还残无人道地使用了灭绝人性的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犯下了滔天罪行,造成了成千上万的中国无辜平民伤亡。

“三万里河入东海,五万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陆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在这片古老的中国大地上,历史的悲剧曾经周而复始地在重演。我们透过那六十年前的历史风雨烟云,可以看到一幅幅中国人民生活在日寇铁蹄下,被奴役,受蹂躏的悲惨画面!1942年春,在日军疯狂地进攻下,十三军第四师官兵在河南南阳与日军频繁作战,形势越发紧张,上级决定让军人家眷撤离南阳。

南阳——是我出生的地方,离开后,距今已有六十余年,再也没有回过那里。

1942年春末,我们随一批军人家眷由湖北襄樊西行进入陕南安康,经四川达县到了山城重庆。

重庆历史上曾是巴国的首都,故称巴。嘉陵江在此汇入长江,又因嘉陵江古称渝水,所以重庆又简称为渝。

重庆依山傍水,风景如画,是一座美丽的山城。市内鹅岭,枇杷山耸立,楼房街道参差错落,入夜万家灯火,繁星点点,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烽火四起的抗战时期,处在祖国的大西南,作为抗战大后方的培都——重庆,此时也是灾难重重。

当年,日军飞机不断地进行狂轰乱炸,山城到处烈火四起,房倒屋塌,数以千计的市民葬身于火海之中,伤亡残重。而且日机还猖狂地搞什么所谓的“疲劳轰炸”,白天夜晚都来,一次来上三、五架飞机投上几颗炸弹,轮番进行轰炸,弄得警报不断,人心惶惶,不能休息,不得安宁,人们整天在朝不保夕的生死不定的气氛中生活。直至陈纳德将军组建的“飞虎队”战机对日机进行阻击后,情况才得以好转。

1942年入夏,为躲避日机轰炸,我们由重庆市区搬到了远郊,住在重庆市西南的乡下。在此,一直生活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之后。

这里是一个两面夹山,面积不大的扇形山川,稀疏的农家座落在山势较缓的半坡上,川底有一条弯弯的小溪,清水在溪中潺潺流淌,小溪两边田里的水稻和油菜散发出阵阵清香。山坡上多是种植些红薯、玉米、菽类的旱田。这里山川秀丽、景色怡人,春天,桃红柳绿、翠竹青青;夏天,金蝉鸣叫,溪水波光粼粼;秋天,各种庄稼和植物,呈现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冬天,云雾缭绕、景色朦胧。此处很少有敌机轰炸,更多了一些山村的田园风光。我们的房东是一家朴实的川东农户,有北屋三间他们自家居住,三间西屋是两层砖木小楼被我家租用。此宅没有院落,出房门一眼就能望见山坡上的农田和果园。我们在此生活将近四年。

1945年5月,一天下午我来到楼前不远的水塘边,手里拿着一根小树枝,挥动着在学骑马的样子,边跑边抽打着玩。当我从塘边树下拴着的一头小毛驴身后跑过时,无意中树枝抽打在驴的屁股上。毛驴骤然生怒,伸出后蹄踢到我左眉下面。顿时,鲜血直流,我双手捂面嚎啕大哭。惊动了别人,他们跑过来将我抱回家敷上云南白药,过了数日伤口才痊愈。当时,若不是我距驴身较远,又因为小毛驴蹄力不足。否则,就不是皮破血流而是头破血流,或是踢瞎我的左眼,将会使我变成一个独眼龙。虽然没有造成如此恶果,但是,在我的左眉毛下面却留下了一个终生不退的伤疤。

不知道那时驴是咋想的,我的确不是故意的。驴哪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驴就知道它一生被人们使唤拉车、犁地、打场推磨、驮人运货,有时甚至累得汗流浃背,腰疼腿酸,到头来还是被人用鞭抽打,而吃下去的只能是草。

在人的眼里,驴的生命是为人活着的,就是人训服的工具,它们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人类;而在驴的眼中,人比豺狼还要凶残,比狐狸还要狡猾。它们劳累了一辈子,到头来是被人们杀掉吃肉,还要剥下驴皮熬成阿胶,用来补养人的身体。同时美食家们还美滋滋地津津乐道“好吃不过天上的鹅肉,香不过地上的驴肉!”精明的人们卸磨杀驴,不仅食它们的肉,还要吃掉它们的鞭,为自己滋阴壮阳。然而最后还是不如驴的精力旺盛,激昂亢奋!

驴虽然为人类服务了一辈子,包括它们的祖先,但死后却没有一个葬身之地。

成语说“黔驴技穷”,我倒要说:“川驴技高一筹”。我自被驴踢后,见驴就远而避之。然而,这次伤害比起我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被具有驴脾气的人的伤害来说,他们要比驴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三节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从1937年7月起到1945年9月止,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抗日战争是我国近百年来抵卸外侮,反抗侵略的一次伟大胜利。雪洗了中华民族的百年耻辱,为被压迫民族反抗外敌侵略树立了典范。

此时,我父亲所在部队第四师已随十三军开赴秦皇岛,出了山海关,驻守锦州,隶属东北司令长官杜聿明将军指挥。在出了山海关到达锦州时,我父被调升为暂编六十三师上校军需处长。

抗战期间,由东向西流亡到大西南的人们,经过一场浩劫终于迎来了胜利。此时人们像江水一样又由西向东流去。那些达官贵人、军政要员、商贾富豪飞往沪宁、苏杭等地。而还有成千上万的难民扶老携幼,成群结队,纷纷从陆路、水路返回离别已久的家乡。有的流向江东,有的流向中原……

1946年3月,我们十几家军人家眷合租了一条木船,自重庆沿江顺流而下,穿三峡过洞庭,经武汉到南京而后回到安徽蚌埠。从此,结束了抗战期间流落大西南四年的逃亡生涯。

然而,就在这次从巴山蜀水返回江东的途中,却发生了一件小勤务兵自残的事情。当时的凄惨情景,虽然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但是我未因时光的消失,年头的久远而淡忘。在那皓月当空的子夜时分,我会突然被历史的恶梦所惊醒,往事历历在目,像旧电影一样越发清淅的在我脑海再现,仿佛发生在昨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