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一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

zzfu2008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往哪奔?先出了王堂再说,世界大着呢,还能混不到个立足之地。依我看这微山湖里便是最好的去处。到湖里找个堌墩,割十几捆芦苇一围就是个庵子。微山湖日出斗金,有的是鱼虾、莲藕、飞禽……多好!只要到里面你就什么也不需要愁了。它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哪会让你跟我要饭去。” “什么时候动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往哪奔?先出了王堂再说,世界大着呢,还能混不到个立足之地。依我看这微山湖里便是最好的去处。到湖里找个堌墩,割十几捆芦苇一围就是个庵子。微山湖日出斗金,有的是鱼虾、莲藕、飞禽……多好!只要到里面你就什么也不需要愁了。它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哪会让你跟我要饭去。”


“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才好呢。”


“明天不行,咱们得准备些钱才是。菜油麻油,寻一件头由,你明天就去和老东西算帐去,给钱更好,要是给粮,那你拉家走赶快卖掉,什么时候办完事,你就来说一声。我在这里也存了些私房钱,也够咱们用个一年半载的。”


“你说咋办就咋办,我听你的。”


小芳遂了心愿,顿时心花怒放,就把身子靠了过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郑守义去了王善人那,“王善人,一是这里的活也算忙完了,二是湖里的藕也长成个了,我该走了。”


王善人夸奖了郑守义一番后,就说:“等一会我让帐房先生给你算算帐,然后派辆车把粮食给你送家去。”


郑守义千恩万谢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把几件破衣服往肩上一搭,就做贼似的离开了王家大院。


王善人望着郑守义远去的背影暗暗地骂道:狗日的,看你还能活几天!


郑守义和小芳那些偷鸡摸狗的事,王善人早就察觉了,可王善人黑着脸,硬是把这事偷偷地埋在了心底,就连王赵氏他也没给透露半句。只是不时地向王赵氏打探女茅房里的情况。有一回,王赵氏笑道:“你怕是想儿子想疯了,别人不知底细,难道你还不清楚自己的,怕是用竹坯子标上也不顶事了。甭自讨苦吃,自讨没趣了。”


王善人叹息了一声:“过去尿尿刺过路,现在尿尿滴湿裤。”


王赵氏也叹息了一声:“过去尿尿哗哗响,现在尿尿顺腚淌。”


过了一段时间,未见小芳身上来,且见小芳常作呕吐状,王赵氏便断定小芳是真的怀孕了。便对王善人道:“小芳总算没让你白搭功夫,好歹种下去了。她要是生个丫头我就不多说了,就是生个儿,你也不能小瞧我,把她捧上天去。满了月她还得下伙房,你可不能把她惯瞎了脾气……”


王善人道:“狗日的,能的你,再多说一句我揍你。滚!”


王赵氏满脸不高兴,嘟噜着走了。


断定小芳怀孕后,王善人就要实施他的暗杀计划了。


王善人不想让郑守义死在自己家里,更不想让人知道杀死郑守义的事是他王善人干的。


王善人坚信自己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


过了一会,望着给郑守义送粮食的牛车走后,王善人就犯起了嘀咕。虽然秋收就要忙完了,可至少还得个三五日,往常郑守义可是等活忙完后才走的啊!难道郑守义的走与小芳有关?难道他们想私奔?想到这,王善人满身躁热,且有种汗津津的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