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霍元甲与精武门

china1218 收藏 3 103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7年4月25日上午,上海精武体育总会昏暗狭小的体育馆里,还有十几名来自瑞士的男女学员,跟着操英语口令的教练“哼哼哈嘿”地操练着。这个诞生于97年前的民间练武组织,至今在全世界还有50多处会所。“但它们不能叫做分会”,上海精武会副会长贾瑞宝说,根据《社团法》规定,上海精武总会只能在上海地区组织活动,其他各国、各地精武会只要经当地审批即可成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19年,精武体育会在上海举行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时,孙中山先生亲自题赠匾额,书写了“尚武精神”四个大字,并担任该会的名誉会长,还为该会特刊《精武本纪》撰写了序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海精武会正堂供有霍元甲的半身像。

从来就没有“精武门”一说。1910年成立时,它就是以爱国修身、正义助人为宗旨的体育教习所,欢迎一切武术门类加入,没有派别之分。精武会把武术分为长江、黄河、珠江流域派,拳、手、枪、刀、剑、鞭、空手入白刃都有人教授,在繁荣时期甚至还包括田径、球类、骑马、举重、溜冰、书法、绘画、雄辩、旅游、医学、弦乐、京剧等一切能想到的娱乐。“我们为国家队输送了很多队员。”贾瑞宝说,李富荣、张燮林都曾经在这里练球。

精武会的正堂供有霍元甲的半身像,他作为公认的创始人被电影演绎得恍若神人,可是其后代和精武会并不领情。贾瑞宝叮嘱记者说:“你得写上我们对电影《霍元甲》很不满意,李连杰来过我们这里不止一次,明明知道历史是怎样的,偏偏把霍元甲拍成了只知道打打杀杀,日本人倒是姿态很高。”霍元甲在精武会成立后的几个月就咯血而死,而他的形象,在创始人之一的陈公哲的描述中,“发辫盘束顶上,灰土布短衣、布靴,北方土佬装束,高五尺八寸,腰围横阔,面色赭黄,熊腰虎步,约二百磅”。

1909年冬,西洋力士奥皮音在阿波罗影戏院露肌健美,称华人为东亚病夫。展示肌肉在当时蔚为风气,陈公哲等人有一张合照,着斜肩豹纹连体衣,做出各种健美的姿势,与营养不良的国民相比,他们个个肌肉发达。同盟会会员陈其美、农劲荪和五金行经理陈公哲等人气愤之下开会商讨,决定请个高人煞煞洋人威风。农劲荪和当时在他所开药栈当伙计的霍元甲实为好友,霍在河北也颇有武名,能轻松挑的起500斤柴,一人打得十几个无赖跪地求饶,还吓跑过俄国大力士。霍元甲被请到竹深居茶社暂住,奥皮音坚持用西洋规矩,手带皮套,只击腹围上部,不许踢,霍元甲则要求手足并用,最后双方同意摔跤决胜负,约好在张氏莼味园比赛。

结果那天奥皮音逃得无影无踪,发起人失望之余,提议众宾可以登台比武,由刘振声和霍元甲接招,霍元甲与海门张姓拳师的比武中,“右手执张臂,出左手揽其腰间,轻轻抱起,张某两足离地,霍将其置于地上”。这个比武只有一个回合,远不是影视中血肉四溅的厮杀。但霍元甲还是凭此役名声大噪,陈其美考虑到武装起义推翻帝制需要军事人才,他提出:“希望十年内训练出千万名既有强健体魄,又有军事技能的青年,以适应大规模革命运动和改良军事的需要。”革命组织为了不引起当局注意,采用体育办学的方式聚众是常事。1905年,徐锡麟、陶成章托名为清廷征兵,在大通师范学堂购步枪50支,子弹2万发,学生均入光复会。毕业后还能得到清廷发的文凭,背面却印有组织暗号。生源也都是擅长狩猎、射击的浙东山地学生,秋瑾还在该校穿男装教过骑马、击剑、实弹射击,被乡绅群起攻之。

陈公哲和现在的副会长贾瑞宝都矢口否认精武会有任何政治倾向。在陈炯明兵变后,陈公哲还在船上与孙中山长谈,阐述精武会为何不介入政治并求得谅解。但是精武会的成员复杂也是事实,陈其美是国民党元老,陈铁笙是同盟会会员,有位别名虚吾的会友,因为他加入了虚无党。另一些主力是商界名流,比如称作“精武三公司”的陈公哲、卢炜昌、姚蟾伯,都各有实业,上海最红的是永安、先施、新新公司,所以他们三人也叫三公司。这些爱好武术的富人为精武会出钱出力,陈公哲为精武会捐献了一幢4层小楼作为办公场所,他还举例说:“精武会建会花费8000元,地段值2000元,50年后翻了10倍;友人为雏妓赎身,花费10万金,50年后雏妓鸡皮鹤发,而精武活动无已,无时不在少年时。”深为自得。霍元甲只是精武会的缘起,而精武会能够延续壮大,完全依靠这些怕惹事的商人。1912年,袁世凯解散社团,精武会因为不问政治,奇迹般地未被取缔;上世纪30年代,南京国术院想把精武体育会合并,变为国立,会员不同意。贾瑞宝说:“如果当时变成国立,就不会再有精武会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海精武体育会旧址上的老房子,现为精武纪念馆及训练中心。

精武会的经费来自会员的会费和董事的捐赠,根据一份在公共租界警务处的“团体登记申请书”上的记载:精武会创始初期有3458人,一年会费18鹰洋,维持会员50元,12岁以下12元,女会员6元,永久会员150元,永久赞助一次性交纳300元,永久维持会员500元,永久董事1000元。精武会员大都家境不错,董事更是商界名流,也成为精武会的挡箭牌。

在纪念精武会10周年编撰的《精武本纪》上,明确写明霍元甲是被日本人谋杀。日人技击馆挑选了十几名柔道高手来上海挑战,在日方一再要求下,先是刘振声上场,日本人用撑肚抛挞法,先运气在肚子上,等对方用力时猛一松使其摔倒,但刘振声马步扎得很稳,轻松取胜。接下来霍元甲与柔道会教师较量,将日本人推入天阶,使其右手骨折。霍元甲有咯血病,日本医生秋野卖仁丹给霍治病,两周后霍元甲逝世。经过公立医院的检查,“此慢性烂肺药也”。

霍元甲突然去世后,精武会萧条如古刹,会员如入定老僧。经过几次搬迁,会员为了维持,甚至有人典当衣物。为了筹集基金,精武会还曾向社会公开募捐。

精武体操会在1916年改为体育会,以陈公哲捐出私宅为分水岭,开始壮大繁荣,《精武本纪》还是孙中山作的序,李宗仁是汉口精武分会的名誉会长。1920年,派遣了陈公哲、陈士超等“五特使”下南洋,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等地都成立了精武会。

精武的体育标语是“体育万能”,高级学员的会服上缀有三星,代表“体、智德”,黄、蓝、红三色为服装主色,原因是这三色加起来是黑色,代表社会这个大染缸,三色相除为白色,表示在精武会学习后出污泥而不染。那时学员的会服是天蓝对襟短衣,二分黑线,黑色扣纽。这和民初的累赘运动服区别颇大,当时女子运动时要穿白布长袖大襟中长衫,黑色长裤,20年代后才改成白短袖、黑裙裤;男子穿白布对襟长袖上装,白布下装,20年代时背心裤衩连在一起,号称是“天下一统”。在精武会的资料图片中,运动员都是背心短裤,以尽量展现肌肉为美。

在控诉负责人卢炜昌侵吞公款时,陈公哲也提了精武会的会费来源,有他的名下纱厂的利润,有四处教武的收入,有与西贡马戏团联合表演赚的钱。这时的精武会管理已经出现漏洞,“三公司”之一的卢炜昌携两万元款项离去,后死于狱中。陈公哲在《精武会五十年》一书中指责他是“一代伪人”,平时不烟不酒不沾女色,冬天只穿单衣,实际闭户吸烟、单嫖独饮,单绒袍内是上等全毛底衣,骗取会员崇敬。

在《上海精武体育总会会史》的记录中,陈、卢失和,经营失利,精武公园不得不出让,精武体育师范学校也停办,陈公哲退会,因此陈的立场也未必客观,但精武会的衰落自此始。上海“孤岛”时期,会所被日本人侵占,资料大部分散失。解放后公私合营,一部分会所被收归国有,不复当年辉煌。

本文内容于 2007-6-24 0:46:58 被china1218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