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一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

zzfu2008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小芳呢,还是到伙房去帮厨,饭菜比往日越做越多。有一次,王赵氏到厨房来了,见小芳做了许多饭和菜,就骂小芳个小蹄子不会过日子,这家早晚要败在她的手里。挨了王赵氏的骂,小芳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说地里的活重着呢,人不吃饱哪来的力气。王赵氏见小芳说得有些道理,就骂了小芳几句什么不是走了。 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呢,还是到伙房去帮厨,饭菜比往日越做越多。有一次,王赵氏到厨房来了,见小芳做了许多饭和菜,就骂小芳个小蹄子不会过日子,这家早晚要败在她的手里。挨了王赵氏的骂,小芳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说地里的活重着呢,人不吃饱哪来的力气。王赵氏见小芳说得有些道理,就骂了小芳几句什么不是走了。


这些天,小芳心里高兴着呢,哪有闲心和这老东西分里表争长短呢。白天,她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伙房里,还不时地提醒沈师傅今天该改善伙食了,明天该吃什么了,变着法儿让饭菜可人胃口。


几个在王善人家干活的人不知不觉中沾了郑守义的光,只要一进伙房便都直夸小芳心眼儿好,手儿巧,将来必享大福大贵。大伙都夸小芳,只有郑守义不夸,进了伙房端起碗来就吃,吃饱了碗一推,抹把嘴拔腿走人。于是,大伙都骂郑守义没肝没肺,碌石滚也轧不出个屁来。


小芳听了也不恼,嘴角依然挂着笑容。


活儿轻、夜里乐、饭儿香,郑守义在王善人家过得有滋有味,和小芳要私奔的事,在小芳的床上,老提不到议事日程上。


又是一个夜半,郑守义像例行公事又来到小芳门前,却没见到那块大黑砖,就像到了车站而没能买到车票一样,着实令人心灰意冷。激情一时无法发泄,郑守义格外痛苦难受,真想一脚把门踢开,然后把王善人从小芳身上摘下来,一拳打死,和小芳把那要死要活的好事做个淋漓尽致,在连打几个哈欠后,抱着小芳的玉体,随着小芳潮汐般涌来涌去的呼吸,悄然入睡。


离开小芳的屋门越来越远了,而郑守义恨王善人的心情却越来越重了。恨了一会王善人他又恨起了自己。如果他早早地听了小芳的话,和小芳私奔了,今天晚上,躺在小芳床上的就不是他王善人了。


次日,他破例没有给小芳送水去,且一整天见了小芳数次,都是不理不睬。虽然他明知小芳现在还是王善人的姨太太,却把小芳也恨上了。


当天晚上,还没到半夜,郑守义急不可耐去了小芳那,见门旁又放了砖,便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上了小芳的床,无论小芳和他说什么他都不理,只顾忙活自己的,闷着头火急火燎地又把那好事操练了一遍。嗣后,躺在那,便只喘他的粗气了。


过了好大一会,小芳道:“守义,照过去我身上早该来了,怕是我已经有了。”


“怕是王善人的吧。”


“放你的狗屁,他要有那熊本事,我不早就怀上了。你别提他,你一提他我心里就来气。”


“咋了?”


“那老东西甭看成天在人面前嘻嘻哈哈的,其实心黑着呢。自己不顶事,就变着法儿欺负我,不是掐,就是咬,两个乳房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又肿又痛。有一回,竟毫无人性的……”


郑守义听了小芳的一番诉说,好像自己在小芳身上吃了大亏似的,翻身又压在了小芳的身上。


小芳一把把郑守义掀了下去,“人家已有了,也不说咋办,猪一样就知道一门心思地拱食吃,真是个没肝没肺的东西。”


“还能咋办,私奔就是了。”


“往哪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