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一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4)

zzfu2008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小芳说完,搬起高凳子,做个鬼脸,笑着跑走了。 三嫂笑骂道:“死妮子,到时候说不定你比三嫂叫得还好听呢!” 月光透过窗棂照射过来,地上白晃晃的一片。她想,三嫂的床前也一定有片白晃晃的月光…… 此刻,她感到身上像缺了什么东西似的空乏、失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说完,搬起高凳子,做个鬼脸,笑着跑走了。


三嫂笑骂道:“死妮子,到时候说不定你比三嫂叫得还好听呢!”


月光透过窗棂照射过来,地上白晃晃的一片。她想,三嫂的床前也一定有片白晃晃的月光……


此刻,她感到身上像缺了什么东西似的空乏、失重。


在别人眼里小芳是姨太太,在王赵氏眼里小芳比下人也好不了多少。小芳刚来时,王赵氏碍于王善人的新鲜头,虽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也不便说什么,自己孤单单地睡在一张大面床上,虽有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自从小芳同样没显示出功劳后,王赵氏辞去帮伙房里做饭的老妈子就用小芳顶上了。


王善人用沉默给了小芳一个毫无恶意的报复,自己的心灵深处却又增添了几多酸楚。


小芳在屋里没有什么事干,常显得百无聊赖,孤单无助。王赵氏叫她到伙房帮厨,她虽感到面子上有些下不来,但还是接受了。反正没多少人吃饭,还有个伙夫沈师傅呢,她无非帮助沈师傅择择菜、切切菜,做些面案上的活儿,抑或烧烧火,刷刷碗筷什么的也累不到哪里去。她还怕自己老关在屋里会生出病来呢。


沈师傅六十多岁,光棍一条,在王家已有几年了。沈师傅心思正,脾气也好,满嘴歇后语,有说有笑的,还能讲几段聊斋,让小芳开心不少。


小芳第一天下厨,就对郑守义偷偷地有了好感。这也许就是后来郑守义躲过那场灾难必不可少的重要原因。


往后的日子里,小芳对郑守义格外的关心和照顾。打菜时,总是把郑守义的大黑碗打得满满的,一时有肉菜,郑守义的大黑碗里便是越吃越有肉,弄得他只好背过人吃。一有空,小芳便在郑守义面前有话没话地扯上几句。


“你吃饱了没有,锅里还有些菜呢?”


“吃饱了。”


“今天的菜咸不?”


“不咸。”郑守义低着头,总是用最少的字表达最完整的意思。


小芳又道:“你见我老低着个头,是不是我长得丑怕吓着你了?”


郑守义脸红得像被谁刚刚掴了两巴掌似的,头埋得更深了,“不丑,俊着呢。”


小芳莞尔笑道:“真的?”


郑守义更加尴尬了,呐呐的,“真的!”片刻,“姨太太,你要没事我就走了,忙着呢。”说完,就狼狈逃走了。


郑守义总是躲着小芳。吃饭时,端起碗,拿上馍就做贼似的一边吃去了。小芳呢,拗着性子似的偏要找郑守义的麻烦,一会儿这事,一会儿那事,把郑守义支使得老围着她团团转,不得安生。


“守义,我屋里的灯没油了,你帮我去倒上。”


“守义,我屋里的地还没扫呢,你帮我去扫了。”


“守义,我屋里的……”


郑守义硬着头皮又去了。


她支使他,觉得他是一个可支使的人。隐隐约约感到,他能给她带来某种一时还说不清道不明又是她很想得到的东西。她支使他的活全是举手之劳。支使只不过是一种要接近他的托词。她支使他的真正目的不是要替她干什么,也不是要摆什么姨太太的架子,是在让他猜破一个由她制作的粉红色的谜语。她不断支使他,就像是一遍又一遍耐心的提示。她相信要不多久,他就会悟出其中的奥秘。她同样相信,当他猜破这个谜语后,要比猜破这个谜语的本身更具刺激性。她很自信。可有时,看着他很勉强地执行她的命令,心里也会空落落的。难道你是个憨梁山伯吗?她还没看出他的心思,可她认准了,非把他征服不可。她可不愿意当那个化成蝴蝶的祝英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