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选拨 暴光 1

时光. 收藏 46 2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当最后一项检查完毕之后,大赛第一项,请各级领导入场。这时的高音喇叭里已经传出了播音员那雄厚的男高音的话音。随着播音员声音的消失,接着就传来了一阵阵汽车正在行驶的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大长排大巴整齐有序的驶进了这个偌大的训练场。


“大赛第二项,请我们的参赛分队跑步进入会场。”高音喇叭里再次传出播音员那雄厚的男高音。

比赛,其实从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正是大家还是没有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一切。因为从大门入口处进入会场,按照刚才那一长排车队进入的时间来看,还有将近一公里长的路程。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长和宽都是相等的半径为2.5公里的配备着全套军事训练场地的标准的机动支队的训练场。

这边,三支部队的指挥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下达了进入会场的口令,同时,那支没有任何番号标志的部队的士兵,已经以相同的近乎是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冲出去了20几米远。他们就像一阵风一样,因为包括这样的冲刺跑在内,周围的人听到的也只是一声沉闷的声音。

旁边,会场上已经引起了轰动,许多穿着军官制服的刚坐着汽车进入会场主席台上的军人,已经密密麻麻的站起了一大片,“快看,他们不是在跑,简直就是在飞,对,他们就是在飞。”

因为等另外那支传说中的王牌特种部队跟一支队的士兵大汗淋淋的跟着冲刺到会场指定位置的时候,那支没有任何番号标志的部队的士兵已经调整好了呼吸,又像一片森林一样的在那里生了根。他们当中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在出汗。他们还是跟先前一样的面无表情的待在那里。

接下来的将要进行的比赛,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时的所有人都已经能够预料到了比赛的结局。

“大赛第三项,请首长讲话”播音员接着说道。

“同志们好!”透过话筒再从高音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震耳欲聋,这是一个肩膀上扛着一半弯月跟三颗金星的人在说话,他说话的时候,他的那些金星在阳光的照耀上闪闪发光,光芒温柔耀眼,“今天,我们终于迎来我部每十年举办一次的军事演习,我们很高兴我们的二支王牌部队的士兵的参加,”整个训练场周围又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只有那支特殊的部队,似乎眼前的这位首长的讲话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他们还是无动于衷,“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隆重介绍的是,我部从各单位挑选出来专门进行了两年秘密集训的标兵方队,”标兵方队?在场所有的人都竖起了耳朵,包括场上的密密麻麻的干部跟场下数以千计的士兵,大家都只听说过训练标兵,从来没有人听说过有这样一支部队的存在。有人开始在小声议论起来,当然,声音都非常小,没有人听到这些人在议论着什么。要知道,在部队,听这么大的首长说话,你还在旁边叽叽嘎嘎的,是要有你的苦果子吃的。听到他的这一声称呼,刚才那支没有任何番号标志的部队的士兵“刷”的将正在肩上背着的枪猛的向前一抬,又是只有一个声音,他们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持枪礼。所有人的目光又向他们看去,“他们,”那个首长接着说道,“可以这样说,”他又转换道,“他们能够立即走上战场执行任何一项战斗任务,我想说的是,今天,在我们这个和平年代,我们不能忽视了社会上黑恶势力的存在,我们有必要建立这样一支部队,以他们的名誉,为部队正规化建设做出榜样,坚决打击所有黑恶势力。在此,向他们中间那些在训练中英勇牺牲的士兵说一声‘谢谢’,谢谢他们的为国捐躯。” 为国捐躯?又有人在小声议论着。说着,首长带头脱下了帽子,向那支没有任何部队番号标志的部队敬了一个礼。这话可让有些士兵听着不顺耳了。不就是得到了首长的垂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三支队的指挥员直接在下面说道,这话被在他旁边的那支部队的一些士兵听到了。究竟是骡子是马,训练场上拉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下面,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刚才那首长接着说道。

“大赛第四项,首先请我们部队的传统王牌三支队小方队进行集体科目表演。”播音员大声宣布道。

这边,三支队的方队士兵一个个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要给大家见识一下王牌的威力了。只见,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他们动若脱兔,将部队一些传统科目诸如队列、器械、攀登、抓捕、反偷袭、反劫持等一一进行了表演。

掌声,一阵一阵传来,还是震耳欲聋,表演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接着一支队的士兵也进行了一些专业表演,动作跟先前那支部队是一样的,都比较熟练。掌声还是一阵一阵,大家的热情都比较高涨。

“大赛第五项,”播音员接着说道,“请场上的所有同志们注意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就任何一项你的特长向我们标兵方队中的士兵提出挑战。”他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气,因为他只是按照大赛规程在宣读命令。他这话一出口,场上的许多人就坐不住了,因为这个训练场上坐着的是这个部队里所有连级以上的领导干部,还有一支队,这支机动支队的所有士兵。“请有兴趣的同志们到我的左手边方向集合。”他又说道。他这话一说出口,场上所有人的情绪都被挑逗到了高潮。只见,主席台上已经先后有数十位军官干部站了起来,向台下他指定的位置走去。

场下,一支队的士兵群里又站起了一大堆人,向他指定的方向走去。大家都为主持人说到的这支没有任何部队番号标志的士兵捏了一把汗,你再怎么强,你不可能强过所有人吧?他们想。

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标兵方队的士兵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藐视的眼神。他们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场上正在发生的一切,以标准的军姿,他们背着枪右手的大拇指,甚至一直紧紧的将枪的背带向前顶着,纹丝不动。

刚才那个三支队的指挥官是第一个出现在挑战台上的。就在大家都在忙着议论刚才主持人的挑战命令的时候,训练场的中央处,已经有人划出了一长宽各20米的挑战台。

“我选格斗。”三支队的指挥官说道。

“廖云龙,出例。”标兵方队的指挥官说道。

“是!”他的命令刚落,站在第一排的一个身高在1米75左右的士兵已经小跑着出了队列。

“请!”那个叫廖云龙的士兵出例站到三支队的指挥官的对面五米开外的地方后,左脚向前跨了一步,将背着的枪放到了地上,然后站起,对三支队的那个指挥官说道。

“啊!”那个指挥官大叫了一声,跳上前去一招左右直拳直向廖云龙的面部击打去。

只见廖云龙将身体轻轻一蹲,左手轻轻的向前伸了一下,右手肘稍微接着向前与左手合在一起,“左拍右落。”他的口里也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只见,三支队的指挥官瞬间就像一个破沙袋一样,像一阵风一样的向后飘了出去。“蹦”的一声,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

虽然是这样,可是他不愧是王牌部队里的指挥官,瞬间又来了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等他跳了起来之后他才发现,廖云龙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作出了一个他们部队传统的擒拿格斗招式,“卡锁咽喉?”他的大脑下意思的反应道。可是,廖云龙并没有使用这个招式去打击他,而是瞬间又转了一个身,双手又是轻轻向前一推,虽然看上去是轻轻的一推,可是等他的双手掌再接触到这个指挥员的时候,这个指挥员又像一阵风一样的飘了出去。这次,他再也没能站起来。

“他妈的这是什么损招?老子不服气。”他倒在地上大叫着想再站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于是他大声问着廖云龙,并骂道。

廖云龙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身将枪拾起,跑步回到了队列里。队列里的这群人还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过一下。

“刚才他用的是王培生老师教授的‘送君入仓’。”说话间,只见标兵方队的教官之一上前去要将三支队的指挥官拉起来。

“我不用你拉我。”三支队的指挥官却大声叫着,用手将标兵方队的教官的手推开。

“张教官,因为他是三支队的指挥官,所以我用了四分之一的力量。”廖云龙对着他们的教官说了一句。

听到他说这话,刚才那个姓张的教官无奈的摆了摆手,“对不起,你可能还要躺着休息一会。”他安慰性的对躺在地上的那个指挥官说道。

人群里再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持续的掌声,那掌声一直在响着,三支队方队里的士兵一个个露出了无奈的眼神,不过他们没有鼓掌。这应该可以理解,毕竟,躺倒在地上的是他们的指挥官,应该也就是他们的教官。

“下一位!”播音员这次有了些底气,提高了一些声调。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