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V正传

hyd801224 收藏 0 46
导读:我时常想给阿V做传,这想法已不止两三年了,但却害怕自己失之客观,流于浅薄。文笔更是粗陋。也没什么资格评论阿V,史记究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我是万万做不到的。但好歹阿V找到了我这个低下的人。我也只能幸不辱命一翻了。   要把文字附注于笔墨,是件不易的事。   第一,文章的题目该如何,我不甚知晓。记得小时候老师说题目乃一文之眼也。我深以为然。史记题目大多世家,列传。但阿V似乎还不够世家资格。列传到是不错。但我对阿V的了解是那么少,如何排列呢。我概叹;寡嫂也难为无米,何况于我呢。于是想着天下文章本一家

我时常想给阿V做传,这想法已不止两三年了,但却害怕自己失之客观,流于浅薄。文笔更是粗陋。也没什么资格评论阿V,史记究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我是万万做不到的。但好歹阿V找到了我这个低下的人。我也只能幸不辱命一翻了。


要把文字附注于笔墨,是件不易的事。


第一,文章的题目该如何,我不甚知晓。记得小时候老师说题目乃一文之眼也。我深以为然。史记题目大多世家,列传。但阿V似乎还不够世家资格。列传到是不错。但我对阿V的了解是那么少,如何排列呢。我概叹;寡嫂也难为无米,何况于我呢。于是想着天下文章本一家。抄抄那一字胡男人的正传也没人骂我盗版。这大抵不错。

第二,列传的通列,开头不外:某。字某,某地人也。但我却时常为阿V姓什么犯难,有一回,他似乎姓贝。但后来也迷糊了。那时贝大爷正忙着竞选,搞的声威阵阵。锣鼓喧天。阿V那天颇为高兴,喝了几斤陈年老酒。便在酒馆里闲谈,说贝大爷为人很是不错,文诚武德云云。至于为什么这样,只因贝大爷和他是一个祖谱。细算辈分,他大抵还可以做贝大爷的孙子。旁边的几个人闲人听了到还肃然起敬。便赞赏他找对了组织。眼光是大大的好啊,非你我这类人所及。阿V听了更是高兴,又多喝了几瓶。不料第二天一醒,便被叫到贝大爷官邸。

贝大爷一见阿V,满脸微笑:“阿V,听说你家小孩很是可爱,送两个给我看看行不。”


阿V不回话。


贝大爷看着这木搭老壳很是生气,抢进几步:“YD,你不是我晚辈嘛,看看小孩都不行么!

阿V向后退了些,还是不应,贝大爷冲了过去,给了一巴掌:“你也配做我孙子,你哪里会做孙子。”


阿V没有抗辩,他确实不会做孙子,只用手摸摸左脸,出去了,到了外面又被管家训斥了一翻,给了几百块了事了。知道的人说阿V太无聊,做孙子也就罢了,但也要会选对人家是吧。那贝大爷的孙子是那么好当的么!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提起阿V的氏族,而我终究不知道阿V姓什么了。


第三,我不知道阿V的字是什么,我考证了一翻历史,好像阿V字A,缘由是因为阿V常说自己是大者,A嘛,英文字母之首,也合阿V的脾气。阿V在学校历史学的很好,时常拿个第一什么的。不过有人说那是因为阿V降了两级,年纪比较大。所以功课好。我想这人是妒忌-那简直是肯定的。降级不也还有不好的学生嘛。不过阿V今年成绩不知为何。挂了8科,我问阿V为什么,阿V很是慨叹的对我说:“换辅导员了。”


第四,便是阿V的籍贯了,倘若阿V姓贝,据中华大字典解释:那理应是米兰人士。不过这姓不曾可靠,因此籍贯也就虚无飘渺了。阿V虽然读于意假大学,但也还喜欢到欧冠大学去串串门。也不能说是意假学生。


但让我聊以自慰的,总还有一V字正确。决无造假的可能,至于籍贯等等,我只有祈望那些有历史考据癖的米兰先生们,或许将来能理出些头绪。但那时我这篇〖阿V正传〗便已夭折了。


以上可算是序。


第二章高贵略记

阿V不但姓名籍贯有些飘忽,就连他先前的功绩也有些飘渺,无论意假大学还是欧冠大学的学生对阿V,多有愤愤的。从来也没留心过他的功绩,但阿V不知,一天到晚宣张自己过去伟大的成绩,一有口角,便干瞪着双眼,也许是三眼。


“先前我比你厉害多了,你算什么东西。”


先前说过,阿V成绩在大学历史系中算是出类拔萃,那是相当不错,拿过几次第一,虽然降了两级,但也还是第一不是。记得阿V有次和小巴辩论。4个评委,一致认定阿V胜利。


谁叫阿V有历史癖好呢,小巴自然是辩论不赢的。其他人看了辩论,说阿V真不错,乃学校之楷模。需要大力学习。阿V拿着奖:谢谢大家,我今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努力想上。


从那以后,阿V便很是自尊了。所有学生中,全然不在他的眼里,小巴时常发疯,小马流于水气,至于小拜,更是人如其名,败家子嘛。自信满满的。


后来学校来了个老切,很是张狂,时常顶撞阿V,但阿V没办法,又不是一个系科的,心想:小样,看我哪天不玩死你。没过多久,老切找阿V要东西,阿V自然是好人,坑了老切些小钱。谁叫别人钱多呢。不坑白不坑是不。可阿V把东西卖了就后悔了,又去找老切。老切这人并不好,阿V这么想,连白送给那个在历史系长拿老二的小弟也不卖给他,这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是什么。阿V想K老切,但觉得老切在他们系人多势大,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年历史系换了辅导员,阿V成绩迅速下滑,挂了8科,但好说逮说总还没降级不是。阿V觉得自己还不错。不料其他同学却不厚道了,看到他便说:哈。挂8科的阿V来了。


阿V觉得自己很委屈,很是愤恨,便问候他们祖宗。


“原来你没挂8科啊,他们看样子不信神灵。”


阿V说:“你们这些人知道什么,这是陷害,这是人事调动,是政治。”


仿佛他头上有道高贵的荣光,这也自然要归功于阿V的成绩一向不错。废话降了两次级,学的自然要多些。当然,没降过级的人自然不知道降级的好处了。


阿V并不怕自己就此沉沦,虽然那贝大爷没认他当孙子,但好歹也帮了他些忙。阿V心想,只要爷爷没事就好。喝了几杯酒就睡了。


第三章续高贵略记


然而阿V虽然过去现在很是高贵,却直到挂了8科才出了名。

阿V从教导室里出来后,愤愤的躺下,后来想:“现在的世界太不象样了,不过爷爷刚刚从校长位置下来,新任校长就拿他开唰……”于是想到爷爷在时自己是多么威风。虽然他不认自己是孙子,但好歹也有点旧情,帮了不少忙,想到爷爷的势力,阿V渐渐得意起来了,爬起身,唱着《我们是冠军》到食堂去。这时候,他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说也奇怪,大家似乎也格外尊敬他,这在阿V,或者以为他成绩高人一等,或者以为别人知道了他和贝爷爷的关系。而其实不然,学校贯列,如若你得了几年第一或者第二,那一般是无人知道的。但如果你一个学期挂了8科。那么就可以恭喜你了。至于是为什么挂的8科,


却没有人研究。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古语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应该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那为什么大家又会格外尊敬他呢。牵强起来要么别人知道了阿V和贝爷爷有那么一点关系。


虽然挂了8科,居然还没按照学校规定降级,自然羡慕的紧。大家也有些怕和阿V有些关系的那位大老,总应该尊敬一些妥当。也如狐狸和老虎走在一起,同是畜生,但别人尊敬老虎的同时狐狸也要沾上些荣光。狐狸也能欣欣然而不自知了。


阿V道是得意了许多时日。


这年的夏天,阿V无聊的街上转悠。在刺眼的阳光下看着老切在那里数钱,他忽然也想起

自己也应有不少钱,这老切,在学校外面开了个小店,凭着自己有些小钱,很是嚣张。阿V很看不起这种爆发户。非常藐视他。有天老切找阿V要点东西,说我给5000W,阿V一想,不错,这年头,能坑多少是多少。但不料后来阿V到老切小店买点东西,问价钱,和标玛上不一样,阿V很是愤怒!问:“你这人做生意怎么不讲信用!”老切懒懒的回了他一句:“你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唧唧哇哇的。象他妈个女人样。”


阿V很是愤怒,后来更是不平,心想:“妈的,从来只有我坑人没有人坑我的!这是多么有失传统的事情啊!”他想对老切动手,但想着老切在英语系势力颇大,也只有怒目而视了。


这老切也不厚道:“这样吧,我给你打个折,反正这东西我留着也没多大用,你就给1600W多吧。”


阿V更愤怒了,将衣服扔在地上,从来只有他坑人的没有他被人坑的!吐了口痰。


“你这爆发户。”


“降级王!你骂谁!”老切轻蔑的抬了抬了眼。


阿V虽然最近比较风光,受人尊敬。但对英语系老大还是有点胆怯,独有这一会却非常勇武。爆发户也有发言权么!


“谁认便骂谁!”阿V将钱收起,双手握紧。


“你讨打是不是!”老切亦把钱收起。提了个棒子。

阿V以为老切不敢动手,冲过去就一拳,不料拳头还没打上,头上便挨了一闷棍。金星四起。老切似乎很久没有发泄,抡着棒子很是打了几下。还没有停的架势。


阿V怕了,双手抱头:“您大人有大过,放了小子我。”


老切似乎没听见,并不理会,一连打了七,八下,才扔了棒子,心神气爽的走了。


在阿V的记忆里,这大约算是平生第一次屈辱。降级挂科在他看来是小事,,因为老切是爆发户,从来只有他数落老切的。更不必说动手了。而他现在居然敢和自己动手,,很意外。


难道自己那伟大的爷爷下了台,因此所有人都小窥他了吗。


阿V很是不平,祈望爷爷快点回来,慢慢的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