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末清初 第一卷 第14章 皇家宝藏

杨销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



“你听说过小秦王吗?”冯燕冷冷的盯着马如虎。

“小秦王,”马如虎想了想,“是不是以前在湖广一带横行的悍匪秦凤春?”

“对,他是我义兄。”

“你义兄?”马如虎嘿嘿一笑,“小秦王名头虽然响亮,但还吓不倒我,听说他也受了招安对不对?如果不是路途遥远,我倒想会会你这位义兄!”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谁也不用多说,”冯燕直截了当道,“我报出我义兄的名号并不是要吓唬你,只是想表明身份,另外,我还想跟你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

冯燕沉默了一下:“我想用一尊金佛,换李公子的手臂,也换我自己的一条贱命。”

“金佛?”马如虎不明所以。

“你既然曾出川跟我们义军作战,应该听说过三年前义军攻破凤阳府的事情吧?”

三年前,高迎祥、张献忠所部攻陷凤阳,挖了朱家祖陵,烧了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这两处的大量珍宝也落入他们手中,其中包括朱家皇陵中的陪葬,还有皇觉寺十八罗汉金佛,以及观世音玉佛。

金佛由纯金铸成,据说每一尊都有上千斤,携带不便,起初高迎祥准备把金佛熔毁大家分金子,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建议被张献忠否决了,他坚持主张将金佛玉佛以及一些不好出手的稀世珍宝藏起来,等到日后天下太平,再让它们重现于世。

据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还是高迎祥部将的李自成怀疑张献忠动机不纯,想独吞珍宝,双方大吵一场,几乎闹得动刀子,幸亏横天王出面调解,双方才未发生火并。但自此以后,张李二人面和心不和,已是天下共知的事实。

横天王参与了攻打凤阳的作战,虽然是外围把风的小弟角色,分赃也有他的一份。由于张李二人的矛盾,双方都不放心将金佛交与对方处置,也没办法共同处置──因为都怕对方当面埋宝背后掘宝,到时候谁手慢谁吃亏──最后大家决定,将珍宝交与横天王寻一处秘密的地方埋藏,然后将藏宝图分作三份,三方各执一份……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忍不住插嘴,“张献忠和李自成互相不放心,为什么他们就放心你义父?难道他们不怕你义父吞了大家的宝藏?”

冯燕横了我一眼:“我义父为人最讲义气,江湖上提起横天王,谁都说他是条仗义疏财的好汉子;再说了,三股义军,我义父实力最弱,将金佛交在我义父手里,就象把压岁钱放在小孩兜里,要拿要给,还不是大人一句话?我义父若敢起私心,恐怕立时就有杀身之祸!”

哦,原来如此。我们都明白了当初张献忠们的决定。

马家兄弟交换了下眼色,马腾蛟说:“一条手臂跟一条人命就值一尊金佛,这也太便宜了吧?这样,一人一半,我们要九尊金佛,其余的金佛玉佛,还有金银财宝,通通都是你们的!”

冯燕冷冷地盯着他,直到马家兄弟自己心虚。马如虎笑道:“我兄弟跟大家开个玩笑,这样好了,我们只要两尊,怎么样?”

冯燕冷笑道:“若论我自己的一条贱命,一百条也值不上一尊金佛,之所以我肯松这个口,完全是为了李公子!再说了,那些金佛当初是由我义父带着俘虏的官军埋藏,事后所有官军通通杀了灭口,宝藏的秘密除了我义父,就是那份藏宝图。现在我义父已经死了,我们手里的那份图也不落不明,这些金佛能否重现于世,还得看大家的运气。”

马家兄弟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马腾蛟怒道:“原来这些财宝根本不在你手上,可恨你这贼婆娘,竟敢拿这些废话来消谴你小爷!”伸手夺过寨丁手里的鬼头刀,作势就要砍冯燕。

“等一下!”

马如虎到底是武举出身,比起愣头青兄弟多了几分沉着冷静。他向冯燕道:“照你的说法,横天王死了,张献忠降了,李自成下落不明,这批宝藏在什么地方根本就无人知道,你凭什么要许我们一尊金佛?”

“我当然是手里有线索才敢说这话,”冯燕道,“以前我们军中有个掌管文书的书记,很受我义父的信任,我们的所有文书帐簿都是此人保管。两年前我们的人马被官军打散了,此人下落不明,原以为凶多吉少,没想到,最近听说这人辗转来到重庆,不瞒各位,我这次入川,就是奉我义兄的将令专程来找此人。”

“就算找到这人,你们只有三分之一的藏宝图,还有两份在张献忠和李自成的手上,你们怎么发掘宝藏?”

“我义兄已跟八大王取得联系,”冯燕解释说,“八大王目前驻守谷城,朝廷那帮贪官天天伸手向他要银子,搞得八大王囊空如洗,不得已,这才想把金佛起出来应急。”

“还有李自成手里那份呢?”马腾蛟迫不及待问。

“李自成的那份当然已经到了张献忠的手里!”我按捺不住兴奋地说。以前看姚雪垠的《李自成》,曾有李自成兵败潼关南原后隐居商洛山,然后又秘密潜往张献忠的驻地寻求帮助。没想到这段历史竟是真的。想必李自成此时已经见过张献忠,他交出手里的藏宝图,换句话说也就是交出自己名下的珍宝,张献忠则以军需和现银作为补偿。目前三份藏宝图,就差横天王的那一份了。

大概是张献忠的名气太大,不是寻常人招惹得起,马家兄弟低声商量了一下,马如虎问:“那些金佛都是张献忠的吗,你们是怎么谈的,十八尊金罗汉你们到底有几尊?”

“当初打下凤阳我们分了两尊,这次我义兄去见八大王,他答应只要我们找到藏宝图,将来宝藏起出来就再给我们分一尊。”

马家兄弟长出了一口气。既然不会与张献忠发生冲突,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笔飞来横财,毕竟太有诱惑力了,就算一尊金佛一千斤,那就是一万多两金子,折算成银子足足超过十万两,这样巨大的财富,任谁都会心动。马如虎又详细询问失踪文书的情况,冯燕以事关机密不肯透露,但是她发下重誓,保证绝不失言,一旦金佛到手,她会说服她义兄拿出一尊交给马家兄弟。

接下来就是商讨细节了。马如虎的意思,我要留下作人质,然后他跟冯燕一起去重庆寻找失踪文书下落。这个方案遭到冯燕的激烈反对,她说这事本来就与我无关,现在大家既然合作,就应该立刻放我回家,否则就是你们没有诚意。马如虎开门见山见告诉她,我们非常有诚意,但我们也必须防着你;你有一身不错的武艺,外面海阔天空的,稍一疏忽你就可能溜之大吉,这小子是你救命恩人,你既然肯为他付出一尊金佛,想必不会丢下他不管。冯燕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以中止合作相威胁,但这次马如虎却不肯让步,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虽然没有达成协议,当天晚上我和冯燕还是从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客。我们从牢房搬到客房,马家兄弟还为我们设宴压惊,这是我们被非法拘禁以来首次吃好的,可这些东西好象并不大对冯燕的胃口,她还是念念不忘白天的话题,结果双方不欢而散。

后来没人的时候我开导冯燕,干嘛那么死心眼,非得把我从这儿弄走?我说这儿的风景不错,空气也好,我们现在跟马家兄弟化敌为友,你就让我多住几天不好吗。

冯燕叹道:“你只见这里风光怡人,你哪知这里其实乃龙潭虎穴!”

她告诉我,马家兄弟之所以前倨后恭,肯给我们吃好的住好的,完全是看在钱的份上,她答应给马家兄弟金佛,而且也保证说话算话,但这有个前提,就是必须找到宝藏,而且金佛顺利分到她义兄小秦王手里,否则,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

其实这些道理我也明白,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顾虑,金佛毕竟是皇家宝物,普通人拥有那是灭族之罪,马家兄弟钱迷心窍铤而走险,难保他们不会在金佛到手后杀人灭口。只是,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目前我们只能逆来顺受乖乖合作,如果撕破脸,只怕今天就得掉胳膊!

在我的劝导下冯燕终于不再固执,我请她到重庆后帮我找找洪春雷和傅天钧,并将地址给了她。第二天,冯燕和马如虎及四名乡兵动身前往重庆,我则留在多功城当起了人质。

为了跟马家人搞好关系,我天天绞尽脑汁讨好他们。马腾蛟喜欢舞枪弄棍,每天都会在马家大院的练武场耍把式,我也每天必到,不停在他耳边唱赞歌,称他是郭靖投胎乔峰再世,一身汇聚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所有武功。马腾蛟开始也会问我郭靖是谁,乔峰的拿手绝活又是什么,我趁机给灌输我们那个时代的武侠知识。可惜,马腾蛟的脑子跟刘怀卿们一样死板,老是不能接受新东西,不是说世上没有“降龙十八掌”这种超现实武功,就是嘲笑“内力”“点穴”都是江湖骗子骗人的玩艺。我问他喜欢听什么,他说他喜欢听《英烈传》《天波府》一类古董级评书,这些都不是我的专长,根本无法伺候他。

连续遭遇挫折之后,我开始认真反思。

以前总认为现代的东西都是好的,用现代的思想武装古代的中国,无疑会使中国引领世界潮流的风骚,现在看来这个观点似乎很不现实。因为除了武器之外,古人实在很难认同现代人的那一套。

想想看,要让一有思想就接受帝王将相传统教育的古人,忽然不再忠君,不再专制,象华盛顿那样打下江山自己不当皇帝,将权力还给人民,这样的难度,无疑于让现代人不再爱国,不再仇日,不再反对台湾搞台独;此外,抛开这些大是大非,让古代的男人女人不缠足、不娶妾,恐怕也跟要现代的男女不减肥、不包二奶一样不现实吧?

看来我应该放弃当古人老师的想法,与时俱“退”,老老实实退回到这时代古人的水平。

我忽然又想起诺查丹玛斯,那个据说是现代回到古代欧洲的预言家,他的遭遇恐怕也跟我们大同小异吧?或许,我们应当在原有的《寻秦记》《新宋》和《中华再起》模式之外,再加一个诺查丹玛斯模式,只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预言家,不知预言家这碗饭会不会越来越难吃。

在多功城的日子轻松而悠闲,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我跟马腾蛟已经很熟了,虽然不能让他拿我当哥们,但至少也不再把我当囚犯。除了练武以外,马腾蛟最大的爱好就是骑马,以前冯燕的那匹黑马现在已经成为他的座骑,以他一米九的个头骑在那匹高大的黑马上,真可谓威风凛凛,相得益彰。

这匹马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

崇祯二年,清兵由内蒙喜峰口长城突入北京近郊,女将军秦良玉率川军进京勤王,其时马腾蛟的哥哥马如龙正在北方游历,听闻家乡的军队在永平与清军厮杀,当即赶去投军助战。因为秦良玉夫家姓马,老太太一见马如龙就觉得喜欢,不但送了他一匹塞外的良驹,还将身边的一个侍女许配给他为妻。那匹良驹就是现在的黑马,那位侍女就是如今的马家大奶奶。

马家大奶奶姓彭,名玉凤,自从嫁到马家,没过几年丈夫就在与农民军的战斗中死于非命,唯一的独子也是疾病缠身,从小就是个药罐子。马家的族人对此很不高兴,认为她的八字大,命硬,跟她的主母一样,克夫,克子,克亲──秦良玉嫁给石柱土司马千乘,几年后丈夫下狱而死,接着哥哥、弟弟、儿子、儿媳纷纷死于战场,除她以外,一家十几口均不得善终。彭玉凤跟随秦良玉多年,也曾上阵杀敌,手上有过人命,她害怕遭到主母那样的报应,所以近年来早晚念佛,虔心向善,希望为家人求得平安。

翠云山北麓有一座寺庙,每逢初一十五都是香火旺盛,我当人质的第五天恰逢给菩萨上香的好日子,马家人在彭玉凤的带领下倾巢出动,以我的智慧当然不会置身事外,我也跟着一同前往。

我的本意是想找机会开溜,无奈马家人对此早有防范,一名姓童的护卫挎着腰刀,提着弩箭,寸步不离我的左右。既然逃生无路,只好权作散心。我的注意力放在欣赏古代的庙会,顺便看看有没有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最好是秋香那一型的,说不定还可以来一段三笑奇缘。可惜,烧香的人虽然不少,但多是附近的农村老太太,听她们说,最近郊外有摇黄贼出没,稍远一点的人都不敢随便出门,即使是给菩萨烧香也不行,反正菩萨大人有大量,不会跟凡人计较这些小事。

随着烧香的人流逛了几间佛殿,被香烟呛得受不了,真搞不懂朝神拜佛为什么要搞这一套,难道神仙菩萨们都是大烟鬼?信步出门,却见马家的药罐子小少爷正与丫环东躲西躲捉迷藏,有心加入他们,又怕童护卫阻拦,游目一望,原本忠于职守的童护卫却不知去向,心想这可是个开小差的好机会,三步并着两步,快步冲向大门,来到寺庙的前院,一颗心顿时凉了下来。

童护卫手拄佩刀,弩箭放在脚边,正与一排乡兵围坐在廊下,好象农民看电影似的,聚精会神盯着前方。

在他们的前方,一只硕大的香炉摆放在庭院正中,无数男男女女正围着香炉匍匐礼拜,再将点燃的香柱插入香炉。其中有一人,在善男信女的起起拜拜中始终昂首挺立,显得鹤立鸡群,定睛一看,我不禁大吃一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