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到至极的人间魔王洪秀全

wou_112 收藏 9 52123
导读:太平天国运动从兴起到衰亡,其速度之快和时间的短促,是历史上罕见的,这场狂飙式的运动,在中国大陆经年的教育中一直是予以褒扬乃至讴歌的,原因便是这场运动的初因是一场农民起义,然而随着历史真相在光芒的笼罩下渐浮渐现,却是一场与历次的残暴与独权思潮的农民起义没有任何的本质区别,在农民起义的领袖中,所成功或不成功者都要利用其手中握有的极权来使自己更加神圣与享乐,其荒淫残暴的程度绝对盛于他们所要起义对抗的那个封建王朝,洪秀全做为太平天国的领袖,在最初的起义带领的光彩口号与攻城掠地之后,所获得了大清王朝的半壁江山,便安于

太平天国运动从兴起到衰亡,其速度之快和时间的短促,是历史上罕见的,这场狂飙式的运动,在中国大陆经年的教育中一直是予以褒扬乃至讴歌的,原因便是这场运动的初因是一场农民起义,然而随着历史真相在光芒的笼罩下渐浮渐现,却是一场与历次的残暴与独权思潮的农民起义没有任何的本质区别,在农民起义的领袖中,所成功或不成功者都要利用其手中握有的极权来使自己更加神圣与享乐,其荒淫残暴的程度绝对盛于他们所要起义对抗的那个封建王朝,洪秀全做为太平天国的领袖,在最初的起义带领的光彩口号与攻城掠地之后,所获得了大清王朝的半壁江山,便安于在天京极其享乐自己的荒淫到无度的生活,甚至在进行太平天国运动的初期,其便坐拥数个年轻美貌的女子。 太平天国的领袖人物洪秀全,从1843年6月创立拜上帝教起,即以“天下多男子全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的平等思想作号召,广泛发动群众特别是农村贫困劳动妇女参加,在拜上帝教主要发源地广西桂平县鹏隘山区曾经涌现出以杨云娇为首的许多妇女积极分子,与启蒙者冯云山并肩活动,流传有“男学冯云山,女学杨云娇”的民谣。金田起义时有一首民谣形容妇女参加运动的盛况:“姊妹亲,同个房睡共口针,如今姐随洪杨去,妹也跟随一路行!” 在胜利中,以天王洪秀全为首的领导集团满足于半壁江山到手,认为大局已定,要关门当太平天子,把同打江山的妇女转为供自己淫乐。在攻克南京前17天,天王即从芜湖江面龙舟上突然颁发一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女理内事,外事非宜所闻”。并用四个“斩不赦”限制身边妇女与外界联系。攻克南京后入城时,跟随天王的妇女都纱巾蒙面,进入天王府即被禁锢,与外界完全隔绝。 洪秀全早就梦求后妃成群的帝王宫廷生活。他创立拜上帝教时,把他的妻子称为又正月宫娘娘;金田起义时选美纳妃15人;一年后在广西永安围城中,“洪秀全耽于女色,有三十六个女人。”进入天京小天堂后又征选更多美女。 据史载,天京天王府“其中约有妇女千百,男贼仅洪逆一人,其中淫恶可知也”。至于具体人数,《江南春梦笔记》中分类评列,讲王后娘娘下辖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16个名位208人;24个王妃名下辖姹女、元女等7个名位共960人,两类共计1168人属妃嫔;另有服役的女官,以二品掌率60人各辖女司20 人,合计为1200人。各项人数加起来,总计有2300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天王。 洪秀全从41岁进南京城至52岁自尽,在美女丛中生活 11年,从未走出天京城门一步,既不上马杀敌,也不过问朝政。这时他正值壮盛之年,并且体格健壮,但11年仅颁布过25篇诏书,而且1854年至1858 年是空白,5年竟然未发一诏。连曾国藩也感到奇怪:“洪逆深居简出,从无出令之事。” 洪秀全一方面不问朝政,一方面则费尽心计与后妃娘娘们作文字游戏。从1857年太平天国刊印颁行的经典官书之一《天父诗》看,所收选的500首诗文,除起义初期杨秀清假托天父帮助洪秀全排解后妃纠纷的24 首口述诗文外,另外476首都是洪秀全进入天京初期三年中写给后妃的夫权独白。 这些妇女陷入后宫,早晨为天王“洗身穿袍统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向天王参拜:“朝朝穿袍钟锣响,响开钟锣尽朝阳,后殿此时齐呼拜,前殿门开来接光!”拉着金辇陪天王游御苑: “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给天王按摩肚子却不得碰着胡须:“小心弯远须顾须,悠悠轻轻摸挨脐!”拨扇驱蚊:“日夜拨扇扇莫停,莫拨榻底要记清!”捧茶拿痰桶:“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从这些诗可以看到天王小朝廷的威严和荒淫。 生活在千百个美女丛中的天王洪秀全,嫌那些从广西跟来征尘未净的老姊妹们粗鲁、脏污。听见有人高声说话,他便写诗斥责:“娇娥美女娇声贵,因何似狗吠城边?”看见有人缩手缩脚,他训斥:“耕田婆有耕田样,天堂人物好威仪,尔们想做真月亮,到今还不晓提理!”见有人不会刷牙、敷粉、洒香水,他用刻薄的语言讽刺挖苦:“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乌骚身腥臭,嘴饿臭化烧硫磺!” 洪秀全毫不掩饰喜新厌旧的情绪:“一眼看见心花开,大福娘娘天上来;一眼看见心火起,薄福娘娘该打死!”他为那些可怜的薄福娘娘们规定了几项杖责戒律:“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还有一项特别奇怪的规定:“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后宫妇女失掉了所有人格尊严,一言一行随时都有招致责罚的可能。由于天王宣布过: “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所以妇女们受到责罚时,即使冤枉也不得辩解,只许认错领打,否则便会受到加罪处罚:“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雪下罪难容!”“雪下”是太平军“刀下”的代称,至少有3个女人因为挨打时喊冤不认错而被杀。被杀的人当中,有人至死不认错并且顶撞了天王,受到五马分尸的酷刑。 天京事变后,洪秀全依然生活在娇娘美女中,生活更加颓废。在1861年太平军进取苏浙的时候,洪秀全又从李秀成选送到天京的3000美女中挑出180人收入天王府,当时即有人写诗讽刺:“三千怨女如花貌,百八佳人堕溷愁。” 洪秀全从1856年天京事变到1864年自杀,由于深居宫中,消沉丧志,脱离群众、脱离实际,他的诏书都像李秀成所说“言天说地”的梦话,诸如《赐英国全权特使额尔金诏》,说什么“万国扶朕在天台”;听到太平军克复苏州的捷报后,他竟降诏说:“朕睡紧都做得王,坐得江山”;在《打死六兽梦兆诏》中,他并不脸红地说,他拐引着两个陌生女子,又打死四只黄虎、两只黑狗,是“天朝江山万万年” 的兆征,等等。后来,他连这种虚无缥缈的诏书也懒得写,于1861年7月颁发了最后一道“朕命幼主写诏书”的诏旨,索性把权力交给他的年方13岁、且已学会荒淫的儿子幼主,自己当起了太上皇。 洪秀全在小天堂美女群中享受了11年的帝王生活。1864年6月,他活到52岁,在曾国藩湘军的隆隆炮声和后宫女子的嗟怨声中,不得不丢下他那千百个娇娘粉黛,自尽身亡。他死后48天,天京沦陷,天国灭亡,他的宝贝儿子也当了俘虏上了断头台。那座由天王亲自监工和千万妇女用血泪建造了十年、周围十余里的巍峨天王府宫殿,在清军挖出来焚烧的天王尸体的烟焰中,化作“十年壮丽天王府,空余荒蒿野鸽飞”的废墟。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