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典礼需不需要排场?

变色的玫瑰 收藏 36 686
导读:上海交通大学的熊丙奇教授,在6月22日的《晶报》上撰文,对某大学打算节约地进行毕业典礼,表示了自己“万分惊讶”的态度。他认为,我国大学的毕业典礼,已经够“寒碜”了,这是我们不舍得在人才培养上进行投入的一个表现。      我对熊教授的观点不敢苟同。的确,正如熊教授所说,大学毕业典礼,是学生的重要“里程碑”,国外大学无不十分重视。但是,我国高校的毕业典礼相对“寒碜”,并不说明学校就不重视毕业典礼。毕业典礼是否隆重、有意义,既不在于举办时间的长短,也不在于参与人数的多少。      熊教授说,美国的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的熊丙奇教授,在6月22日的《晶报》上撰文,对某大学打算节约地进行毕业典礼,表示了自己“万分惊讶”的态度。他认为,我国大学的毕业典礼,已经够“寒碜”了,这是我们不舍得在人才培养上进行投入的一个表现。


我对熊教授的观点不敢苟同。的确,正如熊教授所说,大学毕业典礼,是学生的重要“里程碑”,国外大学无不十分重视。但是,我国高校的毕业典礼相对“寒碜”,并不说明学校就不重视毕业典礼。毕业典礼是否隆重、有意义,既不在于举办时间的长短,也不在于参与人数的多少。


熊教授说,美国的大学毕业典礼,往往出席的家长人数,是毕业生的两三倍,并且在毕业典礼上,毕业生一一被念到姓名,上台接受校长授予的学位。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美国高校都这样,但我至少敢说,中国也这样做不现实。众所周知,这几年我们的大学扩招后,一般都非常庞大,一所大学每年的毕业生有数千,比毕业生还多的家长前来,学校能接待得过来吗?而每分钟让十名学生上台,3000名学生一一上台,需要好几个钟头的时间。


在我看来,既然现在我们的大学教育,已经成为大众化的教育,那么,对毕业典礼的仪式方面,学生就不必太过于在意了。熊教授说,我们多数学生根本不能上主席台,也不可能从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书,让校长把学位帽的流苏从左边移到右边,也就无法享受到大家对自己的欢呼。但我觉得,对于我国的普通本科生来说,那些学位服、学位帽之类,恐怕都显多余。就算真的照搬美国的做法,获得学士学位能有几人会激动?


让教授都在毕业典礼上出现,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对情况稍有了解者都能知道,我国大学的各级领导就已够多了,“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讲堂”,把几百位教授都请过来,主席台上有位置给他们坐吗?再说现在学生要与恩师话别,机会多的事,而交通和通讯都十分方便的今天,毕了业也还可随时与老师联系。再将学生毕业走上社会,视为“出征誓师”一样,就多少显得有些矫情了。


当然,熊教授的意思,也不是说主张多花钱,搞人山人海的形象工程,或者一定要把毕业典礼搞得多壮观,像某些地方搞的公祭仪式那样,而是大学不应在学生的事上俭省,而在不该乱花钱的地方大手大脚。应该说,这样的想法是值得赞赏的。只是,在官僚化高教体制没改变的情况下,你相信大学将毕业典礼办得更隆重,所要花费的更多的钱,会从招待费、进贡费中抠来吗?


作为一名大学毕业生,没有人不重视毕业典礼,不希望它“成为一生永恒的记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学校一定要把毕业典礼,办得多气派、排场。学生真正在乎的,也不是校长为自己移帽子上的流苏。象牙塔里的几年,教师们能传授给自己“干货”,毕业典礼的台上,校长能送给自己人生“锦囊”,学生绝对会永远铭记在心!

[稿源:红网]

[作者:李清]



本帖为辩论帖,大家在回帖的时候选择支持方,辩论结束后将有额外工分奖励
正方观点: 应该,大学毕业典礼,是学生的重要“里程碑”,国外大学无不十分重视。
反方观点: 不应该,毕业典礼相对“寒碜”,并不说明学校就不重视毕业典礼。毕业典礼是否隆重、有意义,既不在于举办时间的长短,也不在于参与人数的多少。

第三方观点: 无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