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走了,我好怀念他!

8923075 收藏 41 13527
导读: 老兵走了,我好怀念他! 这个老兵,不是别人,而是我六姑婆的丈夫陈明礼,我们都叫他老姑爹.老姑爹是前年5月在重庆去世的,享年90岁;当时我正在外地,得知消息已经是5个月以后的时间了,心里很难过.老姑爹在我母亲家的亲戚中资格不是最老,级别也不是最高,但确实我最敬重的.我一生只见过他5次,每次印象都深深的,今天凭借一些琐碎的回忆,以此来寄托我对他的怀念. 老姑爹是安徽淮南人,40年参加新四军,在军部任伙夫,他基本都在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身边.皖南事件中,在分散突围过程中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兵走了,我好怀念他!

这个老兵,不是别人,而是我六姑婆的丈夫陈明礼,我们都叫他老姑爹.老姑爹是前年5月在重庆去世的,享年90岁;当时我正在外地,得知消息已经是5个月以后的时间了,心里很难过.老姑爹在我母亲家的亲戚中资格不是最老,级别也不是最高,但确实我最敬重的.我一生只见过他5次,每次印象都深深的,今天凭借一些琐碎的回忆,以此来寄托我对他的怀念.

老姑爹是安徽淮南人,40年参加新四军,在军部任伙夫,他基本都在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身边.皖南事件中,在分散突围过程中与部队失去联系,而且身上有伤,就隐落在民间.由于新四军经过事变后,元气大伤,老姑爹人单力薄,几次去找老部队都未果,后来得知他平时相处的首长们:新四军政委项英,参谋长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国平都在突围中被叛徒出卖牺牲,叶军长被俘,也就失去了信心.离开大部队后,老姑爹日子过的很艰难,他是不会去参加伪军的,桂系势力后来盘踞安徽,也在招兵买马,姑爹还是没有心动,后来流落到了山西,在一个煤矿当窑工.

老姑爹在窑工们中威信很高,很快身边就聚集了30多位弟兄,大家很团结,经常和窑主作斗争,后来窑主换成了日本人,对他们的盘剥更厉害了,终于一天,老姑爹他们忍无可忍杀死了窑主,还夺了几条枪,带领他那30多位弟兄去投了游击队.再后来,他们的游击队被收编进了八路军129师769团,老姑爹被任命为排长.769团的两任团长陈锡联和王近山可都是后来二野的两枝花呀,想起来,老姑爹更着他们一定也有不少出彩的地方吧?只可惜,老姑爹在世的时候,关于他们抗战的事迹我问的很少.

进入解放战争时期,老姑爹所在的部队是中野主力太行纵队,司令员是陈锡联,政委谢富治.45年老姑爹他们参加了上党战役,在攻克屯留战斗中,因战功被提拔为指导员.在三年的解放战争中,我问老姑爹最难忘的是什么?--淮海战役?老姑爹说淮海战役是难忘,他们纵队还是对黄维兵团的主攻部队,那场战役规模很大,印象深,但并不是最难忘的.最难忘的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没有根据地支撑,部队行军,打仗,食宿都是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进行的.老姑爹所在的三纵为左路军,条件尤为艰苦,连队减员严重,就和兄弟连队合编了,老姑爹被调去任营部司务长.在部队过黄泛区的时候,粮食严重不足,一次只好用野菜补充造成食物中毒,让营里一个排的战士失去战斗力,老姑爹背了他一生中唯一的处分.

当淮海战役进行前夕,老姑爹回到他原来的连队,继续任指导员;在渡江战役时,部队整编为11军,姑爹被任命为11军31师营副教导员,当副职姑爹不习惯,在部队穿插浙赣线时,他原来连队的指导员牺牲,老姑爹就向组织申请下连队重新任指导员,我问姑爹:别人都是往上走,你自己还主动要求下降,为什么呀?姑爹诡秘地笑着说,虽然级别小半级,但说话算数呀,全连100多号人,什么事情和连长商量着办就是了,多自在,(但是,为此姑爹也尝到了苦头,那是后话).

渡江胜利后,老姑爹所在的部队就在杭州附近,满以为要进驻和接收这座"天堂"城市,不想到三个四川首长(二野的刘邓,三野的陈)都争着要带自己的部队去南下解放自己的家乡,陈老总没有争赢.于是,老姑爹又率他的连队随刘邓大军继续往西南进军,几次都是打到大城市边,都让其他兄弟部队去接管了,他们则又继续进军,是真正的"野战军".这一点好象姑爹对部队首长还是有些意见的.

部队在向川湘黔宋希镰集团突破,姑爹所在的连穿插过快,和营团失去联系,就留在重庆的彭水县参加政权建设和剿匪,姑爹说那时他的连有近200多人了.由于驻军的到来,当地的地下党腰杆粗了许多,老姑爹被选为临时苏维埃政权的副主席,主席为地方同志.开展了斗争地富和镇反运动.那个伪县长都60多岁了,和土匪有瓜葛,被抓起来了,政府问如何处理?我老姑爹说杀掉,老百姓那有那么多粮食养他?在和地方的同志处久了,老姑爹很被认同,就邀请他留下来组建公安局,他的连就改为县公安大队.但,彭水县太小,太偏僻,老姑爹不太愿意.就请示组织,留下副连长和100战士协助地方,自己和连长带领另外100多人要求归建.

当时,11军军部在万县,31师师部在梁平,老姑爹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原来的部队.老姑爹和他连队被派驻城口县,没想到城口县比彭水还要小,在这个小地方,老姑爹就成了举足轻重的军方人物了,又和地方的同志干起了斗争地富和镇反,剿匪反霸工作.一天,老姑爹睡觉起来发现他的老搭档张连长不见了,问通讯员,也不知道,后来在连长的床头上发现连长给我老姑爹和组织的信:革命胜利了,我也该回家侍侯老母亲了,武器文件请查收上交,,,说到张连长,老姑爹就是遗憾,原本老张想家想母亲不在部队干了,可以要求转业回去的呀,最起码也的在家乡的乡政府安排工作的呀,他这样不辞而别回山东只能当农民了,可惜了这个有战功,44年就参加革命的八路哟.

在城口的日子并不长,老姑爹被部队通知到重庆的南岸集结学习,原来是革命胜利了,部队中年纪较大的连排干部没升上去的就要求改公安军或者转业.这时,我老姑爹才慌了,他还不想脱军装哟,当兵当惯了,脱了军装能干啥呢?在重庆期间,老姑爹遇见他们原来的师政治部主任,那个首长才想起我老姑爹其实就是营副教导员兼的连指导员,只是姑爹低调从来都说他自己是指导员,每次填表的时候也是.久了,大家就忘了他在渡江战役前就是副营职了,那时打仗部队的文档也有不全的时候呀.

在那位师首长的证明和关心下,我老姑爹终于不用马上脱军装了.我后来问姑爹,在拿待遇时你不去争你原来的副营,在脱军装时你才现"原形"?其实,我那里能体会到姑爹的军人情节哟.老姑爹所在的11军,战功卓著,但建国后经历坎坷:31师被划给12军,其余改海军青岛基地等.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老姑爹随12军赴朝参战,几次战役下来,又添新伤,由于年龄偏大,被照顾进师部继续任司务长,参加了上甘岭战役.上甘岭战役是老姑爹作为军人生涯最难忘的,也是最惨烈的,我每次问及,他都不愿意讲,战友牺牲太多,提及会难过的.当年,被姑爹带出来参加八路的那30多位矿工,已经不到10人了,他们多数都倒在了抗战,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了,我奇怪的是老姑爹多年后还记得这些人的名字.

从朝鲜回国后,离开了31师,老姑爹在公安六师任教导员,后被安排进了泸州警校学习,毕业后去了重庆公安局劳教农场(原战俘管理所),任农场医院院长,老姑爹一生为人谦和低调,在文革中由于有脱离新四军和那次处分的经历,没少受迫害,但他心胸坦荡,一生淡薄名利,虽经磨难但仍得以长寿.2005年5月,老姑爹去世,享年90岁.由于是老姑爹是抗战时期的离休老干部,在系统里已经很少了,因此他的去世还是很被局里重视.在市公安局和司法局党委协助整理我老姑爹的遗物时,从他那陈旧的军用木箱里翻出一些战争年代的遗物,其中有张印有中朝友谊万岁的脸巾,上面别有老姑爹从抗战以来所获得的16枚勋章,奖章和纪念章.没想到这么一个普通干瘦的安徽老头,还是一个战功赫赫的人民功臣?因为他从来没有向人提及过,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老姑爹已经走了两年多了,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纪念他,文章写的很草,但总算了我的一个心愿.愿这些共和国的老兵在天堂能相聚,而在世的人能记住和怀念他们.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