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六章 诡异短信

天目飞龙 收藏 2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钱艳薇非常奇怪,龙天是怎么突然间闯进来的,从那只鬼现身开始,她就一直在房内呼救,但屋外就是没有任何动静,龙天又是怎么知道她遇险的呢?818房的电话线被莫名其妙地掐断了,而她的手机还一直放在包里,她的尖叫声由于酒店装了隔音墙,根本不可能传到十几米远的808房间内,要么是龙天凑巧要到818房,误打误撞地救了钱艳薇,要么就是有人通知了他,钱艳薇相信肯定是后者,因为她相信那么晚了,龙天不可能会进一个单身女性的房间,那又是谁通知龙天的呢?


看着怀里的钱艳薇那双充满了疑惑的双眼,龙天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说起来这件事连他自己都感觉非常地莫名其妙,不过那当时那个情形之下,他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


“小薇,你等等啊”,龙天翻身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打开机盖翻看了一下,然后递到了钱艳薇的眼前。


这是一条手机短信,显示的接收时间为2005年10月11日23点56分,钱艳薇看完这条短信后,她的眼前一亮,心中虽然还是非常疑惑,但还是用带着无限感激的目光看了好几遍。


“818,危险”,三个数字,两个汉字,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内容了。


“龙天,这是谁发给你的呀?怎么没有显示对方的手机号呢?他又是怎么知道我遇到危险了呢?”,一连串的疑问在等着龙天回答,钱艳薇不自觉地又靠在了龙天的身上,她需要答案,更需要安全感,还有龙天的抚慰。


“我也奇怪呢,不过发短信的这个人肯定认识我,也肯定认识你,而且他估计已经知道你的房中有异常情况了,可能是他自己不方便出面或者说是不敢出面,所以才想到用这种秘密的方式来通知我,让我去救你”,龙天不愧是刑警,他的脑子转的很快,一个看似合理的推断很快就出来了,不但如此,他隐隐觉得这个发短信的人应该就在酒店里,而且离他们很近,否则不可能想到通知龙天去救钱艳薇的。


“那,那为什么没有显示他的手机号码呢”,钱艳薇看着空空的手机屏幕,又有疑问了。


“这个嘛,其实很简单,现在的网络运营商是有一种隐藏手机号码的技术功能的,而且已经向社会公开了,想知道是谁发的很简单,明天我到联通公司查一下就知道了,他们那儿有数据备份的”,龙天很想知道是谁给他发这条救命短信的,钱艳薇就更想知道,不但如此,她还决定如果找到这个人,她会给他或者是她一笔数目不小的钱,以感谢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


聊完短信的问题,龙天才开始把事情的整个过程向钱艳薇叙述了一遍,不过他隐瞒了那张“脸”的突然变形,以及那一声让他感到莫名其妙而又毛骨悚然的“情郎”,钱艳薇已经够害怕的了,才刚刚平静下来不久,龙天可不想再次让她受惊。


钱艳薇走出808后,龙天匆匆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不过由于在电视里看见了白励志,让他不自觉地又想起了白云,想起了白云那场“押解”的婚礼,还有那一段让他刻骨铭心的恋情,他睡不着,越想越心烦,干脆起身坐在了窗前,一边看着窗外的夜景,一边舒缓自己的悲愤情绪。


十一点的时候,睡意上来了,再加上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他感觉非常疲劳,上床不久,他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连忙起身拧开床头灯,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半夜里手机响,这对龙天来说并不奇怪,刑警就是这样的,手机必须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半夜里有案子发生,手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响起来,所以作为刑警来说,如果想睡个囫囵觉,就得在临睡前祈祷,祈祷半夜不要发生刑事案件,否则手机声一响就是命令,无论你有多累,无论你的家人怎么反对,你必须要起床,赶在第一时间前往局里集合,没办法,谁让你是警察,谁让你是刑警。


信息的内容就是刚刚钱艳薇看到的,“818,危险”,龙天看着这个不知道是谁发来的短信,他立即就联想到了818房间内的钱艳薇,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连鞋子也顾不上穿了,光着脚板就跑出了808。。


两个房间相距才十几米远,龙天用了几秒钟就跑到了818房外,隔着房门,他听到了屋内隐隐传出的尖叫声,一听就知道是钱艳薇的声音,“不好,真的是出事了”,龙天根本来不及细想,他也没有去按门铃,因为这样做根本不可行,而且时间不等人,不由分说,龙天运足了劲,一个侧踹,“咣”地一声,厚实的房门应声就开了,然后龙天就冲了进去,接下来便发生了后来的那一幕。


“龙天,谢谢你救了我,要不然,我一定被那只‘鬼’给害死了”,靠在龙天的怀里,钱艳薇忍不住摸了摸龙天结实的胸部肌肉,她的脸上泛起了片片红晕。


“看来这件事不简单啊,真的是有‘鬼’啊”,龙天向来不相信鬼,即使是发生了那么多的怪事,他还是不太相信,但就在今晚,在818房间里,当他与那张“脸”面对面的那一刻,他开始相信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龙天亲眼目睹了那恐怖的一幕之后,不得不让他的思想有了一些改变。


“对了,在你没有进来的时候,那只鬼说了几句话,它说我勾引了它的。。。。。。相公”,钱艳薇突然想起了那只鬼对她说过的话,在巨大的恐惧之下,她虽然没有完全记下来,但有几个关键的词汇她还是记住了。


“相公?谁是它的相公?”,龙天非常奇怪,低头看着怀里的钱艳薇,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只“鬼”是只“女鬼”,这一点龙天基本上已经确认了,而且是只非常漂亮的“女鬼”,而现在又听钱艳薇说“勾引了它的相公”,龙天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女鬼”也有“相公”吗?“相公”一词龙天知道是古人说的,现代人说的“相公”就等于“太监”,这可不是一个好词汇,而且基本上已经很少有人说这个词了,但那只“女鬼”竟然说钱艳薇勾引了她的“相公”,龙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钱艳薇为什么能确定那只“女鬼”所说的“相公”就是龙天?主要还是那只“女鬼”说出了9月13日晚她与龙天在这张床上发生关系时的那一幕,“灌醉”、“客栈”、“勾引”、“苟且之事”,几个词串联在一起,就是整个龙天与钱艳薇那晚在这间房的全部经过。


“它,它,它说的相公就是你”,钱艳薇这话刚刚一出口,就把龙天吓了一大跳,靠在龙天怀里的钱艳薇很明显地就感觉到龙天抖了一下。


龙天竟然成了那只“女鬼”的“相公”,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嘛,它是鬼,龙天是人,人怎么可能会成为鬼的相公呢,突然间龙天想起了那张“美女脸”对着自己说的两个字------“情郎”。


“相公”、“情郎”,这都是古代女性称呼自己的配偶或者是恋人的常用词汇,书上是这么写的,电视剧里也这么演、这么称呼的,怎么这只“女鬼”不但在钱艳薇面前说“相公”,还在自己的面前叫“情郎”?难道自己与那只“女鬼”真的有什么瓜葛不成?“这怎么可能呢?”,龙天摇了摇头,他不敢相信。


想到这两个称呼,还有那张会变形的“脸”,龙天就有些不寒而栗,他又一次忍不住看了看屋内四周,还有落地窗外,还好,一切都正常。


不过钱艳薇没有说出“苟且之事”,否则可能会引起龙天对那晚的怀疑,她想在适当的时候对龙天说出来,但不是现在,因为现在龙天的心还在江州的白云身上,尽管白云已经结婚了,但两人之间曾经有过的刻骨铭心的爱恋,想在短时间内淡忘掉那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对于象龙天这样用情专一、执着的人来说,想忘记白云就更加困难了,所以钱艳薇一直不愿告诉龙天两人曾经发生过的激情往事,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和龙天在一起,到那个时候她才会偷偷地告诉他。


两人一直都没有睡,肩并肩地靠在床上,钱艳薇时常往龙天的怀里钻,龙天并没有拒绝,但这并不代表龙天在感情上已经接受了钱艳薇,主要还是因为钱艳薇今晚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与刺激,而自己必须要抚慰她,以避免她的情绪失控,所以爱情在这个时候还是单方面的。


天亮后,龙天好不容易说服钱艳薇睡下,一直看着她睡着之后,才悄悄地起身离去,到刑警队报了个到,见没有什么工作安排,龙天便在外出栏中登记了一下,急匆匆地跑到了静安市联通公司营业厅,他要查出昨晚那个在关键时刻给他发短信的那个人。


很快联通公司技术部的负责人给了他答案,一个让他感到震惊的答案,昨晚龙天的手机号没有任何的短信记录,也就是说,昨晚龙天的手机既没有向外发送,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短消息。


“这不可能,明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的,怎么可能会没有记录呢?你看看”,技术部负责人的话根本不能让龙天接受,他拿出了手机,翻了翻短信,翻完之后,龙天的脑袋“嗡”地一声,差点晕倒在地上,那条“818,危险”的短消息莫名其妙地从手机上失踪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早晨的时候还在的呀,见鬼了”,龙天在离开静安大酒店的时候还翻看过这条短信,而当现在自己要查询的时候,这条短消息竟然在关键的时刻不见了,他翻了好几遍,这条短信真的没有了,仿佛象自然蒸发了一样,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他吓傻了。


“龙警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你要相信我们的技术,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只要有人往你的手机上发过短信或者是打过电话,无论他怎么隐藏,我们必然会留下记录的”,联通公司技术部的负责人非常肯定地对龙天说道。


“不对,你再帮我查一查,我昨晚十一点五十六分的时候,的的确确收到过一条短信的”,龙天还是不相信他说的话,要求再次核查。


“对不起,龙警官,我相信你一定是记错了,刚刚我已经帮你查过五遍了,我们的数据库里的确没有你的短信记录,你再想想,是不是记错时间了,到底是哪一天啊?”,技术部的负责人满脸的不解。


“哦,那算了,可能是我记错了吧,谢谢你”,龙天木然地走出了联通公司,在下台阶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从台阶上滚落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