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承诺 第六章 暗算(一) 第七章 暗算(二)

客星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size][/URL] 香兰,是位于西兰——多贡联邦所属的加兰星域行政一区的行政中心普加特星球不远的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星球。但是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景色秀丽,不仅有着许许多多美丽的自然景观,还有着号称是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部商品最为齐全、最为正宗、质量最好、价格最为公道的购物商城;有着据说是网罗了星际各处的所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


香兰,是位于西兰——多贡联邦所属的加兰星域行政一区的行政中心普加特星球不远的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星球。但是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景色秀丽,不仅有着许许多多美丽的自然景观,还有着号称是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部商品最为齐全、最为正宗、质量最好、价格最为公道的购物商城;有着据说是网罗了星际各处的所有特色小吃还有精美大餐的美食城;更有着在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部非常非常有名气的旅游、休闲、娱乐中心。由于以上原因,使得这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面积不大的小小的行政星球不仅仅成为了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部最为有名的旅游、休闲、娱乐圣地,更是成为了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部最为富裕的星球。根据西兰——多贡联邦财政部的统计,香兰星球一个月的财政总收入就相当于西兰——多贡联邦内部最为贫困的星球上的20年的总收入之和。

此时此刻,香兰外太空有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专用标志的军用武装飞船正悄然驶近。

“长官,我们已经到达香兰星球了!”说话的正是那个假冒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人。

“恩,很好!开始启用隐形功能!”说这话的正是那个被假冒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人称之为“长官”的人。

“是!”假冒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答应了一声,开始启动了飞船上的隐形功能。转瞬间,这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专用标志的军用武装飞船便骤然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丝一豪的痕迹。

十几分钟后,这这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专用标志的军用武装飞船又悄然出现在了香兰星球内部一个偏僻冷清、人烟罕至的山谷上空,在山谷上空盘旋了几圈后便依次悄无声息的平稳降落在山谷中央的一大片开阔地上。

“长官,是不是可以按照计划开始行动?”待这十几艘飞船全都在山谷中央的开阔地上停稳后,那个假冒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便向着那个被自己称之为“长官”的神秘人物请示道。

“恩,可以按照原定的计划开始行动了!”那个被假冒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称之为“长官”的神秘人物点头同意。

几分钟后,冒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便带领着十几个人乘坐几辆悬浮飞车向着离山谷大约有200公里远的香兰中心城市香都飞去。

几分钟后,另一个小头目也带着20多个部下乘坐几辆飞车向着同一个方向驰去。

香都市是整个香兰星球上最为热闹、最为繁华的城市,这里同时也是整个香兰星球上的政治、经济中心所在。香兰星球上的行政机构、经济机构以及安全机构都设立在这里。

此时此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正端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座椅里,神色严肃,一脸正气的对着站在他对面不远处的一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说道:“只要你们能够真心悔改,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继续做这些危害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公众利益的事情,本官可以考虑对于你们此次以及以前所做过的那些这些危害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公众利益的事情不予追究!”

“多谢长官恩典,多谢长官恩典!请长官放心,小人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继续做这些危害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公众利益的事情!”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说道。

“恩,很好!你们说话可要算数,如果说话不算数,以后继续做这些危害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公众利益的事情,再落到本处长的手里,本处长可是绝对不会再向以前那样轻饶你们!”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说道。

“请长官放心,小人这次说话绝对算数,绝对算数!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继续做这些危害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公众利益的事情,保证不会再给长官您添任何的麻烦!”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身子后面拖出来一个皮箱,接着对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说道:“这是小人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长官笑纳!”一边说着一边把皮箱放到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的办公桌上,并且打了开来,一捆捆捆扎的整整齐齐的联邦纸币顿时呈现在了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的眼前。

“你这是干什么?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本处长不吃你们这一套!”看到这种情形,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不禁脸色大变,勃然大怒地对着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说道。

“长官息怒,长官息怒!”看见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发怒了,便一边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一边又从自己身后拖出一只皮箱,放在了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的桌子上,并且打了开来,满满一箱子的金银、首饰。

“唉,你们这不是成心让我为难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面有愁色地说道,不过语气到是缓和了不少。

“不为难,不为难!”看到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再次从自己的身后拖出来一只皮箱,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并且打了开来,满满一箱子的闪现着耀眼的光芒的各式各样的宝石。

“唉,看你们如此的诚心实意,本处长如果再拒绝的话,那就是不给你们面子了!下不为例啊!”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做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心说: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到手了!

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见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终于松了口,一颗原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心里想到:这次又逃过了一劫!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了,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慌乱之中竟然撞翻了办公桌,皮箱子里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金银首饰以及诱人的宝石顿时散落了一地。

“他奶奶的,是哪个不开眼的撞破了老子的好事!”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海格尔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海格尔,你好大的胆子!身为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的处长,竟然公然违抗联邦法令,违反组织纪律,公然与反政府分子相勾结,索贿受贿,危害联邦政府,危害公众的利益,你该当何罪!?”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像炸雷般从门口传了过来。

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的海格尔寻着声音望去,赫然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正带领着十几个人站在门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长官,属下是一时糊涂,看在属下追随您多年的份上,您就饶恕了属下这一回,在给属下一个改过自新,将功赎罪的机会吧!”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提到了“联邦法令”还有“组织纪律”,深知联邦法令”还有“组织纪律”之严酷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的海格尔顿时吓的面色惨白,双膝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般的求饶起来。

“哼!我倒是想饶恕你这一次,可是联邦法令还有组织纪律却无法饶恕你啊!说吧,是让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丝毫不为所动,用冰冷冷的语气对着正向着自己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般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的海格尔。

“这么说长官您真的不肯饶恕我?”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回话,深知自己必死无疑的海格尔的语气反倒突然变的强硬起来。

“海格尔,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也是追随了我多年的老部下,在联邦安全局里也可以也算得上是老资格了,我一直对你信任有佳,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腐化、堕落到这种程度!”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痛心疾首地说道。

“不腐化行吗?不堕落行吗?我海格尔自从追随长官您加入联邦安全局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了,在这几十年里,我对联邦那可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忠心耿耿、出生入死啊!可是联邦又给了我什么?我上有年迈的老母亲需要照顾,下幼小的孩子需要哺育,可是我每个月所领取的薪水却不足以养家糊口。再看一看其他部门的那些官员,几乎天天出入那些高档的场所,他们一顿饭的消费足足可以抵得上我一年的薪水!长官,您说我这心里能够平衡的了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的海格尔从地上站了起来,悲呛地说道。

“我承认你说的这些都是实情,可是我们干的是特殊的职业,联邦可以对不起我们,可是我们却不能对不起联邦啊!”听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的海格尔这一席悲呛的话语,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不无感慨地说道。

“长官您既然这么说,那么属下也别无他言。属下辜负了长官您的信任,属下让大人您失望了!属下自知罪孽深重,就不劳烦大人您动手了!只是属下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大人能够答应!”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悲呛地说道。

“什么请求?只要能够办得到,我一定答应你!”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说道。

“属下的家小就拜托给大人您照顾了!”

“我答应你!”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有了长官您的这一句话,属下就可以放心的走了!长官,属下就先走一步了,您多保重!但愿属下下辈子还能够有幸再作您的属下!”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说完这一番话,便从腰间拔出一把配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扣动了扳机。

看着一个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感慨万千地说道:“这样的联邦,这样的政府,不垮才怪!”说完,对着自己的属下一挥手,道:“我们走!”

“长官,要不要把他也一起干掉?”一个属下指着已经吓的昏死过去的那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颜,一脸媚态,点头哈腰的人问道。

“不用了,就让他给我们做一个见证吧,我们走!”

可怜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一直到死也没有明白,逼死他的并不是他追随了多年的长官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而只是一个样貌、声音、言谈举止都和真正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毫无二至的冒牌货。


香兰经济总署署长办公室内,香兰经济总署署长哈罗德正端坐在自己的的专用办公椅子里,用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一个一脸媚笑的胖子。

“为了感谢长官对本公司的一贯支持,本人特准备了一点薄礼,还请大人笑纳!”这个一脸媚笑的胖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内衣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了一张西兰——多贡联邦银行专用储蓄卡,放到香兰经济总署署长哈罗德面前的办公桌上,轻轻地说道:“这里面是2个亿。”然而,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哈罗德并没有答话,更没有去拿那一张西兰——多贡联邦银行专用储蓄卡,而是依然端坐在自己的专用办公椅子里,用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脸媚笑的胖子。看到这种情形,胖子轻车熟路地从内衣口袋里又掏出了一张西兰——多贡联邦银行专用储蓄卡放到了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面前的办公桌上,轻声地说道:“这里面也是2个亿!”然而,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还是没有答话,而是依然端坐在自己的专用办公椅子里,用那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脸媚笑的胖子。胖子的脸色有一些挂不住了,但是他还是强任住了心中的不悦,小心翼翼的又从自己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西兰——多贡联邦银行专用储蓄卡放到了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面前的办公桌上。“高木先生,您要知道,这些年以来,为了支持你们公司的业务发展,我可是顶住了很多的压力,冒了很大的风险啊!”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终于发话了。“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名叫高木的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又从自己的内衣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两张西兰——多贡联邦银行专用储蓄卡放到了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面前的办公桌上,心里却咒骂道:真他妈的黑!身为香兰经济总署署长的哈罗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紧紧关闭着的门突然被“砰”的一声撞开了,二人不由得大吃一惊,寻声望去,只见十几个身穿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正在一个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官员的带领下手持武器站在门口一脸杀气的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联邦安全局?”看着门口这十几个身穿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正一脸杀气的怒视着自己,二人本能的预感到了危险。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十几个身穿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就已经对着他们开了火。二人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双双被击中,倒在地上,顿时就没了气息。

“香都”是香兰星球上最为有名的集餐饮、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的娱乐中心。这里不仅仅有着据说是搜集了星际各地的珍馐佳肴的餐饮城,有着适合各种年龄、各种职业以及各个阶层的顾客的休闲中心,还有着提供着各种各样的娱乐服务的娱乐中心。这里每天的客流量都非常的大,每天的收入都相当的可观,据说经常有巨富名流以及达官显贵出入这里。

此时此刻,在“香都”餐饮城里的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一群衣冠楚楚、气宇非凡的人正在频频的向着坐在上首的一个年纪稍大、身材微胖、头顶微秃、容光满面的人敬酒,并且不时的说一些恭维话。这个年纪稍大、身材微胖、头顶微秃、容光满面的人正是香兰资源开发局的局长凯恩斯。今天是他的寿辰,这些人都是来为他庆贺寿辰的。

坐在下首的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此时此刻他正在不断的忙前忙后,冲茶斟酒,殷勤倍至。他就是当地有名的资源开发商霍格森。今天的这一场寿宴就是他一手安排的。为了给香兰资源开发局的局长凯恩斯筹备这一场生日宴会,资源开发商霍格森可是费尽了心机。他不惜花重金在香都”餐饮城餐饮城里的最有名气的餐饮城里提前预订好了一个豪华包间,定下了一桌子的据说是整个西兰——多贡联邦内最美味的珍馐佳肴,还请来了很多在当地商界、政界都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令的今天的生日宴会上的主角,身为

香兰资源开发局局长的凯恩斯非常的开心。刚才他还在私下里笑容满面的对为他筹备了这一场豪华的生日宴会的资源开发商霍格森悄悄地说道:“霍格森,这一次可真是让你费心了!你放心,那几座矿山开采权的事情我心里头有数,你回去弄一个标书过来。不管怎么说,这形式总是得走一走的嘛!”听到身为香兰资源开发局局长的凯恩斯说出这几句话来,资源开发商霍格森的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他这么费尽心思的去讨好这个老家伙,还不就是为了这几座矿山的开采权吗?看看酒已经过了三寻,菜也已经过了五味,资源开发商霍格森借口上卫生间,来到了服务台结帐。

“一共是8563万元!”经过一番计算后,负责结算账务的服务小姐朱唇轻启,报出了一个数字。

这一顿饭竟然花去了8000多万元!结完帐目后,贫民出身的资源开发商霍格森的心里隐隐的有一些心疼,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手的那几座矿山的开采权,他的心里又释然了。

就在此时,十几个身穿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突然闯了进来,直接来到了那个豪华包间,把门揣开,还没有等豪华包间里的人反应过来,便提起手中的枪,二话不说,便是一通狂扫。紧接着将所有的包间统统的揣开,全都是一阵狂扫。整个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人们纷纷抱头鼠窜,夺路而逃。

刚刚结完帐准备回豪华包间的资源开发商霍格森刚好目睹了这突如其来的恐怖的一幕,赶紧转身拐进了附近的一个洗手间,从里面把门关死,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起。他心里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至少有一件事情他是在明白不过的了:那就是,8000多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呀我,这种事情怎么就偏偏让我给摊上了啊!他在心里狠狠的咒骂着。

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

局长助理高见急匆匆的走进了局长陈林的办公室,面色凝重地说道:“有人举报说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带着自己的属下在香兰制造事端,无端杀害政府官员和无辜的民众!”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陈林皱了皱眉头,面色凝重地说道:“马上联系加兰一区分局进行核实!”

“是!”高见说着,抬起手腕,把手腕上佩带着的一个多功能的讯息收发器亮了出来,启动了讯息发射键。

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办公室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正焦躁不安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跺着步子。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今天早上一起床,他的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正在这个时候,他手腕上的多功能讯息收发器突然震动起来,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立即把手腕上的多功能讯息收发器对准了对面的墙壁,随即按下了接收键。

雪白的墙壁上立即映射出了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陈林的影象。

“舒尔茨.格里曼,有人举报你带人在香兰星球上行凶作乱,无端杀害政府官员还有无辜的平民,可有此事?你在联邦安全局中也干了几十年了,在联邦安全局里也应该算得上是老资格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严重违反联邦法律还有组织纪律的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对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严厉的呵斥道。

“啊,妈的,这是什么人在造谣生事,中伤老子!要是让老子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他!”听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对自己的这一番训斥后,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的火暴脾气就又上来了,不由得习惯性的开始破口大骂。

但是,一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正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瞪着自己,立马又住了口,改用一种规规矩矩的态度,恭恭敬敬的为自己辩解道:“属下敢以一家老小的性命担保,属下这一段时间一直待在普加特,哪里都没有去过。这一定是有人在造谣生事,中伤属下,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也不一定!或许是那些分裂分子以及那些反叛分子伪装成我们的人在进行恐怖活动!再者说了,上次那些冒用你们的身份从而混入联邦的身份不明的人的真正身份以及他们现在的行踪都还没有查明,也不排除他们再次冒用你们的身份从而进行危害联邦的活动的可能性!我看你最好还是带人去调查一下,摸一摸那里的情况,必要的时候可以请联邦情报局的人以及当地的驻军协助,千万不能够大意,一旦发现异常情况一定要即时报告总部,万万不能够轻举妄动!”听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为自己进行的这一番辩解后,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若有所思地说道。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带人去查看个究竟!”听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的回话,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墙壁上的全息影象消失。

“紧急集合!”看到墙壁上的全息影象消失后,身为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将手腕上的多功能讯息收发器收好,随后冲着门外高声地喊道。


在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的办公室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冷冷地看着满地花花绿绿的钞票以及闪着各种各样的光泽的珠宝首饰,还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已经冰冷的尸体,神情冷漠,一言不发。

良久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妈的,这也太他妈的猖獗了!竟敢杀害追随老子我多年的生死弟兄,老子我最最忠实的属下,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定要让他们碎尸万段!集合,我们走!你带路!”说着,便带领着自己的属下以及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香兰分处处长海格尔属下的全体人员,在一个自称已经探察清楚那伙不明身份的神秘人物的行踪的联邦情报员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十几辆悬浮飞车在山谷的入口处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几百名联邦安全局的成员在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带领下,携带着各式各样的轻重型武器进入了山谷。

“长官,他们来了!”看见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带着部队进入了山谷,正奉命带着部队埋伏在山谷入口两侧密林里的冒牌的舒尔茨.格里曼立即拿出通讯器向自己的长官作了报告。

“放他们进来,待他们全部进入山谷后,立即带人把他们的退路全部封死!我要让舒尔茨.格里曼和他的部队有去无回!”通讯器里,传出了冒牌舒尔茨.格里曼的长官,即那个神秘人恶狠很的声音。

“属下明白!”接受完自己的长官,即那个神秘人的命令后,冒牌的舒尔茨.格里曼立即带人作出了相应的部署。

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别人的圈套。

进入山谷后,便带着自己的部队隐藏进了密林。

“长官,他们就在那里了!”那个带路的联邦情报员指着山谷中的空地对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说道。

透过密林之间的空隙,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隐约看到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标志的军用武装飞船正静静的停在哪里。

“果然是他们!这次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望着那些静静的停在山谷中的空地上的那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标志的军用武装飞船,恨恨地说道。

“你带领着一支队伍去占领飞船右后侧的制高点,对准那些飞船,等我一声令下就集中火力在第一时间内把他们全部摧毁!”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对一个下属命令到。

“是!”那个属下接到命令后,立即带人领命而去。

“飞船里面的人听着,我是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限你们在30分钟内缴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作完了相应的战斗部署后,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开始用扩音器对着飞船里面的人喊话。

“想让我们投降,你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舒尔茨.格里曼,你就等着受死吧!”飞船里的人很快就有了回应。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所有的武器都给我部署好,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听到飞船里面的回应,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简直把肺都要气炸了,他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把扩音器交给一个属下,让他继续对着飞船里面的人喊话,而自己却自己的掐着时间。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眼看着飞船里面的人还丝毫没有要出来投降的意思,火暴脾气的舒尔茨.格里曼再也忍不住了,拿出一个通讯器对着里面大声的命令开火。可是通讯器里却没有丝毫的回应。怎么会事?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本能的感觉到事情有一些不妙。 “舒尔茨.格里曼,你是不是在等待你的突袭部队啊!实话告诉你吧,他们已经被我的部下给消灭了,你们还是乖乖的准备受死吧!”飞船上传来了神秘人那嘲讽的声音。

“妈的,太可恶了!竟然敢算计老子!给老子开火,狠狠的打!”听到神秘人那嘲讽的声音,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不由得怒火中烧,立即下令开火。

一时间,激光镭射炮、离子光炮、热能炮以及辐射炮劈头盖脑的向着空地上停着的飞船打去。很快就有几艘飞船在这一阵猛烈的炮火攻击下被损毁了。“看来兀鹰就是兀鹰,下手还真是够狠的!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突然受到这么猛烈的攻击,飞船上的神秘人纵然事先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长官,我们要不要还击?”一个属下向神秘人请示到。

“废话,当然要还击!”神秘人有些发怒地说道。

飞船的防护外壳打开了几个缺口,露出了隐藏在里面的武器。于是,一场激战便在山谷中展开了!


“长官,我们的能量已经不多了!”正当交火的双方打的不可开交,难解难分的时候,一个属下突然向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报告道。

“妈的,你带几个人把悬浮飞车开过来!那上面还有充足的能量还有多余的武器!”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

“是!”那个属下接到命令后便带着几个人领命而去。

但是,过了不久,他又慌乱的跑回来,一脸惊慌地对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说道:“长官,不好了!我们的退路已经被切断了!”

“什么?”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终于意识到自己中了敌人的圈套,赶紧集合队伍,紧急突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部队已经之剩下不到200人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给我出击!”见到外面的炮火渐渐的稀疏起来,坐在旗舰的指挥舱里坐阵指挥的神秘人意识到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要逃跑,于是下达了追击的命令。

这场战斗,他虽然在火力上略占上风,但是仍然损失了将近半数的飞船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

飞船的舱门打开了,一群群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从打开的舱门里蜂拥而出。于是,一群身穿同样的制服,敌我难辨的人在这个不算大的山谷之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当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好不容易带着自己的部下杀出一条血路,来到山谷口的时候,他的身边就只剩下不到20个人了。

好在他们终于冲出来了。

“舒尔茨.格里曼,你走不了了!”就在这个时候,一群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为首的一个人竟然长的跟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是一模一样。

还没有等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和他的属下们反应过来,他们就抢先开了火,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的舒尔茨.格里曼和他的属下们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在接到自己的属下、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报告,说他已经成功的将那伙冒充联邦安全局的人为非作歹的恐怖分子们成功剿灭,并且还要邀请自己去参观战场的时候,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局长的陈林是异常的兴奋。说实话,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的局长,但是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高见想要陪他一同前往,被他以总部需要人留守的理由拒绝了,他并没有带过多的随从,只是带着少数的几个随从人员,便迫不及待地出发了。

虽然陈林原来在电影或者是电视上见到过许许多多激战后的场面,但是当他亲自来到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小山谷的,看着这一片的狼籍还有这便地的尸体,还是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而在他身边陪同他参观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却相没事人一般,兴致勃勃。不知不觉的,他们已经来到了停落在山谷中的军用武装飞船前。

“长官,要不要上去看看。说不定上面还会有我们没有发现的新东西呢?”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热情的正向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局长的陈林做着邀请。

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局长的陈林并没有答话,就径直地走进了飞船内部,舒尔茨.格里曼紧随其后也上了飞船。

“久仰大名啊,陈林局长!”飞船的指挥舱里,一个坐在转椅里原本背对着舱门的人在陈林还有舒尔茨.格里曼推门进来的瞬间便转过了身子。

“你是、、、、、、?”看着眼前这个身穿联邦安全局的制服,并且满脸堆笑,但是样貌却非常的陌生的人,陈林不由得疑惑起来。

“陈林局长,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走了!你的死期到了!”正当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局长的陈林对他的身份进行着猜测的时候,面前这个身穿联邦安全局的制服,并且满脸堆笑,但是样貌却非常的陌生的人却陡然变了脸色,面目狰狞的对着他说出了一句恶狠狠的话来。

与此同时,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陈林的后腰上。

陈林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回过头来,却见自己的属下、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正一脸杀气地看着他。

“舒尔茨.格里曼,你们想要造反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局长的陈林气愤地说道。

“我不是舒尔茨.格里曼,真正的舒尔茨.格里曼已经死了!”冒牌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说完便扣动了扳机。

“干的好!”神秘人说着,身体突然爆裂开来,一个散发着淡淡的绿光的椭圆形的生命灵体从爆裂处钻了出来,瞬间便钻进了倒在地上的陈林的躯体里。

陈林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门边的冒牌舒尔茨.格里曼说道:“我们走!”


“师兄,今晚你可是一定要来啊!”在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罗尔森的办公室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热情的对自己的师兄、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进行着邀请。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啊?”看到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这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问道。

“告诉你吧,师兄。我们又打了一个大胜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精神焕发地说道。

“是吗?那我一定去!”


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的寓所里。

“菜是地地道道的家乡菜,酒却不是地地道道的家乡酒啊!”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一边吃着饭桌上的红烧鲈鱼还有山野鸡炖也蘑菇,一边还意犹未尽的说道。

“师兄,您看这是什么?”听到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说出这一句话后,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就像变戏法似的从自己的身后拿出来一瓶酒。

“哇,这可真是好东西!”看到这瓶酒,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罗尔森立刻双眼放光,伸手就要抢。

“师兄,慢来,我给你满上!”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说着,就给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而森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而森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此时,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师弟,你怎么了?怎么不喝啊!”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看见自己的师弟、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不仅没有陪着自己喝酒反而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一些纳闷。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肚腹内一阵剧烈的疼痛,犹如油煎、犹如刀割,犹如万箭穿心!随即一股热血喷涌而出,一口黑红的鲜血不偏不歇正好喷射在坐在他对面的陈林的脸上。看着神色漠然的陈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仿佛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师弟、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悲愤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不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冷冷地说道:“因为为了帝国的利益,你必须得死!”

“帝、、、、、、国?你、、、、、、不、、、、、、是、、、、、、陈林?”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挣扎着站立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指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与自己的师弟、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一模一样的人问道。

“不错,真正的陈林已经死了,而我只不过是帝国派来的替代者而已!”神秘人冷冷地回答道。

身为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再也支持不住了,“扑通”一声栽到在地上,立时没有了气息。

“长官,这么快就搞定了?”一个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是的,从现在起,你就是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的局长罗尔森,你赶快去情报部任职,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是!”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答应着,走出了门,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宫崎智子的办公室里,身为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正焦躁不安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报告部长,‘替代者’发来讯息,称他们已经成功的将所有目标人物替换掉,我们的‘偷天换日’计划已经取得圆满成功!”一个美女特工进来汇报到。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通电嘉奖他们,同时告诉他们,一定要小心从事!”听到这个期盼已久的好消息,身为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是!”那个美女特工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去。


“恭喜啊,宫崎部长!”随着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来者正是暗灵帝国的情报部长凯德尔.霍夫曼。

“你来干什么?”看到是他来了,身为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道。

“我是专程来给宫崎部长您道喜啊,听说宫崎部长您的‘偷天换日’计划取得圆满成功,所以本人特地给宫崎部长您准备下了一桌丰盛的庆功晚宴,希望您宫崎部长能够赏光。”身为暗灵帝国的情报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向身为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献着殷勤地说道。

“那就谢谢您的好意了,不过本部长没有时间!”听完身为暗灵帝国的情报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的这一番邀请,身为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冷冷的回了这样一句话后,便不再搭理他,自顾自的忙自己的去了。

看到身为身为暗灵帝国特工总部部长的宫崎智子对自己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身为暗灵帝国的情报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恨的牙跟直痒,想要发作,但是一想到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占不了什么便宜,便只好垂头丧气地悻悻离去。

那就谢谢您的美意,不过本部长没有时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