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一个老兵,转眼父亲离开我已经有12年了,时间过的好快。


父亲所在部队是一个防化部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部队里了,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我们的居住地总是变动,我记得1975~~1979年是在北京市房山县(现在的房山区)一个军营里面,后来父亲工作的缘故1979年底就到了昌平(现在的昌平区)的一个军营,说是军营,其实是一个学院,总参下属的,名字我是不能说的。


父亲当时的工作是后勤处长,工作很认真,总是很晚才回家,总是我和奶奶等着他回来,母亲在离部队很远的一个医院上班,每月才回来一次,母亲来的时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总是带很多好吃的东西,有我的也有奶奶的。


我记得第一次吃葡萄干和哈蜜瓜是父亲去新疆执行任务(后来父亲说那一次是去新疆的戈壁滩去实验部队新型号的导弹,结果摔了,他们是无功而返)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差不多有半布袋,那次可吃够了。不过吃完了也就没有了,当时内地这种东西也不是很多。后来也不知道部队有从那里弄来了大批的哈蜜瓜,父亲有买了不少。小时候就是知道吃。


随说父亲在家的时间很短,但对我管教很是很严格的,当时的我没有少挨打,因为有奶奶的尽力帮忙,减少了不是的挨打次数。奶奶总说不要太捣蛋,在捣以后挨打我就不管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我真要挨打的时候奶奶还是会护着的。


说实话现在我到是还真想叫父亲天天打一次,那样父亲就不会离开我而去了。家里有个严父是很幸福的。


父亲在平时教育我的时候总是用在部队他教育兵的方法(这在当时的部队是很正常和普遍的,有小孩的家庭差不多都这么教育。)教育我,现在想起来应该感谢我的父亲,给我留下了他的精神财富。现在我还留有父亲当时学习的书,还有他没有用过的一个新笔记本,都放在我的书橱里面,有时间的时候就那出来看看。真的很想念父亲。


由于部队的营区距离现在著名的旅游胜地八达岭只有四十多里的路程,父亲带我去过几次,由于当时还比较小,没有爬到长城的高处,就在低处玩玩,还骑了那里的骆驼,用手抓在驼峰里面,那感觉真温暖,真柔软。父亲还在他不多的休假里面抽时间带我去北京市区去玩,当时的北京里面的好玩的地方都去过了,像毛主席纪念堂,颐和园,故宫,动物园,军博......可惜的是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机会去看看圆明圆遗址去看看,有时间的一定去看看,可能的话在去儿时的营区去看看。想念那里的一山一草一房。


父亲做人是很认真的,他当时在部队在管理处当处长,按说不错把,但他没有给自己某过私利,就是一直到他专业的时候我们家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最贵的就是一台12英吋的黑白电视机。部队的木工场送去的几把新凳子在搬家的时候都没有装上车,留给了下一任的居住者。


现在父亲离开我已经有12年了,时间过的好快。这段时间里自己也曾经象父亲一样穿上军装,虽然军种不一样,他是防化我是通信工程,但是巧合的是我们的部队共同隶属总参。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都是为了祖国而奉献了自己最好的青春,但我不后悔。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吗“当兵后悔3年,不当兵后悔一辈。”虽然说的有点绝对,但还是说中了大多数人的心理。


父亲的经历是很丰富的,我们这代人是不会有机会在受他们那个年代的经历了,虽然父亲没有留下多少的物质财富,但是父亲留下来的精神财富够我享用一生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在自己一个人清静的时候总是想起父亲来。



父亲所在部队是一个防化部队,在印象当中和他一起参军的同乡我所认识的人都先后去世了,都是该死的癌症。



在印象当中和他一起参军的同乡我所认识的人都先后去世了,都是该死的癌症。父亲是最晚转业的,但他是第一个去世的,在2年之内他的战友也都先后去世了,留下了许多家的孤寡老人和还不太懂事的孩子。后来和别人谈起此事都说:“是不是他们得的都是职业病啊?他们可都是防化部队啊!那时有毒的。”后来想想也许和他们的工作有关系,但是人去世了,再说又在地方上工作了几年了,只能是他们没有享福的命。不过话又说回来,就是真的是职业病,我反到为他们感到自豪,毕竟他们是为祖国的和平而工作,得上的职业病。


父亲是一个老兵,转眼父亲离开我已经有12年了,时间过的好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