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童年

测绘老兵 收藏 2 265
导读:[color=#0000FF]父亲是一个老兵,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部队里了。 自己的孩提时代是在军营里面长大的,相对别的童同年的孩子们还是比较幸福的,虽然总是挨打。父亲按照他管理部队执行的家法,不听说或犯错误,捣蛋就要挨打或在一旁如同战士一样站立,要是挨打就用武装带打屁股。我们那时候的孩子没有不叫老爸打的。就如同军人一样管理我们这些捣蛋鬼。 我印象最深的还是1976年我5岁的时候唐山大地震,当时部队为每家都在山下缓坡的地方搭建了地震棚,只要晚上站岗的哨兵发现情况不对立即鸣枪,有好几次我都是让老爸从

父亲是一个老兵,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部队里了。


自己的孩提时代是在军营里面长大的,相对别的童同年的孩子们还是比较幸福的,虽然总是挨打。父亲按照他管理部队执行的家法,不听说或犯错误,捣蛋就要挨打或在一旁如同战士一样站立,要是挨打就用武装带打屁股。我们那时候的孩子没有不叫老爸打的。就如同军人一样管理我们这些捣蛋鬼。


我印象最深的还是1976年我5岁的时候唐山大地震,当时部队为每家都在山下缓坡的地方搭建了地震棚,只要晚上站岗的哨兵发现情况不对立即鸣枪,有好几次我都是让老爸从被窝里拽出来,然后就在外面的空地上等哨声,一吹哨就可以回去继续睡觉,不然就只有在外面睡觉了。


其实还是怀念在军营里面的孩提时代,那里的上山有许多的果树,都是部队种的,平时就有几个老兵守着(怕附近的老百姓去摘),我们一群小孩等到了长果实的时候就天天到山上去和他们捣乱,趁他们不注意摘了就跑,不管熟不熟。青的柿子拿回家泡在温水里面,过几天在吃就不涩了,倍脆。核桃就找个光滑石头先把外面的青皮磨掉,在把硬壳砸开,掏出里面的核,在把上面的一层嫩皮剥掉,就吃白白的嫩肉,那叫一个香。还有苹果,梨,李子,桃,杏,栗子......等等。


我记得第一次吃葡萄干和哈蜜瓜是父亲去新疆执行任务(后来父亲说那一次是去新疆的戈壁滩去实验部队新型号的导弹,结果摔了,他们是无功而返)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差不多有半布袋,那次可吃够了。不过吃完了也就没有了,当时内地这种东西也不是很多。后来也不知道部队有从那里弄来了大批的哈蜜瓜,父亲又买了不少,我和奶奶吃了很长时间。


有时候趁老兵不注意在去“偷”一兜子弹壳,发现我们就跑着跳着笑着象一群麻雀一哄而散,他们拿我们也没有办法,大不了告到他们上级,我们回到家挨一顿说而已,心里想:反正你们的连长没有我们的老爸们官大,能怎么样我们,哼,下次照旧。再后来去的次数多了,也和老兵混熟了,就不在故意和他们捣乱了,有的时候他们会拿摘下来的给我们(怕我们不分好坏全摘了)。山上还有许许多多的酸枣树,只要不怕扎,不怕上面的“八脚虎”(一种形似毛毛虫,不过身上的毛毛有毒,粘到身上有汗毛的地方疼痛难忍,在手心里就没事情,也曾经抓到玩过。)就可以轻易的摘好多,这里的酸枣个大肉厚,那叫一个好吃。


那个时代的物质不能和现在比,但我们还算是幸福的,毕竟在部队上有许多地方上没有的东西,毕竟我们不用挨饿,可以吃到平常人吃不到的东西,不愿意在家吃就拿上部队食堂饭票到干部灶去买,那里有许多炊事班做出来的点心,可以随便买。每个星期还可以吃到两次肉龙,天啊,里面的肥肉好多,那叫一个好吃,吃的你满嘴流油。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过部队每星期都要放3场电影,演电影的时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在演正片前总要先演一部加片,有时候是新闻片,有时侯是科教片,我们就在人群里跑闹,到银幕后面去看反的画面,等到正片开始的时候就都老老实实的看了。我比较喜欢的电影有对反映越反击战的《花枝梢》《铁甲008》《雷场相思树》《高山下的花环》《凯旋在子夜》......抗战的《地道战》《地雷战》《破袭战》《小兵张嘎》《鸡毛信》......抗美援朝的《英雄儿女》《奇袭》经典的前南斯拉夫的《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解放战争的《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


当时电视还不是很普及,有电视的人家也不多,当时我家还没有电视,看电视有时后就和一群小子和丫头跑到学员楼去看,他们是可以天天看电视的,当时很是羡慕他们。当时电视演的电视剧居多,象小日本的《姿三四郎》《铁臂阿通木》,美国的《大西洋底下来的人》《加里森敢死队》。《加里森敢死队》没有演完就不让演了,据说是当时有学校的学生学里面的甩飞刀的,出了件事情,电视台就停播了。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演《少林寺》的时候我们几个总在一起玩的小屁孩商量好了,吃过晚饭就一起去教学楼看,那可是一部大片啊,等我们看玩了各自回家敲了好半天父亲才打开门,当时没有怎么样,问干吗去了,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明天不用上学了吗?然后就瞪眼说一句“先去睡觉”(当时奶奶还和我们在一起,父亲也不敢太过份)。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就不好过了,父亲总是能找到惩罚的办法,弄的奶奶也不好说。在接受了皮肉和精神之苦后,父亲就在不长的时间内买了一台12英吋的牡丹电视机。父亲也真的不容易,既要照顾好家里的所有事情还要照顾好经常给他找麻烦的屁孩,当时也真的难为父亲了,现在想起来很后悔。



在营区里的山脚下有一座很特别的山,就是由我们大家都叫它“石鹰头”,是由很大很大的单个石头堆积在一起的,最上面的一块石头是被其它几块石头架着的,形状就像老鹰的喙,所以叫“石鹰头”。在它下面有很大的空间,石头正冲营区的一面是一快巨大的竖立的岩石,上面有许多的题字,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上面写的什么字了。石头都是那些沙岩,据说很久以前这里是海底,所以这里的山和这里的石头基本上是沙岩居多。


在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孩子就到山上去玩(以至于现在出去旅游一听说爬山我就不愿意去,山有什么好玩的,孩提时代都爬够了。),手里面那着用铁丝挝成的手枪形状的,我们叫做“蹦蹦枪”,就是用橡皮筋打用纸叠的“子弹”,打在身上也很长痛的。

营区的最西面就是一个老大老大的靶场,翻过一个不大的小山就是坦克部队的靶场,曾经见过一次坦克打靶,用上面的机枪冲着山体一通的扫射,由于这里的山基本上都是由沙岩组成的,所以山上的石头都叫打成小快的往下掉。由于长时间的打靶,有好大一块地方的山体都塌了。等坦克走后我们想去捡弹头,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连弹壳都没有捡到。还是喜欢步兵打靶,可以去挖弹头,捡弹壳,我还曾经要过几个弹夹(半自动一排10发的那种)。


在营区里面有几个地方是我们是不敢随便去的,在那几个地方的大门上都有巨大的骷髅形状的图案,我们知道那不是好玩的地方,总是远离那里。



营区距离现在著名的八达岭长城只有四十多里,父亲带我们去过几次,当时还小,没有怎么爬长城,只是在低处玩,还骑了那里的骆驼。从山上往下看和在营区里的山上往下看还真有点不一样的,营区里面的山基本都是秃山,上面只有野草,超过1米的植物基本没有。而长城就不一样了,这里的树很多。我估计长城经过这许多年的整治现在的环境要比我当年去的时候还要好。

这里也有不好的地方,这里是个风口,经常刮很大的风,吹的地上的小石头到处飞,最严重的一次是2栋家属楼上北面的玻璃差不多全砸完了。风停后,后勤的人员就忙开了,挨家挨户的统计损失情况,好尽快的把破损的窗户安装好。



时间过的是飞快的,在1983年父亲由于专业,我们一家就离开了部队,回到了老家。


现在每每想起儿时的情形总是有很多的感慨,儿时伙伴的模样也都模糊了,每年学校去北京市区搞春游活动,我记得还照过一张照片,可惜现在找不到了,儿时伙伴的名字还记得几个:尚黎斌,周勇,洪星,马克,老猫(外号,名字忘了),李圆,周小虎,李小军......伙伴们,你们现在还好吗?我是还惦记着你们的,你们还惦记着我吗?你们还记得这首儿歌吗“一米一米一,三丈七,白龙马,跑江西”?还记得一起玩的烟壳三角,火柴皮吗?还有我们学校的陆老师,潭老师,你们也还好吗?


1983年由于父亲专业,我们一家人就都随父亲回到了老家。


岁月催人老,现在都2007年了,时间都过去20多年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一个人情况下是不是也想起了当年的情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