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三章 突飞猛进 第二十三章 突飞猛进(八)

HimalayaRange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3—8


两个多月来秦文、习荏和郑蓉走马灯一般地往北平跑。最先来的是秦文,她听吴公公说贾迩冶要到西面遥远的大草原去,心里慌了。


激情过后的秦文仍然紧紧地搂着贾迩冶,“老公,为什么要跑那么远?我不让你去。”


贾迩冶拍拍秦文结实的臀部,“不错,还没有放松锻炼。你担心什么?”


“我害怕。害怕你回不来,也害怕你走的时间太长,这里会发生我控制不了的变化。”


“我会回来的,我对军队有信心。这里的事情有领导小组,有完整的组织机构,你在其中担当重要角色,你也成熟了,不用害怕什么。你担心会有什么变化?”


“现在有些前朝高官和遗老遗少四处寻找赵氏宗室残余,复辟的势力还是存在的。这倒不足惧,那些人没有机会,既使前朝高官也不都是复辟派,还没有发现军队中的前朝将领参与这种事情。老公,吴公公和徐大锤会不会有个人野心,乘你不在时搞政变独揽大权?”


“秦文,你觉得他们会搞政变吗?有什么迹象落入你的法眼了?”


“现在没有端倪,但是上次吴公公跟你拍桌子,还扬言他要培养一个养子当皇帝,不能说他一定没有想法。”


“如果他们有那个想法,你觉得他们有机会吗?”


“嗯,如果搞政变,必须端掉现在的领导小组,或者独断地用领导小组的名义发号施令。嗯,现在他们都做不到。你让我搞的领导小组秘书处的负责人是刘敏和于姬,负责安全的是小雨,假借领导小组的名义发号施令是不可能的。直接端掉领导小组需要军队的支持,他们没有军权,没有那个可能。串通项飞、肖烈和陈达也不太可能,几个军人和他们没有私下往来的关系。”


“是啊,集体领导、组织机构和权利分散是防止个人野心家的最好保障。秦文,如果你想搞政变,你觉得你能成功吗?”


“老公,我干嘛要搞政变?”


“我是让你认真想一想,如果你个人野心勃发,想弄个女皇当当,你觉得你能成功吗?”


“嗯,只要你在,军队不会支持我当皇帝的。啊!老公!”秦文的身体颤抖不已。


“秦文,你想到什么了?”贾迩冶轻抚秦文光滑的脊背。


“老公,我不敢说。”秦文将面颊紧贴在贾迩冶的胸膛上。


“说吧,这是床头话,说什么都没关系。”


“老公,这话不能说出来,不吉利。”


“噢,不吉利就不说了。你以前没有想到这一点,说明你不是武则天,也不是韦皇后,你对你的老公下不了毒手。秦文,你再想一想,如果我俩同时挂了,会发生什么?”


“啊!老公,这是想搞政变的人的最好机会。”


“是啊,想搞政变的人必须创造这样的机会。所以,我俩在一起相聚必须保证绝对的安全。而我俩分开住在不同的地方,任何想搞政变的人都没有机会。”


“老公,明天我就回去。”


“那倒不必。郑芙和古丽不是给你三天独占的时间吗?难道你想放弃?”


“哼,她们只给三天时间,亏她们能说得出口。”


“秦文,对内和对外不能使用相同的手段,对内部需要健全的机制以防范恶性变化,关键的还是要处理好各方面的利益。如果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别人的利益都不考虑,这样的政权不得人心,不能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是不能长久稳定的。”


“老公,对自己人的事情太复杂了。”


“所以你在领导小组要发挥大家的智慧,集体讨论悬疑问题,这样不仅有利于解决疑难问题,也是凝聚人心,协调各方面利益,搞好各种关系。”


习荏和郑蓉到北平时都没有谈及贾迩冶要远征的事情,她俩都不知道这个情况。秦文只来过一次,但她不停地催促习荏和郑蓉轮流往北平跑。秦文在对贾迩冶施美人计,想用美人拴住贾迩冶,打消远游的念头。贾迩冶最喜欢秦文对他施美人计,对美人来者不拒,幸福地被美人俘虏。但是远游的意志是不会消失的。就在贾迩冶快乐地做俘虏的这些日子里,南方战场发生了重大变化。


六月上旬,南方爆发了一场大战。当时向西撤退的元军集团分布在湘乡、衡阳、醴陵三角地区,重兵聚集湘潭,大有北上攻击潭州(长沙)之势。无忌的部队已经占领潭州,兵力分布在浏阳至宁乡一线,二千水军在湘江配合无忌部队的主力行动。直属一团和三团从武昌路转战洞庭湖以西,在沅江以北扫荡元军地方势力,当时常德路、澧州路、辰州路和沅州路属湖北道管辖,四个府(路)的总人口为二百五十万,多集中在澧水和沅水下游地区,人口接近武昌路和岳州路总人口的二倍。二千水军进入沅江,防止元军渡江经宜都北上川东,尽管那条道路十分艰难,那也不得不防。而尾随元军的范广师进驻萍乡,陆战二团和二千水军驻扎袁州(宜春),西去的关隘之地老关仍然掌握在元军手中。直属五团和警卫二团正在赣北荡涤元廷势力残余,配合文官安定后方。


六月初二,元军突然兵出老关,六万兵力包围萍乡,一万轻骑突袭宜春。陆战二团除了侦察部队皆是步兵,无法与元军轻骑在野外作战,林冲锋只有坚守城池。负责向宜春运输囤积粮食的一千水军得到陆战二团侦察部队快骑的报警,丢弃了运输途中的十万斤粮食,二百余人进入城池,约八百人退往袁水上船,躲避元军轻骑。元军骑兵缴获粮食后从新占领无兵据守的分宜。林冲锋守城歼敌的美梦落空,只能在城墙上看着元军骑兵自由奔驰而无可奈何。


当晚,杨无过在南昌得到报告,和戴钟商议之后警卫二团连夜发兵,进占新余。并传令分散的直属五团,就近向万载集结。同时联络党宁师,请求派兵增援,当时荣广野帅该师的骑兵团和炮兵部队驻扎抚州一带新解放的地区。


初三,分宜的元军分兵五千进占万载,于此同时直属五团的三个营和一半炮兵已至万载城下。杨无过的将令是直属五团集结万载,刘芒不敢不进城,当即下令轰开城门,三个营的兵力冲入城中。元军屁股还没坐稳,就仓皇逃往分宜。元军对敌军的骑兵战力早有耳闻,所惧者手铳也。刘芒不依不饶,追击三十余里,歼敌一千有余。当夜直属五团齐聚万载,新余和万载之间密切联络,约定翌日清晨直属五团从万载出发,党宁师的骑兵团和警卫二团从新余出发,同时从北面和东面攻打分宜。


没想到分宜的元军当天夜里连夜跑了,初四上午三支部队在分宜扑了个空,于是部队继续向宜春进军,与陆战二团汇合。在宜春杨无过召集荣广野和四个团级部队的军头们商议如何救援被围困的范广师。杨无过的意思是集中兵力打一面之敌,歼灭一面之敌就可以解围萍乡,其它方面余敌撤退时再追击捞点油水就可以了。


刘芒说干脆反包围元军围城部队,与范广来个内外夹击,彻底消灭这支元军,还说他的直属五团可以独挡两面。副团长朱大昌说他带三个营和一半炮兵打萍乡西面,连带老关也拔掉。其他将领认为我军兵力算上二千水军才一万三千余,一口吃掉元军六万人马的可能性不大,何况从分宜逃走的九千元军骑兵也可能加入了围城部队,如果老关的元军出兵参战,我军有可能吃大亏。


戴钟在这一伙军头中最年轻,他的团级部队只有三个营,一千五百余兵力,比一般的团少一千兵力,比直属团少二千兵力,虽然平时和杨无过没大没小的,这时却也十分谨慎的不太说话。杨无过想起宝兄弟跟他说过制定作战计划多听戴钟的意见,于是询问戴钟有何主意。戴钟提出的方案有些折中,陆战二团和警卫二团攻打东面,直属五团和荣广野副师长率领的骑兵团分别攻打南面和北面,只要战斗一打响,城里的范广师必定也会出击,将大部分元军歼灭是有可能的。


这个方案得到广泛认同,杨无过采纳了,心想宝兄弟说得没错,戴钟果然是个鬼灵精。林冲锋说水军船只可以达到芦溪镇,水军也可以参战,将水军的六十门炸药包抛射器从船上拆下来加强火力。杨无过同意动用水军的炸药包抛射器,考虑到船只运动速度缓慢,决定各部队连夜行动,水陆部队齐头并进。下午部队休息,装作按兵不动的样子。


初五中午时部队达到芦溪,侦察部队报告围困萍乡的元军正在向西撤退,城东方面的元军已经完全撤离。杨无过当即命令骑兵部队立即追歼敌军,三支骑兵部队分成两股,分别向城南方向和城北方向冲击。


这几天被围在萍乡城里的范广十分沉着,每天都盼望着元军攻城。范广坚信他的部队能比大兴的守城部队干得更好,元军没有急于攻城,范广耐心地等待。初五这天的上午,参谋报告元军的营盘有动静了,范广、叶涛和和萧德海着实高兴了一阵子,都认为打个漂亮的防守反击战的机会终于来了。几个军头跑到城西的城墙上亲自观察元军,城西的元军数量最多,有三万兵力。


几个军头观察了一阵子感觉不对,元军确实出营列阵,但是迟迟不见攻城的迹象,架势似乎是防守而不是进攻,元军远在弓弩射程之外,甚至也在小型迫击炮的射程之外。这时传来城东的报告,那里的元军分成两股向城南和城北运动。


范广对叶涛和萧德海说元军这是搞得什么鬼?元军在撤退?还没攻城就撤退了?好歹也要攻一下子吧?要不然辛辛苦苦跑来干什么?叶涛说管它搞什么鬼,我带领骑兵团出东门,在元军后面打一下,看他有什么鬼名堂。萧德海说骑兵团做好出城打元军屁股的准备,将两个大炮连的四十门大型迫击炮都集中在城西,直接打击元军主力。


范广开心地大笑,“好,就照你们说的方案办,骑兵团准备出击,赶快把大炮都集中到这里来。Tmd,忍了这么些日子,以为老子是病猫啊。大炮开兮轰他娘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