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伪军1

linxiumu 收藏 1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维县日军第五旅团司令部会议室里军官云集,旅团长秦雅尚中将又带着几个军官走进来。参谋长小林健大佐介绍到“这是新调来的特务机关长小犬纯一郎大佐。”

日本人寒暄一番然后各自落座,由小林参谋长介绍当前的形势。小林先介绍了整个华夏战场的情况然后介绍本旅团防区的情况“现在我们的5个大队和各直属队已经全部用来守备占领区只有一个大队的机动兵力,兵力明显不足。这种情况鼓励了抗日分子,他们不断袭击我们兵力薄弱的地区,尤其是邻莒、宁海、沙河、莒县等地,白天修好的公路和碉堡晚上又被摧毁,虽然造成的损失有限,但是无疑破坏了王道乐土得建设,鼓动了老百姓不与皇军合作。但是由于我们得到得情报经常不准确使我们没有办法有效的打击这些抗日分子。”

“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的。”旅团长说着向小犬看去。

小犬连忙站起来“是的。这次我从满洲调来一批受过专门训练的支那人协助皇军对付游击队。这些人在对付满洲抗联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们会帮助皇军得到需要得情报。”

旅团长站起来“此外华北派遣军司令部已经从河北调一批皇协军来帮助维持治安,各处也要加快警备队和警察所的建立。诸君,司令部已经制定了治安肃正的作战计划,只是由于优先保证攻取武汉而没有实施,希望我们在攻取武汉之前就消除这个地区的抵抗。”

小林健和小犬是军校同学,散会之后一起来到小林的办公室,宪兵队长大平也跟了进来。小林问小犬“小犬君,依你看我们多长时间能够解决支那问题?”

小犬挥挥手让勤务兵出去然后反问“那么您觉得需要多长时间?”大平插嘴到“我想大约占领武汉的时候就可以了。”

小林不太满意大平的张狂,这个家伙头脑简单整天就知道杀人。小犬军校毕业之后很快就进入特务机关工作,对于支那问题非常熟悉,他想听听小犬的看法。

只见小犬摇了摇头“大平君的看法太乐观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人高喊三个月灭亡支那,但是三个月过去了,一年已经过去了,支那人仍然没有停止抵抗。现在看来即使此战能够摧毁武汉中央政府也很难结束战争。”

小林和大平吃惊的对望了一眼。只听小犬继续说“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军有下克上的习惯,实际上支那军队里也有这个习惯。张学良扣押蒋介石就是个例子。蒋介石不能完全控制军队意味着即使支那中央政府宣布停止抵抗也会有一部分军队继续抵抗下去。河北那里有一个支那人叫吕正操,此人是东北军,上风命令他撤退,可是他就呆在当地进行抵抗给皇军造成很大的损失。我想即使有人命令他停止抵抗也不会有效。更别说GCD的军队了。所以战争还要打一段时间。”

小林问“那么就没有办法尽快结束取得胜利了吗?”

小犬说“当然,只要我们能让支那人觉得抵抗下去没有希望,他们就会投降,在满洲不就是这样吧。”

大平立刻兴奋起来“对,要用最严酷的手段摧毁他们的抵抗。”

小林又问“那么你对邻莒的游击队有什么看法?他们真的很强大吗?”

小犬说“这个要侦查之后才能知道。但是可以肯定,这支队伍很难捉摸。他们能为了拆走出轨火车的一根大轴和我们的护路队交战并且损失10多个人仍然把它运走,这很让人奇怪,这东西真的对他们这么重要吗?之前我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

傍晚清空文庙后邻莒县警备队队长许立春和副队长张广河拎着两只烧鸡、一包花生米和两瓶白酒走到酒井曹长和东北翻译的房门口。这个酒井长了个狗鼻子,离得老远就闻见了鸡的香味从门里探出头来“许桑,进来进来。”

俩人进了屋把鸡和酒放在桌上就和鬼子还有翻译边喝边聊起来。聊着聊着张广河问道翻译“大哥,让我们打扫文庙干什么?是不是准备我们到文庙住去?那边可没有这边好。”

翻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问酒井,酒井正在啃一条鸡腿,头也不抬嘟囔了一句。翻译说“太君说不是要让你们去住,是明天从沙河那边来一帮皇协军。”

张广河一听就问“不是有我们吗,又来一批皇协军干什么?”

翻译以为他是怕地位不稳就扔下正在啃的鸡爪子说“老弟放心吧,太君让他们来是因为县城外边那么多地方没人守。太君很快就让他们到城外去,你们还在城里。这次才来一个营,主要是太君说你们还得再训练一月才能打仗。这个你们放心。”

“啊。”许立春松了口气,举起酒杯劝酒,接着又问了些其他事情。等到许立春和张广河离开的时候酒井和东北翻译已经醉的不行了,那两瓶酒基本上都是他俩喝了。

许立春和张广河俩人是三浦招募警备队的时候第一批应征的,加上俩人人勤快、会来事,又会两句日本话就被任命代理队长和副队长管理日常事务。警备队有4个中队一共500人,清一色的七九步枪,每个中队还有4挺捷克式轻机枪。这些武器都有磨损的痕迹可能都是日军缴获的。大队另有两挺马科钦和两支掷弹筒,不过都是由鬼子掌握。

三浦在的时候安排一个少尉带着一个分队负责训练警备队。一开始主要是教队列,一个星期后就发了枪进行刺杀、射击和战术训练。当时鬼子很阔气,一个月就让每个人打了20发子弹。

许立春和张广河有几个钱,就经常给鬼子买点酒、上支烟,反正是把鬼子和翻译伺候的很舒服。鬼子觉得这俩人真是打大的良民,所以对于警备队的人事安排很乐意听取他们的意见。他们趁机把自己的心腹提拔起来作头目,在警备队里呼风唤雨没有问题。

可是好景不长,第五师团和第五旅团换防,只剩下一个翻译没有换,新派来训练警备队的就是这个酒井的分队。这个酒井冈来华夏的时候挨了一枪,在医院里躺了俩月所以对于支那人特别仇恨,虽然有翻译从中转圜还是要每天给许立春和张广河几个大嘴巴。对待警备队的其他士兵酒井就更狠了,训练时稍有差错甚至没有差错都会受到体罚。

看着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被折磨死,许立春和张广河急得不行。弟兄们的怒火简直要压制不住了,万一鬼子逼得太急很可能出事。没办法他俩只好去求东北翻译。

东北翻译三十多岁,据他自己说原来是满铁的一个职员,后来被强争来随军做翻译。这人还有点良心,看着同胞受罪也挺着急,不过他也没办法,因为他也经常挨酒井的打。

仨人凑在一起一合计倒是发现酒井这家伙非常好色。有毛病就好办,许立春就安排酒井逛窑子,这下子真是对了酒井的脾气,从此把许立春和张广河看成了朋友。为了嫖妓方便还特意搬到翻译的屋里去住。

侯登科从沙河县城出来走了一会儿道路就变得坑坑洼洼,他看到路上一波鬼子押着民夫正在修路。这段路鬼子已经修了好几天了,可是每天白天修好了晚上又恢复原状。鬼子气得不行拷打老百姓,老百姓就说是游击队晚上来干的,要不你们晚上在这里看着?可是鬼子哪里敢啊?前几天鬼子在胶州那边修碉堡,派了一个分队在那里看着,晚上不声不响就让人全给做了,第二天天亮后一个小队从城里出来接班遭到伏击当场被打死20多个。

“越是这样日本人就越得靠着咱们”侯登科对手下说。

侯登科可不含糊正经保定军校毕业,投靠大汉奸殷汝耕拉起一支队伍,又投靠了个鬼子特务作靠山占据了一块比较富裕的地方,刮地皮把队伍扩充到现在的规模。但是不幸他的鬼子靠山在“七七事变”时的“通州兵变”里被打死了,在伪“冀东自治政府”的权利和地盘争夺中他就处于不利的地位,再加上殷汝耕对他改换门庭的记恨让他在河北呆不下去了。正好鬼子需要伪军来山东协助维持“治安”,侯登科就主动要求来了。

山东也不错嘛。物产丰富又是个刮地皮的好地方。

侯登科身后的部队可是他的得意之作。700多人编为3个步兵连和一个枪炮连,每个步兵连有六挺轻机枪,枪炮连有三挺重机枪和两门82迫击炮。他还有一个卫士班,除了5名冲锋枪手其他人全都是一长一短双家伙。正是由于他这支部队装备强悍才没有被其他势力吞掉。

走到太阳偏西了侯登科再次掏出地图看了一下,离邻莒县城还有几十里地。他打算找个村子宿营,忽然不远处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他侧耳听了一下,似乎一边是杂式枪械一边是三八枪还有外把子。还没等他派人看个究竟枪声就稀落下来远去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侯登科想道,然后催促士兵进入前边的村子。

刚到村边突然一队鬼子从村里走出来,双方都一愣。领头的鬼子一声怪叫,鬼子们抢先散开各自隐蔽摆开开打的架势。

伪军尖兵当时吓得不知所措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侯登科一看就知道鬼子误会了,赶紧让副官过去交涉。副官操着半通不通的日语喊了半天那边一点反应也没有,村里的高房上还把机枪架上了。村子里又涌出一批鬼子向伪军包围上来。

侯登科一看麻烦了,正在着急,高房上站起来一个日本军官,旁边站着一个翻译用京腔喊起来“太君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侯登科像遇到救星一样急忙下马跑到队伍前边喊“我们是从河北来的皇协军,要到邻莒县城。请太君不要误会。”

那个翻译对着日本军官说了几句,日本军官又回头似乎和房下商量什么。过了半天翻译才喊“太君说了,刚才太君受到袭击,那些人就是穿你们这样衣服的。所以你们要先缴械,等到了县城确定你们身份再把枪还给你们。”

侯登科犹豫了,作为军人对于缴械有一种天然的抵触,另外鬼子干的那些事让他心里没底——后边的几辆大车上还装着他的几车细软和两个小妾呢,缴械之后谁知道会不会安全?

想了想他掏出兜里第五旅团的介绍信举起来喊道“别误会,我这里有旅团司令部的公文能证明我们是皇协军!”

过了一会儿,那边的翻译呼哧呼哧跑过来把侯登科手里的介绍信那过去看了看转身跑进村。可是侯登科满怀希望的灯来的却是翻译喊道“太君说了,有公文你们也得先缴械。”

侯登科傻了,稍一犹豫,村里的军官举起指挥刀就发出了准备开火的信号。这可把侯登科吓坏了,这帮东洋二百五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罢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忍了吧。于是他向手下的军官命令把武器放在地下。

一个鬼子少尉大声喊着口令带着一队鬼子从村里跑出来,翻译屁颠屁颠跟在后边,周围的鬼子也慢慢聚拢过来先把军官和士兵分开然后把他们的枪支弹药和刺刀都收走。

侯登科看着眼前的鬼子有些不对劲,那里不对劲呢?忽然他想起来,天都这么热了,怎么这些鬼子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脚上还穿着皮鞋?而且这些鬼子也不说话最多是个“巴嘎”。

可是这时候怀疑已经没用了,他和几个军官已经被单独圈做一堆,四周都是雪亮的刺刀。他只好把疑问咽在肚子里。

那个日本看看伪军都被缴了械猛地把提在手里的战刀插在地下,一把摘下头上的帽子扯开衣领骂道“XXX的,热死了。” 听这一具侯登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只见军官一挥手,从村子里又涌出一大队人马,这服装可就杂了。有的穿着类似国军的灰军装有的干脆就是老百姓打扮。这队人马跑过来有的围在伪军周围警戒有的欢天喜地的去收拾满地的武器弹药。侯登科旁边一个军官低声说“大、大哥,咱们好像上当了。”没等那个军官说完侯登科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脱掉鬼子少尉上衣的韩光武笑呵呵的来到惊慌的伪军官们面前说“我是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队四支队的营长,我叫韩光武。你门不要害怕,只要你们老老实实我们会保证你们生命安全。”然后交待一个排长把他们先押下去自己转身来到打谷场,伪军士兵们都被集中在这里。

韩光武跳上一个大碾子在上边向伪军士兵宣传抗日一讲就是一个小时,直讲的口干舌燥。不过成绩还是显著的,最后有50多名伪军愿意留下来抗日。对于不愿留下的韩光武命令给他们发路费让他们回家。

对于伪军官韩光武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让齐亮连里指导员去向他们宣传一下俘虏政策和抗日的道理。李力问“营长,那几大车东西怎么办?”

韩光武毫不含糊“没收。”

李力说“不是说不动俘虏的个人财产吗?”

韩光武说“你怎么知道是个人财产?再说汉奸的财产要没收的你不知道?”

李战捷笑起来“这下没费多大事就得了这么多枪,昨天晚上跑了一晚上也不冤枉。”

被放回去的候等科向鬼子哭诉了事情的经过,小犬立刻开出赏格用两万大洋买韩光武的人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