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六章 世界震荡

yuertou 收藏 2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2008年11月23日,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是在中亚哈萨克斯坦爆发的那场战争,却让这一天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日子。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大多数的记者都已经努力的活动了起来,他们起得比任何人都早,因为抢到头条新闻,绝对不是偷懒就可以做到的。而很多人甚至是被从床上拉起来的,而这一天,北京与华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2008年11月23日,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是在中亚哈萨克斯坦爆发的那场战争,却让这一天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日子。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大多数的记者都已经努力的活动了起来,他们起得比任何人都早,因为抢到头条新闻,绝对不是偷懒就可以做到的。而很多人甚至是被从床上拉起来的,而这一天,北京与华盛顿成了全世界记者最集中的地方。


8点半,北京。

在年初,政府废除了夏时制之后,所有政府机关的上班时间都改成了8点半,而这一天,在所有公务员都急匆匆的开始第一天工作的时候,国务院的那些工作人员却早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

当中国支援哈国政府军,出兵平定哈国内乱的行动开始8个小时之后,中国政府在新的一天的第一时间,就发出了对外公告。而当那些已经接到战争爆发消息的记者收到这份公告的时候,纷纷集中到了中国国务院办公大楼外,他们都想获得更多一点的情况。

头一天晚上,王一林并没有回家,大部分的国务院工作人员也都没有回家,甚至连餐厅的厨师都留了下来,因为他们要为这些工作人员准备晚上的饭菜,还有第二天的早饭。

从战争爆发之后,王一林就开始处理必须要进行的进行的一些工作,而当汪明筌带他将战争公告发布出去的时候,他的工作也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

在最后一份送交给某非洲小国大使的文件上签上字之后,王一林站了起来,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国务院的外面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的记者。

这些记者都显得很文明,并没有如同电视中的那样,将每一位离开国务院的工作人员都拦下来,因为这些人大概也不知道多少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的目标都放到了部长,特别是那些与战争相关的部长以上的官员身上,而且北京市公安局已经调遣了近百名警察过来维持秩序了。

汪明筌端着总理的早饭走了进来,一看到总理站在窗户边上,就走了过去。

王一林笑着接过了一个面包,一个荷包蛋与一杯牛奶的早餐,对汪明筌说道:“这些记者还真是消息灵通啊,看他们的样子,还真是积极!”

“从一大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守在外面了,难道他们不怕累,不怕饿吗?”汪明筌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些记者的敬业精神也很是佩服。

王一林刚拿起面包,又放了下来,惊讶的问道:“从一大早他们就都来了?”

“是啊,我都派人几次去劝他们先回去,有消息了我们自然会发给他们的,但是没有一点效果!”汪明筌摇着头,好象是在笑那些记者自找罪受一样。

“这可不好!”王一林放下了盘子,“你现在去找后勤集团的负责人,给每个记者准备一份早饭,然后派人送去,就算是我们请客,让他们吃饱一点,好继续等下去!”

“继续等下去!?”汪明筌一愣,就笑着跑出去了,看来总理还真是仁慈心肠,这个时候还为这些记者着想。

当王一林坐下来,一边看早间新闻,一边开始吃早饭的时候,一份份装在一次性饭盒中的早餐由国务院的工作人员送到了外面的记者手中,这简简单单的一点表示,让记者为中国政府的热心与关怀所感动了,也为中国政府赢得了不少的赞誉。

当汪明筌办好王一林吩咐的事,再次回到总理办公室的时候,王一林已经吃完了早饭,并且连盘子都洗干净了。

“怎么样?”王一林并没有开始新一天的工作,还在关注着充满战争新闻的早间报道,“那些记者还都满意吧?”

“当然满意了,他们又不给钱!”汪明筌笑着帮王一林泡好了一杯绿茶,“看来他们又可以坚持很久了,至少中午之前不会饿吧!”

王一林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准备说汪明筌两句,突然桌子上的红色电话响了起来,那是内部专线,而且连接的都是高级官员。

在王一林接通电话的时候,汪明筌也赶紧收拾好东西,知趣的准备离开,才走到门外,就被王一林叫住了。

“小汪,去帮我准备车……”王一林顿了一下,“不用了,还是派架直升机过来,我们马上到中南海去,看这样子,汽车是开不出去了!”

汪明筌笑着赶紧去叫直升机。国务院办公大楼距离中南海不到到数百米,平时一般走着去都可以,而现在竟然要动用直升机,看来总理还真是想节约时间啊。

五分钟之后,一架涂着陆军航空兵标志的Z-9小型直升机就降落在了国务院楼顶的平台上,载上早已经等在那的王一林与汪明筌,一个转身,几乎还没有加速起来,就在下面近千双记者的眼中降落到了中南海的草坪上。大概那些记者都在为自己不能飞而感到气愤吧!

何永兴的秘书为王一林打开了直升机的舱门,小声说了两句之后,就带着王一林快步向主席的房子走去,直升机旋翼挂起的大风吹乱了所有人的头发。

本来还以为有很多人到了这里来,至少现在军委与中央政治局常委都要到吧,但是当王一林走进门一看,才发现就只有何永兴,还有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的老赵坐在沙发上,而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就在等着他一个人。

“小汪,你出去等我一会吧,如果有什么事情要急着处理,那就先回去!”王一林先支走了汪明筌,这才走过去,给两人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

“我就知道我们的总理会搭直升机过来。”老赵看着对面的王一林笑了起来,“我这一路上,可是受到了不少‘拦截’,花了2个小时才赶来的,总理惜时如金,怎么会坐车来呢!”

何永兴笑了笑,看样子他们开始在打赌,接着就转移了话题:“既然总理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王一林一愣,他连叫他来说什么都不知道呢,开始电话中只是让他快点赶过来,就赶紧问道:“主席,老赵,您们俩叫我来有重要事情吗?”

“叫你来还能有别的事?”何永兴皱了下眉头。

老赵笑了起来:“当然是叫你来商量西部战区的事情了,还能是别的事吗?”

王一林一愣,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赶紧低着头做考虑状,当然不是考虑西部战区的事情,而是考虑叫他来讨论这件事情所代表的意义。

作为政府总理,即使是现在已经成为了国家副主席,是共和国的二号人物,有是未来的接班人了。但是,王一林仍然不是军委里重要的一员,而他的军事知识更是很少。在以往参加的军委会议中,也是因为他所代表的政府意见对军委做出决定有着重大的影响,所以他才有了出席的机会。而现在战争已经开始,那么他出了搞好后勤工作之外,已经无法发挥更多的力量了。而关于战争的问题,那应该是军人与国家最高领导人之间的事情,他是无法发表多少意见的,而且也发表不出什么意见来。所以,这次让他来讨论战区的事情,那很显然,就有着别的用意了,而这个意思,王一林一下就想到了。

“虽然现在战争才开始,但是我想,有周国辉上将在那边指挥,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王一林憋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句比较妥善的话来。

周国辉是老赵选中的人,而这位老军人能够看得起的接班人,那肯定是有水平的,加上周国辉是自己的至交,王一林不会不了解这个政治才能不多,但是军事指挥能力绝对算得上一流的朋友的本事。而且,他这么说,既照顾了老赵的感情,也考虑到了自己今后的发展,更是给了何永兴一个稳定的感觉,毕竟在主席即将离任的时候,他不会希望看到一场失败的战争来为他的政治生涯画上句号的。

何永兴点了点头,他也很放心周国辉那边:“确实,对周国辉上将的指挥能力,我还是有相当的信心的,不然也不会是老赵看上的人了!”

王一林悄悄的观察了一下老赵的反应。如果说他那句话说得还很隐晦的话,那么主席这话就太明显了,似乎有点过头。

果然,老赵摇了摇头,皱起了眉头来:“周国辉的指挥能力确实不用担心,但是他的政治能力有多强,这点你们也清楚。这次的行动不仅仅是一次战争这么简单,现在我们的军队是到国外作战,而在两前的那场战争中,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国外作战与国内的解放战争有多大的区别。所以,我很担心他无法处理好当地的民情,我们有必要给他派一个助手去,帮助他搞好政治工作!”

房间中的气氛突然沉闷了下来,老赵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大家心里都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王一林当然知道周国辉的政治能力,如果说到行军打仗,治理军队的话,恐怕国内还没有比周国辉更厉害的人,就连在台湾解放战争中出尽了风头的罗开上将,也要逊色三分,不然怎么会一直在晋升速度上赶不上周国辉呢?但是,说到政治能力,周国辉恐怕连个普通的部长级官员都比不上,毕竟他一辈子接触的都是军队,身上也充满了军人的作风,而那一套,用来解决政治问题的话,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现在老赵明确的指出了这个缺点,在王一林看来,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找人弥补周国辉的这个缺点,不等到他犯下错误的时候再来想办法解决。而这看起来要分散周国辉的权力,但是却是帮了上将一个大忙,因为光是战场上的胜利,永远不是全面的胜利!而且王一林也知道,作为亲手提拔起来的接班人,老赵并不会去害周国辉,所以这种帮助是诚心的,虽然直接了一点,但是却能起到不错的效果。想到这些,王一林也为这位老军人的耿直,以及对部下的爱护充满了敬佩,大概也只有在这种老军人身上,才能够大公无私的体现出军人正直的一面,而不带着多少个人利益的感情色彩吧!

虽然王一林觉得自己已经看得很透彻了,但是坐在他侧面的何永兴却不完全这么在想。这次的行动,因为距离遥远,中央是很难进行实际的控制的,而且为了战争的需要,周国辉并没有留在北京指挥,而是直接去了战场前线。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要让战争顺利的进行下去,那么就必须将权力下放到指挥官手中,甚至包括在紧急时刻的重大决定权,比如在美国发动干预行动之后,决定到底与不与美国军队交手,以及怎么打的问题,这些都要由前线指挥官临时做出决定来,而在事后才汇报中央。权力是放下去了,但是又怎么来驾御前线指挥官不做出过火的事情来呢?那就需要一个制横的人,来分散这巨大的权力,减少一个人手中掌握的分量。显然,对老赵的这个提议,何永兴是很赞成的。这并不是说,何永兴不相信周国辉上将,毕竟能够在事先将指挥权交给他,那周国辉就已经取得了足够的信任。而现在,既然能够找到一个制横的办法来,何永兴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两个人做出的判断,要比一个人的判断客观得多,这也更利于将战争带向胜利吧!

当然,在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老赵并没有想那么多,他想到的只是怎么才能够让周国辉指挥的这次艰难的战争能够最终获胜。对于周国辉的军事才华,老赵并不担心,以前他就知道,这位还没有50岁的上将已经超过了自己,特别是在对战场局势发展的掌握,战争的走向上,更是超越了很多人的境界,那是一种本能性的东西,不是想学就能够学到的。而在看过了周国辉他们制订的作战计划之后,老赵更是没有多少担心的地方了,与他以前的每一份作战计划一样,完善,详细,而且考虑得非常周到,将每一种可能出现的变化都考虑了进去。但是,与王一林一样,老赵非常担心周国辉的政治才能。这次是在国外行动,免不了要与哈国的民众产生矛盾,而怎么处理好这个矛盾,怎么化解矛盾,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能够在北京解决的问题。所以,老赵想到了给周国辉安排一个政治方面助手的想法,所以也就直截了当的提了出来。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另外两人却因此产生了更多的想法了。

“我认为老赵的意见没错,我们是应该找个更懂得安抚民心的人去协助周上将的工作!”何永兴在心里权衡再三之后,终于表态了。

“但是我们应该派谁去呢?”王一林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态度已经很明显,现在已经不是派不派人去的问题,而是应该派谁去的问题了。

另外两人看了王一林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显然,王一林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也是最不可能的人选。现在战争开始了,那么政府肯定有很多工作要做,而这就离不开王林在这里坐镇指挥。他是绝对不能够离开的人。但是又有谁合适呢?三人都一时想不出来,房间中的气氛又沉闷了下来。

“你们认为常青同志怎么样?”过了半天,老赵终于说出了个人来。

王一林与何永兴考虑了一下,都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人选。

常青是军委政治部主任,领中将军衔,在台湾解放之后,一直在主持那边的重建与恢复工作,成绩很不错,是一位很有政治才能的军人,如果说到取长补短的话,他与周国辉确实是一对好的搭档,但是,他却并不是理想的人选。

首先,他与周国辉在此之前,并没有合作过,两人之间没有多少了解,在工作之中必然会出现矛盾与问题。而这对前方的战争来讲,主官都不和,那还怎么打呢?

其次,常青也是一个军人,而用军人去安抚民众,这有点不合适。而他以前一直是在台湾工作,那边的情况与哈国有着明显的差别,所以派他去,能否胜任新的工作还不一定。而这次的战争是经受不起任何闪失的,所以这个不确定的因素限制了他出任这个职务。

最后,也因为他是军人,而最理想的,应该派一名政府的官员,至少是一名文职人员前去,才能够达到削弱指挥官职权的目的。不然的话,那些军人都听周国辉的指挥,到时候还大权还不是同样落到了周国辉的手中,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正因为有着这些原因,王一林与何永兴几乎同时否定了这个人选,老赵想了下,也明白了过来,自然也就不再坚持。

“我到是想到一个人,只是……”过了一会,王一林开口了,但是话说到半路,却又缩了回去。

“你说谁?”何永兴的目光在王一林的脸上停留了一会,马上也想到了是谁,“你是说钱老?”

王一林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而老赵也皱起了眉头来。

钱伯清,政府前任外长,在南海战争结束之后,成功的恢复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而且策划实施了“加里曼丹岛华人自治共和国”的计划,辅助这个新兴的国家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承认,并且度过了前面的困难时期。而他是一名外交家,同时也是一名政治家,对国外的民情有着很深的了解,也知道怎么才能够争取到民心。而因为他以前是政府官员,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并不属于军队系统,所以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但是,在半年前,他却因为轻度脑溢血得了偏瘫,虽然经过了半年的治疗,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能够借着拐杖行走了,但是却永远无法完全康复。而且现在他已经63岁了,年纪上也存在着问题。

“如果钱老行的话,确实是个好的人选!”老赵点了点头,他相当了解这个老朋友的能力,“哎,只是他现在那样子,就算他愿意去,我们也不能让他去!”

王一林点了点头,表示了理解。其实他心里很想请钱老出山的,因为从地位,才干,以及经验上来看,钱老是配合周国辉工作的最佳人选,即使两人今后有什么矛盾,那周国辉也绝对会给这位老外长面子,虚心听取意见,让他更好的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来。但是现在情况是摆在这的,他也不得不同意老赵的意见。

“但是还有更合适的人吗?”何永兴皱着眉头问了一句,显然他的想法与王一林一样,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气氛尴尬了下来,确实是找不到别人了,那就只有请钱老出山,但是这样的事情,由谁去说呢?三人都有点犹豫,因为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开口的事情。

“还是我去吧!”老赵最后主动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也许我更好说一点,毕竟我们都是老头子了!”

“那我赶紧去安排相关的事情,保证为钱老提供最好的服务,让他安心的去,再安全的回来!”王一林点了点头,这下大部分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将我的医生也派过去,专程负责照顾钱老,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何永兴也马上表态,连自己的专职医生都用上来,看来还是很重视这位前外长的。

“那我现在就去安排!”王一林知道时间是耽搁不得的,说着就站了起来。

“等等,这事让秘书去处理就好了!”老赵却叫住了王一林,“你先坐下吧,还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王一林惊讶的转过身来,看到老赵与何永兴都关注着自己,这才知道,今天他被叫来,并不仅仅是为了西部战区的事情!


美国,华盛顿。

一架架直升机在白宫的草坪上频繁的起降着,那些美国的高级官员们顶着直升机刮起的大风,匆匆的走进了白宫里面。而在外面守侯着的众多记者,仅仅只能在警察的监视下,用长镜头拍下两三个特写,而且还得抓紧时机。他们也已经在这里坚持了快12个小时了,只是并没有在北京的同事那么幸运,大部分人现在还是饿着肚子的呢。而呼呼吹来的北风,更是让他们觉得又饿又冷,很多人的手脸都冻僵了。

白宫内,虽然壁炉里的碳火熊熊的燃烧着,但是希拉里总统脸上那冰冷的表情让所有人都不有的战抖着,一点都不觉得温暖。

“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开始!”见到最后一位中将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希拉里没有浪费时间,“大家都知道,当地时间昨天晚上9点,中国军队已经正式进入哈国境内,开始了他们的行动,而现在科克将军的部队正在败退,那我想问一句,我们的军队,我们的人在哪里呢?”

所有人都小心的回避着总统的目光,知道被盯上就没有好处,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当然,倒霉的人还是有,哈本就是现在最倒霉的一个了。

“哈本将军,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希拉里的口吻像是在发表最后通牒一样,让哈本都不由得有点惧怕这位面色温和的女总统。

“我们的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了!”哈本犹豫着开口了,“因为权力已经下放到了战区司令手中,所以我们现在暂时还无法对战区的行动进行控制,但是我相信,哈维斯将军会做出最正确的反应来的!”

“哈维斯将军?”希拉里想了下,想起了自己签署的那道任命书,“就是在伊拉克指挥我们军队行动,同时恢复了阿富汗秩序的那位将军?”

“对,就是他,他是我们现在经验最丰富的指挥官了!”哈本见到希拉里对这位将军的印象还不错,心里塌实了一点。

“那就好,现在命令他赶紧行动吧,我们总不能等科克被抓住之后,再出手吧?”希拉里并没有完全满足。

“我们已经尽可能的提高了速度!”说到军事行动,哈本一点都不敢大意,即使顶撞了总统,他仍然很老实的说了出来,显示出了军人的本性。

“但是怎么还没有看到结果呢?”希拉里也不好过多的反驳,毕竟这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

“因为在我们面前,还存在着很大的困难!”哈本想了下,说了出来,“现在巴基斯坦已经不允许我们使用他们的陆上通道,而仅仅利用空中运输力量,我们是无法迅速的将大批部队送到阿富汗去的,特别是那些重装备,很多只能够通过陆路运输。另外,哈国难免的几个国家的态度还在犹豫之中,虽然他们已经允许我们使用他们的领空,但是却都没有同意借到我们的部队通过,所以,我们现在无法将部队直接派遣到哈国南部战区去,仅仅只能够投送有限的兵力!”

希拉里一愣,这才想起在几个月结束的那场战争中,因为向日本出售了大批封存的运输机,导致美军空中运输力量的下降,而现在要想造出新的运输机来,也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办到的事情,现在她也有点为赚那笔小钱,而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而感到后悔了。

在美军现在的战略空运机种中,几乎清一色的是C-17。这是一种集战略运输机的大载量以及宽大的货舱,以及战术运输机出色的适应能力为一体的新型运输机。但是,正因为要照顾到在前线战术机场上起落的要求,所以C-17的运载量不可能做到很大,其能够运送的重装备也没有C-5那么全面。其70吨的载货量虽然可以运载M1主战坦克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却仅仅能够飞行2500公里。而在要想从最近的伊拉克,或者是土耳其,或者是泰国的军事基地到阿富汗的航程都超过了2500公里,就算使用空中加油,那效率也上不去。当然,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另外的重装备上。

“那就是说,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让巴基斯坦从新开放陆上通道,另外还要让那些中亚国家也这么做?”希拉里看了哈本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那还犹豫什么呢?”

“我们不是没有想办法……”奥斯接过了话题,一看到希拉里转过来的目光,犹豫了一下,“但是现在巴基斯坦表明立场,是不会介入这场战争的,而为了保守其中立的地位,他将对任何国家都封闭自己的陆上通道,而现在他们开放空中航线,也是为了照顾我们的情绪而已!”

希拉里愣了下,这是哪门子理由。中国军队当然不需要绕过巴基斯坦吧,这明显技术针对美国的规定,看来巴基斯坦是投到了中国的旗下,无法用一般的方法让他回心转意了。

“但是我们就这么等着吗?”希拉里摇了摇头,看来问题还真是不小。现在已经有超过4个师,近8万名的美军士兵集中到了阿富汗,虽然北上的道路还没有完全开通,但是那几个小国家应该不会存在多少问题。而最严重的是装备无法及时的送过去,总不能叫那些娇贵的美军大兵拿着步枪去与中国军队的飞机打炮抗衡吧!

大家都沉默着,没人再回答总统的问题,显然已经做出了努力,但是并没有一点效果。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应该采取点措施,让巴基斯坦老实下来了!”希拉里想了下,做出了决定,“国务卿先生,你马上去联系印度,表示我们可以考虑向其出售F-35战斗机,并且答应与印度联合开发轻水反应堆的事情。而对印度的援助也提高两倍,部分解除对印度的军售限制,同意以色列向印度出售‘箭’式导弹系统。我们要让巴基斯坦人知道,与美国作对并没有多少好处,既然他要与中国合作,那就让他受到更多的压力吧!”

希拉里的话一落音,奥斯马上就意识到这是相当冒险的一步。这种大力支持印度发展空军,以及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办法,将极大的破坏南亚地区的平衡。虽然,这能够对巴基斯坦造成很大的压力,但是同样也很容易将巴基斯坦彻底的推到与美国为敌的一面。现在巴基斯坦的总统可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文职官员了,而是穆沙拉夫,一个非常强硬的军人。如果真的是玩过火了,那么巴基斯坦绝对会与中国全面合作,到时候,恐怕美国又要多出一个头痛的对手出来了。

虽然看出了总统这一步的危险性,但是现在也确实只有这么做了,他们已经向巴基斯坦开出了很高的条件,仍然无法让其回心转意,显然光是诱惑是不够的,必须要制造点压力,让巴基斯坦屈服。而只要这一次成功了,那么今后不但能够控制中亚,连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都在美国的掌握之中,无疑是有着巨大的诱惑力的。而且,作为一名国务卿,奥斯必须要听从总统的命令,所以也只有点头答应了下来。


当中国谋划着更好的支持西部战区,美国策划着进行干预行动的时候,世界上其余的大国也没有闲下来。俄罗斯可以说是反应最强烈的一个国家,但是考虑到现在与中国的关系,以及需要借助中国的帮助来发展本国的经济,也仅仅是表示了强烈关注哈国的情况而已。相对的来讲,欧洲那几个国家的态度就更强硬了一点,特别是英国,甚至表示会派出自己的特混舰队到阿拉伯海去协助美国舰队行动。只是不知道,他那几艘都快退役的无敌级航母到底又能够起到多少作用呢?

在这一天,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中亚的战场上时,中国内部却在发生着一场悄悄的变革,一场新久政府交替时的变革,已经在战火的掩护下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