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四十二章 千里奔袭

富贵不淫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四十二章 千里奔袭

出燕京北门,前面就是十里长亭,三匹战马悠闲地在亭边吃着草,亭子里有三个身着侍卫军服的人,焦急的在盼着什么,当他们看到远方的尘烟时,一个人高兴地跳了起来,欢呼道:“公主,来了,来了。”

另一个“军士”,笑道:“就你猴急,我自己看不到吗?准备好,我们走。”

自然是朱柠和赫连春柳还有赫连夏丹,丁小乙没有来,昨天郑寅劝她留下来,毕竟这是战争,小乙没有武功,只有一把枪,在这种战役规模的战争中,手枪是顶不上什么用的。丁小乙含着泪,把怀中的枪也交给了郑寅,千叮咛万嘱咐,要郑寅一定要注意安全,在这异时空之中,他现在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郑寅的心也很痛,自己真的是对不住小乙,不知道在一夫一妻制的社会中生活惯了的丁小乙会怎么样对待郑寅的这次红杏出墙事件?

其实郑寅也很想让丁小乙跟着,刚见面就分手,也忒无情了一点。然而战争毕竟是战争,战争就要牺牲,就要死人!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参与到这样的残酷的战争中来,简直跟送死没有两样,甚至会拖累很多人。

但是,朱柠他们几个就不一样了,赫连两姐妹武功卓绝,便是一般男人也无法近前。朱柠的功夫郑寅没见过,可是有两姐妹保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队伍来到长亭外,三个人立刻融入人群之中,郑寅看着他们,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后,让她们尾随自己向北继续飞奔。

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朱能从后面赶了上来,马背上,赫然还有一个人,您才是谁?

原来是那悦来客店的马同。马同兴奋的在马上大呼小叫着,追上郑寅后,他在马上招呼道:“马公公,马同来了,小的谢过马公公知遇之恩了!”

郑寅一边跑一边转头道:“这回用上你了,你可要好好干。二哥,给他一匹马吧。”

马同听了大声道:“自古有士为知己者死一说,马公公待我有知遇之恩,小的结草衔环也无以为报。自此之后,您尽管吩咐,便是赴汤蹈火,也绝无二话。”这小子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呢。

骑兵都有备用的马匹,不一会儿就有人送了过来,等马同上马后,大部队立刻加速了。队伍后面溅起的尘埃,壮观至极。

要说朱能粗,那是不假,但是朱能也像张飞一样,属于粗中有细的那种,他竟然知道找了七八个蒙古的降兵作为向导。这给队伍的前进争取了很大的空间和时间。

蒙古大草原辽阔无际,牛羊片片,牧民们在战争的间歇中蓄养着无数的牲畜,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当他们看到这支奇怪的队伍,谁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他们穿着南方人的军服,却不对蒙古人开战,也不掠夺烧杀,而是一溜烟儿的向北绝尘而去,给蒙古人留下了团团迷雾。

不过毕竟两方面是处于敌对状态的,这种跨越国境的做法,就是侵略,就是挑衅。信息还是源源不断的从既是牧民又是战士的蒙古人中传递到了蒙古人的最高指挥机关。

在掌握了人数规模和队伍的动向后,一场围剿战役正在秘密的策划。

…………

队伍穿过赛音山达,掠过一片范围不大的沙漠,在第七天之后的傍晚终于来到了萧家堡所在的山林之中,一路上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因为敌人根本没有机会来得及组织拦截,这支小分队,就像一道闪电划过了蒙古大地。

郑寅带着队伍只有在夜晚才做短暂的休息,白天的饭都是在马背上吃的,这是他第一次指挥这么多人,好在在军队指挥人马,只要有权力,就会有绝对的权威,不会有人敢于挑战,这也使郑寅的信心极度的爆棚起来。

张玉和朱能对如此速度的行军都感到诧异,他们知道这次任务需要赶时间,但是也没有这样赶的啊,太累了,战士们甚至开始怨声载道。朱柠公主在第三天就有点吃不消了,只是碍于面子,硬撑着不愿意提出来。

这一日黄昏,队伍在一片水泊旁边郑寅他们宿营下来,由于全部是战斗人员,连炊事兵都没有带来。几天来只吃干粮,让人们的肠胃开始了抗议。郑寅也明显感到疲乏了。安顿好后,郑寅问一个向导,究竟还有多远?向导回答说,最多还有三四十里了,一个早晨就能赶到。

张玉、朱能还有将士里面的高级军官,包括中军官、左掖长,右掖长,左哨长,右哨长等等,还有马同都围在了郑寅这里。

郑寅对一个队长道:“陆通,你带五十个人,到附近的村落里,弄些牛羊来,实在不行你就抢,跑了这些天了大家也该补补了。记住一定要抢够让大家伙饱餐一顿的,有一个人吃不饱,我拿你是问。”唤作陆通的校官几乎是从地上跳起来的,他高兴的道:“您就瞧好吧!”

一听要吃肉,大家无不欢呼雀跃,虽然没有炊事兵,但是烤羊肉烤牛肉却是工艺简单,人人皆会。几十个人很快风驰电掣的隐没在黑暗之中了。

郑寅看大家都在,便对他们道:“这几天是快了一点,你们吃不消了吧?”没人答话,这个问题没法答,说是吧,马公公会不高兴,说不是吧,又明显是在撒谎。郑寅看看他们一脸征尘,笑道:“一个个成了土猴子了。其实我们这是在用汗水换血水,你们知道么,在这样长的纵深里,我们如果不快,就会被蒙古人所困,肯定就会打仗,打仗就会死人,还要拖延时间。可是现在呢?除了屁股有点疼以外,谁的胳膊腿儿的有掉的?”大家听了,顿时觉得十分有理,原来急行军的好处就是以辛苦换性命!

郑寅对大家又道:“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等吃完饭,我还有任务,散了吧。”

众人一哄而散,各自归队,没有三分钟已是鼾声一片。

郑寅拖着疲累的双腿,揉着可能已经渗血的臀部,来到了丁小乙和丹儿他们身边。公主早已经辛苦至极,脸上也没有了涂脂抹粉的神采,她在痛苦的呻吟着。赫连姐妹虽然也很累,但是一个在给她揉肩,一个在给她捶背,尽心尽力地侍奉着公主。

朱柠看郑寅过来了,竟然呜呜哭了起来,郑寅茫然不知所措,连忙凑过去单腿跪在地上,想要哄哄她,哪知公主一记粉拳打了过来,郑寅猝不及防,练了一个四脚朝天。

公主噗哧一声笑了,怪罪道:“有你这样的刺激任务吗?五六天了,光知道跑,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我可受不了了,再这样跑下去,我就不去了,留在这儿等你们。”

郑寅就势躺在地上,看着夜空中的星星,道:“好呀,你就留在这儿吧,等我们走了,狼群来了,把你们当做晚宴,饱餐一顿,也算做了一点善事。”公主听了,心中一惊,望望四周道:“不会有狼吧?”恰在这时,一声凄惨的狼嚎声远远传来,几乎吓破了公主的胆。郑寅心说,他妈的,配合得也太默契了吧?

“是啊,一千多人的队伍,狼群是不敢惹的,但要是剩下你们三个,估计还不够狼群打牙祭的呢。”郑寅继续道。

“你胡说,吓唬人,狼群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我们?她们又没长着天眼。”柳儿在一边儿道。

“呵呵,就算狼群找不到你们好了,那蒙古人总能找到你们吧?到时候,在这夜空下,森林中,蒙古汉子把你们扒的赤裸裸,白条条,然后吗……,再然后我给燕王说:‘恭喜殿下了,您有了一个蒙古人做妹夫呢,可喜可贺啊。’你们说行吗?”

“放你个屁!”公主不顾身份,窜起来,扑到郑寅身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嬉笑怒骂。

郑寅想抱头鼠窜,可是谁知被公主整个压在地上,他这一动,正好抱住了公主,两个人扭在了一起。郑寅在这混乱之间,还能感到胸前公主的一对咪咪挤压住了自己,连忙松开手,任其扑打。

柳儿、丹儿看了,连忙过来劝说,哪知公主此时直起身子,坐在郑寅身上,仍是不依不饶,扯都扯不开。

突然她停了下来,伸手向屁股下面摸去,原来她感到有一硬物抵住了自己的屁股。一摸之下,满手盈握,当即知道了究竟是何物,顿时花容失色,满面红光。又改口道:“打死你这个淫贼,打死你这个淫贼。”

郑寅笑着道:“淫贼到不敢当,淫棍倒是有一根。”丹儿听了,抿嘴一笑,看公主已经坐起来,便伸手暗用功力,把公主拉了下来。柳儿听了郑寅的话,脸上也是通红,因为那日她也看到了郑寅的巨物。欺身过去,找准郑寅的屁股便是一脚,郑寅吃痛,哇呀一声大叫,屁股上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痛。丹儿埋怨姐姐道:“你干嘛?下手这么重?”说完俯身去帮郑寅揉屁股。这时周围站岗的士兵纷纷跑过来,要看看自己的主帅为什么这样大叫?

郑寅连忙远远的止住他们,高声喝道:“没事没事,你们快去放哨吧。”可不能被一般士兵知道公主的身份,这可是一千多个光棍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万一有个不怕死的,冒犯了公主,郑寅这条小命可是兜不起的。公主在军中之事,只有张玉和朱能知道。

公主此时喘息稍定,呆呆的看着郑寅,回味着刚才那巨大的坚硬而有弹力的硬物在自己身下的那种感觉,还有自己被马三宝抱住之时的那种感觉,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酸酸的甜甜的……

公主恋爱了,她可能知道自己的宿命是不能嫁给一个宦官的,但是,为了爱情,有时候人会像飞蛾扑火一样,勇敢无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