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29 自由出击(二)

zhurui1963 收藏 15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姚长工看得瞌睡也没有了:“这俩小子,搞蚂蚁搬家,把美国佬的地雷给他们搬上去,要搞什么东西?”

秦明扬摇摇头:“我也不弄不清呢!做观众就要习个好品行,慢慢看,别唧唧咋咋的!”

姚长工摇摇头:“这帮小子活活是被你全带成些,精灵古怪的,让人理不清了!”

欧阳仁和刘天富又在美国佬眼皮低下,挖起了工事。

挖好了工事,就见那刘天富,只爬到离美军地堡三十米左右他们埋地雷的地方,给敌人来了两颗手雷。

这才在美军的机枪欢送中,溜回来。

看来,美军根本想不到,志愿军敢在他眼皮底下来,所以,机枪扫得很盲目。

后半夜,美国佬的地堡又换人了。

要走的人大声地宣泄着蹲地堡的郁闷,来的人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

欧阳仁和刘天富就在这个时候象老虎一样扑了上去。

手中的枪对准这些美国士兵,一人打出地堡的,一人打进地堡的,疯狂地扫射起来。

时间并不长,就象两条吐出的蛇信,只一卷,把这些梦里梦憧美国兵,全卷入了这两条火舌里。

霎时间,惨嚎惨叫声响起来。

随着两捆手榴弹砸过来,美军阵地全乱套了。

没有换防的地堡的机枪响了起来。

巡逻的应急分队冲了过来,开着枪朝欧阳仁和刘天富开始袭击地人的地方围了上来。

可是,那仿佛是一阵风刮过,过去后就没了踪迹。

美军巡逻队继续向前,走到了欧阳仁和刘天富他们埋地雷的那片区域。

“轰隆隆隆隆!”一阵此起彼伏的爆炸,这个巡逻分队也惨嚎惨叫起来。

姚长工笑得烟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这些狗日的,美国兵要被把脑壳耍吊起!”

在美军乱打了一气炮,直折腾到天亮才停下来。

姚长工等得不耐烦了:“这三个臭小子怎么还不回来呢?”

秦明扬也传来了扑鼾声,原来这小子也带了东西来的,这会儿正在晨光里沉睡呢。

月牙儿的头从草丛里探了出来,一双大眼睛就象草上的露珠,忙忙地爬上来,却是拿着饭。

见秦明扬睡着了,就把饭在他鼻孔下面晃得几晃,秦明扬募地睁开眼,月牙儿再想挪走已是不可能的了。

月牙儿四处看着:“欧阳哥哥和刘家哥哥呢?”

秦明扬把饭塞入嘴里,才道:“他们还在下面,没上来。”

“他们不吃饭?”月牙儿大声问。

秦明扬又塞一口:“你没看他们什么东西都带上了吗?他们要求的狙击时间是两天两夜!”

“秦副指导员,我有意见!”又冒出一个人来。

却是那老班长上来。

秦明扬只是笑:“是不是都想自由出击了?”

老班长把旱烟杆塞入嘴里,巴得一口:“你想得到的。”

秦明扬点点头:“那么再让一个操重兵器狙击的上来,和欧阳仁他们比一比!”

老班长把烟嘴取下来,慢悠悠道:“我这可不是自私,为自己揽活儿。”

秦明扬盯住他,微笑着:“你这绝对不是大公无私,不过,现在似乎需要你自由出击一次!”

老班长磕磕烟嘴,扯起嗓子大喝起来:“猴儿们,玩耍起来!”

就见那坑道里冒出一群人,整整两门迫击炮,上来了六个人:“副指导员,我说过我不自私!这次我不上,就他们六个人,一边一门炮,今天要给你美国佬来点他们自己琢磨的活儿!”

说罢,老班长坐了下来,又抽开了他的旱烟。

六个战士,三个人一门炮,向阵地两边而去。

这是一个寂寞的上午,美军不露头,阳光把两军的阵前照得明亮亮的。

到中午时,秦明扬他们刚端起碗,两架美国海盗飞机开始向597。9高地俯冲扫射,接着美军的大小火炮也开始轰击。

一时节,打得597。9高地成了一片火海,树木泥石纷飞!

看来美军是要用飞机和大炮给志愿军一点厉害尝尝。

可是欧阳仁他们还是在阵地上的避炮洞里。由于离敌人近,只是这炮声听得人心都要跳出来了,只想跳起来,向敌人冲过去。

那六个战士给迫击炮找的地方就更没说的了,那是老班长带着他们找下的,又化了近十天时间,把两块大石头下面掏空,住成了迫击炮阵地。

何大荣说:“这个工事,美国佬怎么也打不垮了吧!”

老班长骂道:“放屁!大口径的炮可以把这山揭几层皮!你以为那是玩的?”他拿起烟杆一下子敲在何大荣头上:“你只给我记住一点,没有打不垮的工事,只有我们的迫击炮手是美国佬打不垮的!”

这会儿,乘了敌人开炮,何大荣也开了炮。

这炮声被敌人的炮声盖住了,甚至那炮弹的光芒也被敌人炮弹的光芒给盖住了。

可是,这炮弹却实实在在的,这炮弹的射击诸元早被他们在这里无数次地瞄过了。这会儿等于是盲打,一路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数据,一路猛揍!

那边的主炮手是蒋大国,他在老班长门下是二徒弟,平时都被这何大荣教训着。

这次独立操作,命令那手下的兄弟,亲自爬上树,看炮弹攻击的效果,指挥矫正射击数据。

那树子被敌人炮弹爆炸刮起的风吹得树叶乱掉,他自岿然不动。

直到看到敌人前沿阵地的地堡工事,纷纷自己和何大荣的交叉炮弹,打得呲牙裂缝的。

那忍不住跑出来的,就被欧阳仁他们又占了便宜。

突然一架敌人侦察机上来了,在阵地上空盘旋着。

“遭!”秦明扬一蹦而起:“敌人会发现他们的位置!”

老班长早向左边的炮位跑了起来,姚排长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秦明扬也一射而出,在炮火中跳跃着。

敌机向两块巨石冲下来,巨大的炸弹把石头炸碎了,又炸翻了,然后炸飞了。

跑得慢的何大荣,屁股被飞起的石头打伤了,捂着在那里跳。

蒋大国在那里大叫:“过瘾啦!过瘾啦!”

直到,秦明扬背着负了重伤的欧阳仁回来。

月牙儿含着泪为欧阳仁处理完伤口,连夜把他送下了阵地。

全排的战士在夜里,把被炸弹炸碎了的刘家兄弟的肢体,收集回来。

“美国人还有一双眼睛在天上啊!”这夜秦明扬坐在坑道口写下了这样的话语,然后抬头对着明月说:“郝妹子,我已经习惯了战友的牺牲!不是我心硬了,不再流泪,而是我知道,战争是要用我们的牺牲来换得!而我要完成的任务是怎样让我们的战士少牺牲,又能更多的消灭敌人!所以,我没有时间流泪!如果,战争胜利了,我们相约一起为战友们放声大哭一场,好吗?我知道,你同意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