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得夜里是何时入睡的了,许是酒精的作用,胸口一直灼热,翻来覆去彻夜未眠。

昨天与一个要好的朋友去吃烧烤,喝了2扎小啤,兴起之时居然还有些飘荡。出的之后看了半场电影,没有情节亦没有结局,或许是根本无心观看,只是一直在和身边的人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大把大把的吞咽着零食,享受着那种惬意。

再后来去看了微微姐,那个让我心疼的女孩子,在看到她坚强的站在我面前时,心里恍然清澈了几许。

买了3杯奶茶,牵着2双细嫩的小手,一一送她们回寝,或许,幸福足矣。

习惯性的坐在宿舍下的台阶上,细数着周围的男女,看她们如此幸福。

再再后来和朋友去压了压马路,明晃晃的路灯,斑驳的树影,熙攘的人群,夜,竟也是热闹的。

行走的时候遇见一只小猫,蹲下来的时候,它竟讨好般地向我走来。

微笑,颠着手里的奶茶,一滴滴倒在角落的石板上,看它一口口舔噬干净。

静静的凝望,仿若时间静止,轻摸着它的头,原本因警惕而竖起的皮毛也一点点瘫软下去。

想起了小时候喂的那只狗,炎热的夏季,一口口的吐冰淇淋,看它一口口的吞咽下去,看着它日渐对我摇首晃尾。

呵,又扯远些了吧。

早期的时候凌晨四点,对着洗漱间的镜子默默发呆,刷牙,洗脸,头发,一样样的整理完毕,却发现屋外竟然下起了细雨。泥土的清香很快荡漾开来。于是忍不住喜悦的心情向江边走去。

校园空无一人,周末的清晨,都如此宁静。

路过荷花塘的时候,竟意外发现冒出了好些新翠,只记得每晚路过的时候听着青蛙一片片的叫声,满是“听却蛙声一片”的意境。

殊不知,满堂的荷花竟然悄无声息的生长,一年就这样过去。

许是当荷花在开满荷塘的时候,迎来得是下一届新生如同我们当初欣喜美丽的笑颜。

回头的时候,望见了一只“身宽体胖”的大狗,尚未来得及开口,只听见一声尖锐的鸡鸣声划破了晨的宁静,不禁哑然,这些可爱的生灵。

如果说校园里有我最喜欢的角落,我想一个就是东湖的最左角,秀园的最右角。

站在这高低地势的衔接之处,看落日朝阳,别一番心境。

第二个就是东湖右侧的江畔,喜欢坐在江堰,遥望着浩荡的松花江。

顷刻,所有烦恼释然。

沿着秀园,东湖,一如既往的走到了江边,一如既往的安静凝望,一如既往的不知所措。

今天湖面真的可以用“微波嶙峋”来形容,清风荡起细细的波纹,浅浅的,却令人怡然。

经由江边的时候竟然听到沙沙的响声,俯视,原来是2个老人在钓鱼,呵 ,很是羡慕。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提前进入老龄化,如此喜欢享受这种安逸,恬适的感觉,没有生活的纷乱复杂。

坐在江边的时候,忽然刮起了大风,树叶沙沙作响,片片凋落。

起身,沿石阶走下去,积压的云朵越发厚重 。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太阳忽然挤出了云层,绽放她怒放的笑颜。

呵,张开双臂,拥抱这淡彩的朝阳,又是一个明媚的天!




后记:回来的时候胃一直在痛,以后该少喝酒了,难受了一夜。吃了药竟还疼得厉害。

还有,今天的云彩很美,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07-6-23 10:57:33 被寒溪微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