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7/

不要帝国主义、也不要***主义——阿富汗毛主义领导人访谈


简评:

这篇访谈最重要的一点是关于革命力量必须保持其独立性的问题。阿富汗的国内条件对共产主义革命者来说是恶劣的,但应对之道是什么?是“暂时”藏起共产党人的旗帜,而去追随***抵抗运动或其他资产阶级势力?不,这样只能使革命力量成为其他政治势力的尾巴,最终为他人做嫁衣。应对之道只能是像阿富汗毛主义领导人说得那样:“勇敢地采取真正共产主义的纲领,即阿富汗共产党(***主义)的纲领,在群众中有原则地开展工作。”

这篇访谈中还深入揭露了所谓“统战主义”的倾向,也就是以统一战线为名,实际上却是丢掉自己的独立旗帜,完全混同于其他政治势力。这种“统战主义”为阿富汗革命造成了沉重的损失!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以孤立和打击最主要的敌人,这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正确策略。但是这些策略都必须建立在以下基础上:保持无产阶级革命力量的独立性,并努力争取统一战线的领导权。并且这一策略如何运用还要紧密联系具体的斗争形势。有些人谈论统一战线,实际上是觉得革命力量太弱小,而希望能投靠一个比较强大的势力。这根本不是什么革命的策略,实际上是一种抱大腿的投机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可以这样说,无产阶级革命力量越是弱小的时候,恰恰就越需要鲜明地打出自己的独立的旗帜,把自己和其他一切势力明确地区别开来,这样才能建立自己的群众基础,才能不成为其他势力的尾巴。而当无产阶级革命力量比较强大的时候,才谈得上争取比较动摇的盟友和分化瓦解敌人的营垒,因为这时已经有了一个强大的革命核心。总之,统战的最关键问题是谁统战谁?只有当统战是革命者统战了别人时,统战才是对革命有利的。为了统战而统战的“统战主义”,只能使革命力量被敌人统战,最终败坏革命。

以下是2006年冬天对阿富汗共产党(***主义)总书记访谈的一个摘要。阿共(毛)是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一个成员。

问:在苏联占领期间,执政党也称自己为“共产主义者”并以此为名义把反动的统治和压迫强加给人民。这对真正的共产主义者造成了怎样的挑战?

答:他们的假共产主义在绝大多数人民中造成了对共产主义的误解。从抵抗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起义一开始,主观和客观条件就对左翼运动造成了消极的和破坏性的影响,从而使得运动更深地陷入错误中。这些左翼的错误也为社会上的反共主义提供了帮助,从而更加让人认为共产主义是和社会帝国主义的罪行联系在一起的。

反共主义,作为一种国际势力,尽最大努力想要把社会帝国主义在阿富汗的失败说成是共产主义的失败。然而比起社会帝国主义的倒行逆施来,吉哈德和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反共主义并不能使反共主义看上去更美。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反共主义。然而主观和客观、国内和国际的因素仍旧使得反共主义很强大。因此,真正的共产主义面对的挑战仍旧很严峻,需要他们耐心地继续进行原则斗争。

挑战之一是,随着社会帝国主义的失败,抵抗战争中的左翼也失败了。这两个事实帮助了反共主义演绎出共产主义在阿富汗没有前途的结论。而这个结论对许多人民群众有着重要的影响。***反共主义特别强调阿富汗是一个***社会,因此以辨证唯物主义为基础反对宗教的共产主义在阿富汗没有地位。

为了战胜这一挑战,阿富汗左翼中的一个重要部分采取了打***旗子的理论,并写进了他们的纲领。其它部分,尽管没有正式采用这一理论,但却广泛地实践着同一件事。

如今的取消主义者断定阿富汗社会极端落后,所以只要落后状态不解决,革命共产主义就没有机会。

另一个挑战是对共产主义者的国际主义的错误理解。反共主义宣传共产主义是“进口思想”,因此人民不会接受它。共产主义思想在社会中的基础非常薄弱,只能通过外国强权强加给阿富汗人民

这个挑战的另一方面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没有一个外国政府支持,没有这种支持,他们很难在阿富汗国内立足。

再一个挑战是谴责共产主义者是压迫者。我们知道,社会帝国主义占领者和他们的傀儡的统治是建立在镇压群众的基础上的。这种打着共产主义名号的压迫对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有着根本的影响,但是反共主义却努力把这些压迫和真正的共产主义等同起来。

所以,由于社会帝国主义和他们的傀儡的反动统治,真正的共产主义面对的挑战可以总结如下:共产主义在阿富汗没有空间,除非通过压迫、镇压、侵略、占领强加给人民,即使这样也不能长久——这样的反动宣传深入人心。正如所看到的,这一挑战并不是阿富汗所独有的;其他国家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或多或少的也面临这样的挑战。但由于阿富汗受到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入侵和其本地傀儡统治的冲击。这一挑战在阿富汗比在其他国家更加广泛和强大。

唯一正确的应对之道是勇敢地采取真正共产主义的纲领,即阿富汗共产党(***主义)的纲领,在群众中有原则地开展工作,这样人民才能够分清真正的共产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傀儡的区别。

问:怎样才能使群众理解社会帝国主义者的修正主义纲领与真正共产主义者的纲领之间的不同?

答:在三个关键问题上我们和他们不同,并且需要在两条战线上进行斗争:

1、马列毛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不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不同。

2、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帝国主义与修正主义在阿富汗和其他地方实践的不同。毛主义社会主义革命以及毛主义关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观点与修正主义的言行的不同。

3、以群众路线为基础的毛主义人民战争战略和以社会帝国主义支持的政变为基础的修正主义议会战略的不同。

我们需要既在理论战线,也在执行我们纲领的实践中把自己与修正主义区别开来。换句话说,我们必须领会我们在理论和实践战线都进行斗争的重要性。阿富汗的毛主义运动,与新民主主义运动一起,在60年代把他们自己和社会帝国主义支持的修正主义者清楚地划分了开来。尽管当时运动没能动员广大农民群众,并正如烈士亚里同志指出的那样,最终因此瓦解了,但的确在城市中的知识分子、工人和小资产阶级中建立了基础。

在反对1978年4月上台的政变傀儡政权的抵抗运动中,以及在抵抗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中,毛主义的Sholaites(译者注:即绍拉派,以当时著名的毛主义杂志Sholaye Jawid—意为永恒光辉—命名)积极地参与了抵抗并广泛地走入了群众中。不幸的是,总体上他们所参与的群众运动没有建立在正确的原则上。即使如此,在抵抗战争的最初几年里,人民仍旧能够看到毛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在理论和实践上的不同,尽管并不清晰和具有决定性,而这是由于毛主义者犯下的错误。

许多人民仍旧记得毛主义者的斗争,并且,不管其有着局限性,这仍旧对我们在群众中开展工作有帮助。在最近20年中新涌现出的共产主义运动也都利用了这一点。由于毛主义者在过去斗争的结果,许多群众能够区别“Sholaites”和“Khalqite-Parchamites”(译者注:即苏修扶植的傀儡政党)。换句话说,尽管真正的共产主义在执行自己纲领中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在群众中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们的党就是这个事实的明证。

此外,在目前形势下,在党的领导下并以党的活动为基础,群众中的民主组织,包括妇女、青年、工会、劳工和社会其他阶层的组织能够被用来建立党和群众的广泛联系。通过把在群众中的地下活动和公开、半公开工作结合起来,我们能够在群众中贯彻我们的纲领,使他们看到我们的纲领与强加给他们的修正主义纲领的不同。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必须找到并利用一切非法和合法的渠道在群众中相对公开地进行工作。

我们面临的一个关键性问题仍旧是我们在任何形势下执行的任何活动都必须服务于准备和开始人民抵抗战争——这是阿富汗目前形势下人民战争的具体形式。

问:苏修之后,塔利班掌了权…… 是什么将人民吸引到***那儿去?怎样才能使共产主义者把人民从***那吸引到自己这一边?

答:如果谈到“***动员”,我们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在那个时代,有着不同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的各种政治团体广泛地涌现了出来。共产主义运动(毛主义)也在那时诞生了,并且新民主主义运动出现了高涨。修正主义党(人民民主党),有着两个派系“Khalq”和“Parcham”,都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有着紧密联系,也在那时出现了。其他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团体和政治力量也出现了。作为对这种形势的回应,反动宗教封建势力也在政府赞助下组织了一个反动的宗教运动,这一运动受到了西方帝国主义何其扶植下的阿拉伯反动政权的支持。

社会中普遍的封建文化,苏修傀儡政权的假共产主义假进步,以及伊朗、巴基斯坦等邻国的***政权,西方帝国主义和反动阿拉伯国家的无条件支持,所有这一切,使得自发的抵抗战争阵线中反动力量的影响不断增长。共产主义革命力量在自发运动中的尾巴路线为***力量进一步扩大自己在抵抗社会帝国主义战争中的影响准备了土壤。这就是为什么***力量在抵抗战争中成为主流并在纳吉布政权垮台后夺取了政权。

***并不是使***主义者掌权的唯一因素。塔利班的戏剧性发展,从一个小团体发展成基本控制全国的大力量,是由三个强大的帝国主义/反动因素支持的。美国和英国帝国主义不仅在背后操纵组织“***动员”,而且在这之后直接或间接地支持他们。在三个使得塔利班掌权的主要因素中,***只是其中之一。这一因素,***,主要被塔利班用来反对其他***主义者,而不是主要针对共产主义者。塔利班以此来反对其他***主义者的“腐败与颓废”。这是为了使“穆斯林之间的战争”正当化、合法化。

总的来说,反动的***力量如今在所谓“阿富汗***共和国”中被统一了,并受到美帝国主义及其盟友的支持。因此,现今塔利班已不能被看作是阿富汗***主义的主要模式。在全世界其他***国家,反美的泛***主义(基地组织类型的)也不是***主义的主流。

在“吉哈德”的“***国”和塔利班的“***酋长国”期间,这两股势力犯下的滔天罪行,使得在群众眼中***的旧日荣光大大逊色。这一形势为共产主义者把人民从***主义那吸引到自己这一边提供了良机。

盛行的封建文化,缺少强有力的非宗教力量,即共产主义力量,使群众一再地支持不同形式的***主义,陷入恶性循环,群众的生活始终没有真正的改变。

当今宪政体制内的***主义,受到帝国主义侵略者和阿拉伯反动政权、宗教教士(他们都跟着帝国主义的鼓点行事)的支持。绝大部分封建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是***主义的主要支持者。自然,只要半封建、半殖民地政权未受到民族革命抵抗战争的挑战,他们将仍旧有其群众基础。

而塔利班这一***主义在阿富汗的特殊类型以及全球范围的基地组织,他们同样受到其他反动势力的支持。镇压这种形式的***主义是美帝国主义侵略的一个借口。

换句话说,塔利班是广泛的国际势力的一部分。自然,这是吸引群众投向塔利班一边的重要因素。实际上,缺少强大的革命共产主义运动,甚至缺少反美民族主义运动,是在阿富汗和其他***国家群众投身于疯狂的***主义,创立压迫性的反动宗教运动的原因,而这种运动又被用于证明美帝国主义输入“进步与民主”的正当性。如果在阿富汗和其他***国家存在一个强大的革命选择,主要服务于侵略者及其走狗的***主义将不会出现塔利班或基地组织这种形式,即使出现也将不会有力量。为了把群众吸引到自己这一边来,阿富汗共产主义者必须把自己的斗争提高到国际的水平。这个斗争必须是以抵抗帝国主义占领者及其傀儡为基础,必须在全球、地区和阿富汗国内三个层面进行。只要我们还不能在反侵略斗争中扮演强有力的角色,塔利班将一直能够利用群众中的反美情绪来为自己谋利。

塔利班***主义有着一些严重的问题。在他们以“***酋长国”名义统治期间,他们严重地压迫着非波斯族人民。这就是为什么塔利班不被其他民族的人民支持的原因。非波斯族人民对塔利班的反感,为我们在他们中间组织抵抗运动提供了适合的条件。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机会组织波斯族人民。这样的机会是存在着的,因为波斯族人民也在塔利班的压迫下吃了苦头。

共产主义在他们反对***神权政治的斗争中可以成功地利用存在一个广泛的世俗化运动的机会。这需要反对唯心主义、宣传辨证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在另一个层面上这一斗争应该通过宣传马列毛主义的政策和经济主张来反对***主义的政策和经济主张。没有这一场斗争,共产党不可能为自己建立群众基础。当然,我们要注意斗争的长期性。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略这场斗争。***在阿富汗和其他国家,比如伊朗,不是一个群众的宗教信仰的问题。我们面对的是***统治,我们正在进行反对***共和国的斗争。在我们的情况下,***政策是由反共主义武装起来的,共产主义者不能忽略对任何反共主义敌人的全面斗争。

问:美帝国主义高举“民主”的大旗来正当化他们对阿富汗及其他地方的侵略。你们如何回应?

答:我们的回应是:民主的旗帜只是帝国主义实行侵略的烟幕。我们党始终坚持在一个被帝国主义占领的国家,人民的主权被践踏,人民不可能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利,甚至是半殖民地水平的民主。同时,剥夺一个国家主权的帝国主义侵略者也不可能带来民主。美帝为阿富汗人民提供的民主大杂烩只是为了创造一种人民能够决定他们自己和国家的未来的神话。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统治美国的集团践踏和违反他们自己人民由来已久的民主权利。他们利用恐怖主义作为借口。正如这个借口不能使践踏美国人民的资产阶级民主权利正当化一样,以此为借口侵略一个国家是反对该国人民的残酷行为。

除了以上一般的方面,让我们再来看看在阿富汗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所称为民主的本质。在阿富汗斯坦政府统治下,反映在宪法中,政党、言论出版自由、总之所有的民权和个人权利都受***和***教法的限制,不允许越雷池一步,任何事情都是非法的。在这方面,现在的***共和国和塔利班的***酋长国政权主要的区别是一个是多党***政权,另一个是一党***政权。在这个“共和国”内,言论出版自由、共产主义信仰和其他,都是不允许的。一些人喜欢称这样的政权为“***民主”。但“***民主 ”是错误的称呼,就像“***共和国”一样。民主只有在一个世俗政权下才有意义。一些阿富汗***共和国的理论家说在阿富汗民主是被用作一种手段,而不是世界观。换句话说,***教法的世界观是不能被修正的。作为一种手段,民主被用来把反民主的***宗教政权装扮成现代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任务是广泛地揭露侵略者把自己伪装成所谓“民主”的谎言。我们必须广泛地和一贯地揭露这种假民主。这必须为准备抵抗侵略者及其走狗的民族革命战争的目的服务。

人民中的大多数没有被占领者输入的民主所欺骗。如已经看到的,总统选举已经失败了,绝大多数人民没有参与选举。省级选举的失败更是明显,使得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也不得不承认。

我们必须向人民提出我们形式的民主,新民主主义,并使他们确信我们的民主比侵略者的“民主”优越。我们必须大力宣传前新民主主义政权的成绩,使人民群众看到新民主主义将使他们的生活彻底不同。我们将向群众表明我们的民主远远超越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更不用说阿富汗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政权的假民主。

当然,我们不能把自己局限在宣传新民主主义。我们必须大力捍卫过去社会主义革命所取得的成就,并使之成为我们宣传鼓动的焦点。在我们的斗争中,我们必须表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民主将远比资本帝国主义制度下更好。我们必须强调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性。

问:为什么“统战主义”——共产主义者在统一战线中丧失自己的角色(即丧失领导权、丧失独立性,被别人统战)的倾向——在阿富汗这么强大?从共产主义者未能在抗苏战争中独立地升起自己的旗帜上能吸取什么教训?

答:进步青年组织(PYO)——创立阿富汗共产主义运动的组织,对地下工作有着错误的理解。该组织在1965年10月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决定出版两份报纸,一份是民主主义的,另一份是共产主义的,并作为革命者的机关报。共产主义报纸从未被出版。而民主主义报纸Sholeh Jawid(永恒光辉)则被政府出版局批准出版。Sholeh Jawid在出版11期后被政府查封。在出版这份报纸过程中,组织与其他两个组织外的左翼团体合作。但是组织仍旧把自己的纲领对其他团体保密,假装亚里集团和迈哈茂德集团是各自独立运行的。当新民主主义运动急速发展,扩展到全国后,PYO继续限制从支持者中吸收新成员。问题不仅是组织把自己的纲领保密,而且更严重的错误观点存在着,即认为党和有组织的领导是不需要的,有群众运动就足够了。PYO从未讨论过未建立一个共产党而斗争。

Sholaites被这种思想所熏陶,对在集中化的组织领导下进行有组织的工作毫不注意。这种非组织化、统战主义的思想在不同时期、不同水平上成为一种遗产被1978年4月政变后和抵抗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战争期间的左翼运动所继承。

“Sorkha”是第一个提出统战主义的左翼组织。“Sorkha”提出运动中有太多分歧因此不能组建共产党,然而反政变政权是左翼的共同立场,座椅可以在反政府的斗争中联合起来。实际上,这一提议避开了通过理论和政治斗争建立共产党这一运动的最紧急任务,将它推迟到未知的将来。这一建议从未实现,在左翼中从未能实现统一战线。

随后,统战主义正式地和非正式地在运动中蔓延。

Sama民族解放阵线和Rehayee圣战者阵线被组建起来,两者都以***共和国为目标。这一观点不仅成为反对政变政权的人民自发运动中的宗教倾向的尾巴,而且反映了对***党派的投降主义路线。

萨玛从未正式宣布过是共产主义者,但它的国内纲领是民主主义的。然而,它公开宣称要建立***共和国。

阿富汗人民革命组织(随后在1978年秋季因为它的报纸的名称而被称为Rehayee)把自己和中国修正主义统治者联系在一起,并使自己从经济主义路线发展到修正主义。阿富汗革命组织和Rehayee不仅要建立***共和国,而且支持***革命。Sama在抗苏战争中在许多地区独立作战了许多年,但都在***共和国的旗帜下(这是公开的纲领)。在一些地区它被直接并入了直接的***力量。Rehayee除了政变时期外,以Balahisar为基地在圣战者阵线为名义活动,在全国以***共和国为旗帜作战。

这两个组织,相信参加抵抗战争是绝对必须的,却不仅取消了民主斗争,而且在***主义的旗帜下作战,放弃了民族主义和世俗主义的斗争。

大部分左翼组织,尽管他们没有在纲领中采用***共和国的号召(一些甚至假装认真地为组建阿富汗共产党而工作),在实践中却把他们自己装作***政党,从未有愿望和力量去独立地作战。

左翼组织整体上就是这样不仅放弃在抵抗战争中独立斗争,而且放弃了为民族主义民主和世俗主义斗争。

共产主义者必须在统一战线中扮演领导角色。自然,首先需要在统一战线中保持独立。没有统一战线中的独立地位,就谈不上共产主义者的领导权。仅仅承认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还不足以领导统一战线。当共产主义者不仅丧失了他们在抵抗战争阵线中的领导权,而且丧失了他们的独立性时,显然,正如Avakian同志(译者注:美国革命共产党主席)所说,这些共产主义者不再是共产主义者,他们甚至不能被认为是民主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

那些未能在抗苏战争中升起共产主义独立旗帜的不再是共产主义者的“共产主义者”失败了。他们没有在战争中升起共产主义旗帜的路线,如果一些组织有,那也仅仅是在口头上而不是实践上。在失败后,当新共产主义运动重新组织起小团体,他们抓紧在理论和政治工作上驱除混乱,他们没有时间和力量参与抵抗战争以在实践中独立升起共产主义的旗帜。

我们再次面对与美帝侵略者、他们的盟友和他们的傀儡政权独立作战的挑战。我们需要尽快地回应这一挑战。为战胜这一挑战,我们有以下几点可以依靠:

1、反对社会帝国主义战争的经验。

2、有一个抗苏战争中没有的党。

3、在美帝内部有一个战斗的革命共产党,有阿富汗毛主义者独立领导人民群众的极好机会。而这一机会在抗苏战争中并不具备。

4、与美国和卡尔扎伊政权作战的塔利班***主义者是昨天的美国的人。而且,在他们统治期间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这一形势下,我们党高举抵抗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傀儡政府的革命战争的大旗。毛主义者和他们领导下的群众应该发动这场战争。这是一场抵抗侵略者和占领军以及他们的走狗的抵抗战争,是为了实现国家独立的战争。这不是一场***圣战。这是一场民族战争而不是一场宗教战争,特别不是***反对***的战争。这是一场人民战争,它以民众阶级为基础,而不是依靠封建和资产阶级买办剥削者和其他压迫阶级。换句话说,这场战争的目标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

现在我们正在准备这场战争。我们的希望是尽快完成准备工作。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支持下,特别是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支持下。阿富汗毛主义者将打着自己独立的旗帜稳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