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十五章 陷入绝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走下车,李晨曦开始还焦虑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迅速变得很镇定了,这是他做特工这么多年来练成的能力,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反而更加的冷静,因为只有冷静的去思考分析问题,才能够走出困径,一味的激动,只能够起到相反的作用。

“李先生好,将军已经在等你了!”科克中将的管家等在大门外,专程在恭候李晨曦他们。

礼貌性的回了一句话后,李晨曦一行四人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科克在卡拉干达的这栋豪华别墅,大概也有只有他那样有权有势,而且还有着非常聪明头脑的人,才有资格在这个国家住上这样的房子吧!

“哈哈,看我们的贵客到了!”李晨曦他们才一进门,科克中将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目光只在房间中一扫,李晨曦就认出了已经就坐的另外几人,脑海中迅速的找到了那几位哈国政要与军界实权任务的资料。他们都是哈国炙手可热的人物,而且都是与科克站在一条战线上的,是属于少数支持倒向西方国家的那一派。

“真不好意思,因为我们的大使临时有点事找我商量,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让大家久等了!”李晨曦表现得如同一名高官所应该具有的素质与客气,其实他是因为要等谈步声那边的回报情况,所以才晚来了一会。

“没什么,你可是我们的贵宾,这点时间,是我们应该等的!”科克很礼貌,如同一个贵族,而不是一个粗鲁的军人,“随便坐吧,这里都是自己人,大家也都不要客气。我来给你介绍……”

坐在科克左手边的那人是哈国空军少将,装备部主任良克维奇,一位顽固的主张与西方世界合作的中年将领。他本与科克中将是同一年龄阶段的军人,只是到现在,混得比科克差了那么一点。而他在哈国最引人瞩目的表现就是,坚决主张购买美国的二手F-16和F-15战斗机,来装备哈国空军,只是最后没有能够争过空军司令,哈国还是购买了俄罗斯的战斗机。因此,他对现在的政府很不满,所以就顺利成章的被科克拉拢了过来。但是,比起科克别的同党,他的独立性是很强的,因为在哈国空军的少壮派中,他有着很高的威信。

坐在科克右手边的是哈国内海舰队少将指挥官,也是唯一的一名海军将领尤科维奇。哈国本是一个内陆国家,但是却濒临世界上最大的内湖——里海,所以,也有一支小规模的内海舰队,算是凑齐了三个军种。本来尤科维奇的亲美立场并不强,但是他却有着很强烈的反俄思想,在他管辖的海军中,因为在里海资源的问题上,已经与俄罗斯里海舰队发生了几起不大不小的争斗事件。也因此,他被科克拉了过来,但是他的独立性也是很强的。只是,这支海军的规模实在是太小了,即使他也是少将军衔,但是比起空军与陆军的少将来,他的分量就轻得太多了,所以说话的权威也就低了太多。

另外还有三名上校(在哈国没有大校,而中国的大校也是从以前的准将改编来的,这是为了减少将军的数量),这三人都是科克的亲信手下,分别控制是一支特种部队,一支装甲旅以及一支快速机动旅的指挥官。而这三人控制的这三支部队,就是科克手中的主要实力,也是他能够纵横哈国军政两界的主要依靠。

李晨曦心里笑了一下,显然科克是很重视这次与他的私人会面,将他最主要的伙伴以及手下都叫来了,对这样的待遇,李晨曦并不觉得有多高兴,科克越是重视李晨曦,那么就肯定会更小心,而且还会去查李晨曦的底。虽然不怕他在中国那边查到什么,但是他在这边的行动肯定将会更困难了。

见面仪式结束之后,科克没有耽搁时间,与李晨曦谈起了他们昨天晚上商量好的事情。

“李先生,听说你准备到哈国来投资,”科克的目光在李晨曦旁边的那三人身上扫了一下,“你想与我们合作,这是什么意思呢?”

“呵呵,科克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我们不是谈了一下吗?”李晨曦的记忆力很好,当然也知道这是科克在摆架子,为等下提高合作的条件做准备,“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四人手里都有一笔钱,而国内的廉政工作已经抓得很紧了,这笔钱放在我们手中也用不出去,所以我想找到一条能够为我们今后提供安全保证的途径,将这笔钱花出去,这既是赚钱,也是为我们今后的出路想办法!”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以李晨曦现在的身份,他也就只能够说到这个份上,各种暗示已经非常的明显,除非科克是个十足的笨蛋,不然他不会听不懂。

“呵呵,李先生还真是爽快!”科克笑了起来,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同类一样。

“我相信,科克将军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一次发财机会吧!”李晨曦也笑了起来,笑得比科克还要奸诈。

“呵呵,当然,当然,有钱赚,谁会错过呢!”科克停住了笑,伏身到了李晨曦旁边,“但是,李先生能够给我们带来多少赚头呢?”

“将军,这点你就不用怀疑我们了!”李晨曦很自信的说道,“现在我们四人手中有2亿的资金准备脱手,而且这次要是合作愉快的话,我们的资本会源源不断的送来!”

“2亿?”科克一愣,“美金?”

“不,人民币!”李晨曦并不知道国内是准备的2亿美金还是2亿人民币,所以只有保险点,选了个较小的单位。

科克的脸色显得有点失望了,大概他还以为是2亿美金吧,而2亿人民币,以现在的比值计算,也就3000万美金不到,而他能够从中获得多少呢?所以,这个数字的吸引力确实小了很多。

“将军你应该相信我们的实力!”李晨曦也看了出来,心里也有点后悔,国内的准备既然是充分的,那肯定是美金了,“这只是我们的问路钱,如果这次合作愉快的话,难道将军还担心我们的合作不能长久吗?”

科克点了下头,这才算是认可了李晨曦的这番话,想了一下:“我当然不是怀疑李先生的资本,但是,李先生准备怎么使用这笔钱呢?”

这就已经说到了具体的投资上来,虽然李晨曦在经济方面的知识并不多,但是屠雯却以及为这事学了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也大概够用了吧。

“我看这个问题,还是由我的内人来解释吧!”李晨曦说出“内人”这个词的时候,觉得很尴尬,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称呼屠雯,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为了任务的需要,他也只有强忍着恶心,说了出来。

屠雯听出了李晨曦那话中的意思,悄悄的在下面踩了他一脚,才说道:“科克将军,对于我们手中的这比资金,我们是想将它洗干净,并且先在国外银行里面存起来,等到今后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再取出来用。所以,这只是一个通过投资进行洗钱的过程,相信将军会有这方面的能力吧?”

其实这是很普遍,也是很常见的一种洗钱办法,不要说科克这样的大人物,很多手中有点权力,再加上有点经济头脑的人都知道怎么做。而洗钱,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冒险的犯罪行为,已经成为了国际上最头痛的经济问题之一,特别是那些内部存在着腐败问题,以及黑社会猖獗的国家,在对付洗钱的手段上,都有自己的一套,但是真要到那些对这方面打击力量不够的国家去对付洗钱的组织,特别是有着强大背景的组织,这就是很难的一件事了。所以,通过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洗钱活动,现在已经成为了国际刑警最关注的一种犯罪方式。

“好吧,这个我们当然没有问题,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呢?”科克笑了起来,在洗钱的过程中,中介者获得的利益是非常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冒险帮助别人洗钱的原因,而科克当然知道这点,“但是,我们应该怎么来分成呢?”

现在,李晨曦已经解决了与科克合作的基本问题,但是在怎么分成这个关键问题上,双方却没有达成协议。对李晨曦来讲,这笔钱不是他自己出,他也出不起,另外,现在拿出去,今后照样会收回来,所以他并不在乎这个问题,但是却要表现得合适一点,因为这是所有洗钱方与中介方分歧最大的地方。

“如果科克将军不反对的话,我想我们六四分,我六你四,怎么样?”李晨曦提了一个通用的标准,但是这只是针对普通的洗钱活动而讲。

“李先生,你这就太不爽快了吧!”科克摇了摇头,“虽然四六分帐是通用的比例,但是你也知道,你们这次洗的钱这么多,而且要瞒过你们政府,这方面确实不容易办到啊。我的手下也不少,当然,我也将提供更安全更快捷的洗钱渠道,所以,我们这么分的话,是不是太不公平一点了呢?”

即使科克说的理由再好,但是这也显示出了他的贪婪,李晨曦装着犹豫了一下,如果太爽快答应改变比例的话,那就太容易被别人看出破绽了。

想了一会,李晨曦有点不情愿的问道:“那科克将军认为应该提成多少呢?”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我们也不打算提多少!”见到李晨曦软了下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科克已经很满足了,“我们就五五分成吧,而且我们今后将有更多的合作,到时候,如果双方合作愉快的话,那我们再商量今后的分成比例,你看怎么样?”

这只老狐狸,再商量,也便宜不了我们!李晨曦心里骂了一句,尴尬的笑了下:“这个……能不能让我们先商量一下?不用很多时间,马上就能够给你答案!”

科克点了点头,示意旁边的小书房没有人,李晨曦他们可以到那边去单独商量这件事情。

带着张鹏他们三人,李晨曦走进了旁边的小书房,司马亮一进门,就急着要说话,被李晨曦横了一眼,就把说到嘴边的话缩了回去。

李晨曦相当清楚,在这个书房中,肯定还有监视器在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够说出心里话。而开始,他要求自己人单独商量这件事,也是为了装得更像一点,好让科克将军不怀疑到他们,而并没有别的用意。

一看到李晨曦的眼神,另外三人明白了他的用意,也就装模做样的激烈讨论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四人才离开了书房,重新坐到了开始的沙发上。

“李先生,相信你们已经有结果了吧?”科克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是他神色中流露出来的那点自信,却泄露了他心里的想法。

“我们已经讨论好了!”李晨曦点了点头,“我们同意将军的意见,这次五五分成,但是下次的合作,我们需要另外确定一个更合理的数字!”

“呵呵,当然没问题,只要合作愉快,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是不是?”科克笑了起来,他才管不了下次,只要李晨曦上了他这条船,难道还怕他跑得掉吗?

接着,双方就具体的办法商量了一会,最后一些细节的工作还得交给屠雯与科克中将的经济顾问去处理,这并不是他们现在应该讨论的问题。

“很高兴,我们能够进行一次愉快的合作,也希望李先生几位能够在我们这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科克将李晨曦他们送到了大门边上,这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当然,能够认识将军这样一位朋友,我们的假期肯定会很愉快的!”李晨曦也不忘再抬下科克,反正说好话,也费不了多少口水。

“但是我们国内的治安状况一直不好,听说前几天,南部地区还发生了袭击商队的事情……”科克握着李晨曦的手,显得很热情,“如果你们准备出去游玩的话,可要通知我,到时候,我好派点人来保护你们的安全!”

“呵呵,将军这就太客气了,我想没这个必要吧!”李晨曦委婉的拒绝了这个帮助,他当然知道这是科克要完全控制他们行动的“好意”。

“哪里的话,我们哈萨克斯坦人可是很好客的!”科克却并不会让李晨曦的打算那么容易得逞,“而且你们是我最尊贵的朋友,保证客人的安全,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到时候,可一定不要忘记通知我,我好尽到自己的一份薄力!”

“那好吧!”李晨曦没办法再拒绝了,如果还不答应,那科克不怀疑他们才怪,“既然将军这么热情,那等到我们处理完这边的工作,准备去几处地方参观旅游的时候,再来唠叨将军了!”

“哪里,李先生太客气了!”科克正要继续说下去,一名随从从后面的通道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科克赶紧道,“李先生,先等一下!”

看着科克走到那名随从身边,两人小声的说了几句话,李晨曦很想知道他们说什么,但是却听不清楚,后再看科克变得严峻的脸色,心里也已经猜出了个八九来。

“李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家里发生了点小事情!”科克准备送客了,“听李先生的意思,是不是还要在这里停留几天?”

“对,现在我们正在与贵国政府协商投资的事情,大概还需要几天的时间吧!”李晨曦并没有隐瞒这点,因为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那就好!”科克点了下头,想了一下,“不知道李先生后天晚上有没有空,我将举办一场晚宴,如果能够请到李先生的大架,那将使我棚壁生辉!”

“既然将军盛情邀请,我当然不能拒绝了!”李晨曦笑着接受了邀请,“现在将军如果有事要忙的话,我就不再打扰,先告辞了!”

等到李晨曦一走,科克将军马上转身向后院走去,同时对那名开始来报信的随从问道:“现在人在哪?”

“我们已经将他安顿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正在找医生为他治疗身上的创伤!”随从机会是小跑着跟在科克的旁边。

“不管怎么样,找最好的医生,一定要将人救回来,现在我们马上去!”科克的步伐是越迈越快了。

“好的,我马上吩咐人去找最好的意思!”那名随从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转身就要去找人。

“等下!”科克叫住了他,脚步也停了下来,“另外,你派人去查下那个中国李的背景,另外,让人24小时监视他的行踪,随时向我报告,明白吗?”

随从点了点头,这才离开,而科克叫上自己的保镖,就上车,向那处秘密的藏身地点驶去。

李晨曦这边,当他们离开了科克将军的住处时,就架车上了回大使馆的路。

“这科克将军也不怎么样嘛!”张鹏开着车,最先开口。

“不,你如果认为他没有什么本事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李晨曦摇了下头,总觉得今天这一趟有点问题,“司马,国内那边的消息是不是确认了,他们已经放了那名恐怖份子了吗?”

“对,已经确认了,今天凌晨的时候放的!”司马亮点了点头。

“但是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地方不对呢?”李晨曦心里疑惑了起来,突然想到科克那名急匆匆的随从,一下明白了过来。

“怎么,你想到什么了?”看到李晨曦突然皱起了眉头,一副苦瓜脸,屠雯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很麻烦……”李晨曦长长的出了口气,先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在脑海中将这次行动的前后经过整理了一遍,这才继续,“现在我们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了,我看,后天晚上的宴会,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我会为你们想好缺席的理由的!”

“我们怎么不能去吗?”张鹏很不理解的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李晨曦。

“不是你们不能去,现在你们必须要去办一件事!”李晨曦只能用更重要的事情来让他们同意自己的意见,“科克可能已经在怀疑我们的身份,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现在,你们三人马上就去联系这里的特工组织,让他们做好随时营救我的准备!”

“营救?”张鹏惊讶得张大了嘴,“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这些事情司马与屠雯已经能够做好了,而且有我在你身边,也好一点!”

李晨曦想了一下,确实不好拒绝,就点了点头:“好吧,张鹏与我一起行动,屠雯与司马去安排撤退的事情。我有个感觉,后天晚上将会很危险,到时候,我与张鹏能不能活着出来,就要看你们两人的准备做得怎么样了!”

屠雯与司马还想反对,但是听到李晨曦这么说,也就不好再反对了,只有接下了这个任务。而这时候,车也开进了大使馆,虽然这一天已经快要结束,夜幕已经升了上来,但是对李晨曦他们来讲,危险也就随之到来了。


最后看了眼被破坏得分不出本来面目的临时营地,炎胜虎最后一个登上了直升机,随着两台2500千瓦涡轮发动机的轰鸣声,25吨的重型运输直升机再着特种兵升上了天空。

虽然,对这些一直战斗在最危险的前线的特种兵来讲,他们一直期盼着早日回家,但是现在踏上回家之路的时候,所有人却又不忍心离开着里,因为,他们的一名战友,同样是非常优秀的一名战士倒在了这,永远失去了回家的机会。

虽然机舱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却很闷,出了传来嗡嗡的发动机运转声外,几乎听不到一点别的声响,即使枪械在地板上偶尔发出摩擦的声音,也吸引不到任何人的注意。

“大家都是怎么了?”炎胜虎靠在机舱的后闭上的跳板上。其实他的心情也一样的沉重,出来的时候,带了22个兵,回去的时候却只有21个,这让他无法向牺牲战友的家人交代,为什么牺牲的是他,而不是自己!但是,现在他心情再沉重,也必须要坚强振作,因为他是这伙士兵的头,是大家的榜样,大家都在看着他,如果他都倒下了,那还怎么来提高别人的斗志?

机舱中还是很沉闷,但是那些开始一直低着头的特种兵都抬起了头来,看着他们的大队长,那个以前那么凶狠的大队长,这时候看起来却带着几份悲伤。

“大家的心情,我了解,因为我也一样,但是,那能够起到什么作用?”炎胜虎提高了声音,压住了外面传来的发动机声,“童志文已经牺牲了,难道我们还要让他在九泉之下还不安吗?难道你们认为他会很乐意的看到现在这个样子吗?是男人的话,就别让悲伤控制自己,勇敢的站起来,用我们特种兵的方式,用我们特种兵的手段,去为童志文报酬,去让我们的战友,让我们的兄弟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看着炎胜虎的目光都变了,有的人还偷偷的擦掉了眼泪。对,士兵不需要泪水,他们需要的只是付出汗水,用鲜血,用自己的行动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士兵是铁打的,那就应该百炼成钢,应该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也是最有气概的男子汉!

见到这些兵的士气提高了不少,炎胜虎暗暗松了口气,对自己带出来的这些战士也感到很满意,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虽然说战士是最强健的人,但是他们照样是人,照样有一颗肉做的心,只是,他们比很多人表现得更刚强一点,这却不能够改变他们是人的事实,也就不可能没有缺点,而他们只有在战胜自我的时候,才会得到最大的进步!

直升机的发动机仍然在发出轰鸣声,机舱内却不再沉闷了,已经有人点上了烟,也有人在小声的说着话,而更多的人,却是默默的检查着自己的武器装备。在这些特种兵看来,手中的武器就是他们最好的朋友,也是他们杀敌的利器,只有将它们调整到最好的状态,才能够消灭更多的敌人,也才能够给祖国带来和平,为战友的牺牲换得更多的价值!战士是不需要多少语言来表达他们的内心,他们只需要行动,在钢铁与烈火中燃烧自己的青春,在血与火的考验中锤炼自己的意志,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锻炼自己的能力,再用自己的汗水与鲜血,来证明他们存在的价值!

终于,炎胜虎能够看到舷窗外的基地了,虽然还有2公里左右的距离,但是他已经看到了那名身材魁梧的将军,正站在旭日的大风中,仰首朝向他们这边,似乎是一个期待着儿子归来的父亲一般。

“老龙……”炎胜虎第一个走下直升机,看到距离他不到20米的龙宏明,内心的感情突然喷发了出来,哽咽着说不出更多一个字。

“好了,你不用说,我什么都知道了!”龙宏明拍着炎胜虎的肩膀,拉着他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这次,你们表现得很好,我很满意,而且,童志文同志的追授文件我已经提交了上去,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

炎胜虎点了点头,从龙宏明手中接过了一根烟,点上后,就默默的看着车窗外的世界,虽然太阳才升起,但是棉花田里已经有农民在劳作了,这是祖国的大地,这才是自己的家。

看到炎胜虎不想说话,龙宏也就没再开口。他很熟悉这样的场景,每次这些特种兵从前线回来的时候,都会是这个样,默默的看着外面的世界,看着祖国的热土。这是他们用鲜血与生命在保护的祖国,也是他们为之付出一生而奋斗的祖国,是值得他们骄傲的祖国!


当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司马亮早早的就独自吃完了早饭,然后架车离开了大使馆,因为今天他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理。

在李晨曦对他们的任务进行分工之后,司马亮就负担起了去与潜伏在这里的特工组织联系的任务,所以,现在,他必须要出去找到那些特工,寻求他们的帮助。

借着卡拉干达的旅游地图,司马亮很快就找到了接头的地点,将轿车停在了街对面的停车区之后,司马亮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大步的走进了对面那间百货商店,

“需要什么帮助吗?”一名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看到司马亮走进来,马上就上来客气的招呼他。

“对,我想买一种酒!”司马亮说出了接头的暗号。

“酒?”那中年男人愣了下,马上又表现得很平静了,“你要清酒,烈酒,还是果酒?”

“我要一种烈酒!”司马亮确认对方的回答并没有错。

“我们这的烈酒有很多,有最好的伏特加!”中年男人的话很沉着。

“不,我不要伏特加!”司马亮看了下周围,确认并没有人在看着他们,“我要一种中国的烈酒!”

“我们这也有,你需要什么牌子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水井坊,你们这有吗?”

司马亮的话一说完,那中年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很惊异的神色。因为,按照约定的暗号,“水井坊”是代表有大麻烦,需要这些卧底特工全力帮助,而这样的事情,恐怕这名卧底了几十年的特工,也才是第一次遇见吧!

“有,当然有!”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又小声道,“你跟我来!”

司马亮点了点头,看了下店内并没有几个客人,外面的大街上也很平静,这才跟在了那名中年男人的身后,朝商店的后门走去。

当司马亮他们关上后门的那一刻,街对面的两辆轿车里走下来8名穿着西装的大汉,其中带头的那人朝另外4人指了下商店两边的胡同后,带着另外三人对直朝商店走去。

“同志,你们这次遇到什么麻烦了?”进了商店的地下仓库,那中年男人才说出一口正宗的普通话来。

“很大的麻烦,可能我们这个行动小组要准备撤退了,而且我们都有生命危险!”司马亮一点都不隐晦自己遇到的麻烦,但是并没有说出具体是什么样的麻烦。

“这样……”中年男人一边在一堆杂货中翻着,一边说着,“我想也是,这么多年,都还没有人因为这样的原因来找过我们,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需要你们全力的帮助!”司马亮坐到了一堆货物上,“我们在阿拉木图与李阳同志联系过,他告诉我们,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尽可以向你们寻求帮助,所以,现在我来找你们了!”

“李阳?”那中年男人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PPK手枪,检查了一下,插到了腰后,“他很久没有与我们这边联系过了,他那边的情况还好吧?”

“还好,一切都很顺利!”司马亮并不想在这些问题上纠缠,也就直接改变了话题,“现在我们要准备撤退,但是我们的任务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所以我们打算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再撤退。”

“那是不是有很大的危险?”中年男人坐到了司马亮的对面。

“对,非常大的危险,可能我们小组会因此无法将情报送出来!”司马亮点了点头,按照李晨曦的吩咐,他没有隐瞒这些危险,“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在必要的时候,将我们得到的重要情报送回国内,当然,如果能够帮助我们脱险,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样?”中年男人想了下,“好吧,我们会想办法,现在我们还是最好别留在这里,等我们这边联系好了人员,我会来主动找你们的!”

“你知道我们在哪?”司马亮有点疑惑。

“住在大使馆的人,我们能不知道你们是谁吗?”那中年男人笑了起来。

司马亮尴尬的笑了下,这才抱起为他准备好的那箱酒,朝地窖的台阶走去。

当中年男人在前面一打开地窖的门,司马亮就感到了一股迎面扑来的危险,由于抱着酒,他没能及时的做出反应,就只觉得胸前一痛,手脚一软,酒摔在了地上,人也如同被抽干了力气般,倒了下来,在他失去神志前,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枪向,接着是几声闷响,当那名接头的同志出现在他视线内的时候,半边脑袋已经不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