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兵借德国之声污蔑祖国

killermao 收藏 88 9743
导读:中日之间的仇恨,何时才能化解? 自从在博客上发表了“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一文之后,上海大学教授葛红兵成为了千夫所指的焦点。文章发表之后短短几天,葛红兵就收到了700多封诅咒他的来信。曾经称自己是“一名有自闭倾向、难以跟世界交流”的葛红兵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的采访时袒露了自己的心声,阐述了自己对中日关系前景的看法。 中日仇恨,中方也有责任 葛红兵博客上原文的题目是“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但是各网站转载之后,文章的题目被改成了“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意在宣扬复仇”;该文章之所以在网上被“批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日之间的仇恨,何时才能化解?

自从在博客上发表了“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一文之后,上海大学教授葛红兵成为了千夫所指的焦点。文章发表之后短短几天,葛红兵就收到了700多封诅咒他的来信。曾经称自己是“一名有自闭倾向、难以跟世界交流”的葛红兵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的采访时袒露了自己的心声,阐述了自己对中日关系前景的看法。

中日仇恨,中方也有责任


葛红兵博客上原文的题目是“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但是各网站转载之后,文章的题目被改成了“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意在宣扬复仇”;该文章之所以在网上被“批斗”,是因为有人引用葛红兵的话说“二战中,日本人酿下的恶果,不仅是日本单方面的责任,中国也有责任。”但是德国之声记者并没有在葛红兵的博客中看到这句话,是葛红兵迫于压力修改了原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德国之声记者向葛红兵求证。

对此,葛红兵教授称:“这完全是记者的误传。我的文章中并没有像网上传闻的那样写。另外,我博客中的文章经过其他几个网站的摘编,去掉了一些血肉,给读者造成了误解。”葛红兵认为自己的原话应该这样去理解:二战造成了中日两国互相仇恨,但如今中日两国依旧相互“仇恨”的原因,不仅仅是日本单方面的责任,也有中国的责任在里边。 南京大屠杀,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

对此,葛红兵教授解释说:“中国传统的东亚观念,始终认为日本是中国的一个文化附属国,〔因此〕它过去对中国犯下的侵略罪行,远远比八国联军所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更为严重,更值得可恨。这是中国人的中央大国心态在里边起作用。还有一个是我们反思二战的方式在起作用。我们反思二战主要是站在民族矛盾的角度去反思,然后是反帝国主义殖民侵略的角度,以及日本的民主意识形态、自由意识形态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矛盾的角度,还有抗日战争期间,国共两党谁是真抗日,谁是假抗日,谁是抗日主体等角度去反思。这种反思方式必然会带来仇恨思维,造成的后果就是宣扬仇恨,抗日反日。我们纪念二战的方式,还停留在二战时期的思维中,这也导致了中日之间的仇恨。这种仇恨的结果,不仅仅是日本的责任,在整体上来看,也有我们的责任在内。”


在葛红兵看来,中日之间的仇恨,最终是需要中国人的宽容来解决。日本在二战期间犯下的侵略罪行,任何形势的自我反悔、祈求原谅,任何形势物质上的补偿,都不可以对等抵偿的。这种情况在巴勒斯坦跟以色列的冲突之中也能看到,互相之间要补偿、抵偿、要血债血还,是永远还不干净的。


中国要学会谅解与宽容

很多人认为,二战之后,法英原谅了德国,是因为德国总理(编者:前西德总理勃兰特)代表德国下跪赎罪,但是葛红兵教授却不这样简单的认为:“德国所有的罪孽,都是不可以用‘下跪’这种形势来得到抵偿的。真正使德国得到原谅的原因,是受害者的宽容和谅解。中日之间关系的解决,最终在于中国。中国对日本的原谅,才能构成中日之间真正的和解,而不在于日本。无论日方抱着怎样的态度,都不构成和解的先决条件,或者说是充分必要条件,这是我的一个本质看法。这样说并不是让我们忘记日本人所犯下的罪过,而是说由于日方在过去的罪孽过于深重,而以致于自己都无法从中解脱,这才需要我们的谅解。”

葛红兵认为,中华民族的传统里边,却少有这种宽容的思想。儒家传统理念中,尽管有“仁爱”的思想,但是孔子所说的“仁爱”却“止于至亲”,但日本显然不在“至亲”的范畴中。“1949年之后,中国所有的教育也都是指向‘仇恨’的。比如说对帝国主义的仇恨,因为我们要论证执政的合法性,帝国主义的仇恨是以美日为代表的;然后又指向阶级仇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仇恨;接着是管理者和统治者和被管理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仇恨……

所有的这些其实都是仇恨教育,这导致中国人不会原谅别人。如果中国人不学会原谅,不学会爱的话,就永远不可能和日本真正和解。葛红兵说:“我在这里提出一个极端的意见:即使日本不悔罪,即使日本不补偿,我们也要原谅罪人。只有中国先原谅了日本,才能帮助日本认识到他们的过错。一个仇恨的民族,是得不到世界的认可的。中国给世界的感觉是有威胁的、好战的,比如说台海问题不放弃使用武力,都跟我们的仇恨品性有关系。”


必须改变弱国心态


日本防卫厅充当了怎样的角色?葛红兵教授认为,中日之间的仇恨最主要是由于民间历史文化心态,其次是由于引导不当。中国的历史文化心态是根深蒂固的,中国总是说“小日本、倭寇”,这主要是因为日本和中国同文同种。“中国也有被俄罗斯侵略的历史,但是中国现在很少去谈,因为俄罗斯和我们种族不同。中国人始终认为自己是日本的文化宗主国, 中国不能容忍一个像黄遵宪所说的‘同文同种’的国家带给我们的屈辱。”


目前对中日关系的引导也存在很大的问题,电视中没有出现任何关于日本的正面的反映。日本民族中也有反战的,不过这种形象在中国非常的之少。欧洲则不同,能看到很多很重要的电影来反映德国人来帮助犹太人,但是中国从来没有过。

卢沟桥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所反映的毫无疑问都是真实的东西,但葛红兵认为:“并非所有真实的东西都能拿来教育自己或教育我们的孩子。比如说那种肚子被剖开,婴儿被顶在枪上的镜头,并不适合做宣传。因为去参观我们纪念馆的,很多是少年儿童,心智并不是很成熟,这样的教育会为他们播下仇恨的种子。我们的纪念馆,宣传方式需要改变。”


那么,怎样的宣传方式才是葛红兵教授认为的正确宣传方式呢?葛红兵称:“针对宣扬仇恨的二战纪念,更应该宣传宽恕;针对宣扬抗日和反日,应该宣扬和解。抗日和反日都是二战时期的宣传,但是在战后反思这场战争的时候,中国作为战胜国,应该帮助日本正视历史,就像美国所做的那样。”

与此同时,中国必须改变弱国心态。葛红兵认为,二战期间,中国是战胜国,没有必要反复要求一个战败国日本去如何如之何,我们应该以战胜国的心态来对待中日关系,尤其是今天,中国作为大国崛起的时候。中日之间的政治、经济冲突,都应该通过现实的手段去解决,不应该中日一有冲突,就立刻想到历史的原因,甚至于把如今的不进步,不开放,归结成是二战的结果。真正的二战纪念,应该是呼唤和平,赞美人性之爱的。


博客上的文章发表之后,葛红兵教授收到了700多封诅咒自己的来信,上海大学也接到了很多咒骂葛红兵的电话,网上还有人将葛红兵电话号码、家庭地址全部曝光,对其口诛笔伐,还有人呼吁上海大学处分葛红兵。葛红兵对此感到很沉痛:“我们的仇恨教育,已经是毒害了一代人。在他们内心深处,这种恨是主导的。我很害怕我们的子孙,也是一样的去仇恨日本。如果日本人以牙还牙也是恨的话,那么什么时候能有和解呢?就像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一样,永远不会有和解。”

政府比民间更宽容

德国在二战之后的表现,已经得到了世人的谅解。但是为 高层已经握手,民间何时和解?何中日问题却越来越复杂化呢?葛红兵教授表示:“我认为,第一,这有宗教的背景在里边。无论是新教的背景、***的背景还是其它什么,宗教背景使得他们更容易理解什么是宽容;第二,要承认德国(在检讨战争罪行方面)做得的确比日本好;第三,我们也要认识到,中日之间有着意识形态之间的巨大差别:是西方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和中国的共产主义制度之间意识形态的严重冲突,这实际上是中日之间旧仇变新恨的真正原因。在亚洲,我们很少说我们周边的哪些国家是好的,柬埔寨是Shit,越南、印度也是Shit,日本更是Shit,我们只有一个友好的国家,就是朝鲜,所以我们要真正的学会自我反思。”


目前中国高层看待中日关系,反而比民间更宽容、更理性。反倒是民间的好战情绪,经过半个世纪之后,依然是根深蒂固。葛红兵博客上上千条留言中,有300-400人称只有跟日本一战,才能洗刷前耻,甚至有人表示要“直捣黄龙,以血还血,占领东京”,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葛红兵说:“日本有罪,我们却分享着日本的逻辑,那么我们也是有罪的。我们要一起来反思这种思想,如果我们和当年日本人的思想是一样的,那么我们又有什么权力,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日本去道歉呢?”


葛红兵教授最后表示,其实这种“仇日”情绪,也是有正面因素在其中的:“五四时期,中国对西方的仇恨情绪、反对情绪是非常浓烈的,这同我们国家当时的处境是分不开的。当时中国是一战时期的战胜国,我们认为自己有权利跟西方国家平起平坐,所以才产生了西方国家对我们的压迫、对我们的侵犯心态。如今中国对日本、对美国说不,其实也跟这种心态有关系,它跟80年代的崇洋媚外完全不一样,其现时的根基在于我们经济的大崛起。过去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和日美产生经济冲突,没有可能跟美日进行战略对话,因为我们在国际舞台上没有政治力量,也没有经济力量,甚至到不了跟他们产生冲突的层面上。如今的‘仇日’情绪,事实上也有大国崛起的背景在里边,所以也有正面的一面,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引导好这种情绪。如果这种仇日的情绪蔓延下去,对日本不利,对我们纪念二战不利,更是对我们自己不利。”

德国之声的信件:

德国之声到底宣传的是什么样的言论自由?

抗日战争结束以后,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赔偿,大赦了无数的日本战俘和战犯。中国的抗日战争纪念馆里,展品都是历史事实,由于日本和美国刻意销毁和封存资料,中国的展品还远远不能表现对日本侵华战争的残暴史实,目前的展出还只是日本滔天罪行巨大冰山之一角。中国政府一直强调日本侵华是军国主义分子的错,广大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目前有足够证据表明:绝大多数日本人都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中国政府为了终日友好的大局反倒开脱了日本人的罪行),中国??,难道还不够宽容吗?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宽容换来的是什么?

日本政府从1985年来都做了些什么?自中曾根到最近的小泉纯一狼,历届首相都去参拜靖国神社,向东条英机等战犯致敬;日本文部省审定的历史教科书,篡改其侵略历史、美化其战争罪行;无数的日本官员公开否认二战罪行,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慰安妇、否认细菌战、否认强征劳工。

不但在历史问题上,日本政府和人民拒不诚实地道歉和认罪,在现实问题上更是追随美国,对中国进行遏制和包围。导弹防御、支持台独、强占钓鱼岛、侵夺中国东海、日本首相多次到德国要求反华的女总理墨克尔维持对中国的武器禁运等。所有这一切充分表明:日本始终没有放弃其大东亚共荣的罪恶梦想,一直以中国为敌。现在在中国的反日一族,其主体是70和80年代生人。与他们的前辈不同,他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年代,他们不会单方面相信政府的宣传和教育、他们能够睁开眼睛看世界。之所以对日本的不满或者仇恨情绪上升,都是日本人自己惹的祸,而不是中国政府的仇日教育所致。一个简单的道理,你希望与你的邻居做朋友,而你的邻居总是在算计你,你还能与其友好下去吗?上帝说:爱你的敌人吧。那是因为这世界上的凡夫俗子都做不到这一点,上帝才会劝谕他的子民努力去做到。同样,为什么近年来德国人对美国的反感度上升,都因为美国的单边主义和霸权作风所致。凡事有因有果,连这点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你们德国人的思维能力不会如此退化吧。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欧洲,会有什么情况出现?德国政府和人民是否会放纵纳粹分子,是否会放纵否认纳粹罪行的言行?

我很奇怪,最近几年,德国舆论在中日关系方面,总是为肇事的一方日本开脱罪责,却把矛头指向中国,这是不是因为德国政府的右倾化有关?

或者德国人骨子里不想对二战认错,只是因为欧洲美国和俄罗斯的重压才假装认罪?由于无法公开否认自己的战争罪行,所以才借日本和中国的争端来说事,从而发泄自己对二战失败及承担战败国的罪责的不满?

顺便我想指出的是,葛红兵本人是汉奸的后代,其祖父是当年的大汉奸葛日仁,1946年为国民党政府所正法(不时共产党政府哦,否则你们又要说事了),所以他说出这样的谬论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一点告诉你们,2003年,全世界都在反对美国入侵Iraq的时候,葛红兵是为数不多几个公开支持美国入侵的所谓学者之一。

德国之声的编辑大人们,作为媒体人,我相信你们比我们普通读者有更多的机会了解战后日本尤其是最近20年日本的所作所为。我理解你们为了吸引眼球,提高点击率的苦心,但你们在标题上误导读者,把矛头对准中国的做法是非常不恰当的,也是不可接受的。特别提醒德国之声的几位中文编辑,虽然你们替德国人打工,但别忘记了你们在使用中文。

最后,祝愿德国之声不要步美国之音的后尘,沦为人人唾弃的媒体。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