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hyd801224 收藏 2 33
导读:前言]:一个米兰球迷提醒我:你可以不尊重别人的成功,但你必须尊重成功者。我明白这句话的哲理,并复制了一个相反的逻辑:我可以尊重别人的成功,但我不一定要尊重成功者。就像我始终承认90年代的AC米兰比现在的国际米兰要优秀,05-06赛季的尤文图斯是联赛中最强大的球队,但我更喜欢用小偷和强盗来称呼他们:是谁给了尤文图斯把裁判锁在休息室的权力?又是谁给了AC米兰一个赛季净胜10多个点球的权力? 成功有很多种,而让人尊敬的只有一种,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一) 有了第一次卖身,往往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前言]:一个米兰球迷提醒我:你可以不尊重别人的成功,但你必须尊重成功者。我明白这句话的哲理,并复制了一个相反的逻辑:我可以尊重别人的成功,但我不一定要尊重成功者。就像我始终承认90年代的AC米兰比现在的国际米兰要优秀,05-06赛季的尤文图斯是联赛中最强大的球队,但我更喜欢用小偷和强盗来称呼他们:是谁给了尤文图斯把裁判锁在休息室的权力?又是谁给了AC米兰一个赛季净胜10多个点球的权力?


成功有很多种,而让人尊敬的只有一种,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一)


有了第一次卖身,往往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句话可以解释足坛上两个伟大的现象,一个是罗纳尔多现象,一个是卡佩罗现象。


2002年离开球会总部前,罗纳尔多发表了简短讲话,“我对国际米兰很有感情,我对这些年像父亲一样帮助我的莫拉蒂主席很有感情。离开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国际米兰选择了另一个人而放弃了我。交涉结果积极,我很高兴。我要感谢莫拉蒂主席,没有他,我将不能去西班牙。这次他又帮了我。

鲁梅尼格这么评价:“这样的足球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对,职业球员可以根据他们自己的利益作出选择,但是也要有个限度,罗纳尔多已经超越了这个限度。他对国际米兰的所作所为是很没有风度的,在他生病的三年时间里,俱乐部还是给他付了年薪并且给予他很大的帮助。足球不应该被降低到这样的层次。”


躲在旁边看笑话的罗马队主帅卡佩罗放出风言风语,给莫拉蒂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他公开表示,“有了罗纳尔多,皇家马德里队变得比以前更快速、更致命,”接着他又补充说,“想找到一位像莫拉蒂这样乐于帮助球员的俱乐部老板实在太难了,他只知付出、不图回报地为罗纳尔多奉献了足足两年。”


2007年英国《卫报》刊登了罗纳尔多离开皇家马德里的新闻发言,内容与2002年有着惊人的相似:“离开皇马是因卡佩罗不要我,是皇马抛弃了我。”


从米兰到西班牙,再回到米兰,5年过去了,国际米兰变了,皇家马德里变了,但罗纳尔多始终没有变,他都是一个无辜者,一个牺牲品。


如果说罗纳尔多还曾经用伤痛和泪水作为道具,卡佩罗的卖身则和他的足球一样,简单实用。


2003年的卡佩罗还是罗马城的反尤文先锋,抨击尤文图斯是裁判问题的幕后黑手,他也不止一次表示永不“执教尤文图斯”,并补充说“这是我终身的选择。有些球队我没有兴趣,对我没有刺激。尤文图斯在全世界球队名列前5名,我相信所有的教练都愿意去那里,但我不愿。”

2004年的,卡佩罗突然中止和罗马的五年合同,入主尤文图斯,并带来了艾莫森和泽比纳。2005年重回奥林匹克球场, 卡纳瓦罗上半场打进了一记有越位嫌疑的头球。上半时结束前,萨拉耶塔遭封堵倒在禁区线上,主裁判不顾罗马球员抗议判罚点球,皮耶罗操刀命中。赛后卡佩罗声称“不再评价裁判”。


2006年电话门后,曾经誓言旦旦“绝不离开尤文图斯”的卡佩罗再次中止了合同,入主皇家马德里,而这次的礼物变成了艾莫森和卡纳瓦罗。


与罗纳尔多不同的是,卡佩罗永远都是赢家,相同的是,他们都把自己卖给了足球,干干净净。


(二)


卡佩罗的眼里只有利益,我只需要用一句话就完成评价,罗纳尔则多要复杂的多,就像你永远搞不清那个女人才是他的真爱一样。


罗迷们坚持一个信条:只有对职业的忠诚,没有对人的背叛,我相信这句话是商业领域应该的准则。所以,当罗迷们把一切都作为交易来看待,我选择用“卖身”来形容罗纳尔多也没有丝毫不敬的意思。


罗纳尔多把他的双脚卖给了足球,事实也确实如此。马纳多纳吸过毒,齐达内顶过对手,罗纳尔多呢?就算是最憎恨他的国际米兰球迷,也不得不承认,罗纳尔多的每张欧元都无愧于足球。

德的东西属于个人,这句话的另外一个解释是:没有所谓的道德,只有对事情的道德解释。


罗纳尔多的离开不是背叛,罗纳尔多的私生活更是一个裤档问题,大多数国际米兰球迷,从一开始都没能正确的理解:职业、利益和道德。


忠诚的本质是牺牲,所以在以公平为原则的职业领域,忠诚从来都只是一种附加。和世界上所有的合同一样,罗纳尔多与莫拉蒂的国际米兰从头到尾只关系到“干活、拿钱、留下和离开”的问题,这才是唯物主义的解答。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唯物主义绝对成立的条件仅限于没有知觉。


罗纳尔多显然是有知觉的,这在他加入皇马后对此有了更深的体会:“我在伯纳乌从来也没有家的感觉,这里的球迷从来也没有喜欢过我。”与此相反的是,国际米兰给予他的,甚至包括一个父亲。


博斯曼法案宣告了足球的职业化,忠诚成为了奢华的古董。对于球员,职业犹如生命;对于球迷,忠诚等于灵魂,足球,究竟是生命孕育了灵魂,还是灵魂点燃了生命?


辩证的真相是立场对利益的分割。如果你问一个尤文球迷,罗纳尔多和皮耶罗谁更伟大,答案是什么?如果你问一个AC球迷,罗纳尔多和马尔蒂尼谁更能代表足球,答案是什么?如果你问一个罗迷,罗纳尔多、皮耶罗、马尔蒂尼谁才是最伟大,答案又会是什么?


成就不能代表一切,成就更不能赢得一切。罗球们对罗纳尔多的维护是足球的褒奖,国际米兰球迷对罗纳尔多的憎恨是情感的惩罚。

伤害的真相往往开始于一个假象,忠诚就是一个被爱吹大的肥皂泡,利益的冲突让一切还原了本质。从梅阿查到圣西罗,2年多的等待与三万多枚的口哨,罗纳尔多张扬的笑脸,莫拉蒂失态的愤怒,冰封的情感,扭曲的足球。


米兰德比还会继续,但莫拉蒂和罗纳尔多的故事已经结束,没有对错,原因仅仅是这样的:莫拉蒂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老板,而罗纳尔多首先是一个球员,然后才是一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