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狼王 (二)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9/


(三)

日本鬼子进蓬莱后的一天,王朗来到黄县黄城集附近一个村庄的朋友家里。第二天是黄城集大集,他知道这里有十几个鬼子和三十几个伪军加上十几个穿便衣的汉奸在修碉堡和炮楼。这里碉堡已经修好,炮楼也起了一半。他准备在明天的集上找机会搞两支枪,这可不能让李部长失望,自己虽然是说尽快搞到枪,要是时间一长可也丢不起这个脸。

黄城集是蓬莱、黄县两县交会点的大集,因为日本鬼子的占领,和那些伪军狐假虎威萧条了许多。可是百姓们为家里的难事需要钱,都要用土产在集上换两个小钱急用。这里也成为鬼子和伪军作威作福的地方。王朗在小摊上吃了两个面鱼(和油条相似的面食)一豌豆腐脑后,坐在马扎上观察周围的情况。也怪了,平时多有伪军、汉奸和日本人在街上晃来晃去,今天倒少了。经过了几个伪军,只有一个背着长枪过去,其他的都空着手。也看不见跨匣子枪的便衣汉奸。王朗不知到他打死龟田后,各点的鬼子、汉奸加强了战备等级,不能随便外出。

眼看大半上午过去,王朗站了起来向南边的炮楼走去。离碉堡不足百米时,果然前边传来一阵吵闹,鬼子碉堡里出来一个腰里别着匣子枪的汉奸和一个斜背手枪的翻译官带着几个伪军,抢了集上的几只母鸡,伪军们提着回去了。这个翻译官是东北人,每集都要给鬼子搞几只鸡,他爱好吃猪蹄喝酒,正领着那个便衣在集上寻找。王朗心里暗喜迎面迎了上去,听几个行人匆匆经过说“这些鸟人,每集都要抢东西,说是让到炮楼里领钱,谁敢去``````”

王朗看到旁边有一个卖散酒的铺子,心生一计靠了过去说道:“老板,来瓶酒。”交了钱后,把大半瓶酒倒在了身上,又要了半瓢凉水把瓶子灌上。瞬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醉汉,摇晃着靠过去。这时那个便衣又抢了一个老汉的两只鸡,老汉正苦苦哀求“老总——这是给家里换钱救命的,好歹给两个钱``````”那个便衣挥手两个耳光把老汉打的口鼻窜血,老汉还在跟着哀求。

王朗上前说道:“老总,我请你们喝酒!”那个便衣心想‘哪来得醉鬼?不知死活!’伸手揪住王朗的后衣领,想把王朗甩倒。王朗一个撩阴腿,接着一个提膝把这个便衣击倒;翻译官见状伸手摸枪,王朗一个箭步将手里的酒瓶狠狠砸在他的头顶,翻译官被开了瓢倒地。王朗上前解下他们得手枪,是一只匣子枪和一只王八盒子(日本军用手枪,又称撸子)。王朗又摸了摸,搜出三个弹夹和两块大洋。这时在碉堡上站岗的哨兵发现了情况放了枪,王朗看到挨打的老汉还在满街抓鸡,把大洋往他手里一塞“快走吧,鬼子就来了”此时碉堡里奔出一队鬼子和伪军,王朗转过身向北跑去。大集在枪响的那一刻就炸了,人们四散逃走。

王朗没有着急,心想老子也有了枪还怕你们?鬼子和伪军跟的很紧,离王朗只有几十米了,王朗顺手要拔掖在腰间的匣子枪,竟然没有拔出来。低头一看,是准星卡住了腰带。敌人的子弹从身边掠过,王朗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王朗出了村外,看到四周的路上都是逃离的百姓,就跨过了大路朝旁边的山上跑去。鬼子和伪军衔尾追来。

王朗哈着腰躲在山腰的大石旁,这里正好练练枪法。自己在根据地学习时学过使枪,可是八路军子弹紧张没打过实弹。他看到山脚鬼子和伪军们分成三路,从正面和两侧包抄过来,打开匣子枪机头上了膛,朝迎面的鬼子“砰”的一枪,枪口跳起老高倒吓了自己一跳,子弹不知打到哪里去了。鬼子发现目标打过枪来,其中一颗子弹擦着王朗的头发梢飞过。王朗惊出一身冷汗,枪这玩意儿看来得多练练。抓住机会又打了两枪,还是那样。不过迎面的敌人倒是全部卧倒了。王朗趁着这个机会机向山后的松林跑去,奔跑中又朝包抄的伪军打了两枪,这次是反手打的,枪面向上,这次看到两发子弹打在伪军的脚下,枪口跳的不那么大了。进了松林,王朗放下了心,这片松林连着另一个山包,敌人围不住自己了。王朗王郎找个机会又打了两枪,这次枪面平放,果然准了许多,其中有一枪还打到了一个鬼子。

鬼子们的火力很猛,王朗不敢停步,在树后和山石间跳动着,趁机又从王八盒子里掏出日本撸子打了两枪,心里大失所望。这小日本造的什么破枪,枪声小,枪口跳动倒也小,可是子弹飞到自己预想距离的一半就落地了。王朗看到自己现在枪打的还不行,一头钻入松林向对面山头跑去。

在山头,王朗看到鬼子们包围了刚才那块松林,正在搜索。坐下喘了口气,回想一下刚才的战斗,看来还是匣子枪好用,把枪面平放打的就稳,正常放枪就没准头了。那把撸子倒挺新,可惜好看不好用,劲小射程短,留着回去送给李部长作纪念吧。得感谢先前人家不怕危险肯把枪送给自己,这回咱有了枪得回敬人家,别让人小瞧自己。

重新检点了一下战利品,一只匣子枪和三梭子子弹;一只日本撸子,王八盒子上还插有一个弹夹。沉甸甸的还真不少,王朗挺满意今天的成果。在根据地学习时听武装部徐部长讲过夺一支枪立二等功一次,不过好象说的是步枪,不过自己这次弄了两支短的能顶一支长的吧!想到这里王朗自己笑了,人家共产党瞧得起自己让自己加入,还给了个游击队长的官当,咱怎么报答人家还没想好呢!想人家什么功呀?

王朗歇够了,看到鬼子还在松林里忙活,站起来喊道:“小鬼子们听着,你们的爷爷叫王朗!爷爷在这里等着,听话的孙子过来吧!”果然鬼子伪军们向这边靠过来。王朗一笑,心想你们忙吧。转身向和北沟交界的石良方向走去。

(注:那时代所称的匣子枪是德国造的毛瑟手枪,因为有可装十发子弹的弹夹俗称匣子枪,也叫做驳壳枪。分为两种,还有一份略大,可装二十发子弹,可以连发,称谓大肚匣子。

日本军用手枪弹夹插在握把里,手拉上膛,俗话说是撸上去所以叫撸子。枪皮套底部是圆形,远看象是一只王八,俗称王八盒子。这是我国军民根据他们的特点形象称谓。

匣子枪子弹装药多,打的远,可是机身重,枪口轻。击发时枪口跳动大,不好掌握。在实战中发现把枪面尽量平端,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以前我国关于抗战电影里的八路军、游击队使用匣子枪时都是枪面平端,不是为了造型,这是实践中得来的经验。)

天色已晚,王朗赶到到石良镇东边。前面不远是蓬莱的野猫张家村,他记起村里有个铁匠自己认识。这一路上王朗在想,在黄城集因为准星卡住腰带拔不出枪来,要是紧急情况可误了大事。用准星瞄准视野太小,也太麻烦。自己以后要把枪练的跟自己的拳头一样好使,干脆把准星去掉练,倒省得以后麻烦。看了看前后无人,进了村找到了铁匠的家。王朗没有客气,直接跟铁匠借了铁挫,几下把匣子枪的准星挫掉,顺手把枪掖好。跟铁匠聊了两句话,又讨了碗水喝。这时进来一个小伙子向铁匠借老虎钳,看到王朗,没有吭声,神色有些不对。在拿到虎钳出门时回头看了王朗腰间一眼,这倒要王朗警觉起来。王朗向自己身上一看,那支王八盒子斜背在里面,外边罩着衣服,坐下时却露了出来。王朗放下了心,这个青年恐怕要把自己当成了汉奸。喝完了水,直接出了门。

王朗心想“天已经晚了,今天跑了不少路。反正到北沟了,干脆到衣先生那里吃饭去,顺便让他把这支撸子交给李桂五部长。”顺着山路向朱郝村走去。

刚拐过一个山脚,路旁的树林里窜出了一个持大刀的蒙脸人挡住去路,接着身后跳出了几个汉子拿着长矛指住自己。“举起手来!老子是王朗,不想死的话老实点!”那蒙面人说道。

持刀的蒙面人看到王朗举起了手,快步走过来,伸手要摘王朗腰间的撸子。王朗趁机捉住他的手腕一拧擒住,闪到他的身后,右手顺势掏出匣子枪打掉他手里的大刀,指着那几个拿长矛的汉子:“都给我老实点,把手里的家伙丢了。往前站站,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冒充我的名字在这里断道(土话抢劫的意思)”那几个汉子楞住了犹豫着不知怎么办。

被王朗捉住的汉子叫道:“真是王朗大哥吗?天黑看不清,我是戚常福呀!”王朗扯下他蒙面的黑布,看了这个汉子一下,果然是过去在无极会里跟过自己的兄弟,就松了手。

戚常福揉着手腕说道:“大哥,误会了,我们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还用我的名字在这里断道!常福你越来越有出息了!”王朗说道。

“大哥,我早想和这几个兄弟去找你。这不是今天听到去黄城集赶集得人说你在集上抢了鬼子的枪,又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我就想,你的名头现在最响,学你一下,冒了你的名字想在石良镇也抢几支枪,要不空手见你多不好意思。今天听村里张小贵说来了个带枪的,就跟着过来了,没想到碰上的是大哥!”戚常福解释说。那几个汉子拣起了大刀倒提着也凑了过来,王朗看到在铁匠那里见过的小伙子果然在里面。

“你们这不是胡来嘛!要是被你们干掉的是好人呢?”王朗问到。

“大哥,这不会的,现在除了鬼子那边谁用王八盒子呢?听说你在蓬莱城里和郝铭传在一起,我们就跑到黄县这边来搞枪,这样不会让你得罪人。我们也没准备杀人,抢了枪就行。”戚常福笑着说道。那几个汉子也说“是的,我们商量好了,抢了枪就去蓬莱城里投奔你!”

王朗倒恼了,说道:“都在这里胡说,我什么时候和郝铭传一起了?他现在快成汉奸了,我也能成汉奸吗?”

“大哥,我们可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服你,不管你在哪干什么,我们跟着你准没错!”戚常福痛快的说道。

“好啦,想跟着我可要考虑清楚。我可不会给日本人干事儿当汉奸,跟着我可享不了福,吃苦那可是肯定的。”王朗说道。

“我们本来就快吃不上饭了,本身就在吃苦嘛!只要大哥让我们跟着,什么苦也不怕。”戚常福几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听他们几个这样一说,王朗高兴起来,能帮党的队伍招到人是好事,特别这个戚常福也会几手拳脚,也有胆子,能帮上自己的忙。说道:“那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可是共产党的人,不是过去无极会的王朗了。”

戚常福他们倒无所谓,说道:“那我们也是共产党,还认你是大哥,今天就跟着你走!”

王朗知道一时和他们说不清楚,说道:“共产党不是你们说是就是的,你们不能到处乱说,我这几天还有点事办,你们在家里等着我的信,我办完事找你们。”

“行,大哥到时你来这村通知小贵子就行了。”

王朗又向他们交代了要注意的事,特别是不能冒险到处搞枪。说完这些才告了别,紧着向朱郝村赶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