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四章 重阳魅影

天目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10月11日是农历的重阳节,电视里到处都活跃着各级领导干部慰问老人的身影,龙天在江州新闻里看到了白励志的身影,电视里的白励志满面春风、姿势夸张,主持人一遍又一遍地提到了“代市长”这个头衔,让龙天听得非常刺耳,看到白励志就让他想到白云,听到“代市长”就让他想起“家庭背景”,龙天再也看不下去了,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10月11日是农历的重阳节,电视里到处都活跃着各级领导干部慰问老人的身影,龙天在江州新闻里看到了白励志的身影,电视里的白励志满面春风、姿势夸张,主持人一遍又一遍地提到了“代市长”这个头衔,让龙天听得非常刺耳,看到白励志就让他想到白云,听到“代市长”就让他想起“家庭背景”,龙天再也看不下去了,其实不但是他,连身边钱艳薇的脸上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啪”一声,龙天气冲冲地关掉了电视,坐在落地窗前生着闷气。


钱艳薇理解龙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一顶用女儿的终身幸福来换取的“乌纱”,说出来的确让人不齿,可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有白就有黑,有正就有邪,有莲藕也就会有淤泥,就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理解了,这样的事情钱艳薇已经看得太多了,多得已经到了熟视无睹的地步,可龙天不一样,刚走出校门才两年多的时间,生性耿直的他又身为执法者,嫉恶如仇是他身上的可贵品质,钱艳薇从龙天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侠义之士,她也非常希望社会上象龙天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有一个过程,要真正步入法制社会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龙天,不要多想了,时候不早了,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早点休息吧”,钱艳薇轻轻地走到龙天的身旁,手又一次“不经意”地搭在了龙天的肩膀上,这一次龙天没有躲闪避让,因为他的心已经飞出了自己的身体,飞到江州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了,那个地方有他曾经的恋人。


“小薇,谢谢你,我会好起来的”,龙天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但不是爱。


“好的,那我走了,我住在818,如果有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内线电话拨8818,我手机也开着,好吗?”,钱艳薇慢慢地移动着脚步,当经过那张宽大的席梦思床时,她怔了一会儿,这张床曾经见证过一次激情的碰撞,上演过一幕激情大戏,在这幕戏中,女主人公是钱艳薇,男主人公是龙天,不过他至今还蒙在鼓里。


除了男女主人公之外,有观众吗?开什么玩笑,这样私密的房闱之事怎么可能会有观众?


有,的确有,而且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观众,9月13日夜,在这间房里,在这张床上,醉酒的龙天错把眼前的钱艳薇当成了白云,从而在钱艳薇的半推半就下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床上这激情的一幕上演时,当两具赤裸裸的肉体正在“酣战”时,窗外一直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在盯着他们,确切的说更多的是盯着龙天身下的钱艳薇,那双“眼睛”在冒着火光,就象要引燃钱艳薇的身体。


等房内两人恢复了平静,钱艳薇拖着伤痛疲惫的身躯进入818房后,这双“眼睛”又一直在818房的窗户外盯着床上的钱艳薇,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哭,都被这双偷窥的“眼睛”尽收眼底,等钱艳薇入睡后,一个黑影从窗外一闪而过,消失在茫茫无边的夜色中。


与龙天互道了晚安之后,钱艳薇微笑着缓缓地走出了808,听见背后龙天的关门声,她无力地靠在门边,泪水又一次止不住地挂了下来,9月13日晚上发生的事又一次浮上心头,刚刚在房内的时候,她一次又一次地控制住自己欲一吐为快的想法和冲动,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实在压抑得太久了,只是为了不打击龙天,她知道现在她不能说,她只希望通过时间慢慢地让龙天知晓那个晚上到底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刚刚在808房内的时候,她多么希望龙天对她说一句“留下来吧”,或者说“再多坐一会儿”,可惜没有,龙天对于钱艳薇为了他而付出的真心与真情依旧浑然不觉,钱艳薇作为一个女人,女性所特有的矜持告诉她,她只能等,等着龙天察觉的那一天。


抽出纸巾抹干了无声的泪水,钱艳薇的步履有些蹒跚,慢慢地开门进了818房,无力地躺在床上,她什么事也不想做,不想洗漱,不想喝水,只是一味地躺在床上任眼中泪水横流,她总觉得她过得太难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心爱的男人,并为之付出了真情,甚至是身体,而那个男人却茫然不知,让她的一片真心付之东流,心中的苦也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着,当承受不住的时候,哭成了最好的喧泄途径。


“叮咚”,门铃声在屋内回响,钱艳薇心里一喜,她赶紧抹掉脸上的泪水,起身跑过去开了房门。


“龙天”,钱艳薇轻轻地叫了一声,她很高兴,她以为是龙天来了,可是门外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她走出门外往走廊的两边看了看,的确没有人。


走进屋内,钱艳薇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认为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刚刚哭得太伤心,一定是有些意识模糊了。


“叮咚”,又是一阵悦耳的门铃声,钱艳薇再次起身开了房门,与上次一样,门外还是空空如也,整个八楼的过道上空荡荡的,静得让人感觉有一丝恐怖。


钱艳薇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确信刚刚的门铃声她没有听错,但结果却是没有看到按门铃的人。


难道是门铃坏了?钱艳薇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拨了个“0”,那是总服务台的,她想叫服务员过来看看门铃出了什么问题,不过等她拿起电话的时候才发现,电话线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掐断了,最终这个电话也没有打出去。


窗户在慢慢地移动着,凉风吹动着巨大的落地窗帘,不停地在风中摇晃,豪华的吊灯在经过几次忽明忽暗的闪动过后,最终熄灭了,随之整个房间顿时暗了下来,只有床头灯在发出微弱的光线。


“啊”,钱艳薇突然惊叫一声,双手抱着枕头,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她的身体在慢慢地向后靠,渐渐地退到了角落里,整个人缩成一团,她的双眼布满了惊恐,双眸中闪烁着泪花,直直地盯着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因为她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一个黑影轻轻地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它”走得很慢很慢,象是在一寸一寸地挪动,“它”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煞白的毫无血色的右手慢慢地抬了起来,抬到了额头上,先向左,后向右,撩开了遮住脸部的长发,“它”的手指修长,留着长长的尖指甲,指甲上还涂抹着大红色的指甲油,“它”放下了右手,继而朝着钱艳薇的方向,慢慢地抬起了头。


“啊”,钱艳薇再次发出了尖叫声,此时的她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除了尖叫就只剩下不停地颤抖,身子还在拼命地往里缩,不过她已经退无可退了。


“别过来,别过来”,钱艳薇惊慌失措地看着“它”,用颤抖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它”慢慢地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煞白煞白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这张脸白得非常可怕,整张脸看不到一丝血色,黑黑的大眼圈,就象是恐怖片里的僵尸一样,钱艳薇只看了一眼就再一次发出了尖叫声,她不敢再看了,因为当她的眼睛与“它”对视的时候,“大眼圈”里闪烁着象火一样的光芒,钱艳薇依旧在发抖,而且抖得越发厉害了,连牙齿都在跟着上下不停地碰撞着,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她低下了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贱婢,为何勾引我家相公?”,钱艳薇的耳边传来了一句寒颤颤的话语,听到这句话,钱艳薇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这话是从“它”的嘴里说出来的,这张嘴很小巧,小巧得让钱艳薇几乎找不到嘴唇的存在,只能在“它”的脸上看看两抹浓浓的口红印。


“你。。。。。。你到底是谁啊?谁。。。。。。谁是你家相公?”,钱艳薇不敢看“它”的脸,她举起了枕头挡住了自己的头部,战战兢兢地说道,两句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的。


“贱婢,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你与他所干的苟且之事吗?你灌醉了我家相公,假惺惺地把他扶回客栈内歇息,这根本就是你事先设下的圈套,我家相公虽然生性风流,但向来却只钟情于我,你这贱婢,竟然抛却伦理纲常,狐媚勾引我家相公,干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你竟还装做浑然不知,真是不知廉耻”,冷冷的声音穿透了枕头,钻进了钱艳薇的耳中。


钱艳薇被“它”的这几句话给问得莫名其妙,但突然间她从中也听明白了几分,“它”所说的“灌醉”、“客栈”,这说的不就是9月13日的晚上,自己与龙天在808房内发生的事情吗?可是“它”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是。。。。。。“鬼”?


一想到“鬼”字,钱艳薇又一次尖叫起来,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声音能传到房间外面,有人听见了能进来解救她,她特别希望龙天能听见,他一定可以保护她,但是,酒店完善的隔音措施只能让她听见自己的回声,她一次又一次地尖叫着,渐渐地她叫不动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贱婢,你还有何话说?”,话音刚落,“它”又一次挪动了步伐,缓缓地向钱艳薇走了过来,两只枯瘦惨白的细手慢慢地平举了起来,在昏暗的光线斜射下,十只手指在慢慢地舒展开来,然后指尖的两个关节又慢慢地开始收缩,变成了两只锋利的“爪子”,长长的指甲就象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随着步伐的挪动,“爪子”在慢慢地向角落里的钱艳薇伸过去,伸过去。。。。。。


“他不是你的相公,他是龙天,他是我的爱人”,在极度的恐惧之下,钱艳薇突然间象发疯似的狂叫起来,她把枕头向“它”砸了过去,声嘶力竭地狂叫着,钱艳薇的这一扔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枕头准确无误地砸到了它的身上,不过在穿透了它的身体之后,掉在了地上。


“贱婢,你休要再狡辩,今日是九九重阳,奴家本不该在此时动杀念,但你这贱婢一次又一次地狐媚勾引,士可忍孰不可忍,相公,请原谅奴家”,话音未落,两只枯瘦的“爪子”已经快要伸到了钱艳薇扭曲变形的脸。


钱艳薇还在颤抖,她在拼命地躲闪这即将触及的“爪子”,“爪子”的后面是一张凶神恶煞般的脸,“大眼圈”放大了几乎一倍,吐出的火光在闪闪发亮,钱艳薇原本已经退缩到了角落里,她根本逃不出“它”的“魔爪”,渐渐地她感到了绝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只“爪子”慢慢地伸到了自己的脸上,她的瞳孔在逐渐地放大、放大。。。。。。


“啊。。。。。。”,无比凄厉的尖叫声在静安大酒店的818房间内回荡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