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漆黑的夜晚对于现代化的海军,无法起到任何阻碍作用,相反,却可以产生相当大的隐蔽性。


此时,在远离商用航道的海面上,一艘艘打着商船布局夜航灯的船只却以远超商船的高速在海面上行驶着,庞大的船体和甲板上突出的舰炮却显示和夜航灯所试图传达的完全不同的意思。


而在其中最大的两艘军舰上,时不时的有一架架飞机从平坦的甲板上被弹射升空,弹射器所发出的巨大声响混合着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平静的海面上传出很远很远。


“已进入被动临战飞行状态。”当背着如同蘑菇一般的飞机最终平稳住自己的身形后,机舱内的驾驶员如释重负的说道。


“尚未进入雷达辐射范围,请求进行UHF通讯。”看着雷达不断捕捉到的背景辐射杂波,四周数万平方公里空域内的情况,此刻都显示在雷达屏幕上,还算让人放心,不但没有中国的军用舰艇出没,甚至连渔船都行驶安全范围,满意的的看完这一切后,雷达员小心的打开通讯器,发送了自己的请求。


“允许进行UHF通讯,正在进行波段调配。”听到请求后,耳麦里很快响起了响应。


航母战斗群即将进入中国专属经济区,身边的指挥官或多或少都感到了些许紧张,惟独指挥这次震慑行动航母编队指挥官——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威廉·法伦却要显得平静的多。


这次的行动显然与前几次大不相同,这不再是表面的震慑,而是武力恐吓,中国人似乎已经走到了自大的边缘,显然迅速的崛起让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到底是谁说的算。


对于这次的任务威廉·法伦觉得非常适合,不论是参加作战的航母,还是指挥作战的人选,显然都与中国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与前一次的对中国的震慑行动不同,法伦觉得,这次要让中国知道一下,航母真正的威力所在了。


一贯以来,似乎在美国一起其他国家的刻意宣传下,航母仿佛成了吸引导弹的活棺材一般,对于这种论调,而在此前中日海上冲突后,中国人更是用他们那投机的伎俩为这种论调添上了浓重的一笔,对此法伦则是嗤之以鼻。


二战时期,航母的黄金时期,作为发挥巨大作用的最大兵器,损失量也是相当的惊人,尤其在一艘航母被击沉后,更是几乎左右了战局,然而在很多人在看到这点的时候,却忽视了一个最重要问题,那就是,航母海战胜负实际上取决于的是谁先发现谁。


作为一个大陆国家,中国人显然对航母还有着本能的不信任,这些郑和的同胞,世界最大的海盗王的同胞(注:海盗王的帽子应该是归于中国海盗陈祖义,大家有空可以看看他的资料),却没有一艘航空母舰,这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讽刺,既然如此,是该让这些保守的中国人领略一下真正的航母打击群的实力。


“已进入中国专属经济区,请求进入临战状态。”不断接收解读着其他军舰发来的信号后,航母指挥官大声向法伦报告道。


“好的。”法伦的目光并没有因此发生偏转,仍然通过舷窗注视着外面黝黑的海面,在这片黑色的后面,就是地球上最大的一片大陆,而在这片大陆上,有两个美国最为忌惮的国家,而他此刻的任务就是要恐吓其中的一个国家。


简短的信号过后,航母编队再次进入静默状态,而接收到指令的,巡洋舰则迅速的脱离编队,在几艘辅助舰艇的拱卫下,迅速的偏转航向向上海外海方向驶去。


航母上,十数架F/A-18战斗机已经被拖进跑道,很快的,伴随着弹射器的巨大的响声,F-18被迅速的弹入空中,在经历了短暂的稳定后,所有战斗机都迅速的降低高度,伴随着离开的巡洋舰向远方驶去。


“预计两个小时后,进入中国近海预警圈,空中设伏已经准备就绪,对地打击中队也已经完成前期准备任务。”看着雷达上一点点闪动远去的信号,参谋迅速的报告道。


一切看来仍在计划之中,中国人至今仍然没有发现,是啊,也难怪,虽然航母本身巨大的惊人,但是与海洋比起来,仍然如同扔进沙漠的沙粒一般,甚至连俄罗斯凭借其强大的军事侦察力量,都无法有效的锁定美国的航母编队,中国人,哼,又怎么可能呢?看来对于中国人的恐吓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只要自己的飞机飞近中国上海的领空,那么即使中国人在愚蠢,也会明白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为了准备这次行动,两艘航母编队甚至绕行了冲绳海军基地,为的就是要让中国人领教一下他们惯用的先发制人。


先发制人,中国这个最崇尚兵法,最喜欢使用这招的国家,却显然忽略了其中的精髓,要想先发制人,必须要先敌发现。



中国上海,这个亚洲最繁荣的城市之一,此刻虽然被笼罩在夜幕之中,但是辉煌的灯火却仍然与漆黑的夜晚争辉,城市的大厦的灯光中,在街道的繁忙的车流中,在行人之间的伶俐的话语中不断向外溢出,向整个世界显示着这座古老城市年轻的一面。


不过此时的上海,却显然不会想到,在不远的外海,由两艘航母所组成的打击群,此刻正乘风破浪的向这里驶来,而当他上面的飞机出现在上海上空时,这个城市赖以生存的和平环境将遭到巨大的打击。


一切都在某些人的有意和授意下,不经意的进行着。


海面上渔船仍在忙碌的来往着,在他们或明或暗的船舱里,渔民们正微笑着计算着自己这次的付出将会得到多少回报,至于中国的海军,似乎仍然没有发现即将到来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