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谁!中国再减持2千亿美国债不只是报复美国

灭世之雨 收藏 0 142
导读:本文主要从经济安全角度讨论中国外汇储备的多元化结构的问题。笔者叶剑借此提出的主要观点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能“单吊”于一国、美国一棵树上,不能“单吊”于已经步入熊市、下跌市的资本市场,不能“单吊”于单一的“高政治风险币种”而应增持“低政治风险币种”,不能单吊于“货币资产”一种模式,而应建立为“外国国债+矿产资源资产+贵金属储备”等多种形式。财政部发行2000亿美元债券向央行购买2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储备于国内而非美国国债,不论是否意味着减持2千亿美元美国债,这都是给美国看的一个信号和脸色--如果中美之间爆发较

本文主要从经济安全角度讨论中国外汇储备的多元化结构的问题。笔者叶剑借此提出的主要观点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能“单吊”于一国、美国一棵树上,不能“单吊”于已经步入熊市、下跌市的资本市场,不能“单吊”于单一的“高政治风险币种”而应增持“低政治风险币种”,不能单吊于“货币资产”一种模式,而应建立为“外国国债+矿产资源资产+贵金属储备”等多种形式。财政部发行2000亿美元债券向央行购买2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储备于国内而非美国国债,不论是否意味着减持2千亿美元美国债,这都是给美国看的一个信号和脸色--如果中美之间爆发较大规模的贸易战金融战、造成动荡,则必然对美国全球战略构成经济和金融的牵制。


最近发生了两件发生时间并不一致、但是披露时间大致吻合的事件。一是6月19日的消息:美国财政部日前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中国内地减持58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二是6月15日美国商务部公布、 19日开始实施的政策:《禁止20类科技产品出口中国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美国新的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从19日起开始执行。美国商务部15日公布的管制清单规定,航空发动机、先进导航系统、激光器、水下摄像机及推进器等20个大类的美国高科技产品不得对中国出口。”上述两件事情,披露时间基本一致,但是明显可见发生时间并不一致。

虽然减持美国国债,从减持时间看并不是针对美国收紧对华高科技出口,但是,针对“美国禁止20类科技产品出口中国”,中国应该有报复或者制衡措施。其中不可避免的考量之一是:进一步优化国家的外汇储备结构、减持在美国的美元资产。主要考量如下:


第一、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能“单吊”于一国--中国不能把三四成的外汇储备单一储备在某一国家、导致风险过度集中;

截至4月份,中国内地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为4140亿美元,占中国外汇余额的三分之一强。这尚未计算中国在美的股权投资、房地产投资、其他投资,更没有计算中国企业在美上市的股票市值。但是,毛估可能达到三四成、甚至可能将近一半的外汇储备放在美国,这本身就是风险的过度聚集。一旦中美之间出现不可调解的矛盾,则外汇储备的三四成甚至接近一半,很容易被美国冻结甚至剥夺,直接冲击中国的金融安全乃至经济安全,影响中国的全球支付能力。中国外汇储备中必然有美元储备,但是不能单一储存于美国。可以“少拿利息、增加安全”。笔者很高兴看到:6月24日至29日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将提请审议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央行外汇储备方案,发行的规模可能是2000亿美元。财政部购买这2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储备于国内,这是否等于再减持2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由此可见一定会继续减持在美国的美国国债、增加储备于国内的美元债券。


第二、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能“单吊”于已经步入熊市、下跌市的资本市场一棵树上

保值增值的自我保护要求,增加中国进一步减持美国国债的压力。目前,由于美元利率维持不变的机会大增,已经拖累美国国库债券在近期受到莫大卖压,在过去一个月,美国国库券市场共蒸发掉、下跌掉5550亿美元(43290亿港元),即使一向是国债大好友、大多头兼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格罗斯,也转而看淡美国债市,反映出美元利率趋升的预期、已令国债陷入熊市。美国国债年初至今回报率仅仅为非常低的0.13%。如果加上美元贬值因素,中国的已有外汇储备,面临的是 “价值缩水”的趋势。因此,离开一个既无丰厚回报、又有贬值风险的市场,是任何资产管理公司都应该考虑的常识问题。因此,鉴于美元贬值和美国国债可能的熊市,应该进一步减持美国国债。并且,应该视台海的危险度、以及中美两国对抗程度,减持到相应比例。越危险则持有比例应该越低。


第三、中国的外汇储备,尤其不能“单吊”于单一的“高政治风险币种”一棵树上,应该增持“低政治风险币种”

笔者叶剑在此提出“高政治风险币种”,是指将来可能同中国发生强对抗的国家的货币。而可能同中国发生强对抗的国家,只能是因为干涉台海问题而导致激烈矛盾的美国、日本。如果2008年之后可能出现较为强烈的中美对抗,则美元对华而言属于“高政治风险币种”,中国在美的美元资产随时可能被冻结乃至剥夺。更必须提前将其中部分外汇储备转移到其他的国家。


鉴于中美之间的矛盾,鉴于因为台海可能出现的强对抗,中国的外汇储备结构,应该加快多元化。避免过于集中储备在美国的系统性风险。按照未来国力增长带来的增值机会,应该考虑增持下列“低政治风险币种”:

1、增持现在的潜力货币、未来的增值币种。包括:成长型、“低政治风险币种”、俄罗斯卢布。单纯从投资角度而言,笔者叶剑认为:投资俄国国债,下列方面胜过投资美国国债:

(1)俄国有使卢布重新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梦想和政策,而俄国经济增长、外汇储备的巨额增长,也使得卢布有升值的坚实基础。卢布未来升值是大势所趋。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本币的升值,是同一个国家外汇储备的增长基本呈现正相关关系的。

(2)中俄目前是战略伙伴关系,较之于中美之间的遏制和反遏制关系、因为台海问题可能发生中美间“太空大战”的关系,相对而言至少属于“相对安全”,属于“十步同百步”的差别。

(3)战时中国在美资产必然被冻结,而在俄的货币资产投资例如俄国国债等、则可以用于支付向俄国购买资源和军火的费用。


2、增持现在的强势货币、以“低政治风险货币”,例如欧元。

一旦台海战争爆发,中美之间出现强对抗,老欧洲即便会跟着美国走、但是也不会同美国完全铁板一块。更不会完全跟从美国的货币政策。老欧洲在对华关系上,会留下与华和好的余地。从高科技产品对华限制的问题上看,英国就持欢迎中国加大购买高科技产品的态度,显示了与美国的差别。英国作为“美国狗”尚且如此,欧洲其他国家同美国更有差别。这样看的话,可见相对于美元资产而言,欧元资产相对安全,属于“五十步同百步”的差别。

第四、中国的外汇储备的多元化结构不能“单吊”于“货币资产”一种模式,可以建立为“外国国债+矿产资源资产+贵金属储备”等“三合一”模式。

中国的外汇储备,不必吊死在“货币资产”一种模式上面。我们手里应该既有外国国债,又有矿产资源、又有贵金属储备。形成“外国国债+矿产资源资产+贵金属储备”。 08年前减持美国国债,应该增加投资于海外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尤其是增加投资于陆地邻国的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缅甸、外蒙古、朝鲜、俄国等等。这些国家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向中国的输送,有一定安全保证。这是我们可以动用外汇储备去投资的重点地区。其他非重点地区可以包括非洲、南美洲、大洋洲等海洋运输线容易遭美国海军、印度海军控制和影响的地区。

以上是笔者叶剑关于外汇储备多元化的一些观点。外汇储备可以放在国内、放在低政治风险地区、放在低政治风险币种、放在“外国国债+矿产资源资产+贵金属储备”等“三合一”模式下。这是一个国家外汇储备的应有的安全考量。至于减持美国国债是否影响美国经济、是否牵制美国大力扩军的“透支性财政政策”、是否是报复美国收紧对华高科技出口、施加对美压力,本文不做重点探讨。但是,可以让美国看到:中国是一个有实力、有影响力、也有较量意志、不可轻易得罪的国家。美国应该知道:中美之间的共处之道是互相让步,而不是中国对美国的单向让步。否则,也有给你山姆大叔脸色看的时候。如果中美之间爆发较大规模的贸易战造成动荡,则必然对美国全球战略构成牵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