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六连

zhongshe 收藏 1 60

木九幺老爹把自己的东西丢了,那是他能特许进入战争区域的路牌。

“为什么把我抓来?牌子我回家补!你们不要糊弄我,我还要把军队物资送上山”少数民族的木久幺老爹根本不理解解放军的话语,坚持着自己的调调,他认为他帮军队无偿运送物资是最光荣的,也是最要紧的,扣他在这里是很不合理的!

“不是怀疑你,木爷爷,是因为你的牌子可能被敌人拾取,给每个防卡带来工作难度”说话的是特意赶到的一团副团长林树发,战争只在朝夕间,部队随时要出发,自己团下的六连问题一大堆,谁知道这里又出问题了,好说歹说,木爷爷同意回家补上路牌再来帮助搬运军队物资,走的时候一路的山歌响着:“高山阻挡严寒。也阻碍了山的道路,大海可以行船,也酿造骇人的灾难。。。。。。”伴随他歌声的还有那红小马的清脆蹄声。

平时一日的活动习惯了,早起,训练,待命!轻微的变动让每个军人都感觉到了不相同,换装备,换作息时间,随军家属两日内全要离军,一时间每个人都清楚战争只在时间早晚!现在团部大院里人来人往,看样子要开打了,憋了这样久,小越南嚣张可能长不了了,六连的范三斤最紧张,全团都可以出战,可六连出师还是留守的问题团院里正开着会呢,师长都来了,主要原因就是范三斤这个二班长惹的祸!

六连一直是个问题连,政治问题一直是六连的心病,小错不断,六连长陈星华是个说到做到的山东老大粗,管理这个连队他没少花力气,范三斤在连队养了只叫“黑寡妇”的狗,机灵活泼,逗人喜爱,少不了招蜂惹草,军队旁边的邻居有猎户,一只叫‘白猎’的公狗情有独钟,天天来连队哼哼,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被二班班长为首的二班逮住成了一锅汤,事情被猎户闹到部队,正好又赶在这个战斗去留问题的前夕,留守还是上?团院里师长和所有参会的一直讨论着,讨论的当然还有六连以前的一些丢过丑的事情。

团部会议结束了,六连长和指导员林海也回了连队,林海是这次刚替换六连指导员的营级指导员,对这次的下调很是不满,下调可以,为什么要到这样个臭名远扬的六连来?营级干部到连级?我做错了什么?一肚子的气不知道怎么发,面对这样个烂连队,他气不打一处来。

团部会议决定,六连留守,你说林海生气不生气?

陈星华回到帐篷的时候副连长金国庆在抽他在边境买回的便宜雪茄,满屋子的味,金国庆沉着脸凑到连长的身边:“有希望上没有?”

“准备种菜过日子,有的是休息时间了”陈星华闭上眼睛:“睡你那边去”他心理其实也一直埋怨着自己一年前从家里带来的素描裸体石膏像被查获定性为黄色!六连就因为一次次这样的作风被否定,最后留守,做为连长的他怎么能安睡?

六连出的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三年前石二旺了,三年前石二旺九人战斗队伍全被敌人抓获,惟独他一人一手一脚残疾逃回部队,定性为情况不明,退回原籍,石二旺回家后找不到家人,几个月后竟然又出现在六连,战士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却不肯离去,吃的是战士们剩余的,住的是墙脚,他没有地方可以去,唯一可以让他呆的就是六连。战士们慢慢习惯着他,所有人不会想是不是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六连的战士一直当他是六连的一员,虽然他残疾着,也从不需要着什么。但现在却是成了阻碍六连不能上战场的一个问题!

三天后全师要出发了,师长古占江亲自检阅,每个连都唱着同一个歌曲,浩浩荡荡开始集合:“战士上战场,什么也不想。。。。。。”

师长可是个久战沙场的将军,升军长已经内定了,纪律严格到连自己也不放过,亚热带天气还是一套规格的军装,风纪扣一个没有落下,虽然背上的衣服已经全湿透,那笔直的身躯没有一丝变形。

一个个的连队跑入检阅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团长马驰心头一紧,整齐的部队里出现一个白白的方阵,又是六连!只见全连青一色的剃成了光头,比任何时候都要规矩的站着,比任何连都都大声的唱着:“战士上战场,什么也不想。。。。。。。”

马驰开始流汗了,心理一万个念头,怎么“爷爷连”这个时候还出错?

古占江师长当然也发现了,眉头锁在了额头的中间:“一团长,那是怎么回事?”

“报告,情况不明”冒着汗的一团长压抑着声音叫到:“六连连长陈星华出列”

“是”陈星华用他一辈子最标准的军人姿态出现在师长古占江的面前。当然闪着光的光头也格外耀眼。

“向首长敬礼”

古占江没有理会这个光头连长,注意着那小小的光头连阵:“哪个连队的?”

“报告首长,是一团第六连”马弛舌头都不听话了。

“让他们出列”古占江对这个电灯泡列阵很是有兴趣。

副团长林树发急了:“是!六连出列”只有他知道,在出发前敢玩这样的险招争取上前线的只有陈星华,汗不住的冒!!

嚓嚓嚓!六连整齐的出了绿色方阵,来到师长面前,没有任何命令,立定,“刷”!变戏法一样全把帽子带上,注目礼!!师长古占江还礼:“稍息”,可六连没有任何动静,没听见一样,古占江犹豫了几秒,望了望马驰,回头问:“你们是几连?”几百人同时回答:“六连”

响声震地!古占江当然知道六连,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谁让你们剃光头的?”又是一声响亮:“自己”古占江接着问:“好嘛,很有自觉性哦,目的是什么?”“打仗”这次六连的声音更响亮了!

古占江直接走到六连长陈星华面前:“这个主意是你出的?有没有参谋?”

“报告首长,没有参谋”六连想笑的全忍住了,范三斤满头是汗,恨不得把前星期吃的狗肉全吐出来!

列阵结束,首长没有说什么,六连的去留在一夜间改变,六连上阵,四连留守,六连不吵不闹的激动了一夜,第二天把石二旺送到了军队一直联络的一个雷电观察站,在那里他可以有吃有做,部队要出发了,六连要出发了!全连上下激动的整理着自己第二天上阵的东西,金国庆偷偷整理了他最喜欢的那把吉他,范三斤却整整一下午不见人,他把“黑寡妇”送到石二旺的安身地----观察站。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石二旺在六连的每个班留下了他为战士们准备的一些东西--“爽身粉”,但最后在战斗前被我们可爱的林海指导员汇报查处,那东西只要进过热带地区的人都知道,可以防止烂档,可那东西还是被收走,原因是女人用的香粉,久战沙场的石二旺当然知道战士需要什么,我们的林海同志为了政治就直接在战斗前没收了这些对战士最重要的东西!当然那是在部队到达战斗集结点后才被收的。

紧张气氛倒不是在集结地才有的,路上就开始了,黑暗的行军,不明的目的地,最乐观的是范三斤,唱着小曲,因为送出去的“黑寡妇”居然从石二旺那里跑出来随军车赶上了部队,但纪律严明,只好收在一个菜框里,那家伙也听话,不动不响的就一直跟到了集结地。

部队集结完成,等待命令,连级干部全体调集开会,战斗马上要开始,战斗不是全面进攻,恢复越南占领的雀门篝,全由本师首发作战,分三个山头,六连负责直接占领雀门篝山头,三团负责辅助,炮团负责火炮支援,六连负责占领这个山头就可以了!

六连接受的这个任务是个简单的任务,在师长古占江的眼里,那很简单,交给六连敷衍下就可以了,战斗计划定下来谁也不能乱做主张,黑忽忽的夜,从驻地赶到雀门篝一看傻眼了,那山只有采药的可以上去,一条弯道四脚爬着没有问题,要快速前进不行,雀门篝是越南多年占着的地方,防御工事却是我国自己做的,深知险难,师长的作战命令就是强行攻击,雀门篝后面道路畅通,越军增援容易,撤退简单,可六连要从正面上去都难,黑夜,计划,时间,陈星华犹豫了,回头问指导员林海:“怎么办?”林海刚刚收缴了战士门的“爽身粉”,战士一个个不理他这个由上下来的官,林海自己清楚,他的下身比任何一个战士都烂的厉害,走路需要八字腿,林海看看匍匐在下的战士:“只能强上,爬也要爬上去”。但所有的战士都知道“雀门篝”这面的90度坡是爬不上的,怎么办?

“给我打,先找好自己的掩体”陈星华自己把林海让到一个比较隐秘的石头下,对全连战士下了命令,副连长金国庆第一个响了枪,人也趴到了离敌人最进的地方,丢了几个雷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急着要冲,范三斤连日痢疾,只能在班里下命令,注意隐蔽,等待机会。

乱枪持续了很长时间,三个战士倒了,林海也受了伤,金国庆最接近敌人工事,不时看见他投雷,也不清楚到底伤没伤着敌人,陈星华犹豫了,几分钟的时间后,他命令撤退,走另外的山道进攻!这个违背师长的进攻计划让六连再一次叛逆到彻底!古占江师长的话语和马驰严厉的训导在这个时候全是废话了,六连又一次成了六连,全师的做战计划在他们的手里不知道又要成为什么!

“一排掩护,机枪在后,范老三你给我负责伤员”连长根本没有考虑这些了,他指挥着自己天天在一起的兄弟。

范三斤在集结的时候拉了三天,没进一个米,军队配给的罐头是不能随便吃的,他在进攻山头的时候遇到炮兵团的老乡给他三个巧克力和一罐可口可乐,刚偷着喝下去,体力还没有恢复,但身上已经杠了两个伤员了,满脸黑烟,还叫着其他战士快下山道。

林海在一个炮弹前倒了,但又顽强的站了起来,手里还抱着一个战士,满脸的血和土,暗夜中看不清楚是泥土做的人还是人做的泥土!

撤退都很难,正好是敌人的攻击面,陈星华想不了这样多了,走另外一条路,这个时候的陈星华几乎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了,眼睛里闪的全是火花,只剩扒着脚的林海还在犹豫着,手里抱着个人,也在几秒后走向了下山的路,陈星华和通讯员走在了最后,和团长马驰通讯只说了两句:“渡船遇险,航道改变”

六连长选择要另外进攻的一个地方是一个需要爬50米山崖的地方,敌人火力攻击不到,而且敌人也不能预料到的地点,六连迅速转移到了这里,除了十多个伤员和阵亡的三个留在山崖底下,全体战士在敌人预计不到的左边山崖准备蹬山,范三斤的巧克力起了作用,平时最擅长攀爬的他第一个上了主峰,赖在一个树下做接应,战士们一个个飞快而上,六连拿下“雀门篝”关系到整个战役,炮团等待六连的进展,一团的所有辅助进攻连也要看六连的进展!师长想象中的简单占领让六连不得不违反纪律!

金国庆又是第一个接近敌人工事的,他那身影让连长都吃惊,基本不顾及什么安全,机枪步兵他几乎当没有看见,只看见他在敌人工事前跳着。手雷,子弹没顾及的在那里释放着!

敌人乱成一团,我们的炮兵没有准备进攻,因为山头是我们自己的,进攻就等于毁灭自己的工事

林海开枪了,一个越南哨兵倒地了,他跟着金国庆冲到了水泥工事旁边,他们的身影一会在左一会在右,上帝保佑的人很多,保佑他们的机会真的太多了,他们几乎是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当身体的接近敌人,草绿色的越南兵一个个在他的不规范操作中倒下,爆炸,谁也没有想副连长那时候在想什么。更不会想到林海这个没收他们“爽身粉”的指导员能这样英勇,满脸是血,还叫着其他战士小心!

六连的战士也从自己能够得着的部位慢慢接近敌人,枪声大做,杀喊声没有,只有快速的跑步,子弹,唯一的亮光也只有机枪手枪口的火焰,肉搏,追击,天终于亮了,山头是我们的了!

“通讯兵。接团部”陈星华这个时候已经没人能认出他了。

“是”通讯兵小何也刚从土堆里站起来。

“渡船已经到岸,可以全速起航”陈星华满脸的血,用手摸着自己的鼻子,趴开双腿站着命令,他也有热带裤裆里的病,他又想起了石二旺送给连队的爽身粉,爽身粉包装还是个美女头像,他记得,蛮漂亮的。

第一集完(本人事情比较多,作品一定完成,时间不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