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粗析葛红兵教授奇文

杨柏松 收藏 114 14127

前几日,网上有一惊世骇俗的旷世奇文横空出世,名曰:《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激起广大网民的强烈义愤。

我粗粗的浏览该文,读后首先觉得十分骇然,而后为这位“著名学者”悲哀,三思之后,觉得可以就文中一些观点与大家作一交流。

(希望大家不要动辄骂人,一来虽然士不可无怒,但频繁愤怒毕竟有伤身心健康;二来愤怒的情绪往往并不能解决现实问题。)

实在难说该文作者是为了哗众取宠,博取“颠覆性”、“创新”、“敢于发前人所未发”的名声还是当真为了当前事实上已经病入膏肓的“中日友好”而作此奇文。而无论出于何种初衷,文章中的许多论点都堪称荒谬绝伦,表现了作者历史知识的匮乏、正义感的薄弱、思想结构的偏颇。其文即完全无视民族利益和尊严,也绝对无助中日友好。

以下略谈几点。

1、“二战中,日本人酿下的恶果,不仅是日本单方面的责任,中国也有责任。”(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这番话,要从逻辑上讲通有点难度。有一种理解方式可以勉强有点正常逻辑:中国的积贫积弱、内战不止给日本人提供了乘虚而入的机会。

就此可以顺理成章地延伸出:“中国应该自强不息,以自身强大实力防止灾难再次降临自身”,那么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还能理解。

但是,葛教授明显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有责任,各打50大板,中国就没有理论基础和道义根据整天找日本人的麻烦,揭示日本人(曾经)的不义。

其实,整个逻辑纯粹是强盗逻辑(当然现实世界的确是多多少少按丛林法则运行的)。弱者的确可能挨揍而无力还击,什么叫作“弱者就该挨揍”?我国的一时贫弱的确为侵略者敢于进犯提供了某种客观条件,却绝对不能成为其侵略的“正当理由”。

再说了,作为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国度,实力的起起伏伏、强强弱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中国的伟大在于历尽磨难而不倒,始终能一次次如凤凰涅磐一般火中重生。最近的一次,恰恰就是抗日战争。

2、“如果一个民族永远是内心充满了仇恨,那将非常可怕,会遭到全世界的憎恨。”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单独提出这句话,还真能唬倒不少人,似乎不能说他错。

但是,如果结合葛教授的全文来理解,他似乎是想说中国人民“内心充满了仇恨”,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恰恰相反,中国人对历史的伤痛过于健忘,小富即安才是当今最大的隐患。“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忘记灾难很难避免灾难重演。

我也不认为存在什么“全世界的憎恨”。如果我们实力弱,世界懒得理我们;如果我们实力强,世界会敬畏我们;国际间实力的作用恐怕大于感情。葛教授据说是“文学家”,其遣词用字似乎表达了自己对中国人的“憎恨”。

3、“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在战争中受伤的是整个人类。”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人会受伤,有种种原因,有咎由自取,有飞来横祸。无视前因后果,只看表面:“大家都受了伤”,就将两国人民的遭遇等同,其荒谬程度,令人吃惊。

至于宣扬虚无主义道义,将解决问题的方法统统归结为什么虚无缥缈的“人间大爱”,是一种视野极其狭隘的世界观。世界之复杂,使得任何单纯的理论很难行得通;我也不认为战争和暴力能解决一切问题;同样,一味的“人间大爱”,只能害苦善良人。

目前的大量事实表明,日本发动战争,是得到其全民族的狂热支持的,不是什么“一小撮”军国主义者。这样的事实,有其复杂的历史文化原因,这里就不提了。对日本人来说,他们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对中国人来说,他们的罪行却是不可饶恕的!

4、“任何二战纪念和宣传都应以宣扬爱、和平为目的,而宣仇式的纪念是反人类的”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许多网友也已经指出:中国的抗战宣传,从来没有“宣仇”,基本指向是了解历史、发奋图强、制止灾难重演。中国的克制也是超出常理的:国家领导人很少公开祭奠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虽然这两个地方的正义性、正当性远远高于日本的“靖国神社”。

就算是“宣仇”,也得“有仇”可宣才行。咱们刨根问底:这仇咋来的?

日本的侵略中国要分担责任,而中国的抗战纪念反倒成了“反人类”!这样的逻辑无论如何都难以被接受!

5、“纪念二战应以宣扬和平和爱为目标,而不应以宣仇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非常有趣的是,同样是这位葛教授,在几乎将抗日英雄描绘为“暴力恐怖份子”的同时,在纯洁地赞美和平、反对战争的同时,却是支持美国人对伊拉克开战的(当时公开发表了声明,并表示相信美国人不是为了石油而开战的),因为那是为了散播“民主”、“人权”和“自由”。以下是葛教授当年的原话:“战争当然会毁坏一些东西,但是,毁坏的东西会刺激人们修补或新置欲望,这就会刺激生产力,这就是为什么两次世界大战反而会促进经济发展的缘故”。(摘自《美国替谁行道?——评葛红兵支持美国开战的声明》)今天,美英已经垄断了伊拉克石油勘探和开采(在伊拉克重建过程中,也排斥了中、俄、法、德等国,果然“刺激了生产力”-美国和英国的。),伊拉克平民伤亡早已超过百万,满街“自由”杀人,不知葛教授能不能为他的那份声明作个续集?或者认为日本人杀进来“破坏一些东西”也是为了帮助中国“刺激生产力”?

美国可以用种种理由进攻别国,中国不但不能以暴制暴,还要为日本侵略中国负一部分责任,这是何等逻辑?

看来,葛教授害怕的是中国人的暴力,对美日等国,是用了另一种标准哪!

顺便说一句,“战争促进经济”是个似是而非的理论,但二战后世界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是第三次技术革命,与二战前后和冷战中发展起来的许多技术有关,与二战没有直接关系。葛教授对经济和历史都不在行,却要发这种议论,可笑!

6、“一战失败之后的德国,正是被仇恨毒害,才再次发动了二战。”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这位葛教授真有趣,他忘了中国与德国的不同,或者根本不懂历史:德国的仇恨的确没有道理,因为一战也是他发动的。当然二战的爆发是与英法等国在巴黎和会中举措不当和后来的包庇纵容分不开的。中国与德国的经历有本质的不同。

而且我个人认为,中国对日本的警惕迄今还是防御性的,是提防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与扩张主义复活,没有侵略日本、挑起战争的意思。日本那地方“地瘠人悍”,无利可图,也没有侵略的价值。

7、“宽容是医治创伤和人性的良药”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那要看对谁。宽容当然好,也不能当东郭先生,纵容恶狼。

就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表现,要宽容它,恐怕是纵容犯罪。

8、“这会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仇恨,他们得到的教育不会是:“战争是人类灾难,全人类的悲剧,要避免战争。”恰恰相反,他们得到的教育是:我们要强大,要强大到通过战争保护自己,我们要强大,强大到敌人不敢来侵害我们,我们要强大,强大到在未来的战争中能够杀尽敌人。” (引自《中国应该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这样的教育十分现实,我觉得是对的。当然应该“要强大,强大到敌人不敢来侵害我们”;当然“能够杀尽敌人”比“被敌人杀尽”要好。葛教授真是咬牙切齿地痛恨这种教育啊!从行文方式来看,葛教授对中国的强大憎恨恐惧得十分奇怪。

9、“珍珠港事件,美国人受到的日本伤害也很深重,但是,没有美国人会象中国人那样近乎丧失理智的恨现在的日本人”。(是葛教授的另一段言论)

中国和美国的处境完全不同,受到的伤害程度有质的分别,而且美国向日本投的燃烧弹、原子弹对日本造成了百倍于珍珠港美军的伤亡,可以说已经彻彻底底报了仇。

最关键的是,那场战争美国打服了日本,日本从此服服贴贴成为了美国的小弟(或小妾),从灵魂到行为都对美国屈服了,美国当然不用“仇”日,高兴还来不及呢。

中国不同,中国从未对日本不起,反而用自己的文化滋养日本上千年,帮助日本摆脱了蒙昧;反过来,日本屡次入侵中国,屡次加害中国。谁能忍下这口恶气?

“爱你的敌人”是种极端荒谬的思想,真正信奉这种理念的国家民族绝对不会长存于世上。“爱憎分明”才是真理,扶友慑敌才是正道!


本文内容于 2007-6-24 16:50:09 被杨柏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