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章 异地命案

天目飞龙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赵中华一干人等离开之后,病房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静安市的政法委书记陈家康。 陈家康才是无意中知道龙天住院的,他本来今天是来取药的,但看到一大帮公安干警冲进了医院,当时把他吓了一跳,等他取完药在医院外碰到了赵中华,打听之下才知道龙天住院的消息,赶紧跑了回来。 “陈书记,你怎么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赵中华一干人等离开之后,病房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静安市的政法委书记陈家康。


陈家康才是无意中知道龙天住院的,他本来今天是来取药的,但看到一大帮公安干警冲进了医院,当时把他吓了一跳,等他取完药在医院外碰到了赵中华,打听之下才知道龙天住院的消息,赶紧跑了回来。


“陈书记,你怎么来了?”,龙天的右手还扎着针头,但他还是坐在床上举手敬了个礼。


“小龙,怎么好端端的生病了呢?要不是刚刚碰到了赵中华,我还不知道呢”,陈家康走到龙天的床边,关切地问道。


“没事的,陈书记,一点感冒发烧而已,很快就好了”,龙天的烧还没有完全退下去,烧了一晚上,等送到医院的时候连神智都有点不清楚了,一量体温41度,把医生都吓了一跳。


“唉,年青人啊,身体是革命是本钱,不能太拼命了,这道理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陈家康叹了口气,不过他的眼神中除了关心之外,还带着歉意,还是因为白云的事情让他感觉有点亏欠龙天。


自从白云被父母“软禁”到江州之后,陈家康数次与自己的姐姐姐夫争吵,为了白云的事情每次都闹得不欢而散,但最终还是没能将白云“解救”出来,这次“黄金周”白云与高干子弟的婚礼,陈家康作为唯一的亲舅舅,本应该是坐上席的,如果按照农村的习惯,没有舅舅的同意,新娘子是不能出门的,可是陈家康压根儿就没有到江州出席白云的婚礼,不但如此,生性耿直的陈家康还在电话里把自己的姐姐给骂了一顿,直言“你们这么做是会后悔的”。


不过面对病床上的龙天,陈家康还是感到非常愧疚,他并不知道龙天已经得知白云结婚的消息了,他也打算暂时不告诉龙天,免得打击了龙天的工作热情,年青人嘛,要说遇到这样的事不影响工作基本上是不太现实的,两人就这样闲聊着,一会儿工作,一会儿生活,双方都在刻意地回避着“白云”这个敏感的话题。


龙天住了三天院,本来在第二天烧退了之后,他就偷偷地跑回了重案组,不过很遗憾,被赵中华派人给强行“押解”回医院了,在医院里憋了三天之后,终于在龙天的强力要求下,由钱艳薇替他办了出院手续,这三天的时间里,钱艳薇一直在边上照顾他,龙天非常感激,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让钱艳薇这么做,他也曾考虑过是不是钱艳薇对自己有意思,但他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自从“白云事件”之后,他已经对这些“千金大小姐”有些感冒了,尽管钱艳薇依旧那么热情,但她毕竟也是富贵门庭之后,龙天想想也不太可能,毕竟两人之间隔着“家庭背景”这道高高的门槛,这道无形中的门槛,隔断了多少有情男女的至爱情感,拆散了多少对同命鸳鸯,龙天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所以古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龙天此时的情形也属于这种类型。


10月11日,出院后的龙天第一时间赶回了重案组,他跑到了队长办公室找赵中华报到,从十。一黄金周开始,加上住院三天,他已经有十天时间没有上班了,在老家感觉还行,不过住院的这三天实在把龙天给闷坏了。


“哟,回来了,好,好,你小子真是命大啊,这么快就好了,年青真好啊”,赵中华看见龙天精神焕发地站在自己面前,他非常高兴。


“赵队,我休息的这段时间没什么案子吧?”,龙天是个工作狂,一来就问案子的事情。


“还行,没有什么大案,不过前天邻省的云海市公安局派了两个人过来,要求我们协助他们查一件案子,我觉得这件案子有些奇怪,从他们提供的案发情况来看,我越看越象是。。。。。。”,赵中华说到最后压低了声音,对着凑上来的龙天说出了“龙胄山庄命案”六个字。


“啊?他们现在人在哪里?”,龙天一听吃了一惊,他隐隐感觉事情有些不妙,眉头也紧跟着皱了起来。


“等一会儿他们应该会来的,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打个电话催一下他们”,赵中华说完拿起了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两个便装的男子走进了赵中华的办公室,赵中华介绍了一下龙天之后,就让龙天与他们进行案情交流。


根据二人的案情介绍,还有他们所携带的案发资料中,龙天大致了解到发生在云海市的这起命案的大致情况,龙天发现竟然和“龙胄山庄命案”以及“三建公司命案”有着极其相似的作案手法,现场勘察结论和法医鉴定结果也差不多,听着听着,龙天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的表情非常严肃。


这起去年发生在邻省云海市的“8。20命案”,死者是一位二十九岁的男子,被发现时死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与静安的这两起“悬案”一样,死者全身赤裸,床上留有精斑,死时面部表情痛苦惊愕,法医也证明疑似受惊吓致死,案发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死者生前是一位农民工,常年在外打工,被害时刚刚回家不久,云海市公安局在当地进了大规模的排查之后,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于是便开始派人到死者曾经打过工的地方寻找破案线索,静安是他们此行的最后一站,云海警方通过调查后发现,死者在六年前曾经在静安市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打过工。


两天来,赵中华专门安排人手,陪着两位友邻警察进行了查访,暂时还没有查出结果,因为对方所提供的除了受害人的资料之外,其余一切都是空白,何时来的静安?谁介绍的?哪家建筑公司?哪座工地?何时离开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而且各派出所的外来人员管理档案中,也没有这位受害人的登记资料,劳动局里也没有该名人员的劳动合同备案,按照当时的说法,应该属于“三无人员”之列了,对于“三无人员”,特别是六年前的流动人员的动向,要查出来谈何容易啊。


两天跑下来,不但是己方人员,即使是云海的两位公安人员,也都渐渐失望了,在来静安之前,他们也跑了不少地方,虽然得到了当地公安机关的大力协助,但都由于流动人口的不确定性,以及查不到相关的登记资料无果而终,这一次也一样,他们两个今天来是准备向赵中华辞行的。


望着云海警方两人离去的背影,龙天陷入了深沉之中,云海市发生的这起命案的确和自己手头上的这两起悬案非常相似,龙天隐隐觉得这其中一定有某种联系,不过光靠猜测和推理是不行的,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行。


“小龙,想起什么了没有?”,赵中华看龙天一直呆坐着不说话,提醒了一声。


“赵队,我的感觉和你是一样,友邻机关发生的这起命案的确和我们手头上的两起命案极其相似,我想我们能不能再通过内部渠道,查询一下除了云海之外,在全国的其他地方是否有相类似的案件,我感觉这几起命案不是孤立的,很可能是一个连环杀人案,而且凶手非常狡猾,能做得不留痕迹,这个凶手很不简单啊”,龙天把自己的怀疑说了一下,他的感觉非常糟糕,云海警方的这起命案给了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暗示,他隐隐觉得案情将随之变得越来越复杂,悬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是啊,这样吧,我试试吧,查一查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命案,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是否作串案处理,不过象这样的案子很棘手啊,咱们先不要大张旗鼓,这种案子谁接手谁倒霉,唉,两起案子,两任刑警队长引吝辞职,不知道我这个队长能干多长时间呢”,赵中华想起发生在静安的这两起命案就有点烦躁,他刚刚上任不久,如果这个时候在静安再发生一起这样的悬案,接下来辞职的就该轮到他了。


上个月根据龙天的请求,赵中华已经在组织力量寻找郎小兵的下落了,而现在,还是龙天的请求,赵中华又要开始搜集全国各地的悬案材料,象这样的案子不单单是静安了,他相信其他地方的公安部门也会将它列为“悬案”的,为了破获“龙胄山庄命案”和“三建公司命案”,赵中华在全力地配合着龙天的进展,他对龙天还是寄予了高度期望的。


龙天自10月7日回到静安之后,一直都没有回卧虎山下的出租房住,第一天是在酒店住的,其后的三天是在医院病房中度过的,本来他准备今晚回去的,可是钱艳薇硬是把房间钥匙交给了龙天,并特意交待让他这几天好好休息,酒店里条件舒适,有宜于身体的康复,龙天拗不过,也只好收了下来,不过他的确非常不好意思,总想找机会好好的感谢一下钱艳薇。


下班后,龙天回到了静安大酒店808房,无力地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他还是感觉非常疲倦,经过那一晚持续的高烧之后,虽然住了三天院,但他还是感觉到身体并没有完全复原,之所以抢着要出院,主要还是他放不下组里的工作,现在一天下来,那该死的疲劳症又一次袭了过来,他很想睡上一大觉,不过在这个时候,钱艳薇来了。


钱艳薇的盛情又一次让龙天陷入了苦恼,每次钱艳薇面含笑容地为他做这做那的时候,龙天心里总是十分地愧疚,总想帮她做点什么,可是对于钱艳薇来说,基本上她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爱她的男友了。


一束鲜花,一篮水果,一声问候,很快酒店的服务员又将晚餐送到了房间里,钱艳薇的微笑依然那么迷人,让龙天很是汗颜,他感觉欠钱艳薇的太多了,正愁着怎么报答呢。


“小薇,你看你这,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龙天羞愧地笑了笑。


“不知道说什么那就什么也别说,我们是朋友,互相关照一下也是应该的,你一个人在静安工作不容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点道理我相信你应该懂的,不要再说了,先吃饭吧”,钱艳薇笑着把筷子拆封,递到了龙天的面前。


“谢谢”,除了说谢谢之外,龙天已经不会再说别的了,只有一声又一声的感谢了。


在与钱艳薇交往的这一个月里,龙天已经说了无数遍谢谢了,只不过龙天不知道,对于钱艳薇来说,这两个字不是她需要的,她要的是龙天说出那三个激动人心的字来,虽然龙天一直没有说过这三个字,但她相信,只要龙天一天不离开静安,这三个字迟早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的,她对自己非常自信,为此,她会加倍地关心龙天,直到有一天龙天对着她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为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