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章 晴天霹雳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开着宝马一路近乎疯狂的飙车,让龙天大呼过瘾,“坐奔驰,开宝马”,看来所言非虚,在车子开进静安大厦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龙天竟然感觉有点舍不得了,走进钱艳薇的办公室,龙天把车钥匙还给了钱艳薇,还给她带来了不少家乡的土特产,看着龙天满面春风的出现在面前,钱艳薇顿时眼前一亮。 从上午开始,钱艳薇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开着宝马一路近乎疯狂的飙车,让龙天大呼过瘾,“坐奔驰,开宝马”,看来所言非虚,在车子开进静安大厦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龙天竟然感觉有点舍不得了,走进钱艳薇的办公室,龙天把车钥匙还给了钱艳薇,还给她带来了不少家乡的土特产,看着龙天满面春风的出现在面前,钱艳薇顿时眼前一亮。


从上午开始,钱艳薇就一直坐在公司里等待龙天的到来,连午饭都没有吃,她一个人默默地想着心事,时而用手摸一摸发烫的脸颊,在国庆长假的七天时间里,她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两人在长假期间通过好几次电话,龙天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轻松愉快,完全没有了在静安时的那份情伤,这让钱艳薇感到非常欣慰。


坐在“情缘餐馆”半开放的小包厢里,龙天兴致勃勃地向钱艳薇讲起回家后的感受,但钱艳薇看起来似乎心事重重,龙天虽然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他仍然感到有些好奇,女人的心事是最奇怪的,就有如翻云覆雨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龙天,我听到一个消息,你想知道吗?”,钱艳薇下了好久的决心,终于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龙天,但她还是担心龙天承受不住,这个消息她已经知道好几天了,这几天她心里一直非常矛盾,她没想好到底应不应该告诉龙天。


“想啊,说吧,是什么消息让你这么心事重重的”,龙天觉得钱艳薇之所以看起来不开心,一定是跟这个“消息”有关。


“好,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啊”,钱艳薇还是有些不放心,她似乎想再让龙天确认一下。


“说吧,无所谓了,大不了你告诉我白云结婚了,她不理我了”,龙天非常轻松地笑了笑。


他在这七天的时间里,确实想明白了,那段恋情只当它是一段人生的阅历吧,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化为云烟的,在他的心里,没有比与白云分手更不开心的事了,现在钱艳薇说这个“消息”,而且还不许自己不开心,龙天觉得可能和白云有关,所以他说的“白云结婚”其实是一种猜测,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猜就猜中了,按照农村的说法真是有些“乌鸦嘴”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钱艳薇非常奇怪,没想到她担心了好几天的事情,龙天竟然已经知道了,听到龙天的话,看着龙天脸上轻松的笑容,她感觉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什么?白云结婚了?这,这是真的?”,龙天惊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他这一声喊倒把餐馆里的对对情侣吓了一跳,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射到了龙天的身上。


“刚刚你不是说你知道了吗?还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怎么又生起气来了呢?”,钱艳薇根本没想到,龙天压根就不知道白云的事情,他刚刚说的话完全是信口开河的。


“哦,没事,没事,结婚也好啊,也省得惦记了,象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跟着我的确不合适”,龙天颓废地坐了下来,一口喝光了杯中的啤酒,但由于喝得太猛了,咳嗽了好长时间。


钱艳薇当然也发现了龙天的这种情绪,她没有过多的去安慰他,只是用关切的眼神盯着龙天,说了几句“想开一点”的话,她知道龙天并没有忘记白云,这个消息对于仍然深爱着白云的龙天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晴天霹雳,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这种伤痛只有让龙天自己去慢慢地抚平,旁人是帮不上忙的。


听到白云结婚的消息,龙天这时才感到彻底地绝望了,事情真正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沉思良久,他突然笑了起来,虽然笑得很勉强,用后来钱艳薇的话来说那就是“笑得比哭还难看”,随着笑容的泛起,龙天突然间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他感觉他已经放下了,他已经释怀了,原本心头的这个心结,他一直无法解开,现在不用解了,因为这个心结已经不存在了。


“龙天,你没事吧?”,钱艳薇被龙天的怪异举动给吓了一跳,现在又看见龙天一副很勉强的笑容,她非常担心。


“没事,嘿嘿,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不用再想了,其实这事嘛,想明白也就这么回事,人各有志,多想无益,对了,小薇,你的那个长包房晚上能让我住一晚吗?我想洗个澡,好好地睡一觉,这几天也确实累了”,龙天看着钱艳薇坐立不安的样子,他开始反过来安慰她了。


“你没事就好,吓我一跳啊,晚上你就去住吧,反正一直都空着呢,只要你愿意,那房间就归你了”,钱艳薇长吁了一口气,她确实被龙天给吓坏了,心在嘣嘣乱跳。


龙天今晚不想回出租房内,主要还是因为那张木床的原因,这张木床只有一个女人躺过,就是白云,每次龙天躺在床上,就会不知不觉的想起白云,想起那个激情的周六下午,而现在白云已经嫁为他人妇,所以那张床也就成了龙天的“伤心床”,他不想回去也正是基于此,今晚从钱艳薇口中说出来的消息,对龙天的打击的确太大了,他还需要时间来慢慢地淡忘这段感情。


静安大酒店808房内,龙天和钱艳薇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面对面地坐着,钱艳薇喝咖啡,龙天喝绿茶,两人好久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相对而坐,龙天的注意力在窗外的静安夜景上,而钱艳薇的注意力则在发楞的龙天身上,她的心里一直都非常担心,从龙天今晚的表现来看,这次打击暂时还无法让龙天在短期内恢复过来。


“小薇,问你个问题,难道在女人的心里,名利地位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龙天的心头一直有这个疑问,不但是他,很多年青的男人都会有这个疑问的。


对于白云离开自己这件事,龙天刚开始一直认为白云是被逼的,事实也的确如此,但听说白云结婚之后,他的想法有些改变了,因为他不能理解,如果白云坚决不同意,谁还有这个本事逼得她去结婚吗?毕竟在龙天的心里,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都有法律来约束,古语也说“捆绑不成夫妻”,所以龙天想了好久,他还是不能理解白云为什么会同意和一个她不爱的人结婚,如果白云不同意,难道那帮“高人”们还会“王老虎抢亲”,还敢“霸王硬上弓”不成?龙天不能理解,所以片刻的思考之后,他把责任不自觉地归吝于白云身上,他认为是名利与地位让白云迷失了方向,情感的天平向物质一边靠拢。


“龙天,你听我说,白云这件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件事情我会帮你打听清楚的,相信我,也要相信白云”,钱艳薇毕竟身在商界,对于社会,她的理解要比龙天要深刻得多。


“算了,别提她了,既然她已经嫁人了,就不要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祝她幸福吧”,龙天对着窗外木然地说道,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杯子。


“龙天,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我很欣慰,我只是担心你一时想不通,就按照你说的,都已经过去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我希望你能尽快地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重新振作起来,不要让我担心,好吗?”,钱艳薇壮着胆子,她把手轻轻地放在了龙天的手上,最后的那句“不要让我担心”,说得很柔,很轻,她很希望龙天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小薇,谢谢你,你帮了我很多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龙天慢慢地抽回了手,眼神里还是有些黯然神伤,他的情绪在今晚一直都很低落,白云结婚的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让他几乎窒息。


龙天这一抽手,钱艳薇非常失望,她原本以为龙天能理解她的话,在行动上会有所表示,没想到龙天把手抽回去了,而且还说得这么客气,此时的钱艳薇真是又气又急,她真想直接对龙天表白自己对他的爱,可是看到龙天一脸伤感的样子,钱艳薇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知道如果现在说出来,龙天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因为这个时候白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仍然还是不可替代的。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龙天的心情很沉重,钱艳薇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她自从得知白云已经结婚的消息之后,刚开始她非常高兴,因为绝好的机会终于来临了,但后来这种感觉变了,她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惋惜,对于那个晚上与龙天的激情缠绵,她总有一种趁人之危的感觉,要不是自己把龙天灌醉,要不是自己冒充白云,要不是自己志愿。。。。。。


互道了声晚安,钱艳薇离开了808,走到隔壁的818房去了,钱艳薇一走,龙天立即就冲进了浴室里,先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开启了淋浴器,一边冲一边想,呆呆地想,他感到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就连喷头喷出的是冷水,他竟浑然不知,等打了几个寒颤之后,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地擦干身体,然后狠狠地打了几个喷嚏。


一个冷水澡把龙天冻感冒了,发烧了一晚上,等第二天早晨钱艳薇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龙天被烧得通红的脸,摸一摸额头,非常烫手,她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赶紧打电话叫车,把龙天送到了医院。


看着躺在病床上输液的龙天,钱艳薇心疼得不得了,一会儿摸摸龙天的额头,一会儿又跑进跑出,找医生护士打探病情,生怕出什么问题。


“我说你呀,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烧得这么厉害,怎么就没感觉呢,不舒服的时候打个电话给我呀,你真是,死脑筋”,钱艳薇看着一脸傻笑的龙天,忍不住用食指在龙天的脑门上点了一下。


“呀,呀,呀,龙副组长,这是怎么了?才一个星期不见,龙体欠安了”,王彬突然之间跑了进来,看着龙天和钱艳薇的“亲热”样,嬉皮笑脸地说道,他的后面跟着一大帮的刑警队同事。


“去,去,去,少在这里胡闹,小心我修理你”,龙天看见这么多的同事,心里非常开心,要不是手上还扎着针头,他早就和王彬嬉闹起来了。


“咦,钱副总,你怎么在这儿啊?”,赵中华走了进来,看见钱艳薇在场,他感到非常奇怪,看了看龙天,再看看钱艳薇一脸的红晕,他神秘地笑了笑,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我只是到医院办点事,听说龙天病了,就顺便过来看看”,钱艳薇非常不好意思,脸红得跟苹果一样,赶紧找了个借口搪塞自己。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太巧了,啊,哈哈哈”,钱艳薇的这点小花招怎么可能瞒得过赵中华这个老刑警呢?不过赵中华也不愿意当面拆穿她,毕竟人家是女孩子,得给人留点面子的,他笑了笑,不说话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