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尔尼德史诗系列之《缔造》

m_czech 收藏 2 57
导读:几天以来的大雨使地面饱含水分,现在在太阳的烘烤下,水汽笼罩着这一地域,因而在这一地区:大雾笼罩了地面,高空则是一个绝好的晴天。 空气中水汽摩擦产生的静电已经足以影响雷达的工作。阿军利用这一有利的时机,他们把两个师的士兵用飞机运送到了这一地区上空。 此刻阿军机群正在阿尔兹城上空,等待着命令。阿军的领航员准确地指引着机群到达了预定空域。——阿尔兹城的建筑在大雾中也并不是难以辨认的。 地面上的一切还是那么的平静。普军仍像以往一样巡逻、布岗。丝毫没有显现出紧张的气氛。雷达站的值日官正在按他每天都一样的日程

早前曾经发布过第一节《空降》,现在时隔半年把后继完成的部分也贴出来,并且正式定名为《缔造》

爱尔尼德史诗系列之《缔造》

第一部 新的重复

第一章 雨季引导开端

空降

几天以来的大雨使地面饱含水分,现在在太阳的烘烤下,水汽笼罩着这一地域,因而在这一地区:大雾笼罩了地面,高空则是一个绝好的晴天。


空气中水汽摩擦产生的静电已经足以影响雷达的工作。阿军利用这一有利的时机,他们把两个师的士兵用飞机运送到了这一地区上空。

此刻阿军机群正在阿尔兹城上空,等待着命令。阿军的领航员准确地指引着机群到达了预定空域。——阿尔兹城的建筑在大雾中也并不是难以辨认的。

地面上的一切还是那么的平静。普军仍像以往一样巡逻、布岗。丝毫没有显现出紧张的气氛。雷达站的值日官正在按他每天都一样的日程安排:喝着午茶。


H区,一名阿军士兵出现,人们对他的出现没有任何大的反应,只是把他押往俘虏营;在R区阿军士兵像雨季的草一样越来越多,普斯卡亚人没有惊慌,也没有激烈的枪声传来——阿军已经控制了那一地区。

三个小时后,阿尔兹城内布满了阿军士兵,城外也到处是身穿黄色军服的士兵。

城防司令部接到报告:阿军在城市实施了空降。

又报告;25个街区已有23个失去联络。


黑夜降临,没有了太阳照射的地面急剧地降温,形成雾的水汽在消散,温度在继续下降,很快水汽凝结,空气开始变的干燥。月亮的光代替了太阳的光照耀着交战中的阿尔兹城。

一切让人觉得是那样的冷,只有枪炮声断续地传出。

太阳再次升起时,战斗已接近尾声。

报告传到普军指挥部:H区的阿特蒂诺兹人请求投降。


当太阳升起雾气再次聚起的时候,一切都归于平静。

阿军士兵排成的长队正向战俘营走去。


阿军机场,一队队的士兵又在登机,准备出发。他们只穿着夏季作战服,只携带了一天的食物,携带了大量的弹药。

阿尔兹城:阿军飞机刚空投了大批的食品等物资。


另补充:

在长达一周的战役中,普军连失数十城,阿尔兹城在随后的战斗中失陷。

这就是雨季中的沙漠战争。


2003.10.30作

巷战

寒冷的夜被炎热的白日代替,大雾再次漫起,但是已经没有了前日的厚重。


散布的士兵,从寒夜中苏醒。他们开始为着使命而行动。士兵由单个的向集团的发展。虽然,缺少食物并且都已经精疲力竭,可他们都是拥有武器的身经百战的战士。

当黑夜又一次来到的时候,一个新的作战系统已经隐没于阿尔兹城附近。阿军空投的补给虽然大多为普军所得,但广大的空投区域产生了一些个例外。现在这些新集合的阿军士兵正依靠那些个例外进行着战前的准备。

拂晓即将到来的时候,进攻的步伐开始行进。

阿军士兵悄悄地接近了城市。从一个沙丘到另一个,然后突然出现在市郊。


拂晓前的月光照耀着战场!


普军虽然沉湎在前天的胜利中,但他们没有放松戒备。

阿军是从城市四周同时发起进攻的。因此带来的效果就是:城市已经被包围。

太阳升起的时候,大雾没有再出现。

典型的沙漠战都就这样出现和持续着。

双方被展现的再明白不过。


一切都在向一个结果发展。


中午的时候,天空的单调被打破——阿军机群又一次出现在城市上空。

一个临时决定的空中支援行动被执行。

形势更加的明朗。

夜晚的来临没有再次帮助普军。——阿军的指挥部门修正了他们的错误!


次日下午,普军的增援部队在少数阿军散兵的袭扰下,谨慎地停止了脚步。

黄昏时分,普军的战斗已转向突围前的准备。

一小时后,突围没有出现。

普军城防司令部下达命令:放下武器,等待接收!

在下达最后的命令之前,普军一直没能和增援部队取得任何的联络。


两天后,广袤的拉鲁泽尔地区已经没有一个普鲁斯卡亚的自由士兵。阿军取得了胜利——包括预计之外的胜利!

随后阿军司令部接到空军部门的报告:广阔的沙漠上,绿洲——众多大小不一的绿洲广布在那里。


阿军不断地到来,普军的最后努力——趋向一个结果:战争的继续进行和新的战局的形成:对峙——拉克普玛沙漠上的又一次对峙。


另记:

新的队伍从本土到来,预示着新的故事。

阿军在积极准备着新一轮的进攻,以扩大他们的收获。

这一切都将导致:在随后的几个月内,空中的搏击代替了地面争夺,成为新的主角。

干旱的季节将主宰拉克普玛沙漠以后的几个月。


上尉如是说:一支部队将造就一个奇迹。


2003.11.2(2005.10.15正式确定)

对峙

雨季已经结束一个多月,现在是旱季的沙漠。


阿军结束“雾雨”战役之后,正在积极准备以保持所取得的优势并扩大它。

同样的气候,同一个地域,普军在遏制住败军颓势后,同样地也在积极地准备着——反击,以夺回所失之地,挽回形势。

在此之前的一段的时间内,阿军在实施空降作战后又进行的后继行动中只取得了较小的进展,导致了现在阿军的防御态势。普斯卡亚人方面:一方面要收拢部队并建立新的防线和新的体系,另一方面则须弥补因受到阿军打击而导致的惨重损失,暂时也没有反击的力量。于是双方在拉克普玛沙漠上形成一条新的战线——新的对峙由此而生。

战线两侧,他们都在展开或者集结着部队以及进行各样的准备和部署。

在这段时期内:沙漠上相对平静,只在局部存在着炮击,双方甚至都没有派出小股的部队去袭扰对方。

奥佐图,普军空军第三军及八师驻地。

上午11时30分,第八师的地勤人员都在等待着他们师长所驾驶着的那架“猎鹰”式战斗机回来。那是一架经过改装的飞机。

以往几次,师长或者其他的飞行员都曾驾驶着那些经过改装的飞机,外出执行任务。

下午15时05分,奥佐图,空军第三军接到陆军打来的电话:诺顿,发现一架坠毁的编号为S-01的飞机残骸。

诺顿,位于普军战线前沿。在诺顿,普斯卡亚只驻守着步兵一个营。


同日中午13时13分,阿克达特——空军第三军第九师所在地。

在接到命令之后,第九师的飞行员们迅速地钻入各自的飞机中,然后起飞。第九师接到命令去截击两架阿军“旋风”式飞机。


某日,第三军一指挥官到达阿克达特。待命的依旧是同样多的飞行员,但是当将军看到他们时,以往被他所熟悉的面孔已经有许多被那年轻而富有历练的新面容所代替。

奥佐图,普斯卡亚空军第三军军部门前换上了第五军的指示牌。

阿克达特,一名年轻的拉普夫人发现:荒废已久的曾经的总督府,有了士兵在站岗——空军第三军的哨兵。

几天后,阿军司令部。

元帅的办公桌上有一份打开着的报告:普军空军第三军军部在阿克达特旧总督府。


(在空中:一场较量正在发生和存在着。

他们围绕着侦察与反侦察而进行着一系列的较量。但是双方没有制定空袭计划,空战却在发生且是大规模地在烈日下的天空中继续发生。)


对于沙漠上发生的这一切,双方的士兵们——那些在“雾雨”战役前就战斗在沙漠的士兵们,他们知道这些只不过是一个的结束另一个的开始。

现在这一时期的主题是:针锋相对,并尽可能地保持着当前局面的不被改变。每天在烈日下,阿特蒂诺兹人和普斯卡亚人的部队都在训练和巡逻。

战线后方,两支军队的指挥部门都不断地接到报告:敌军后方纵深处有大批的军队在集结或者……,同时在报告中还出现了一些陌生的部队番号。海岸港口,每天每时每刻都有舰船靠岸。


寂静的沙漠在不断变化着。


阿|、普两军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或许是在等待对方首先打破僵局,又或者是在等待着什么计划的实施。

战争继续着,一直继续到某个合适的时候。

现在是旱季。

对峙,烈日照耀的沙漠上的对峙继续存在着。直到某个合适的时候打破平静。


拉克普玛的历史继续书写,故事在延伸。


2006.1.12/15——2006.10.25

反击

单调的沉闷已持续几个月之久。

普斯卡亚人在旱季持续的几个月中得到了来自本土的军团和物资的支持。单调的布防与集结调动,还有足够的休整,这一切都在促使着一个变化的发生。

普军要打破这一单调。他们已经展开部署,一个进攻的部署。


大量的情报被搜集和收集,精心的布局、充分地准备,它们都在使阿军的决策者认定:普斯卡亚人的反击至少还需半个月的时间才可能发生。

转移,变换主攻方向。阿军情报部门没有侦知。


现在,仍然是沙漠上最典型的气候——旱季。烈日肆意的一个黄昏,普军阵地上驻满了士兵。这一天,普军将开始实施“暴风”计划。

充分的准备,周密的计划,都在具体地被执行着。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以下,普军没有以猛烈的炮火作为开局。针对阿特蒂诺兹人的暴风就这样在平静中开始。


阿军虽然知道普军会对他们发起攻击,并且他们也一直在布置着防线,却没有想到普斯卡亚人会以这种方式来告知他们单调已经结束。


帕莫,位于诺顿以西。在这里居住的人们经常会看到第十六师贾拉加尔营的巡逻队。人们对于贾拉加尔营的每一名士兵,从营长到普通战士都非常地熟悉。

但是在今天,以往所熟悉的贾拉加尔营的哨兵和巡逻队被陌生的士兵代替;而贾拉加尔营的军营附近,贾拉加尔营的士兵都全副武装地在列队和布岗。

下午,更多的士兵出现在帕莫。街道已经戒严了。

黄昏,贾拉加尔营派出去的人已经把阵地前的铁丝网清理干净,并且他们配合工兵排雷一直到阿君阵地。

当太阳落下之后,贾拉加尔营的营长和他的部队进入了阿军阵地,在营长的劝说下,阿军军官和他的士兵同意把他们的阵地交给贾拉加尔营。

随即,与贾拉加尔营一同行动的部队越过阿军防线,向纵深前进。


在诺顿的另一边,残余的阿军无可奈何地向普军缴械投降。

普军炮兵迅速地把大炮转移到了雷区的另一侧。

某处,阿军哨兵看到一些人正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构筑着炮兵阵地。

另一地,一名阿特蒂诺兹军官对他的上级报告说:普斯卡亚人越过了雷区,正在沿着公路向我们的后方走去。请指示我们该怎么办?



阿军前沿很快地消失,普军的突破成为事实。

随后,阿军指挥部确切地知道了所面对的是什么。

普军方面:更多的和更具体的命令传达到更多的部队。并且被执行着。

普军终于在阿军先对他们发起进攻前,对阿特蒂诺兹人反击了。


对峙的单调与沉闷被打破,沙漠不在单调。晴朗的月夜,月光洒在战场上。


几天后,普军新成立不久的气象局把一份报告送交到战区指挥部:拉克普玛中部地区将有一场风暴在近日发生。


就如同普军的开局一样,风暴突袭了战场。突袭了交战的双方。


上尉说:故事与使命在继续。打破单调谱写辉煌的开端!


2006.1.12/15——2006.10.25

奇兵

狂风夹带着漫天的黄沙,强劲地席卷了达特地区——拉克普玛中部,普斯卡亚人对阿特蒂诺兹人发起“暴风”战役的地区。

大风好象要摧毁一切似的横扫着沙漠上存在的一切,沙土似乎要掩埋所有的东西。

各种突出的设备全被毁坏,道路被掩埋,晴朗的天空被黄沙遮挡,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方向也在风暴中迷失。


风暴的突然到来,使阿军各部间的通讯联络不畅或者说是中断。糟糕的通讯加上普军的打击,促进着他们的溃败——防线不复存在。

普军的联络也中断了,但是命令早已下达到各部。他们所要解决的是如何准确地执行这些命令。

极低的能见度,糟糕的通讯,影响着战场的局势。队伍在前进或者是后撤中散失,行程或者被延误。


四十八小时后风暴带着强劲和黄沙离开这一地域。战场上被风暴所阻止或者厌恶的一切继续进行或者恢复。


通讯开始恢复或者是已恢复,散失的队伍重新集合。战前拟定的计划继续执行,战争继续进行。但是已经造成的后果都在影响着所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


风暴离开后的第三天,效果开始显现,局势如期待的所发展。


在战役开始的第二天:

阿军后方早已集结的部队就已向前线开赴,并构筑新的阵地。阿军试图摆脱前日的混乱,他们准备反击。但是一场风暴之后……


此后又过了三天,即风暴停息后的第六天。战线明显的倾斜,局势继续明朗化。

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格局。超前的与受到抵制的或者说是被压制的局面都存在于同一条战线上。


计划实施的第十三天中午,普军被阻挡的地方——设菲特,阿军的防守部队,仓皇地离开了自己的阵地。两个小时后,设菲特城内已经没有一个阿军士兵。

普军的指挥官感到迷惑。他们曾经受到强烈地抵抗,现在他们的敌人却慌张地离开了他们的阵地。阿军的退却使前线军官不知所措,也使将军们疑惑。


空军报告:前方300公里以内没有发现敌军大部队存在。


追击,短暂的追击。普军推进到马彻里。

马彻里,一座军事重镇。先头部队进入之后发现,他们并非是这座城市的解放者。


一辆坦克,六辆汽车,两门火炮还有367名士兵,他们——马彻里——重兵守卫的城市的普斯卡亚解放者和他们所用以作战的装备。


普军继续向前推进,然后选择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停止了脚步。

阿军没有再受到打击,也没有部队再被包围。


做为夺取马彻里的部队的指挥官,上尉受到元帅的接见。上尉和他的战士们成为“英雄勋章”的佩带者。


一周之后,上尉和他的英雄们再次开始征程。真正的开端由此缔造。


2006.1.12-13/15/18

伏击

沙暴离开达特地区之后,在普军解放马彻里的时候,普军战线的后方。

一座古代的遗址,剩下的虽然只是一些残破的城墙与殿宇,但是仅从残余的那些还没有被风沙所掩埋而露在外面的所保留的残垣断壁来看,这曾经是一个极为辉煌和繁盛的城市。

古城里曾经的居住者早已不知去向,但是在这些残垣中,还是有许多的井存在着,并且其中有些井还完好可以取水。

日渐逼近遗址的沙丘,在这次沙暴之后更加的靠近城市了。就在这里,这个将被沙漠掩埋的城市内,一支二百多人的阿军部队驻扎在这里。他们在几个月之前,就奉命停留在此。为的是守卫一个巨大的临时仓库。大批的后勤物资就隐藏在残垣中,那二百多名士兵也隐藏在那里。

现在,他们处于普军战线的后方。


这些阿军守卫者们与他们的上级失去了联系,在沙暴到来3个小时之前就已经中断了联络。

现在,他们对当前的战场形势是怎么样地情况,他们丝毫不知。他们的职责只是保卫仓库。


对于刚取得这一地区的控制权的普斯卡亚人,为了稳定新控制区,普军派出了大批的巡逻部队去搜剿那些残余在战线后方的阿军散兵。

沙漠上经常有普军的巡逻队出没和宿营。


黄昏时。一支三十余人的巡逻队出现在距离遗址最近的一座沙丘上。

这支巡逻队准备结束一天的巡逻,他们准备在此宿营。巡逻队的指挥官通过望远镜观察了遗址。他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看到的只有即将被沙子掩没的残垣断壁。

在进入到遗址之前,这支巡逻队例行向指挥部报告了他们所在的宿营位置以及一天的巡逻过程。


遗址中驻守的阿军在沙丘上刚出现人的那一刻就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里。经过仔细的观察,当普军进入到遗址的时候,阿军士兵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以应对普军的到来。

残破的墙垣成为了有利的掩蔽所。

普军只进入到了遗址的边缘,随后他们派出岗哨,开始宿营。

午夜,从遗址的边缘附近,传来了枪声。



现在是战役结束后的第四天,从仓库出发已经有两天了,两天以来他们一直在行军。

行军,沙漠中的行军。

行军途中没有与普军遭遇。现在他们终于接近了战线,他们需要更加地小心。

当天晚上他们到达了H公路附近。当晚他们在公路附近宿营,准备于次日再设法穿越战线。

第二天上午,对于如何越过战线,他们几经争执,仍然没有结果。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部队仍然在原地。

近午时分,一支运输队经过他们宿营地附近的公路,就在将要离去的时候一颗炮弹在车队中间爆炸。

哨兵报告:普军遇伏。

三十分钟后,战斗仍然在进行,而交战区也已经转移到了他们隐蔽宿营的地方。


随着普军运输队不断地遭到袭击,这支曾经守卫仓库的一百余名阿军士兵已经成为一支活跃在普军后方的阿军抵抗部队中的一支。

大约在一周之后,一支阿军联合敌后小分队在行军途中,遇到普军搜索队的伏击。

几次尝试归于失败之后,另一支来自遗址的阿军部队。他们躲过了普军的清剿,并汇合了一些溃败部队的残余,于“暴风”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周,他们退回了出发地。

遗址,遗址中曾经存放的大批物资已经不再待在原地,等待这些回来的守卫者们的将是漫长的坚守。

在这些阿特蒂诺兹人重新回到岗位上的时候,又是一个黄昏,在逼近遗址的一座沙丘上,一支普斯卡亚人的搜索队出现在那里……


2006/2/20—2006/4/7—2006.10.25


第二章 从三月到十月

时间

3月7日 拉克普玛的第一次降雨,告知这一地域的人们——雨季来临了。


从3月开始直到4月为止,一个多月里,天空一直被云层遮挡着。持续了一个月的雨季主宰着这片广袤的地域。


4月9日 晚 云层逐渐减淡消散一个月以来人们第一次见到星星闪烁在夜空。人们都认为雨季终于结束了。

4月10日 天气 晴

4月11日 多云

4月12日 夜 雨点再次落在沙子上,又是一场雨。

4月20日 晨 持续一周没有听过的雨终于不再下了。经测量:这场整整一周的雨的降雨量是3月7日第一场雨开始到4月9日为止总降雨量的3倍。

4月20日 傍晚 从云层的缝隙中可以看到月亮。

4月21日 多云有雾

4月22日 阴

4月23日 夜 短暂的一场大雨,发生在拉鲁泽尔。

4月24日 大雾,天空中没有云层


4月25日 阿特蒂诺兹人在阿尔兹城实施空降

4月26日 阿尔兹的守军挫败阿军的企图,同一天阿特蒂诺兹人空投了大批物资。还是在同一天,散落阿军士兵开始聚集。

4月27日 夜 集结完毕的阿军散兵,抵达阿尔兹

4月28日 晨 阿军散兵集团对城市展开攻击

4月28日 阿尔兹城发生激烈的巷战。

同日中午,阿军在阿城实施第二次空降

4月29日 普斯卡亚人增援阿城的部队停留在普罗姆不再前进

4月29日 晚 阿尔兹巷战结束

5月2日 拉鲁泽尔全部处于阿特蒂诺兹人的控制之下。

阿军代号为:“雾雨”的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

5月4日 阿军进攻特姆的部队遭到围歼。

5月7日 在战区基本上已无大的战事,双方开始建立和巩固自己的新防线。


对峙阶段,又一个新的对峙开始。


5月10日 阿普两军形成默认的停火状态。

从5月开始直到9月,拉克普玛沙漠上的又一轮僵持。


9月27日 普斯卡亚人在卡帕地区突袭阿军防区,“暴风”计划开始实施。

9月28日 晚 阿军后备部队开始向前线移动。

9月30日 普军指挥部接到将有沙暴发生的报告

10月1日 晚 达特地区被沙暴所覆盖

10月2日 战场继续被沙暴笼罩着,战争也在继续进行着。

10月3日 沙暴平息结束,或者说是离开移出达特地区。

在沙暴停止前的3个小时之前,马彻里被解放。

10月5日 战场局势明朗化,就如同普斯卡亚人预期的那样发展。

10月8日 战线呈倾斜状态发展。

10月9日 设非特的守军撤离城市,普军拿下了这座几次强攻而没有攻克的城市。

10月11日 普军一支先头部队进入马彻里。

10月13日 普军结束“暴风”行动,开始构筑防线,并且派出搜索队。

阿军方面则竭力收缩部队,以尽可能的与普军脱离接触。

10月15日 清剿阿军溃兵的行动正式开始

10月17日 晚 普军一巡逻分队在努沙瓦宿营

10月20日 一支阿军部队在海顿公路(即H公路),基纳附近隐蔽宿营

10月21日 普军一支运输队在基纳附近遇伏

10月28日 阿军一部队修复了在努沙瓦的隐蔽所。

10月29日 普军阿加特营与一支阿军部队遭遇


10月30日 普斯卡亚人对“暴风”战役结束后的清剿行动进行统计总结。


2006.4.21最后定稿

行军

从接到命令开始,阿迦特营与赶赴而来的装甲部队,一道向着指定的目标地行进.顺利地突破阿军防线之后,部队马不停蹄地往莱姆的方向赶去.他们担负着为后续部队打开道路的任务,为此前方的莱姆就必须被拿下,要不然这个据点就会像钉子一样锲在他们的后勤路线上.

到目前为止,这支混合部队接到的命令只是:夺取莱姆,掩护侧翼.参谋部交给指挥官们的地图也只是显示到莱姆一线为止.

已经接近了莱姆,到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就在部队与莱姆的阿军接触的时候,新的命令传到两支部队的指挥官那里:前往潘伯卡.

虽然感到奇怪和无奈,但是作为战士他们还是改往潘伯卡的方向行军.

在撤离莱姆的时候,部队的无线电通讯部门的车辆被阿军埋设的地雷炸毁.

此时他们对于即将到来的沙暴没有任何的准备,也丝毫的不知道这一情况.


突如其来的沙暴使得已经出现故障的装甲部队的备用通讯设备彻底地损坏.中断的联络,要去的地方又是一个地图之外的地方.好在阿迦特营是最先在这片土地上作战的普斯卡亚人的部队之一.


徒步在沙漠中行军是恐怖的,幸运的是这支要去潘伯卡的部队有足够的车辆.


猛烈的沙暴席卷而来,漫天的黄沙把日月都遮挡,白天还是黑夜不在能够分辨.糟糕的天气是阿迦特营的战士们第一次遇到,这次沙暴比以往任何一次的都要强.

以往沙暴来临的时候,他们一般都待在营地,甚至于停止巡逻.而且从战争开始,双方都没有利用沙暴发生的时候去袭击对方.

打开车灯的情况下,依然难以看到前方行驶的车辆,而缩短车距又有一定的危险.无奈下他们只好每行驶一段就停下来检查部队的完整性.

虽然如此,还是有掉队的情况发生.开始都是阿迦特营的一些车辆,到后来连具有短距通讯的坦克也走散了几辆.后来发生的一件掉队的事则产生了严重的后果——油罐车失踪,装甲部队的指挥车也丢掉了踪影.

这样的情况下,阿迦特营的营长只能重新整队.一些车辆不得不被抛弃,为的是节省燃料.谁知道现在离潘伯卡还有多少路程.


终于,他们到达了一座沙漠城市的边缘.要部署部队的时候他们吃惊地发现:营长不知何时不再指挥他们.更令他们想不到的从俘虏口中得到的情报是:这座城市名叫马彻里!



已经在马彻里驻守两天了,而这段时间阿特蒂诺兹人一只没有再出现.等待的反攻也没有发生.现在这支部队要派遣一支巡逻分队去外围搜索一下.

一个少尉带着巡逻队徒步行走在沙丘上,烈日照射着他们.每走一步都会陷入到沙子里面,而且还得提防着地雷.他们无法确定阿军有没有埋设地雷.

已经中午了,还是没有发现阿军的痕迹.现在来到了公路附近.在望远镜中,少尉看到一辆停在公路上的汽车.

在沙丘的掩护下,巡逻队接近了那辆汽车.再次观察,没有任何的动静.一名战士向车子走去.这是一辆被阿军遗弃的汽车.

之后,分散开沿着公路搜索,巡逻队看到许多被丢弃的装备,物质,车辆.

几日的巡逻结束了,巡逻队回到了马彻里,战士们都精疲力尽.


沙子总是会进到军靴里边,携带的装备武器也相当的沉重,许多沙丘又高的向一座山经常出现在巡逻的路上,好在夜晚的时候他们可以不必忍受寒冷.


现在回来的战士们,都在等待着领取以往每次巡逻结束后医官发放的治疗脚伤的药物.


虽然一直没有和总部联络上,马彻里的指挥官还是断定:阿军近期是不会再回马彻里了.


巡逻队回来的第二天,又有一支部队穿过街道向城外走去.只是这支部队的人数少了些,而且他们的装备也和前一支部队有些异样.士兵们头盔上戴着一付谁都能认出是阿军士兵的防风镜,军服是普斯卡亚人那精致的拉普代斯式军服,而脚上穿着的确是阿军第三战区部队所特有的军靴.

2007.4.30

巨大的沙丘上有一队士兵在行进着,他们是阿特蒂诺兹人。

离开仓库已经有12天了,每日除了行军以及夜晚宿营之外,剩下的就是躲避普军的巡逻队。

炎热的沙子,似乎要把它所接触到的所有物体都烤熟。这支队伍中的车辆已经所剩无几,现在正是中午。越来越强的烈日与不断上升的温度即将达到极至。

士兵们业已困乏,他们所有的人都仍然在徒步行进着。每迈出一步都需要把脚从沙子里拔出来,然后让前边的沙子再掩埋。滚烫的沙子对他们来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对于高温他们无动于衷。


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队伍里最后的一辆汽车彻底地报废掉了,所有人只好背着沉重的装备和给养,步行去向着阿军的防区所在的方向走去。

下午,一座比之前所遇到的所有沙丘都要高大的沙山横亘在他们的路上。在所形成的巨大的阴影中,他们感到了一丝的生机。沙子不断地滚落,人也不断地从上边滑落。当凌晨的时候,这支队伍已经在沙丘的另一边宿营。

夜间的温度使沙子骤然地变得冰凉,幸而他们是沙漠中的战斗部队。

白天的行军加剧了士兵的困顿。但是所有的战士还是列队集合。

第二天上午近中午的时候,他们仍然像以往那样已经行走在路上。所不一样的是队伍向着相反的方向行军。——在此前的全体会议上,所有的人都同意:返回驻地,等待后援这一建议。

几天之后,少校发现:沙暴之后的情况已经使他们的地图不再那么的准确了。原来应当存在的可取水点,有许多都消失了。

大概一周后,一支混杂着众多番号人员组成的大约两百余人的部队疲惫地进入了努瓦特。

此后的第三天,努瓦特的残垣中曾经被开辟为操场的地方,有几队士兵在列操,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和三周之前相比。或许只是人数或者是面孔有些不同罢了。

2007.6.10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