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安 新汉书 沈将军列传

克劳塞维茨 收藏 8 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97/

沈辰,字从文,冀州河间人也。父遥,文帝时为培戎副尉戍南边,母刘氏,为蒙师,授地理业。变法二年,越人为衅,上传檄中外,诏六军讨之,遥为前驱,奋战讨获,积功御侮校尉。七年四月,王师战越人于河江,遥部陷阵深入,溃围出,然中流矢,伤重不治。将殁,遗命妻子,使辰从父业。

辰文命九年生于乡。稍长,从父旧业。辰素儒弱,初应募,力捷不逮,辄为人讥,竟解募。归而习文将试考比。值变法十一年太学生聚宫门为变,变平,朝廷议决诸生并先习戎一年以为修身。辰竟应武试,入中山讲武,习兵法,操戎事。整顿三年及业,授御侮副尉,入幕河北节度。四年,迁枢密府守阙书令史,九月,再迁守阙令史。市场元年,迁枢密主事,擢御侮校尉,岁末再除卫尉寺主簿,司军法。

辰在枢密卫尉寺间执参军事,积十四年,累迁至致果校尉,爵武功大夫。

和谐元年,辰迁领九霄副使,知嫦娥事,晋昭武校尉。时宪帝为黔中道招抚大使,领黔州刺史,值是年入京兆述职,随朝观礼九霄,以辰特立独行,心奇许之,然国朝疆臣不得结诸将,故未为谈洽。

和谐四年三月,宪帝拜仆射,领九霄事,翌年五月,辰晋定远将军,仍知嫦娥事。

宪帝践阼,晋辰忠武将军,同知枢密府事。国朝以来,未出节度而主枢密者,唯辰一人,以故天下谤论,而上独持其议。陈炫华时为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每轻辰。

革制元年,京师步兵统领林爽谋作乱,帝使陆水元执之,辰奉敕召左羽林卫大将军凌濮自保州入京拱卫。乱平,除辰怀化大将军,权知十六卫府。时宇内五军七节度并三水师,各分统领,不相约辖,十六卫府虚名而已,然辰以此列主枢密,得入机要。

三年,帝聚两府执政议西海事,辰力主西进策。魏武公与辰素不相能,然亦愤声,以为国当危急存亡之秋,辰策为是。遂定议。

武德元年,二月,羌逆杜热作乱西陲,寄牙喀都。黑衣大食阴助其事。帝怒,建平西道大行台,以辰为行台尚书令,拜冠军大将军,领平西道行军大总管,都督秦甘宁青疆州诸军事,假节钺,发六军讨之。帝用辰策,以归德将军廖忠魂治疑兵于东海,中外率谓将事夷洲,而辰自引奇兵,潜出天山,旬内破敌,困绝虏庭。时西洲诸酋为疑兵所惑,聚甲百万而急切不能救,夷帅维氏,顿足嗟叹:“中东自此多事矣。”大食既窘,杜热窜据山谷,辰自围喀都,遣别将刘笑夷荡林谷,四月,得热首以献。加辰文安县公,笑擢为致果校尉。

六月,黑衣大食引西米国兵来战,米帅维拉恩指天为誓,求与辰战。辰以彼虏悍勇,兵甲冠绝,未宜急斗,遂严诸将,使布列垒栅,次第为拒,销贼锋砺,并请楼船,以为呼应。帝从之,为遣怀化大将军都督海军事李翔龙都舰西向。

虏兵至,战于大食故国及波斯地,城郭失复,贼我往还,胜负非记,兵不日息。培戎校尉石戈达以三十三人据梅垣。敌锐甲万人悉力攻之,六日夜不能进,渐为疲罢。辰亦震感,矫制授戈达全军嘉奖,士为之奋,辰因倾锐亟击。以定远将军邵重光进扼西兵于科马盖,宁远将军冼风华南击西夷小帅文氏部。潜以游击将军邢瑞、林雄轻兵深入,破里甘、巴拉赛尔德二郡,焚其辎养。时李翔龙核击波斯湾,夷狄惊怖,二郡复失,军资无继,维拉恩窘急失态,敛其甲仗,尽锐攻邵重光。重光力拒,不为动。辰使明威将军高明雄邀夷轻骑于野,大破之。又宣威将军王卫华、归德郎将刘笑攻破文氏于梅苏尔,夷水师陆旅往援之,亦为辰困。至是西兵势竭,不复能战。夷王为请和亲,帝许解兵事,议于倭都。夷使卡氏狡议还俘事,辰往,言行峻厉,夷人气扼,事遂定。

辰于是役,破贼百万,逐临西海,将俄人以羁縻岭表,驻楼船而宣德海西。西洲米夷自擒巴州诺列加,凌肆蛮胡,无敢逆意,及败于辰,国人气沮,哀号相告。辰初资浅,人常轻之,至是夷夏以魔神目之。

故杜热授首,伪将昆达继立,领其余众。昆达深惧辰,遣死士刺诸喀都。辰重伤,适石戈达在侧,身护之,始得免。帝闻,诏辰归京养。

初,中外兵解,去辰总管事,仍使守平西道行台尚书令。八月十五,辰创平,解其平西道行台尚书令,以何岩代之。十六日,诏除辰大都督中外五军事,同参知政事,权知枢密院事,晋爵河间郡公。

是月,辰尚楚皇,帝偕百僚观礼。守枢密使陈公与语宴间,意恂恂以六军寄托。

二年正月,西米国再衅夷洲,帝怒,议大发兵,复夷洲以为永固,辰极谏其不可,乃止。

三年九月,除辰枢密副使,参知政事,晋镇军大将军,冀国公。又楚皇先以中书侍郎参知政事,于是世以奇观,称“一门两参政”,然辰功业盛,竟无非者。

定东元年,倭人衅琉球。以辰为定东道行军大总管,加秩金紫光禄大夫。辰素不习船,而慨然应任,值风涛甚,船摇不能立,使左右缚己于船台,指挥划定,了无差谬,李翔龙奇之。事毕,帝以辰功高,常爵不能赏,赐河间郡王,除拜辅国大将军。国朝异姓王制不生授,唯辰一人而已。辰归京,帝阅兵天台,抚辰背曰:唐有河间王平定江南半壁,功与太宗俦,然其多籍药师力,去朕之河间,远矣。

二年,帝诏复夷洲,辰犹以为不可,帝不纳,固发兵,以辰异议,使陆水元领夷洲事。及战不利,相持数月不下,国人沸议,帝悔,间语辰曰:不用卿言,至于如此。辰请代水元,许之,未行,帝遇弑。

楚皇继立,时变仓急,人心疑望,辰以枢密副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魏武公协力拱之,朝廷始安。

十月,辰以夷洲道行军大总管,乘雨出京,赴东南任。三年正月,夷洲平,建东南道大行台,以辰为行台尚书令。

六月,罢大行台,辰归京,迁赵王,拜司空,仍守枢密副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辰归日,京师空巷,迎者千万。

文治五年,魏国公、太保、上柱国、辅国大将军,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魏臣以骠骑大将军致仕。辰晋司徒,除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复兴五年,辰以病,表乞骸骨,朝野挽之。帝曰:赵王半生戎马,今欲归田,诸卿何忍夺我家天伦?于是布告中外,令议礼。

门下复议积日,渤海郡公司空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何岩领奏,以赵王功高,常制无以叙殊功,共议上尊号天策上将军。帝诏许。

十月,辰以赵王、太尉、上柱国、天策上将军荣衔致仕。仍留参政,临事诏请,赐入朝不趋,禁中乘马。

平帝王化三年九月,辰染疾,月余,薨于家,朝野悲悼,追赠秦王,太师,谥忠武。

辰性豁达,座中往往如粗疏,然娴于世务,心思缜密,能查人所不觉,用物之余弃。其用兵应对无方,果决严断,而先之料算谨密若恐有失,又擅揣敌意,制其必然,以此战争,未尝一败。辰功业虽盛,居常淡薄,事务必当公廨,故人止于友谊。性不好声色,情专而一,始逢楚皇,约以百年,武德初,京师宿将为变,时辰当西北事,忧心为焚,后语何司空,军事未足忧,使虹有虞,吾将不堪。洎聘,爱而敬之,人或以惧内讥,而终世不改。

女若冰,封赵国长公主,别有传。

史臣曰:太宗以来,国朝未尝一战,兵不习斗,将唯空言。且世以西兵器利,心实畏之。君相为之曲意,民间因而愤郁。辰以寒微,起于行伍,建功西域,抚定东南,夷狄夺气,华夏申威。出将入相,卫霍不能为过,二李雅可相俦。又平阳闇于知识,红拂虚为小说,而楚皇英睿,辰得聘尚,古无过者。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