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28 自由出击(一)

zhurui1963 收藏 13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又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秦明扬把近两个月的杀敌统计整理了一下,躺在坑道里,望着坑道口,几十天来战友们打狙击的场景,象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中闪过,让他激动得不能自己。 一下子蹦起来:“好啊!杀得好啊!”他蹦上了一个石凳,大声地道:“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狙击进入自由进攻阶段。每个小组,只要在我这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又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秦明扬把近两个月的杀敌统计整理了一下,躺在坑道里,望着坑道口,几十天来战友们打狙击的场景,象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中闪过,让他激动得不能自己。

一下子蹦起来:“好啊!杀得好啊!”他蹦上了一个石凳,大声地道:“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狙击进入自由进攻阶段。每个小组,只要在我这里报道,就可以按你们自己的计划,进入对敌攻击!”

这话欧阳仁等了很久了。

立马第一个跳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已经养好伤的刘天财和刘天富兄弟。

秦明扬笑了:“好吧!我早想看看你们的板眼呢!”

自从上次狙击后,这欧阳仁,几乎天天风雨无阻地上阵地。

这里比画着,那里丈量着步子。

刘氏兄弟伤好了以后,他们三个又在阵地上转悠、嘀咕。

最后,他们甚至又琢磨起枪来。

三人专门请假去了有趟枪械修理所,在修理所徘徊了三天才回来。

那枪上就多了些瞄准器什么的,枪杆似乎也长了。

总之,三个人这一回来,只要双手一粘自己的枪,两眼就神采熠熠,气得秦明扬骂了几次人了:“狗日的,一个个二洋盘!你那东西如果杀不了美国佬,连一个烧火棍也不如!”

心中却是没有说,早就想看看这三个小子,想出了些什么主意。

三个小子只是微微一笑,又是准备食物,又是准备衣服甚至缴获的美军鸭绒被。仿佛要搬家似的。

直搞得月牙儿紧张起来:“喂,喂,你们要搬到哪去?刘家哥哥。”

刘氏兄弟保持着他们一贯的温柔:“不到哪去!月牙儿。”

月牙儿如何肯信,揪住欧阳仁的衣角:“仁哥哥,你不说,我是不放手的!”

欧阳仁揪揪她的黑头发:“哥哥去打狙击!”

“我不信!打狙击为什么吃的住的,全带走了!”

欧阳仁笑了起来,指住秦明扬:“他是首长,为什么不去问他呢?”

月牙儿想想有理,就来找他。弄得秦明扬发了誓,她仍旧不放心地围着他们三转悠。

吃了午饭,三人就出来了。

整个阵地他们已熟悉得闭着眼,都可以来来去去。

三人一进去,就了无踪迹。

跟着出来的秦明扬和排长姚长工,双双把望远镜跟踪也没发现这三个人的踪迹。

美军的阵地也静悄悄的。被狙击得惶惶不可终日的美军,彻底地不敢露头了。

所以,四川猴子说的是:这样的狙击要把人等老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突然,一道镜子的反光从我们的阵地上照射向敌阵。

秦明扬一皱眉,美军阵地上火光一闪,那是美军的狙击手开枪了。

一声玻璃响。

几乎是追着这道光,三发子弹几乎是同时射到。一个美国兵一窜而起,头爆开了。血糊糊的,很丑陋。

“好样的!”姚长工叫了起来。

“哒哒哒哒”敌人地堡里的机枪响了。

秦明扬缩回头,他不担心,因为对于开枪后,怎样撤离,他和战士们演练了无数次了,个个都过了关的。

美军的炮击报复又开始了。

两人干脆溜下坑道。

地人炮停了,两人才又爬上来。

这次当然更查不出他们的踪迹,只能等待。

直到太阳偏西,秦明扬眼睛痛起来。姚长工开始打扑鼾了。

突然,敌人的阵地前沿放起了烟雾弹。

这是敌人大白天地堡换班。防止志愿军狙击。

这是一个很恼火的办法,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然而枪响了,不断地,零落的。

从我方阵地,不断地变幻着角度,但射击的目标显然是早就计算好了的。就是敌人地堡的出入必经之路。

秦明扬不由得笑了:“狗日的,瞎打这么缺德的主意你们也想得出来!”

这确是美军没有想到的,没想到烟雾笼罩的路上,冷弹横飞。一时,不知倒下了几多倒霉的美军。

直气得美军指挥官嗷嗷乱叫。

霎时间,机枪、大炮再一次轰鸣起来。

整个阵地再一次被美军炮弹罩住了。

欧阳仁在哪里?

他们三个人不退反进,这会儿已顺着狙击壕沟,进到美军的阵地交界处,躺在深深地避炮洞里,把鸭绒睡袋垫着,在假寐呢。

敌人的炮击停下来,他们也没再出来,而是真正地睡着了。

秦明扬叹口气:“美国佬遇上了欧阳仁他们三个傻狗日的,看来是扯不脱了!”

一直到黄昏时,他们开始轮流的睡,轮流起来值勤。

这就比运气了。

比如刘天财狙击了两个,一个露出了屁股,他把他屁股打穿了;一个露出了头顶上的尖尖,他把啊他尖尖打掉了。

而刘天富就没那么好运气,守了很久,只把一个不小心扬起手的美国佬的手打掉了。

欧阳仁连称:我倒霉!

因为他值班到天黑,美军也不再露头。

天一黑,我方阵地上突然飘起了小风筝,直向美军阵地飞扑而去。

在探照灯光下,美军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拼命地打着。

打忙了,就爆炸了。

可是一会儿又一只扑过去。

美军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新式武器,全身心来对付了。

欧阳仁和刘天富已乘了这混乱过了美军雷区,过雷区还顺手牵羊,起了两颗雷带上。

这边刘天财还在一心一意地操纵着小风筝。

秦明扬大声道:“毛主席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只要大家都看动脑子,这美国佬哭的日子还在后头!”

姚长工笑起来:“有你这个天棒、怪物在这里承头,美国佬哭都哭不出来呀!”

秦明扬把望远镜再次举起来:“这两个小子,脖子上挂了地雷干什么去呢?”

姚长工也举起望远镜:“哼,他们不会去炸敌人地堡吧?”

秦明扬笑起来:“你把美军说成是纸做的了?”

欧阳仁和刘天富直爬到了离地堡三十余米的地方,把地雷,埋了下来。

接着又向回爬。

刘天财这边又放起了小风筝,一面风筝美军没拦截住,在敌人地堡上爆炸,发出耀眼的光芒,惹得美军各种枪支又咆哮起来。

而欧阳仁他们两个又取了两颗美国地雷上去了。

再次把地雷埋好。又向回爬。

那里刘天财又放小风筝,惹敌人。

这样,直闹到过了午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