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九十五章 围魏救赵(下)

收藏 2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URL] [内容简介] (1) 孟云霄再也撑不下去啦!——老婆们都打发人来“请”了,再不回去的话,老婆们一定会很生气,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硬着头皮走进李家大院,先观察一下环境再说。一座三进的大宅子,前院儿现在成了临时野战医院,黄念康和白雪芝带来的医疗救护队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孟云霄再也撑不下去啦!——老婆们都打发人来“请”了,再不回去的话,老婆们一定会很生气,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硬着头皮走进李家大院,先观察一下环境再说。一座三进的大宅子,前院儿现在成了临时野战医院,黄念康和白雪芝带来的医疗救护队正在紧张的忙碌着。刚才的一次夜袭尽管是大获全胜,但是受伤的人员比下午还多,虽然大部分都是刀伤,但伤口深的长的总要缝合吧。


孟云霄在出来进去的医护队的人影中没有发现柯二小姐,这让他心里愈发紧张——就是这个丫头最难缠。不过该来的总要来的,还是“勇敢“地去面对吧!


进了中院儿孟云霄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先打手势把“蓝狐”小队的队长伍志彪从房顶叫下来:“叫弟兄们全体收工!”


——各位读者现在知道老孟为什么那么不愿意回来了吧?全体“蓝狐”队员在这院子里保护着几位美女的安全呢。要是当着这些兄弟的面儿给老婆们低声下气的告饶那可是很丢脸的事儿,孟大虾以后可就没得混啦!


“那这里的安全呢?”


“笨呐你?这里前后三个院子,不会让兄弟们分散一下吗?”


“哦!”伍志彪好像知道孟云霄说话口气为什么这么不耐烦——展翼那不是在廊下已经洗了半天的衣服了吗?虽然不是内衣,但一个大老爷们儿被罚给女人洗外套也是比较丢脸的事。——伍志彪轻轻拍了两下巴掌,两手向前后院一指——“散”!就见房顶、墙头、树上的“蓝狐”队员们井然有序的向前后两个院子遁去。


孟云霄这才壮壮胆子,走近正屋——


“老大你可算回来啦!”展翼“蹭”的一下站起来,扎煞着满是肥皂沫的两只大手就冲屋里喊:“老大回来啦!你们亲自问他到底是谁出的主意?可冤屈死我了!”


“各位美女!我回来啦!”进门先喊“美女”?拍个马屁再说。


孟云霄走过展翼身边时恶狠狠的低声骂了一句——“叛徒!”


走进门,只见柯大小姐和霍凤凰在大炕的东西两头,一头一个的躺着;柯二小姐拿着条干净的毛巾走过来往孟云霄身边的脸盆里倒水。孟云霄心里一宽——看样子问题不算太严重,还给自己倒洗脸水呢——


“我自己来自己来!”孟云霄殷勤的伸手要接柯二小姐手里的毛巾。柯二小姐一抖手,自己端起了脸盆,卫生眼球冲孟大虾一翻:“滚!”端着脸盆就走向霍凤凰。


孟大虾尴尬的站在原地,讷讷地说道:“别价...要团结和睦才能...”


“叫你滚出去!没听到啊?!”柯二小姐把脸盆放在霍凤凰旁边的炕沿上,伸手正要解开缠在霍凤凰胸前的纱布,看孟云霄还腆着脸站在那儿,又怒叱一声——“快滚!”


“噢!”孟大虾这才搞明白——敢情人家倒水是给霍姑娘擦洗伤口用的。自己站在这儿可不方便,赶紧回身往外走,嘴里却还给自己找台阶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能好好说啊!安定团结才能持好家——哎呀妈呀!”——一个笤帚疙瘩飞了过来,正砸在孟大虾的后脑勺上,身后随之传来一阵低低的窃笑。


“你他娘的笑什么?”孟大虾心有余悸的回头看看,恶狠狠的低声叱骂正在洗衣服的展翼,“说,你出卖了我多少?”


“......”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罗杰拿腔拿调的念着《苏三起解》里的戏词从偏厦走出来,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哼哼,哼哼!居然背着兄弟吃独食!知道是什么后果了吧?老天有眼呐!”


“谁背着你啦?不是看你刚抽完血,怕你...”孟大虾此时还想拉个垫背的。


“谢啦谢啦!”罗杰打断他的奉承,“不就是抽了半碗血嘛!谁不知道像砍瓜一样砍小鬼子的脑袋过瘾啊!还同甘共苦呢?还共赴生死呢?你们俩这么做还算兄弟不?”罗杰撇着嘴埋怨道,“怎么都学的这么不厚到了?”


“我...我他娘...”孟大虾气急败坏的刚要反驳——


“进来个喘气的把水给倒了!”


“哎!”三个人如奉纶音,争先恐后的蹿起来就往门里挤......


(2)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在桑目崇明拒绝了铃木中佐请求的空中支援的要求的同时,黄念康给霍凤凰做完了身体复查之后向孟云霄汇报:“霍姑娘的病情恢复疾快,完全可以坐担架移动!”


“太好了!立刻电告参谋长:各路突击支队可以行动!全体准备转移!‘蓝狐’小队负责保护霍姑娘的安全;海三娃的别动队负责全体伤员的安全!四营三连断后!”孟云霄兴奋的下达着一个个命令。


接到孟云霄的电报后,陆子宇拿起指挥部的野战电话:“各支队:开始攻击!”一声令下,保定整个城西地区热闹起来。首先是孙尚尉的加强炮兵营——


现在看来,无论是从火炮的数量还是从火炮的种类口径上来说,孙尚尉的炮兵营都不能再叫炮兵营了——9门105mm的榴弹炮就已经算是一个重炮营;6门70mm的山炮和6门75mm的野炮又是一个加强的炮兵营,再加上12门81mm的迫击炮,叫炮兵团都不框外!


孙尚尉这次玩儿的还够大胆。迫击炮作为一线突击炮群,悄悄的推进到离保定西门只有1000米的距离上;山炮群和野炮群紧随其后,距城门也不过3000米;105榴炮群摆在了距城门5000米左右的距离上。对孙尚尉这样的布置, 尔格直咬牙。也只好把骑兵营隐蔽在城外最近的树林和洼地里,准备随时策应救援。


幸亏是在晚上推进,也幸亏是早上就有了进攻的命令,不然这后果...孙尚尉后来想起来也感到后怕,不过那是后话了。此时孙尚尉接到陆子宇的命令后,一声令下——


“各炮连、各炮群! 按既定坐标,三发急促射!放——”随着一阵地动山摇的震颤,三十多门不同口径的火炮的炮口冒出一股股焰火——“轰轰——轰!”


古老的城墙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摇晃起来...


“各炮!调整坐标!十发急促射!放——”


同一时间,在城西西北方向,东南方向,枪炮声、喊杀声同时响起!


(3)


“大声一点!请大声一点!”保定日军师团司令部瞬时乱成一团,话务兵和参谋人员紧贴着电话话筒,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报告师团长!西门受到猛烈攻击,炮火强烈!”


“报告师团长:南门受到攻击!外围守军正向城内撤退!”


“报告师团长:.......”


“安静!请各位镇静!”桑木崇明中将烦躁的挥手喝斥着下属们,“究竟是哪里受到了攻击?为什么提前没有一点征兆?!”


“阁下!”参谋长松田严大佐还算比较镇定,“整个城西外围都受到了支那军队的攻击!支那攻击部队至少有5000人以上,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计划!”


“什么?马上请驻防新乐县城的133旅团津田美武将军迅速增援;也请驻防涿县(今涿州)的步兵第139联队永田文雄中佐和驻防新城(今高碑店)、定兴的步兵第140联队小林长八郎大佐向保定开进,请...”


“师团长阁下,”松田严小心翼翼的报告,“就在刚才保定城西的支那军队发起进攻之前,平汉铁路的保定以南和以北路段均出现敌情,铁路线上的各县城驻军正在积极进行抗击。”


“什么?就是说各旅团、各联队都无法向保定增援了?”


“正是这样!阁下!所以说这是支那军队一次有预谋的进攻!”


“哟西!”桑木中将听到这儿,反倒镇定下来。他走到地图前,仔细的查看着眼下发生的战况。良久,桑木中将眼前一亮:“松田君!请看:——”桑木中将把手指指在一个点上,“难道这里就是这次支那军队进攻的导火索吗?”


松田严注目一瞧——望亭!——“师团长阁下,难道支那军队搞这么大的举动,就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孟云霄吗?”松田严参谋长有点怀疑。


“不管是不是,立刻电令铃木中佐:迅速肃清他对面的敌人!我将派空军给与支援!”桑木崇明明智地改变了刚刚拒绝铃木中佐出动空军的决定。不管怎么说,面对支那军队超过5000人的进攻,只有铃木中佐的两个大队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指望的增援力量。


保定机场一下子就起飞了七架飞机——四架三菱九三式轰炸机在三架战斗机的护航下朝保定城东飞去。要说小日本儿的工作效率就是快,十分钟以后,七架飞机又飞了回来。飞行基地的梅川少佐通过电话向桑木崇明报告“战果”:“中将阁下!指定轰炸区域内的帝国军队已经和支那军队绞杀在一起,飞机没有办法投弹!”


“巴嘎!”桑木中将气恼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其实他也明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就拒绝了铃木中佐的请求而失去了这次轰炸全歼支那军队的机会。


“将军阁下!”松田严参谋长强压着惊恐的心情说道,“支那军队的骑兵已经两次突如西门;从清苑县城赶来的帝国军队也在南门与支那进攻部队血战,以渐不支;北门守军已退至瓮城苦战;满城县城已被突破,守军正在组织突围;......”


“好啦好啦!”桑木崇明打断他的话,“命令师团预备队,增援西门;命令宪兵队增援南门;皇协军第三旅团增援北门!”


“将军阁下!二十分钟之前您就已经发布过这道命令!”


“是吗?”桑木崇明大吃一惊:难道自己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队可用了!唉!这也难怪,一个师团防守着从北到南将近四百公里的铁路线,兵力实在是过于分散啦!


“命令铃木支队:立刻与支那人脱离战斗,回防保定!”桑木中将的表情终于颓然暗淡下来,“命令特务队、侦缉队和警察部队,增援各城门!”尽管中将阁下平时很看不起这些变节的支那人,但现在是‘萝卜快了不洗泥’,属于非常时期,“发动侨民中的男丁,准备为帝国参战!”


(4)


“老大!小鬼子的阵形动啦!他们想跑!”罗杰嘴里喊着,手里也不停闲,把一杆红缨枪抖出碗口大的梅花,上下飞舞着专冲鬼子的咽喉招呼。


“看到啦!”浑身是血的孟云霄双手握着一把大刀,提步,上撩,反手劈回——虽然总是翻来覆去的这一套固定的动作,但这可是当年国民革命军第29军大刀队的必杀技!已经有八个鬼子被连肩带臂的削掉了半个身子——“展翼!快通知话务班:向参谋长报告!”


“你!”展翼一把拉起一个被鬼子尸体绊倒的大兵,“赶快回去报告!”看到他血红的眼珠子,那个大兵不敢怠慢,转身一溜烟的跑回去。


“见笑见笑!”孟云霄冲方晟笑道,“都被我惯坏了!这战场抗命的事儿经常有!”


“都是好兵啊!”方晟说着超前一跃,一个漂亮的突刺动作,将手里的步枪刺刀送入了一个矮胖的鬼子胸膛,手腕一拧,往回一抽,躲开喷射的鲜血,——“老子喜欢!”也不知道他是喜欢鬼子喷血,还是喜欢展翼这样的兵!


“哎!老方,那个穿军装的书生是你们八路军什么职务的官啊?长得挺秀美,手可够黑的!我操!怎么那大枪专鸡巴刺喉咙啊?和我的罗杰差不多!”


“那是咱们人民自卫军第八支队兼第二军分区的司令员于权伸!吕司令的左膀右臂!”


“乖乖!”孟云霄一咧嘴,又一位开国少将!这就是和赵承金、沙克并称的“冀中三雄”之一啊!自己刚才的话可是大不敬!孟云霄赶紧奔过去,随手挥刀砍倒一个鬼子——“于司令!辛苦啦!”——这是弹雨横飞的战场,敬礼是大忌,只能向敌人暴露对方的尊高身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恶果,别看现在电影里的镜头,都是SB导演为了所谓的艺术效果横加上去的。


“是老孟吧?先别客气!这群王八犊子要开溜,咱追不追啊?”一听口音就知道是东北人。


“穷寇勿追!随他娘的去吧!于司令...”孟云霄刚要说别的,廖天时从他身后一步窜过来,——“老于!哈哈哈哈!你他娘的想死老子啦!”


“二营长?廖天时?”于权伸也是大吃一惊,“你还活着?! 妈拉个巴子!俺说怎么看见好几个面孔都觉得熟呢,原来是你二营的人呐!”


“你们?”孟云霄疑惑的看着这亲热地哥儿俩,“你们认识?”


“都是一个老长官,都在吕团长手下当兵,怎么回不认识啊?”廖天时哈哈笑着,“他娘的!快给我说说咱们那帮老兄弟的事儿。沙克呢?你们在没在一块儿?”


“我日!先打扫战场好不好?”于权伸嘴里骂着脸上却是眉开眼笑。


原来于权伸曾是原国军53军第130师691团吕正操手下的一名连长,吕正操率691团在小樵改编之后,和赵承金、沙克成为吕正操的主力干将。


当下孟云霄、方晟、于权伸各自命令手下的大兵清理战场,几个人肩并肩,说说笑笑的往村里走去。


不多时,有人报上战果:此役歼灭伪军237名,俘虏伪军242名;歼灭日军514名;缴获长短枪共计598支,轻重机枪29挺,迫击炮7门,掷弹筒12具;驮马63匹,弹药物资若干。


孟云霄大手一挥:“各排补充手榴弹和口径合适的子弹。其余物资枪械全部送给八路军!按既定计划,准备转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