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三章 再度出征

yuertou 收藏 2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奥运会刚刚结束,北京的天气依然晴朗,而那些早已经在奥运会期间赚了一大笔的商人还是没有错过这最后的机会,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纷纷开张营业了。

房子里很黑,所有的窗帘都是黑色的,而且全都拉了起来,挡住了外面炽热的阳光。李晨曦还在酣睡中,虽然感觉到了天亮后那种特有的气息,但是就是不想动一下身体,就算是动下手指头都不情愿。虽然感觉到有人进了房子,但是那人并没有带着一点的杀气与恶意,而是那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像小时候靠在父亲怀抱中的那中感觉一样。李晨曦没有起来,而是贪婪的享受着这种已经久违了多时的感觉,甜蜜温欣的感觉。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接着传来了窗帘被拉开时的响动,刺眼的阳光照射了进来,即使还闭着眼睛,但是那红黄色的眩晕让李晨曦不得不爬了起来。

“干什么啊,这么早!”用手遮着阳光,李晨曦坐了起来,另外一支手却向茶桌上的香烟摸了过去,却摸了个空。

“现在给你5分钟的时间做好出发的准备!”谈步声的话带着一丝愤怒,手中拿着那包精装大熊猫,额头上的皱纹都成排了。

李晨曦愣了下,才想起昨天晚上的那通电话,赶紧一个鲤鱼打挺,冲进了洗漱间,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响声。

谈步声一阵惊讶,这小子竟然还要利用5分钟的时间冲个澡,接着摇了摇头,自己掏了一根一包数百元的大熊猫出来,享受着纯厚的烟草香味。

几乎是被谈步声连拉带踹的赶进了汽车,坐好后,李晨曦还示威性的拍了下西裤上的脚印,似乎自己受到的是很不公平的待遇一样。

“你看你这样子,像个共产党干部吗?”谈步声一坐稳,就开始数落了起来。

“好象还没有批准我入党的事情吧!”李晨曦倒在了车椅上,也不管这是在车内,很自然的拿出了一根烟来。

这小子怎么到处都有烟!谈步声摸了一下装到自己口袋中的那包大熊猫,很是搞不懂李晨曦哪就这么爱抽烟,“你还说这,昨天晚上你做了些什么?”

李晨曦一愣,挠了下头皮,脸上浮出了讨好的笑容:“不就是与几个朋友喝喝酒,跳跳舞,后来手脚不舒服,就找人活动了下筋骨而已嘛,没这么认真吧!”

“就这么简单吗?”谈步声的目光如同看透了李晨曦一样,“你在北京哪来的朋友,别以为什么事情都能够瞒得过我!”

“呵呵,我们部长大人明察秋毫,当然骗不过你了,而且我也没有想到要骗你啊!”李晨曦的笑容更灿烂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你认为会有什么事?”谈步声摇了摇头,这些特工就是有恃无恐,知道没人能够拿他们怎么样,所以很多时候,都比较难以约束,“要不是我提前知道,让人去北京市公安局压了下来,那还就真的有事了!”

“我就知道我们的部长大人是不会让自己的手下给警察抓去的!”李晨曦一拍大腿,赶紧给谈步声散了根烟,“而且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帮警察教训下社会上的小混混,这也算是我们职责中的事情吧!”

谈步声感觉到快要压不住心中想要喷发出来的火气了,赶紧转移了目光,不再看李晨曦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表情。

“这次到底有什么任务,这么紧张?”李晨曦见到谈步声不耐烦的样子,赶紧变得很正经了。

这也确实很紧张,换着以前,每次执行完任务之后,总会有一段休息时间的,从一周到几个月不等。但是这次,几乎是上次的任务才结束,新的任务马上就又到了,这让李晨曦心里稍微有点不满,特工也是人,不是机器,怎么说,正常的休息与精神调整时间还是要给出来吧!

“昨天的那次会议,你还记得吧?”谈步声真有点怀疑李晨曦酗酒之后还能不能记得起了,“而在后面的会议上,中央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要对恐怖份子进行反击作战了?”

“不是全面反击?”李晨曦马上就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看到谈步声脸色突变,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紧改口,“那就是又要我们打前站,去搞情报吧?”

李晨曦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痛,他搞不懂,怎么现在来来回回就围着这个恐怖话题,而且他也逃不过这个使命,难道现在国安部头号特工就与反恐结下了不解之缘?

“难道你认为特工还会有别的工作吗?”谈步声并没有因为李晨曦的唠叨而生气,“这次中央是下了决心还解决恐怖份子的问题,所以我们身上的责任很重啊!”

“我看不像吧!”虽然语气听起来有点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李晨曦的表情却很严肃了,“如果真是要彻底解决恐怖份子的话,那就应该是全面反击作战,并不仅仅是让我们特工出动这么简单吧。看来周上将并没有能够让他的主张得到通过啊!”

谈步声惊讶的看了一眼对面那个年轻人,心里也不得不赞成李晨曦在国安部特工队伍内的地位并没有过头。能够从这么一两句话中就听出了问题的关键,而且分析的结果与事实相差无几,甚至能够推断出会议的最后结果,这让谈步声更看重这个年轻的特工了。

“确实如此,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的行动规模就不大!”谈步声想到会后与周国辉的一席交谈,笑了起来,“你大概知道我们国安部与总参之间的关系吧?”

“怎么不知道,周上将可是你的上级!”李晨曦小了起来。

国安部虽然现在名义上是归属国务院领导,但是在实际的权力行使中,却是受到总参指挥的。国安部的前身就是总参特别情报调查科,后来才分离了出来,成为了国务院下一个独立的,也是最特殊的部门。所以,现在谈步声是以陆军中将的身份担任着国安部部长的职务,可想,军人在国安部中起到的作用,而现在军人的头子可是周国辉上将!

“那就对了!”谈步声一点都不回避这个敏感的问题,“所以,虽然中央的意思是要控制行动的规模,但是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经费开支。所以,周国辉上将与我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行动规模不应该过小,而我们只要采取合理的措施,尽量减少失误,也还是能够控制住经费开支的。所以,你可不要认为这是一次小规模的行动!”

“那我们的经费不会被裁减掉吧?”一说到钱,李晨曦就特别的敏感。

“你还担心这个?”谈步声有点惊讶,“再怎么说,支持你们活动的经费还是有的,就算是政府不再拨款,难道这么大个国安部,还养不活你?”

李晨曦笑了起来,为自己多余的担心感到有点尴尬。国安部一年的经费有多少,李晨曦并不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但是国家每年的秘密财政拨款是数百亿,这些都是给情报部门的,而国安部作为中国第一大情报机构,肯定在中间占了大头。而国安不的经费使用情况,几乎都是不透明的,不需要向上级汇报,当然,也不会有人来仔细的核查,而且核查的话,又能查出什么来呢?

“好吧,这次的具体任务!”李晨曦是不会拒绝的,即使在任务期间的休息时刻,他也从来就没有将自己完全解脱出来,他似乎就是一个为着特工工作而生存的人。

“这份资料你先看下,这将是你新的身份,另外的事,等我们到了再说吧!”谈步声将一份厚厚的档案交给了李晨曦,转头看着车窗外的北京市景。

李晨曦重新点上了一支烟,开始迅速的看起了这份伪造的档案来。他并不需要多详细的去看,一目十行,而且对重要的内容一点都没有放过。很快,就大概的看完了一遍。

在他的新身份中,他将是一名中国驻外使馆参赞,也就是为大使打杂跑路的那种人。谈步声的安排还算不错,至少没有让他改姓,这个新的身份叫李伟华,当然,这是特意为李晨曦安排的。


坐在椅子上,好像屁股下有根刺一样,司马亮怎么也静不下来。

一大早,司马亮就赶回了国安部,妻子还真以为他被公司安排到国外出差,还特意给他准备了一套行李,司马亮也不得不带到了国安部去。而那些负责接应他的同事早已经等着他了,在让司马亮带上了一些简单的随身物品后,就把他带到了这个郊外的别墅来。司马亮知道这栋别墅的真正主人,虽然名义上是一名老退休将军的,但现在却是供国安部特工使用。

当司马亮赶到的时候,两名戎装打扮的少校军人已经在一名中将的陪同下等在这了。而司马亮认识那名中将,他就是总参特种部队的总负责人,龙宏明中将。而那两名少校他也觉得很眼熟,想了一会,才知道是与他一起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嘉奖的那两名军人。

本来,司马亮还以为这次的任务是与这两名特种兵合作,但是问清楚情况之后才知道,他们还在在等一个人,这次行动的真正主角。

现在那两名军人就坐在司马亮的对面,一副非常严肃,而且一丝不苟的表情,让司马亮觉得很不自然,也有点紧张。

虽然为国安部服务好多年了,但是司马亮还没有执行过多少次外勤任务,即使是在以前的那几次行动中,他担任的也不是抛头露面的角色,而且任务都很简单。而看现在这架势,看来这次是要出外勤了,而且任务应该很重要吧!

正想着这些,别墅外传来了汽车刹车时的声音,不一会,一老一少两人就快步走了进来。司马亮赶紧站了起来,就连对面的那两名军人也都站了起来,走进来的一位是谈步声部长,而另外一位,就是司马亮一直很佩服,也是追赶对象的国安部头号特工李晨曦。

“让大家久等了,我们去休息室吧!”谈步声给三人打了下招呼,再向龙宏明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率先向客厅旁边的休息室走去。

司马亮看到那两名少校特种兵,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了李晨曦的身后,走了进去。而那两名特种兵少校也跟了进来,但是龙宏明中将却先离开了。

“大家随便坐吧,不用拘束!”谈步声自己就先坐了下来,把那包从李晨曦那抢来的大熊猫丢在了中间的茶几上,“要抽烟的随便,现在都不用在乎什么身份地位了。”

司马亮还是小心的坐了下来,即使在北京奥运会的安全工作中自己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但是当着部长的面,司马亮是怎么都轻松不下来,而且比较内向的性格,也让他很是拘束。相比之下那两名特种兵少校反而大方了许多,本来特种部队就是一个极度重视实力的地方吧!

李晨曦到是很大方,一坐下来,就重新拿了包大熊猫出来,自己点上一根之后,还给示意另外三人不要客气,反正那包烟也拿不回来了,做点人情也没错。

“你们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我让你们四人坐到一起来吧?”谈步声虽然看到了李晨曦那个无赖的样子,却懒得跟他计较,“而且,你们也肯定很想知道这次究竟有什么行动吧?”

四人都坐直了身体,现在说到正事上来了,就连李晨曦都板起了一张脸,没人再敢摆出开玩笑的样子了。

“相信大家对北京奥运会的安全工作都有所了解,知道在那场盛会的背后,有多么的险恶吧!”谈步声看到自己的两名手下都很正经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那两名龙宏明手下的特种兵的表现也相当满意,“而你们都是战斗在最前线的人,肯定知道这次奥运会的主要麻烦是由谁制造的吧!”

“恐怖份子!”张鹏少校恶狠狠的吐出了这四个字,好象那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从一开始,当他看到这处由国安部特工守卫着的别墅时,就感觉到了这次特意将他招回来,肯定有很重要的任务。而看到龙宏明将军亲自把他与另外一名战友送了过来,而且那个女特种兵还不是总参直属特种部队的,就感觉到了这次的任务肯定有花样,并不是他们以前执行的那些特种作战行动了。

谈步声看了眼这个脸上充满着杀气的特种兵,目光停留了足足半分钟,才移开了。

“确实没错,正是恐怖份子!”谈步声的目光又移到了那名女特种兵的身上,却没有像别人第一眼看到时一样,有任何的惊讶表露出来,“而且,这些恐怖份子造成的安全威胁,也是我们国家现在最大的麻烦,所以,这次的行动,我们就是要通过一次行动,猛烈反击那些恐怖份子!”

“以前我们不是正在做这些事情吗?”屠雯一看到谈步声的目光,就知道应该表现下自己了,赶紧反问出了这个问题来。

“以前我们确实一直在针对恐怖分子的威胁,进行了很多次的行动!”谈步声笑着点了下头,能够深入分析问题的特种兵,并不多见,“但是,可以说,以前的那些行动都是零散的,并没有连贯性与持续性,都是在威胁即将变成事实的时候,我们才开展行动。而这次,我们将用一系列的,连贯的行动,将那些有可能威胁到我们的恐怖份子都铲除掉,为国家争取到一段长久的安全环境!”

屠雯点了下头,虽然她也从早上被人接走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次的行动肯定与以往比一样,因为来接她的,并不是部队熟悉的战友,而是一名总参特种部队派来的上尉军官。而一走进这栋国安部控制中的别墅,看到那些特工之后,屠雯的感觉就更强烈了,特种兵与特工并不是没有合作过,但是以前基本上都是在战争中,或者是临时性的合作,而这种从一开始,从最高层就开始的合作,在以往并不多见。

“那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李晨曦还没等谈步声考察司马亮,就抢着问了出来。

谈步声笑了下,看了司马亮一眼,这名手下他已经很了解了,反正也不差这一次,这才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三人。

“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为后面的大部队获取最基本的,也是最准确的情报!”谈步声的目光突然变得很坚定了,从旁边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件来,,“这次的任务看起来很轻松,但是却充满了危险,这份文件你们先看一下!”

从谈步声手中接过盖着红色“绝密”二字的文件,李晨曦眉头皱了一下。这种“绝密”的东西他看得不少了,几乎每次行动之前都会看上这么一份,但是现在手中的这份并不是由国安部派出的,而是总参的绝密文件,这还有点少见。

很快,四人就分开轮着看完了,而开始还有点精神不集中的李晨曦第一个放下最后那份文件之后,目光闪烁的抬起了头来。

“这些情报都证实了吗?”李晨曦的眼睛中恍惚都要冒出火来了。

“我们已经从两个方面证实情报确切可靠!”谈步声的表情也一样的凝重,“现在,你们应该知道这次的行动将不会是一次简单的‘旅行’了吧!”

两名特种兵一愣,因为他们并不熟悉这些特工之间的隐语。但是他们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当屠雯最后放下文件的时候,她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比别人好看一点。

“那我们应该做什么呢?”张鹏指了下旁边的屠雯,他先看完这份绝密文件,所以也就先想到了他们两名特种兵在这中间所起到的作用。

“你们主要是配合我们的特工行动!”谈步声犹豫了一下,接着补充了一句,“直接说的话,你们两位,将充当特工的随身保镖!”

还没等两名特种兵反应过来,李晨曦到差点叫了起来。特工需要保镖?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难道特工出去侦察情报,还要在身后跟一大票的人,而且个个都威武雄壮,个个都那么的抢眼,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当两名特种兵想通了他们的任务之后,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了。要找保镖,特种兵当然是不二的人选,但是也不用找来两名才荣获了特等工的少校特种兵吧,不说别的,总参五大特种部队中,随便拉一名中尉或者是上尉特种兵来,都是最出色的保镖,这不是人才浪费吗?

“你们先别惊讶!”谈步声立即就看出了这三人内心的想法,“这次的行动很特殊,材料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是不可能直接派遣特工或者是特种兵去搜集情报的,所以很多地方,还是需要用正规一点的办法。当然,我们的特工知道怎么办,但是这次的行动也绝对不是一次安全的‘旅行’,我们也是在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才决定加派两名特种兵的。这是你们两人的新身份,你们先看一下吧!”

看到谈步声把两个与开始交给自己一样的文件袋丢到了两名特种兵面前的时候,李晨曦终于忍不住了:“我说谈部长,这次的行动也不过就这样,有必要派这么多人吗?”

显然,李晨曦已经知道自己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而且他也是这个临时小组的核心,另外三人肯定都是为自己服务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通,就算是再艰难的行动,也不需要由那些不懂谍报工作的人参与进来吧,这样大概起不到保护的作用,说不定还害了他。所以,李晨曦心里有点不满,嘴上也就说得直接了点。

“我知道你的想法,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也并不赞同这样做!”谈步声并没有为李晨曦那半嘲讽的口气而发火,“后来,我们经过研究,确定这次的行动肯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如果仅仅是派遣几名特工去执行任务的话,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当然,你也放心,这次的行动,我们肯定是要保证你们的安全,而且,他们并不仅仅是保护你的安全,还是你的主要助手。另外,两位少校同志也将接受基本的培训,这样才能够起到配合行动的作用!”

李晨曦无奈的摊了下手,部长都说到这个份上来了,他也不好再反对,反正也就那个样,行动一开始了,后方的命令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到时候还不是由他说了算,而怎么安排这两名特种兵,他心里有数,到时候让他们呆在大使馆,或者是到某个地方去“旅游”几天,还不是一样能够摆脱他们的纠缠!

当李晨曦在心里默默的打定了主意的时候,看完了临时身份的屠雯开口了:“谈部长,我想问个问题!”谈步声笑着点了下头,屠雯继续道:“在这个临时身份中,我将有个丈夫,请问那个叫李伟华的使馆参赞是谁呢?”

正给自己重新点上根烟的李晨曦一听到屠雯的话,倒吸了口气,被烟给呛得猛咳了几下。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李晨曦红着脸,还没等呼吸完全畅通,就对着谈步声大声的问道:“部长大人,你要耍我,也不用摆这么一道吧,难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

谈步声耸了下肩膀,并没有准备回答两个人的问题。而看到两人的表情,屠雯明白了过来,也就红着脸并不再问下去了。李晨曦看到谈步声用上沉默战术,也只得抱着头倒在了沙发上,这一下可闹大了,虽然是临时的夫妻关系,但是对李晨曦来讲,这也太唐突了吧,而且找了这么一个虎背熊腰的女特种兵做自己的老婆,谈部长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坐在李晨曦对面的屠雯却一直没有敢抬起头来,大概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害怕被别人看到她那尴尬的样子。虽然她一直想着有一个丈夫,有一个男朋友,但是对面那男人也太邋遢了一点,胡子没刮,衣服也皱耙耙的,言辞更是没有一点礼貌,但是在这糟糕的外表背后,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那种让女孩子一看就很喜欢的男人的成熟魅力。

“好了,现在你们两个也算是相互认识了,另外还有的是时间让你们熟悉的,现在我们继续说任务的事吧!”谈步声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马上拿出了另外一个装着临时身份的文件袋,交给了一直很尴尬的司马亮,“这是你的临时身份,现在你们四人就是一个行动小组的了,为了祖国与人民的利益,希望大家都能够精诚合作!”

李晨曦坐直了身体,觉得头大如斗,好象自己就是一只被串在了烤架上的上羊一样,不管别人怎么转悠自己,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而且还得耐心的让别人转悠下去,自己得表现出很满意被转悠的样子。

“这次的行动事关重大,”谈步声板起了脸,而李晨曦却是一张苦瓜脸,屠雯是红着一张脸,而另外两人,却有点看热闹的样子,“你们的行动是整个反击恐怖份子作战中最关键的一环,相信大家都知道情报的重要性,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主要说一下几个需要着重注意的地方……”

李晨曦几乎没有任何的心情听下去了,想到今后身边将有个女人约束着自己,这简直就像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一样,虽然只是临时性的,但是这也太残酷了一点吧!而谈步声即使现在说着再重要的事情,李晨曦都不想听了,反正他们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出发的,肯定还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而且还要让那两名特种兵掌握基本的特工知识,这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以后再详细的了解也不迟。

与李晨曦这种大而滑之的态度不一样,司马亮却很是认真。这是他当特工这么多年来,接到的最重要的一次外勤任务了,而且他也知道,要想在特工中干出头来,就只有做好外勤。虽然外勤很危险,但是却能够带来更多的名誉,提升地位,而且各种津贴也不少,干内勤,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所以,他特别重视这次的行动,在谈步声一边讲解着这次行动需要注意的地方时,他也在抓紧时间看着自己的临时身份的资料。

“这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大家都记住了吗?”谈步声终于讲完了,目光在四人身上扫了一圈。

李晨曦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好象被人抓住了命根子一样,显得非常的难受,根本就没有理会谈步声的话。而那两名特种兵大概一惯很严肃吧,即使是屠雯也听得很认真。司马亮却是一心二用,但是做为一名特工,这是基本的技能,不要说一心二用,一心几用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也应该注意到了。

“谈部长。”这时候,司马亮却有问题了,“我有点不明白,在这次行动中,我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

假身份是看完了,但是怎么看,司马亮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使馆的秘书,而不是一个可以执行外勤任务的特工吧,心里就起了疑问,当然,即使再内向,他也想搞清楚具体的情况。

“你的主要工作是技术方面的。”谈步声想了下,才继续道,“相信你的特长在这次的行动中有很大的作用,你放心,在你们适应性训练的这段时期中,我们将会把必须的设备运送过去,到时候,也许还会有人来帮你,但是你要做好独立工作的准备,很多情报都需要用你的专长来获取呢!”

司马亮一愣,马上就郑重的点了下头。原来这次他还主要是依靠自己在心理学以及审讯方面的专长,为这支特殊的特工小队服务。看来,虽然是一次外勤行动的,但是他仍然没有摆脱干内勤的老本行!

“好了,现在大家没有问题了吗?”谈步声拿起了自己的公文包。

“还能有什么问题吗?”看起来半死不活的李晨曦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两名特种兵点了点头,而司马亮也眼中闪烁着激动光芒的向谈步声表示没有什么问题了。

“那就好!”谈步声站了起来,“现在开始,你们有一个月的适应时间,同时,在这一个月中,两位少校同志需要接受我们安排的特别培训,如果有新的情报,我们会随时送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中,你们都不可以离开这里,所有的生活与学习用品我们都会送来。当然,这一个月时间内,你们也多联络下感情,好为后面的行动做好准备!”

谈步声说完,还故意看了李晨曦一眼,目光中含有太多的深意了。李晨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部长大人,那你能不能派人帮我多送点美酒香烟来,如果钱不够的话,我可以自己出!”

谈步声差点就要破破大骂了,最后压住了冲动,微笑了起来:“这个没问题,难道我们这么大个国安部还养不起你们这几个人吗?你要的东西,晚上就给你送来,现在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先走了!”

谈步声见没人再提问,逃跑一般的快步走出了别墅,而当他坐上车,一倒在车坐上,正要让司机开车的时候,却发现这辆加长红旗中多了两个人。

“周上将,你怎么来了?”谈步声一看到周国辉正对着自己笑,赶紧坐直了身体,开始在别墅里,他是老大,但是现在周国辉是老大了。

“呵呵,早就来了,还在外面看了一会你们的表演,很不错嘛!”周国辉笑得更开心了。

“确实不错,想不到我们的谈将军还有这么一手管理部下的才能,我是应该好好学习下了!”龙宏明也笑了起来,他一直就没有离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谈步声却显得很尴尬,“对这群年轻人,我还能用别的办法吗?”

“好了,我们的谈部长确实做得很不错!”周国辉停住了笑,严肃的看着谈步声,“现在我们的这个重点算是安排好了,而现在我们应该关注下我们的‘网’准备得怎么样了!”

龙宏明一看到周国辉的目光转向了自己,赶紧坐直了身体:“我已经做好了安排,明天就进行选拔,很快就能够开始特殊的适应性训练,肯定不会耽搁行动时间!”

“很好,我也相信特种兵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周国辉很满意的点了下头,“但是,这次的行动关系重大,我们不但要解决恐怖份子带来的威胁,同时还要做得漂亮,要让别人抓不到我们的把柄。所以,这还需要两位将军多多合作,不能让我们的人民失望啊!”

“周上将,你就放心吧!”谈步声虽然比龙宏明晚晋升中将,但是在这次的行动中,他却比龙宏明的指挥权要高那么一点,“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制订更详细的行动计划,而且各方面的评估工作也已经开始。相信一个月之后,我们能够交出满意的答案来,到时候,行动就可以按照计划开始了!”

周国辉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龙宏明。

“我们的特种兵最多只要半个月就能够完成适应性训练,绝对不会耽搁行动!”龙宏明再度做了保证。

“那就好,但是我想说点自己的意见!”周国辉顿了下,“我知道特种部队很适合执行这样的任务,但是,现在距离正式行动开始还有一段的时间,即使等到特种部队的适应性训练结束,也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是不是应该抓住这段时间,先进行一些相关方面的工作呢?”

谈步声看了眼龙宏明,低头思考了一会,才抬起头来:“这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认为,为了后面行动的安全,我们并不应该过早暴露我们的意图,现在主要的工作还在搜集情报上,我们还是再忍一段时间为好!”

这下是周国辉被考住了,他想了好一会,才开口道:“谈将军的话没错,那就按照你们的计划办吧。这次的行动与以往一样,我将给你们两人充分的权力,一般性的事情并不需要请示我,只要你们觉得可行,就去行动!”

谈步声与龙宏明感激的点了下头,说实话,虽然周国辉与他们的年纪差不多,但是两人却非常乐意在周国辉的领导下工作,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周国辉的这种指挥方式,给下属很大的自由行动空间,让大家都觉得很舒服。

汽车已经开进了北京城,在过了收费站之后,周国辉与龙宏明都上了自己的车,而这时候,太阳已经过了天顶,白天已经过去一半的时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