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中国老坦克80比7大胜新坦克

wqllxl 收藏 190 41667


冯玉军只是个旅长,却特爱琢磨大事,他说甲午战争,中国不是军队战败,而是思想战败;海湾战争,伊军不是败于装备差,而是败于军事思想落后。


有人笑话他,一个旅长,带好兵就行了,研究军事理论,那是理论家的事。可冯玉军挺“犟”:一支军队要想在未来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第一重要的就是保持学术思想的领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冯玉军爱琢磨大事的“毛病”不是当了旅长后才落下的,早在1985年,他在济南军区作战部当参谋时,就以一篇“用作战理论引导武器装备发展”的学术文章,受到钱学森教授的关注和肯定,钱教授给他回了一封充满忧患意识和对装备发展思考的书信。1985年,他在《解放军报》发表的“超越型研究”一文,在全军引发了整整一年的讨论。


1996年,总参谋部在《司令部条例》起草过程中,请8个专家进行修改,当时,冯玉军作为最年轻的受邀者,提出的第一条意见就是,这个条例没有“实战味”。随后在济南陆军学院改革会议上,冯玉军受邀讲课,面对学术界诸多专家教授和全院学员,50分钟的授课,被11次掌声打断,一句“盛事危言”,让与会人员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一位首长评价冯玉军是,“一个小参谋,搅动了全军军事理论界”。


小参谋当上济南军区某摩步旅旅长了,冯玉军把自己爱琢磨大事变成了要求全旅官兵都要“琢磨大事”。走进摩步旅,笔者看到,在机关军事夜校里,官兵们在聆听专家、学者讲授高新科技知识;在军官训练中心,旅、团参谋人员在运用微机制定演习方案。细品官兵们撰写的现代战争研究论文,耳闻官兵们参加旅组织的训法、战法研讨会的雄辩,前来检查工作的领导感叹说,冯玉军这盘棋走准了,驾驭现代战争,就必须从改变干部的军事素质结构抓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理论学习不用于实践,那是“玩虚的”,冯玉军要虚实结合,用理论指导实践。自从当了旅长,他就在琢磨一件事: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从来不会按部就班,那么训练就不能停留在陈旧的思维圈子里。


为此,冯玉军主动在训练中加大创新力度,变自我对抗为与强手对抗。他走出门去寻找对手,把特种作战分队、电子对抗分队、陆航部门的同志请到摩步旅来。一个个过硬的靶子,逼着官兵们“小看自己”,逼着官兵们提高自己,更逼着指挥员练熟练精各自的综合指挥技能。


去年11月,在上级组织的实兵检验性演习中,面对“蓝军”无人侦察机、侦察卫星、远距离照相系统的全天候监控,摩步旅官兵采取变形伪装、迷彩伪装、烟雾掩护等方法,让对手空有一身信息化“外衣”,却摸不准他们的踪影。


去年年底,冯玉军带领全旅参加军区组织的一级旅考核,其中一项考核是坦克营实弹射击。冯玉军带的坦克营装备是老式坦克,兄弟单位装备的是我军最新型的主战坦克。军区规定老式和新式每辆坦克各打4发炮弹,而且在1100米距离上直瞄射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实力对比的悬殊有目共睹,可冯玉军说:“战场上是不允许选择对手的,再硬的骨头也要啃!”


这是一场军事技术的对抗,更是一次官兵士气的较量。冯玉军深入到官兵中间,进行广泛的思想发动。那段时间,大家挑灯夜练,弱项加强了,漏项补训了。昂扬的练兵士气产生了巨大的力量。结果,冯玉军带领的20辆老式坦克,火炮像长了眼睛,80发炮弹发发命中目标,而某新型主战坦克,仅命中了7发。考核组的同志说:冯旅长带领的部队真正实现了人与武器装备的最佳结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实话,经常面临这样的极限挑战“很辛苦”,在一级旅考核前也有人提出,军区这么多单位参加考核,得个亚军也不错。可冯玉军不这么想,战场上就两个对手,“你得个亚军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冯玉军,他不但要琢磨大事,更要在实践中做“大事”。而军人的头等大事不就是“战胜对手”得“冠军”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