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巴格达 第二部风生水起 第四十一章

tdxs6916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size][/URL] [内容简介] 几天过后,哈达维才答应接见塔拉巴尼的特使。狡猾的哈达维知道,这名特使来到帕万努兹,一定是塔拉巴尼知道了自己回到伊拉克并准备重振旗鼓的消息。 在接见这名特使之前,哈达维召见了桑甲德、贡巴拉和克拉克,现在,这三个人是他最倚重最信任的人。因为在这名特使来到帕万努兹之前,塔拉巴尼领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几天过后,哈达维才答应接见塔拉巴尼的特使。狡猾的哈达维知道,这名特使来到帕万努兹,一定是塔拉巴尼知道了自己回到伊拉克并准备重振旗鼓的消息。

在接见这名特使之前,哈达维召见了桑甲德、贡巴拉和克拉克,现在,这三个人是他最倚重最信任的人。因为在这名特使来到帕万努兹之前,塔拉巴尼领导的库尔德爱国联盟和哈达维领导的库尔德工人党之间并没有什么来往。十几年前哈达维在伊拉克呼风唤雨的时候,塔拉巴尼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当他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中间崭露头角,哈达维因为起义失败已经流亡到国外去了。所以,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见过面,更谈不上合作了。

哈达维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塔克巴尼的传闻,这是一个少壮派的库尔德领袖,能干,且心狠手辣、对敌人从不留情。就在哈达维回伊拉克前不久,他领导的库尔德爱国聪明遭到了SDM政府军一场声势浩大的围捕。塔拉巴尼寡不敌众,被迫躲进了基尔库克西部的山区。

其实,塔拉巴尼领导的库尔德爱国联盟跟库尔德民主党的渊源也很深。库尔德爱国联盟是1975年从库尔德民主党中分裂出来的一个组织。另外,库尔德还有一个叫阿克拉维派的有影响力的政治组织,他们却倾向于SDM政府,他们主要成员多系库族部落首领和地方有影响人物。参加了“全国民族进步阵线”,主张通过复兴党的领导,“扩大库尔德人在库尔德自治区的民族权利”。这一点是库尔德人所不能容忍的。

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The Patriotic Union of kurdistan)的成立并不晚。它于1975年11月成立,总部设在大马士革,拥有武装近万人。海湾战争后,该派游击队在北部地区多次同政府军发生武装冲突。尽管塔拉巴尼也参加了同政府就有关库尔德自治问题的谈判,但仍主张通过武装斗争和在国际保障的情况下,争取库尔德人自治。然而,自1994年以来,巴尔扎尼领导的“库尔德民主党”与塔拉巴尼领导的“库尔德爱国联盟盟”因在权力分配上分歧严重,两位老朋友之间时而发生武装冲突。1996年8月两派冲突再起,也正是趁着兄弟斗隙的机会,SDM政府借机出兵库尔德地区,库尔德武装溃不成军,伊拉克军队占领了基尔库克、埃尔比勒、摩苏尔等主要城市和油田。

就在那年10月,在美国英国和土耳其联合调停下,塔拉巴尼和巴尔扎尼两派终于艰难地达成停火协议,与三国组成监督停火最高委员会,但两派因权力分配等问题,武装摩擦不断。1997年5月、9月,土耳其政府军以清剿为由,两次进入伊北部地区清剿土工人党,10月,土单方面宣布在伊北部地区建立“安全区”,引起伊拉克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对。1998年9月,在美、英的撮合下,库尔德民党和库尔德爱国联盟就实现库族人团结和组成联合政府达成初步协议。

即使这样,哈达维知道,暂时达成的这个协议并不能让双方满意。这些年,库尔德工人掌一蹶不振,库尔德地区竟成了他们的天下。

相比之下,哈达维对塔拉巴尼的好感要多一些。这个道理很简单,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这个敌人就是巴尔扎尼和他的民主党。至少目前,他们还算不上敌人。

哈达维很清楚塔拉巴尼派人到自己这里干什么来了。近几年来,库尔德爱国联盟的动静闹得越来越大,但库尔德工人党是瘦死的骆驼。所以,哈达维并不急于接见塔拉巴尼的特使。

特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自称是塔拉巴尼的妹夫,名叫扎卡纳姆。他一见哈达维立即露出了和蔼的笑容。他彬彬有礼地向哈达维行了礼,坐下之后,经过一番客套,两个人的谈话直接步入正题。

为了表示对远道而来的客人的重视,哈达维叫上了桑甲德和贡巴拉,克拉克并不在场。

“哈达维,代表塔拉巴尼首先对您平安地从土耳其归来表示祝贺!”扎卡纳姆说。

哈达维一笑,“在此谢过。不过,塔拉巴尼叫你到我这里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表示祝贺吧。”

“是的,”扎卡纳姆恭敬地说,“这次到帕万努兹来,我是另有任务。”

“塔拉巴尼还好吧,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我们神交已久。”哈达维的语气也很和蔼。

“他身体很好,这些天来,得知您回到苏莱曼尼亚的消息,他马上派我到苏莱曼尼亚去拜访你,却不想你来了帕万努兹,我这才赶到这里。”

“当然,不过你们的消息好像并不十分灵通。现在SDM的人也都知道我在帕万努兹了,而你到现在才找到这里。”

扎卡纳姆笑了笑:“是的。我是一个人。”

“哦。”哈达维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是的,哈达维,在库尔德人心目中,你永远都是一面不倒的旗帜,在您回伊拉克之际,塔拉巴尼派我专程来向您表示祝贺!”

“行了行了,不要说这些客套的话了,告诉我,塔拉巴尼是不是派你到我这里来谈合作的事儿?我这人说话做事不喜欢拐弯抹角!”

见哈达维有些不悦,扎卡纳姆欠了欠身子:“我只是为了表示塔拉巴尼对您的敬意,请您不要误会,”说着,他话锋一转,“这次到帕万努兹,我还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跟您谈一下合作的事。”

“说来听听。”哈达维手一挥。

“现在,有很多消息说美国人要对伊拉克动武,摆在我们面前的正是一个大好机会。”

“我不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哈达维明知故问道。

“您想想,我们库尔德人的愿望是什么?我们是要在这片土地上建立我们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像那些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一样,他们的想法是推翻SDM政府,来统治伊拉克,同时也统治我们。”

“你们不是承诺放弃建国了吗?”哈达维打断了他的话。

“不,哈达维,那只是权宜之计。库尔德人从来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不管何时何地。只有建立起我们自己的国家,库尔德民族才会有自己的历史和未来。”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塔拉巴尼真是这么想的?”

“是的,在这方面,他一直以您为榜样。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武装斗争。不管是对SDM政府,还是对我们民族内部的敌人。库尔德民主党,这您知道,二十五年前,我们就是从他们中间分裂出来的。塔拉巴尼因为看不到库尔德人的未来,才这么做的。如今,他们在美国和英国的支持下,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不把库尔德人的利益放在眼里。”

“所以,他们向你们发动了仇杀,对吗?”

“不错,这是库尔德人的耻辱。这也是我来帕万努兹的原因。如果哈达维愿意,我们两党是不是可以联起手来,在这个动荡的政局下,肯定能有所作为。”

“你的意思是说?”哈达维冷静地看了看扎卡纳姆,问。

“只要我们联起手来,有您的声望和塔拉巴尼的武装,巴尔扎尼和他的库尔德民主党并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将库尔德人统一起来,剩下的事就不难办了。”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英美两国一天天叫着要对伊拉克开战,SDM现在是自暇不保,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塔拉巴尼想过没有,我会不会不答应他的要求?”

“我想您一定会答应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一个库尔德人。”

“可是,国难当头,我们却在伊拉克北部拥兵自重,这岂不是会遭到别人耻笑?”

“不,你错了尊敬的哈达维,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国难当头,但现在的国家不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是库尔德斯坦共和国,而不是伊拉克,这一点我想您不会不明白。”

“你说得很好啊,”哈达维叹了口气站起来,“哈达维很聪明,他们想让我跟他一起趁火打劫,对不对?”

“不,这不是趁火打劫,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只要我们统一了库尔德地区,我们将来才可能有平等说话的机会。至少现在,充其量我们只能算是一个反政府武装。”

“我们是库尔德人,不是伊拉克人……这句话说得很好,很好。”哈达维慢慢地说着,走到扎卡纳姆身前:“塔拉巴尼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要给我什么好处?据我所知,他不缺枪,也不缺人,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丧家之犬,我既没有枪,也没有人。跟我合作对他有什么好处?”

“声望,是您的声望!是您的声望打动了塔拉巴尼。要想将库尔德人统一到一起,必须需要一个像您这样的人才行!”

“我老了。”哈达维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哈达维不是当年的哈达维了,他现在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了。”

“您老人家可真会开玩笑,哈达维,我知道,您是一个不甘人下的人,塔拉巴尼让我转告您,只要您同意和我们结盟,他将听从您的安排。”

“这我就更不敢了,哈达维何德何能,竟去领导库尔德爱国聪明。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库尔德老人,扎卡纳姆,请你转告哈达维,允对他的好意表示感谢。现在的哈达维,什么也不想了,他只是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也许的话不能打动您,哈达维,如果您愿意,塔拉巴尼非常愿意同您见上一面。”扎卡纳姆说。

“他不是现在还躲在山里吗?”哈达维问。

扎卡纳姆笑了笑:“看来您也知道,虽然爱国联盟现在遇到了困难,但它不会长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