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六章 卅四和湖蓝 47

兰晓龙_零 收藏 19 39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湖蓝的座车在枪林弹雨中驰冲过来,停在茶馆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湖蓝和他从西北带出来的几个手下都是悍不畏死的家伙,几枝冲锋枪在身后护着,向着从茶馆里冲出来的任何人倾泻着火力。他们连子弹都没去闪躲,大摇大摆走进无趾曾走过的那条岔道,向对手显示着他们在射杀线中漫步的勇气。

楼梯后闪烁着几个中统的人影,在这么个狭窄空间里,什么都挡不住军统一通的暴射。几个被打成蜂窝的身影倒下,剩下的几个掩护着一个用围巾裹头的人退向二楼。

湖蓝抢过了手下的枪,扫射,像剥洋葱一样剥去那个人的层层护卫,让通往二楼的阶梯几乎被人体和鲜血覆盖。他停顿了一下,能奔上二楼楼梯口的已经只剩下那个疑似修远的人了,那是湖蓝特地留到最后的,他瞄了一下,打出最后几发子弹,那个人摔倒在楼梯口。

“你杀了修远!”纯银的语气是祝贺。

湖蓝在祝贺声中把枪扔回手下手上:“假的。这么容易死的人该在和先生作对的第一个月就死绝了。你们搜那个方向,老妖精最爱扮割须弃袍的曹阿瞒。”

纯银带队追向看似空无一人的一楼。

湖蓝走向楼梯口那个仍在呻吟的修远替身,他将那具躯体翻转过来,扯掉脸上蒙着的围巾,一个陌生的中统,全无意义。湖蓝厌倦地放开那具躯体,他开始关注另一个声音,就是这层楼传来的,一下接着一下,用硬物砸门的声音。

湖蓝走过一楼过道。身后,一块暗板轻轻开启。

无趾和两名中统现身,与周围的枪声相比,他们安静得像影子,他们摸向二楼的姿势像蛇的滑动。对无趾和他的手下来说,这是死士一样绝无回头的刺杀,他嘴里噙着一柄雪亮带弧的过肘弯刀,手上反拿着另一柄。

湖蓝仍在看着传来异响的地方,他的护卫在听见碎响回身时,无趾的手挥了一下,刀光在阴暗的楼道中划了个弧线,鲜血喷溅,倒下。两名中统迅速扑向湖蓝。湖蓝转身,用手杖架开了刺过来的一刀,用来架的只是个鞘,他把拔出的剑刺进袭击者的腹腔。被刺的中统用腹腔和双手抢夺着他的武器。第二个袭击者刺向湖蓝的胸腔,仍是用刀子。湖蓝放弃了武器,用手臂搪开了刀刃,他的另一只手在腰间掏了一下,指缝里多了把格斗刀,他把那柄刀刺进对方的咽喉。第二个袭击者的喉咙格格作响,但却死死抓住湖蓝的那只手。无趾用肘弯卡住湖蓝的脖子,刀由湖蓝肩膀上方下刺。湖蓝用已经受伤的手架住无趾的手臂,他的另一只手还被袭击者抓住。湖蓝猛踢了一脚,将那名中统踢得从楼上摔了下去。湖蓝刚挣回那只手的自由,无趾已经聚力再刺。湖蓝拉出了手腕上那条用来勒死人的钢丝,杀人的东西现在用于救命,他用钢丝缠住刀刃全力外拉。无趾嘴上咬着刀子,全力地下刺。在两个人的全力中钢线断裂,无趾的刀也飞了出去。湖蓝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无趾嘴上的刀已经到了手里,直刺湖蓝心脏。湖蓝架住,无趾要把刀刺进他的心脏,他要把刀刃拧向无趾的心脏。无趾对湖蓝似乎十分了解,他开始猛踢湖蓝的假腿,两脚之后,湖蓝的假腿彻底从楔合处断掉。没了支点的湖蓝拖着无趾倒向后方。无趾将自己的重量连刀压下,不管不顾地全力下压。无趾很占便宜,湖蓝要架开的不仅是他的全部力量,还有他的全部体重。湖蓝喉咙里格格作响,看着刀尖一点点下压,再度刺进肌肉,往下是不可避免地洞穿心脏。

一个人从外跑过来,一张椅子砸在无趾身上。无趾从湖蓝身上摔开。破门而出的卅四扔掉那把早已支离破碎的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湖蓝暴怒地吼叫,抢过无趾的刀,一刀刺进无趾的胸口。“不要!”卅四喊叫。湖蓝把刀完全捅进去后才回头,这样冷血的厮杀过后,太多的血腥让他像个疯子:“为什么不要?!”卅四在血泊和这一地的尸体中茫然,嘴唇在发颤,无趾在呻吟,卅四抖抖索索爬向他:“无趾?无趾。”

无趾还没死,但吐出的每一口气都像要成了最后一口气:“先生……先生和你说什么?……先生要做什么?”

卅四看着那张对修远死心塌地的脸:“先生什么都没做,先生只是为你们担心。”

无趾开始神情涣散地微笑。

暴怒未息的湖蓝猛然推开卅四,他架起无趾的身子撞向扶栏,那一下让无趾的头卡进扶栏里。此刻的湖蓝是个杀红了眼的疯子,他在无趾胸口上狠跺了几脚,直到无趾彻底断气。然后他瞪着卅四,像瞪着下一个可以踩成肉泥的人:“为什么帮他?”!

卅四茫然看着,他无力阻止,刚才那一下几乎让他觉得老迈的筋骨都在撕裂:“因为他为你效力的政权立下汗马功劳。他在北伐战场上打击派系军阀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因为我们本是同根,他杀你的时候他心里也在哭泣。这么说够了吗?”

湖蓝愣了一下,看着卅四脱下衣服盖上那张死不瞑目的脸:“那也不是说他杀我就不还手。”

“别觉得无辜。你们现在只是为主子互相撕咬的疯狗。”卅四也许经常挑衅,但那种挑衅通常都抓不着把柄,让人苦笑不得。但现在的卅四,沮丧,愤怒,他像是烧着,为了眼前的尸体和血泊,为了方才与修远的交流,为了一切窜味的理想。“是的,湖蓝,我一直觉得你干净单纯,所以我叫你孩子,可现在我觉得你像疯狗。你成了一条疯狗。”

湖蓝跳起来,刚才的厮杀太近距,他连掏枪的空也没有,现在他掏出枪来戳卅四的头:“你就快死了,知道吗?你就快一文不值了!你一天比一天更没有价值,等我们断定你只是来做说客的时候,你就去死!”

卅四在狂怒中和湖蓝推擞,他不可能推得过湖蓝,但是湖蓝的那条断腿早就报销了,所以被他推得仰天摔倒。“我不敢在一群杀人如切草的人面前妄谈人的价值!是啊,我多烦人!我该死!你们杀得这般忘我,咬得如此投入,一个不识时务大喊停下的人,你们活该把他分尸!”体力随愤怒而来也随愤怒消退,卅四蹒跚走下尸体和血泊点缀的楼梯。他老了,无可挽回的衰老,修远和湖蓝给他的打击超过那发烂掉他肠肚的枪弹。

枪上膛的声音,湖蓝瞄着卅四。

扑了个空的纯银和其他人正从一楼过道回来,他们诧然看着尸体和这两个对峙的活人。

“来呀!我该死!我希望你们像人,不要自相残杀!所以我是最该死的一个人!”

军统们讶然地看着,他们已经看惯了油滑的卅四,其实连湖蓝都没有看过卅四刚烈甚至暴烈的一面。

湖蓝的枪口微微有些颤抖。

“我们本来可以让日寇的血染红大地,我们倒在用中国人的血涂抹天空!”

湖蓝把枪收了起来,因为那老头子的喊叫撕心裂肺像是哭声。

一块血渍在卅四的腹部迅速扩大。厮杀、疲劳、哀恸,无论哪一项都让他本来就没救的伤势彻底崩裂。

湖蓝坐在楼梯上,他的手下在楼梯下,他们看着卅四出去,这回他们不会再担心卅四跑没了,一条血迹标示着卅四所去的方向。

“跟着他。”

橙黄和几个手下应声而去,更多的等着湖蓝下一步的指令。

“再帮我找条腿来。”

一只裤管里空着,鲜血和死亡就在身边,多到即使湖蓝也觉得有点恶心和疲劳,自悲和自卑又一次袭击了他,湖蓝再次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

当卅四走过街上的尸体时,军统正在迅速整理掉杀戮之后的痕迹。卅四的面色介乎铁青和惨白之间,他坐进一辆车的后座,身左身后立刻坐上了一名军统。

一名坐上司机座的军统将车发动。

车子远去。

湖蓝仍坐在死人中等他的腿,盯着卅四的橙黄已经回来向他禀报:“湖蓝,目标上车了。回酒店。”湖蓝点了点头,他有点郁郁:“修远又跑了。我们失败了。”

靛青哼了一下:“老妖精就会两项本事,躲和跑。”

湖蓝的腿已经送来,湖蓝开始装他的腿:“有这两项本事,就总是他杀我们,我们永远沾不着他。茶馆里的老家伙都扣下来了没有?”

靛青看起来有些为难:“扣下来了。可是不太好办。”

湖蓝听着来自隔壁的吵吵声:“怎么还敢吵吵?”

“他们是沪宁会的。”

“黑道?”

纯银在一旁解释:“湖蓝,沪宁会是你的合作者之一。”

“我?”

“颉无忧。沪宁会是大商会,你们有生意往来。”

“颉无忧是汉奸,那沪宁会也是汉奸走狗会?”

“正好相反,沪宁会一向爱国,会长简执一刚直不阿,身在上海还从未做过与日本人有染的生意,每年还有大笔款项支援抗战,很多洋人的生意离了他就不转,所以日本人也是想收拾他而不能。”

湖蓝敲敲额头,他想起他曾跟那个李文鼎提过这个人:“我想起来了,他有个上延安没事找事的女儿……就是说我们要收拾他也不能?”

靛青一脸为难:“湖蓝,你知道的,我们身在敌占区,结交这些地方上的爱国士绅还是多多益善。”

“如果修远也是爱国士绅,要搞死你们岂不是很容易?”

靛青哑住。湖蓝开步:“我去看看一个人能怎么刚直不阿。”

纯银拦住湖蓝:“不行。你也许还要用颉无忧的身份和他们来往。”

湖蓝没好气地瞪了靛青几眼:“你去。”他又点上了橙黄,“还有你。”


蓬莱仙的每一个出入口都被荷枪的军统特工封锁着,坐了半壁的老头们看似老迈,实则都是各掌一脉的商界巨擎。

“各位是奉了大日本天皇阁下的旨意?不在你们那大大的弹丸岛上呆着,非得蝗虫一般来扰我们小小中国几个老朽的清福?不不,别回话,做哑吧最好,别各位一开口居然说上了中国话,我老不死的倒要被一群走狗气得仰天撅在这!”一个老儿正戟指了打头的军统,神情似钢盾,手指如矛枪,吐出来词像喷出来的铅弹——那是沪宁会会长简执一。

一帮军统被他一个脏字不带骂得脸色发青。靛青和橙黄出现在门口,两人站在门口谁都不愿意往前多走一步,都知道简老头难缠。


湖蓝嘴角噙着一线冷笑,他从板壁里的缝窥看着简执一骂人,也察看着那一堆形态各异的商人:“他会是修远吗?一地商会之长,真要是,修远这些年也过得不错。”

“确有可能。修远在上海有一帮党羽,认修远而不认中统,要养出这么一帮子人,没家没业是不行的。”纯银说。

湖蓝继续望着板壁那边。每一个人都是怀疑对像。


靛青和橙黄终于一脸堆笑地向简执一靠近,他们显然是认识的,简执一看见他们时神情一下变得很怪,然后从一种怒色转向另一种怒色:“你两位是怎么回事?茶会来晚了就不要来嘛!快走快走,下次早来!”

靛青笑道:“多谢简会长,一向承情关照。”

橙黄也忙笑道:“这是我们的人。自己人自己人。”

“自己人?就是说……?”

“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我们在……”靛青看了看橙黄,身为上司的好处就是这种时候可以把难题扔给下属。

橙黄神秘地向简执一附耳:“诛杀汉奸。”

简执一愣了一下,将那些监视他们的军统扫了一圈:“哪有汉奸?”

靛青低声地:“杀了几个,漏网之鱼跑到这里来了。”

“我的商会?”

靛青搓了搓手,因为他面对着一个明显不好惹的人:“这个……只怕万一。”

“该杀!”简执一看着刚才还在和他一起品茶听曲的会友,疾恶如仇在他脸上造就的不是光彩,而是一种铁青色的灰暗,“你们找。找出来就杀。”

靛青和橙黄愕然看着简执一,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对方的爽快。


湖蓝在冷笑,不屑加上了怀疑:“这样正义的人如今很少见了。你不觉得怀疑吗?”

纯银尽忠职守地窥看着:“此人一向如此,疾恶如仇,对叫作汉奸的更是斩尽杀绝,背地里被人叫作冷脸简哼。”

“这个脸冷得不大地道。我是汉奸不是?”

纯银讶然看他一眼:“不是。”

“笨蛋,我说我扮的颉无忧。“

“是的。”

“冷脸简哼还跟汉奸颉无忧有生意往来?”

“那是副会长曹顺章搭的线。曹顺章是他的铁杆搭档,外号热屁股曹哈。”

湖蓝不禁莞尔:“热屁股曹哈?指给我看。”

纯银辨识了一下:“不在。没来。”

恰在这时,一个古怪的笑声传来。这个笑声先是哼哼两声,然后嘿嘿,最后转成哈哈大笑,故作不凡加引人注意,但那种怪声怪气只让人想到发出笑声的是一个獐头鼠目的油滑小人。

纯银说:“来了。”


简执一冷脸瞪着门外,因为笑声来自门外,笑的人在将大堂与街道隔离开的影壁后。

“姓简的老木鱼,公份摊钱的香片喝了几泡?有没有尿频?茅房都被你大水冲了龙王庙吧?”

“个老瘪三来这么晚!快给我进来,有好事!”

“不进来。什么好事你能想到老曹?请了名伶又听不见唱曲,准是听你正人君子的叨叨。隔夜屁啊!”

“没好事。我们被十条彪形大汉拿枪顶着,曹老你快跑吧,你欠我那笔款子正好给大家伙买棺材。”

“掏了份子的茶钱我能不喝?总说你一脸死相,我今儿正好瞻仰下你死相上头……”曹顺章边说边往里进,进来立刻愣住,一个每一步都要显出财大气粗的人立刻蜷成了老鼠。

影壁后站的两名军统将身子挪了一下,封住出去的路。

曹顺章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简执一。

简执一苦着脸:“说让你别进来。合窝子被黑道绑票了,要赎金。”

曹顺章:“我车上有,这就去拿。”

“拉牢拉牢!老小子是个铁公鸡,我赌咒他连赏手巾把子的钱都不会带!”

曹顺章苦了脸被人堵住,又苦了脸向着简执一抱怨:“你这损人不利己何苦来的?要凑赎金也得有个人在外边跑啊!”

“君子损人岂能利己?我跟好汉爷打了个商量。”简执一向着靛青一抱拳,“他们说你曹老板也家大业大,又惯常言而无信,不如放我这个一言九鼎的出去跑钱。”

靛青只好苦笑着抱拳还礼,道具一般。

曹顺章东张张西望望,望尽简执一严肃的神情,望尽同会们忍笑的表情,望尽军统们没表情的表情。“开玩笑吧?窜通了搞我吧?这是戏班子找来的?这枪假的吧?”他立刻胆大到去捅一个军统的枪眼,然后惊到手杖都丢掉。“要死!老简你要玩死人啊,真枪也拿出来搅事!”

“这种乱世,我要能玩玩真枪倒也好过受倭寇的气了。”简执一指指靛青和橙黄,“你倒看看这两位,你们见过的。”

曹顺章讶然看着靛青和橙黄:“还真有点面善。哪单生意见过的?两位哪里高就?”

简执一和他附耳,曹顺章的胆怯和犹豫换成了高山失足之惊,手摇得蒲扇也似,立刻要远离了几人:“不认识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你怎么跟他们搞到一块去了?!”

“你怕什么来的?你老曹小人十足,可不是汉奸,找的又不是你!”

“不认识不认识。生意人要的是钱财,不是人命,哪里认识。”

“杀的是鬼子!”

“杀谁我都血本无归。就不认识!”

简执一和曹顺章夹缠着。

靛青和橙黄打量着大堂里的每一个人,但是说句实话,就算修远在其中,他们也没有任何辨别的办法。


湖蓝哼了一声,从窥看的板壁前站起身来离开:“没兴趣看两老头自以为有趣的对相声。让靛青跟这耗吧,我回酒店。”他有些沮丧,都第十次刺杀修远了,连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湖蓝出门,一帮千里随行的手下紧跟着也出了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