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67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一个月过去了,梁伟军还深陷在悲痛当中,整天板着脸。失去了战友,肖路、大瓢也很悲痛,但他们不像梁伟军悲痛起来没完没了。大瓢说连长像个娘们,肖路反驳说,没文化,这叫侠骨柔情。两人为这件事抬杠,争论的焦点无非是连长为什么会这样。自从他们所敬佩的周鹏飞牺牲后,他们拌嘴次数越来越多,无论什么事儿只要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一个月过去了,梁伟军还深陷在悲痛当中,整天板着脸。失去了战友,肖路、大瓢也很悲痛,但他们不像梁伟军悲痛起来没完没了。大瓢说连长像个娘们,肖路反驳说,没文化,这叫侠骨柔情。两人为这件事抬杠,争论的焦点无非是连长为什么会这样。自从他们所敬佩的周鹏飞牺牲后,他们拌嘴次数越来越多,无论什么事儿只要两个人共同参与,肯定意见相左。肖路说东,大瓢肯定会说西,互不服气非要争出个高低上下来不可。他们现在是梁伟军的左膀右臂,这样争来争去,战士们私下说,这是二臣争宠。其实这不过是强者与强者的竞争,一山容不下二虎,周鹏飞这只能震住他们的老虎走了,两只“猴子”都想当老虎。

肖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大瓢悝语俗话出口成章,你一言我一语越争越欢。这种场面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战士们听着没趣纷纷散去,留下两人在院里“斗鸡”。

两人把握“有理不在声高”的原则,心平气和地站在阳光下吵架。唇枪舌剑,你来我往,鏖战十余分钟,直到魏峰背着手走进小院,两人才知趣的双双闭嘴,向魏峰敬礼问好。

魏峰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大瓢见魏峰望着连部,明白他是问梁伟军的情况,正在心里斟词酌句,肖路张嘴没头没脑地回答一句:“还那样!”

魏峰点点头,背着手向连部走去。

“你把脑子丢厕所里了?”大瓢不高兴了,对肖路怒目而视,肖路撇撇嘴说:“没脑子,你以为参谋长是吃素的!”

魏峰最不能容忍说谎和弄虚作假,他经常说军人说谎、弄虚作假就是在用祖国的安宁、军人的荣誉、战士的生命开玩笑,此罪当诛。大瓢眨眨眼,岔开话题:“据我判断,参谋长是杂食动物……”

“无聊!”肖路强忍住骂人的冲动扭头走开。梁伟军说过,粗鲁不能显示军人气概,只能显的没涵养。周鹏飞牺牲以后,肖路越发对张嘴粗话的大瓢之流嗤之以鼻。

两具堆在一起的翼伞,占据了桌椅床铺之间的空间,床上堆满了书、摊开的图纸,连部中乱得没个插脚的地方。魏峰皱起眉头敲敲门,穿了件背心正在伏案疾书的梁伟军连忙跳起来,一通手忙脚乱清理出一条通道,把魏峰让到沙发上坐下,这才想起没有敬礼报告,伸手去抓搭在椅背上的军装。

“行了,行了!下不为例!”魏峰摆手示意梁伟军坐下,责怪说:“看看你这内务卫生,怎么去教育战士?你忙不过来,就让通讯员收拾一下。”

“通讯员去市图书馆给我找资料了。参谋长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梁伟军精神还好,但人瘦得眼窝深陷,胡子像钢针似的一根根支棱着。一个很注意军人仪表的军官变成这样,魏峰有些心疼地问:“还没出来?”

梁伟军咧嘴笑笑算是回答。

魏峰叹了口气说:“我也失去过战友,悲痛是人之常情,但不能就此陷在悲痛中面颓废下去。你是一名基层干部,要担负起自己的职责!”

“我明白!”

“明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梁伟军苦笑着说:“参谋长,我自认通读兵书胸有谋略,掌三千虎贲可横扫天下。但周鹏飞的牺牲给了我当头一棒,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何有谋略?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越想心里越有危机感,今天我们牺牲了一名优秀的军官,总结出战术上的不足,找到了装备上的缺陷。明天呢?下一个任务会不会再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是不是需要新的战术、新的装备,来遂行新时期的作战任务?我把这次任务仔细地推敲一遍,发现通讯、电子、伞具、战术等等诸多的不足。从目前国际形势的走向判断,未来几乎不可能发生大规模地面战争,在未来的局部战争中,我们空降兵所担负的任务越来越重,我认为逐渐会由配角转变为主导。美军在巴拿马的作战虽胜之不武,但他们以空降、机降为主的作战方式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赴外军伞兵部队参观学习的军首长也证实,外军伞兵部队正逐渐向特种化转型,我敢断言一场颠覆二战后传统作战模式的新军事变革风暴即将来临,这场风暴必定席卷全球!”

魏峰连连点头,说:“这也是旅党委组建特种侦察连的原因,你们之所以走遍了天涯海角白山黑水,就是在探索在寻找战术、装备上的不足。战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演习来不断完善,但装备上不能苛求,必须立足以现有装备来完成任务。看你这副架式,是准备革新伞具吧?”

梁伟军挠挠头说:“我从未接触过空气动力学,一切要从头开始学习,搞了一个月,也没找到头绪……”

魏峰笑着说:“不要闭门造车了,你有什么建议想法,可以去找军科研所的严疯子严周技师探讨,最新型的伞兵X型伞就是他研制的。只是这位科研狂人脾气有些古怪不好接触,你可以打着我的旗号去试试。”

伞兵X型伞成倍缩短了留空时间,减小了着陆冲击力,而且在X气象下也可使用。能结识它的设计师,梁伟军当然高兴,兴高采烈地说:“别说脾气古怪,就是真疯子只要他能搞出新伞,我也能和他交上朋友!”

魏峰搞清了梁伟军的真实情况,又在连队转了一圈,打道回府。这是魏峰的老习惯,不作评价既是满意,他向来只说问题很少表扬。

梁伟军把魏峰送到院外,蒋禹尧急匆匆跑来报告说:“参谋长,周鹏飞同志的未婚妻来队,已经安排在旅部招待所。”

“未婚妻?”魏峰扭头怒视梁伟军:“你怎么不汇报?”

梁伟军愣了:“周鹏飞说他与未婚妻吹了啊,好长时间不见通信了!”

蒋禹尧夹枪带棒地说:“什么年代了还写信,现在都是电话联系了……基层干部不能只重视训练,干部战士的思想婚恋情况也必须掌握,尤其是婚恋问题,这可是影响部队战斗力的大事!”

能说得全让蒋禹尧说了,魏峰没再多批评,脸色铁青地狠狠瞪了梁伟军一眼,看样子真的生气了。

梁伟军心怀愧疚,跟在魏峰屁股后面来到旅招待所。蒋禹尧上前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位眉清目秀衣着朴素的姑娘,梁伟军曾在周鹏飞那儿看过这位姑娘的照片,不由更加羞愧,低着头吭吭哧哧地说:“姑娘,我是周鹏飞同志的连长,没能及时通知你全是我的错,对不起,请你原谅!”

姑娘惨然一笑,叫着首长把他们请进房间说:“我想让鹏飞转业,他死活不肯,我提出分手只是想吓唬他,没想到竟然成了永别,我……”

姑娘说不下去了,眼泪夺眶而出。

魏峰劝说道:“姑娘,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周鹏飞同志如果在天有灵会理解你的,不要哭了,鹏飞也不希望你这样,身体要紧。”

姑娘点点头,止住哭声但眼泪还是噗噗往下掉。

任务情况还未公开,梁伟军也不便多说,简单地说了一下周鹏飞牺牲的情况就无话可说了。

姑娘低低的抽泣声让气氛压抑。她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要看看鹏飞生活训练过的地方,二是要上飞机看看鹏飞为什么舍不得放弃跳伞。

第一个要求很好解决,第二个要求让魏峰有些为难,部队现在已经结束伞训,不可能为姑娘单独飞一个架次。

姑娘见魏峰面露难色,恳求说:“首长,我只是周鹏飞的女朋友,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但请首长一定要答应,我想知道鹏飞为什么宁肯放弃我们六年的感情,也不放弃跳伞。首长,求您了!”

魏峰无奈,只好推脱说:“姑娘请你放心,只要有架次,你的要求我一定满足!”


姑娘的要求最终得到了满足,明天下午有一架飞机要进行空投试验,上级批准了魏峰的请求。梁伟军去通知姑娘,发现她没有一丝喜悦。他隐隐觉得不安但又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姑娘好像做了一个什么重大决定。

第二天,梁伟军开车来到招待所,姑娘早已在楼下等候。天气很热,但姑娘穿了一件米色风衣,开始梁伟军以为姑娘担心高空寒冷,但等她上车露从风衣下那一抹大红时,昨天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突然间更加强烈了。

去祭奠爱人,她为什么穿条红裙子?梁伟军若有所思,开车回连把肖路叫上了车。

肖路、梁伟军背上工作伞,扶着戴好安全索的姑娘上了飞机。升空后姑娘变得局促不安,脸上的表情时而甜蜜时而凄苦。梁伟军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他把肖路拉到一边低声嘱咐了几句。肖路脸色大变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刚想说话,两人脚下那堆破大衣突然蠕动起来。一名年约四十穿了身工作服的男人钻出来,旁若无人地背上工作伞,推开梁伟军向后舱门走去。

“谁呀?”梁伟军问身边一位正在摆弄什么仪器的文职军官。

“严周,严技师,他三天没睡觉累坏了,找机会眯一觉!”

“严周,他就是严周!”梁伟军大喜,跑到严周面前伸出手,自我介绍说:“严技师,你好,我是S旅侦察连的梁伟军。”

“哦,你好!”严周并没有握手的意思,干巴巴地说:“你是陪同烈士亲属上机的吧?去看好她,马上开舱门了!”

梁伟军碰了个软钉子,心说,果然脾气古怪,讪笑着回到座位。

今天好像试验小件连投的离机最快速度,后舱门打开后,引导伞拖着成串的小件箱顺着轨道滑出舱外。梁伟军扶着姑娘站起来,指着盛开的伞花大声说:“看到伞花了吗?我们就是从这里跳出去的……”

“那是什么?”

梁伟军顺着姑娘手指方向看去,空空如也,猛回头,发现姑娘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安全索,正向大开的尾舱门跑去。

“鹏飞,我来了!”姑娘边跑边撕开风衣,露出一身大红色的衣裙。肖路一个箭步窜上去,拦腰把她抱住。姑娘拼命挣扎,肖路急得大喊起来:“连长,快,我抱不住她!”

梁伟军冲上去,抓住姑娘拍打肖路的两条胳膊,把她拖回座位。

“你们为什么拦我,让我跟鹏飞去了吧!”姑娘撕心裂肺地哭了几声,昏了过去。

后舱门缓缓关闭,严周几步赶过来:“怎么回事?”

“严技师,烈士的女朋友想自杀,去陪伴烈士!”

“什么?”严周惊得目瞪口呆。

梁伟军看着姑娘身上的红套裙,低声叹了口气。

飞机降落,后舱门打开,脸色愠怒的魏峰顶着螺旋桨搅起的狂风,像座铁塔似地站在跑道上。姑娘在梁伟军、肖路的搀扶下走出机舱,嘴唇蠕动几下,想说些什么。

“站好!”魏峰的声音像一声炸雷,盖过发动机的轰鸣,送入三人的耳孔。弯腰缩头避风的梁伟军、肖路一机灵,本能地挺胸抬头,就连姑娘也跟着挺起了胸膛。

发动机停止轰鸣,螺旋桨慢慢停止转动,飞行员们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夹着图囊整队离开。阳光直直地照射下来,每个人身后拖着一截短短的影子,在魏峰目光逼视下,梁伟军、肖路冒汗了。

魏峰问:“想到过父母吗?”

梁伟军轻轻碰碰低头不语的姑娘。姑娘抬头,慌乱的目光与魏峰严厉的目光碰在一起,赶紧低下头,点点头又摇摇头。

魏峰又问:“想过周鹏飞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姑娘点点头又摇摇头抽泣起来。

魏峰再问:“想过鹏飞战友的感受吗?”

姑娘连连点头又连连摇头,泣不成声浑身微微发抖。

“参谋长……”

梁伟军觉得姑娘可怜想说点什么求情,但看到魏峰满目的关爱,立刻闭上了嘴。

“姑娘这样不行啊,做人要有责任感,已经是成年人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想想父母想想家庭想想所有关心你的人,这个世界上不但爱情,还有亲情友情。”魏峰递上手帕拍拍姑娘的肩膀说:“你是个好姑娘,有情有意。能爱上空降兵战士,是我们的福气。你应该能想到,穿上军装肩头上就多了国家民族赋予的责任,军人唯有奉献、牺牲。周鹏飞的牺牲从广义上说,他保卫了祖国人民的安宁这其中也包括你,狭义上说,他的牺牲是为了能让你更好的活着,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姑娘扑进魏峰的怀里:“首长,叔叔,我后悔啊,当初为什么要提出分手,鹏飞已经写了结婚申请……”

“想嫁给军人的姑娘都是好姑娘,也是要奉献要牺牲啊!为了鹏飞,你也应该好好活下去!哭吧,哭吧,把心里的苦闷全部哭出来。”

姑娘放声大哭,梁伟军、肖路站在一边,眼圈也跟着红了。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