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十七章

伍汉民 收藏 35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对于这些,铁蛋都不知情,铁蛋现在一个头三个大呢,连长给了他一个任务,那就是带人给娟子建一所卫生所,要两间房子,一间用来治伤的,一间用来给娟子住。本来么,今天一排和二排的所有战士都去睡觉了,三排负责放哨巡逻兼打猎,可是铁蛋昨晚上又干掉了四个鬼子,正兴奋得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就爬了起来到处溜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对于这些,铁蛋都不知情,铁蛋现在一个头三个大呢,连长给了他一个任务,那就是带人给娟子建一所卫生所,要两间房子,一间用来治伤的,一间用来给娟子住。本来么,今天一排和二排的所有战士都去睡觉了,三排负责放哨巡逻兼打猎,可是铁蛋昨晚上又干掉了四个鬼子,正兴奋得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就爬了起来到处溜达,要死不死的碰上了同样兴奋得睡不着觉的连长。连长一看铁蛋闲得发慌的,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了。铁蛋差点儿就要打自己的耳光了,干吗呢自己,昨天刚刚打完仗就被关了禁闭,今天刚刚打完了仗就得给一个小妞建房子,咱的倒霉劲儿什么时候才能过啊。不过,他清楚连长的脾气,连长说今晚上就得完工,他如果明天早上完工的话,估计得再到禁闭室里面坐上一两天的。

铁蛋气冲冲地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朝着正睡得高兴的虎头和大嘴的屁股上就是狠狠地一脚,一边踢一边喊到:“起来,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们他妈的还睡得跟死猪一样,快点儿起来,连长交给我们重大任务了。”

一听有重大任务,还睡得迷迷糊糊的虎头和大嘴一个激灵,立马从稻草堆上爬了起来,一手抓住了放在旁边的三八大盖,对着铁蛋问到:“铁蛋哥,什么任务啊,是不是要打鬼子了,哈,说不定今天我们哥俩也要开和了。妈的铁蛋哥,你昨晚上太不地道了,一共就二十四个鬼子,你包圆了四个,我们六十多个人赶到那儿,合着是看着你表演去了啊,以后再这样,我们两个可是要申请调到别的班去了啊,妈的,汤都不给我们留下一点点。”

“打你的头啊,妈的,连长叫我们给娟子建房子去,还说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务,不完成的话,咱们几个都要关禁闭去。”

本来一脸兴奋的虎头和大嘴立马就象泄了气的猪泡一样,浑身没劲地坐在了地上,不,坐在了床上,刚才的兴奋劲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嘴一脸的不满,干脆就躺了下来:“妈的,铁蛋哥,你接到的任务也太那个了吧,咱一个大男人,给个小妞去建房子,亏大发了,再说了,就咱们三个,不定得修到什么时候呢,还是睡觉的好啊。”

“睡你的头啊,起来,要不然,咱几个一块儿坐禁闭去,哈,那样也热闹得很呢。”铁蛋又朝着他们两个的屁股各踢了一脚。他现在明白了,踢人的屁股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啊,怪不得连长和指导员,还有那个陈三河班长,有事没事的就想给他来上一脚。

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起来。大嘴是偷懒的专家,他立刻向铁蛋提议:“铁蛋哥,就咱们三个,得修到什么时候啊,要不,这样吧,连里面的几个跟咱们岁数差不多的,都找来,修起来也热闹一些,咱们累得半死的,他们几个睡得高兴得半死的,没那么容易,有难同当,得把那几个王八蛋也拉来凑凑数。”

铁蛋一想,也是,咱受罪,也得拉几个陪着。他跑到各个房间里,闹得鸡飞狗跳的,一口气把二十几个新兵全给拉了出来。当然,昨晚上刚刚加入的那十一个新兵,铁蛋可不敢叫,他们的年纪都比铁蛋大得多了,有几个兵油子,铁蛋得叫人家叔了,那里敢去招惹呢。铁蛋一向是尊老的啊,只是不大爱幼而已。

铁蛋带着二十几个新兵蛋子,费了老半天的劲,才算是弄到了十几根胳膊粗的小树,拉回营地里了。连里面没有斧头,那小树全是用大刀砍的,累得很呢。看那些伙伴们,一个个累得直打哈欠的,要不是铁蛋的战绩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让这二十几个新兵把他当成了崇拜的偶象了,他们才不会这么尽心尽力地替一个小妞修这房子的。回到营地的时候,铁蛋看见连长仍然呆在那里,无聊地走来走去。铁蛋就纳闷了:“连长,你干吗不去睡觉啊,昨晚上的那一仗,兴奋一下也就可以了,不就是二十几个鬼子么,前几天六七十个都打过了,还在乎这二十几个啊。赵指导员不是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么,你老人家岁数大了,再不去睡觉,别今晚上累得起不来了。”

连长没好气地说到:“兴奋你个头啊,你小子,咱还年青得很,什么你老人家,别把我叫老了。那个小妞把我的房间给占走了,你说,我不在这里溜达,我上那儿啊。到别的地方睡觉,吵着别人了,也不好啊。妈的,好挑不挑的,挑上我的的房间了,干吗不挑老林的房间呢?”

“哈,连长,敢情你是被赶出来的啊,怪不得今早上气有点儿不顺,拉我的公差来了。”

“别废话,快干活,你今晚上要是不把活干完,我得跟别人合睡稻草了。你就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尽点儿心吧。得了,你好好地干,我到那小树下眯一下眼睛。”

累得腰酸背疼的,总算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建好了一套木房子了。铁蛋看了看,挺满意的,比咱住的那房子可是好得多了,通风透气的,地下也干燥些,那里象他们住的房子,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一定会下小雨,外面稍微发了一些大水,里面的稻草床,就全部发霉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娟子根本就不领他的情。她起床后,揉着朦胧的睡眼,跑到自己的房子前看了一下,立马就把铁蛋他们打击得不行了:“这是谁修的房子啊,你瞧,柱子歪歪斜斜的,上面的草也辅得不均匀,地下的草更是辅得一边厚一边薄的,这那里是房子啊,这不就是猪圈么,不,比猪圈还难看。还有,我一个女孩子家的,通什么风,透什么气啊。”看着连长的那抓狂到要杀人的目光,铁蛋一个激灵,乖乖地按着娟子的要求重新修了起来。妈的,这个小妞,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整她一下,咱这可是义务劳动啊,可别把咱们当成她家的长工了。

好不容易等到娟子满意的时候,月亮都已经挂得老高了。铁蛋一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一边还得忍受着同伴们的不断的埋怨。也是,好好地把人家从睡梦中拖了起来,高强度劳动了一整天,还愣是讨不了好,这是什么事啊这个。他连饭也顾不上吃了,一头栽到床上去,把稻草往身上一辅,就立马呼呼地睡着了。虎头和大嘴他们,也顾不得埋怨铁蛋了,他们睡得比铁蛋还要快。

铁蛋是被外面的如山般的喊杀声给吵醒的,一缕缕的阳光,透过那四面通风的墙,照在了铁蛋的屁股上。铁蛋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让自己多少清醒了一下,这才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他按着自己的腰,感觉挺不舒服的,妈的,修了一天的房子,比打了两天的仗还要累啊。他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训练的时间了,看样子是看在他前天晚上杀了四个鬼子,昨天又修了一天房子的份上,那个陈三河班长的大脚今早上没有光顾过铁蛋的屁股,哈,真是幸运的一天啊。

铁蛋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小河边,捧起一些水来洗了脸,这才慢吞吞地朝着炊事班走去。清晨的树林里,透着一阵阵地雾气,空气中混合了泥土和花草的清香,让铁蛋的精神为之一振,可是,也让铁蛋的肚子叫得更加的响了。他这才想起来,昨晚上累得不行了,没有吃晚饭就跑去睡觉了。他想着找老王头弄点儿吃的来,不过,希望不大,狗儿山的儿路军们,已经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了,老王头的那两口大铁锅,估计现在比铁蛋的刚刚洗过的脸还要干净得多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望着空空如也的两口大铁锅,铁蛋欲哭无泪,看样子,只能出去找点儿野果子吃了,可是狗儿山的春天,找野果子实在是太难了,这要是搁秋天,一抓一大把的,根本就不用担心饿肚子啊。老王头看着铁蛋的样子,幸灾乐祸的:“小子,谁叫你昨晚上不吃饭啊,哈哈,你的份,全让那个小妞给吃了,还有那些新兵的饭,也让战士们包圆了,一个个吃得挺高兴的啊。我说小子,你以后多干点儿活,我们的战士们,可就有更多的饭吃了。”

铁蛋再也不顾老王头的年纪可以当他的老爸有余了,恶狠狠地咒了他一声后,又在厨房里面转了老半天,直到确信真的没有一块肉块掉在地上之后,这才失望地走出了炊事班。出来的时候,正看见小虎趴在炊事班的门口,大口大口地啃着昨晚上八路军们吃剩下的肉骨头,不由得羡慕得半死,妈的,小虎呆这儿,算是找到好地方了,整天都不会饿肚子,那些啃得精光的骨头,都堆成山了,就等着小虎赏脸呢。没见才一个月不到,这家伙,腰粗了整整一圈了,真他妈的好福气啊。

出了炊事班的门,正好看见虎头和大嘴,以及一班昨天干活的同伴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也是一样饿得难受呢。哈,有难同当,铁蛋不由得乐了。看着铁蛋苦中作乐的样子,同伴们不开心了,大伙儿一齐上前,把铁蛋掀翻在地,每个人在他的屁股上,赏了不轻不重的一脚,就连一向把铁蛋当成了神人的虎头和大嘴,也大着胆子,给了他一脚,而且,两个家伙明显的有着报复昨天铁蛋踢他们屁股的成分在内,踢得比别人狠得多了,也踢得开心多了,估计不应该仅仅是一脚两脚的。

等闹够了之后,铁蛋这才站了起来,拍了拍生痛的屁股,摇摇晃晃地走了。也真是的,刚才这么一胡闹,感觉肚子不那么饿了。他走到小河边,痛痛快快地喝了一肚子的水,权当是骗骗肚子吧。喝完了水之后,他如往常一样,慢慢地朝着指导员的房间走去,跟指导员混在一起,是铁蛋等几个愣头青们最最高兴的事情。

经过训练的地方时,铁蛋注意到了,那些刚刚加入八路军的伪军们,明显地有着极高的战斗素质,一个个训练认真,特别是,枪法好得很,铁蛋做为一个出色的猎人,只要看一看就知道了,那些新八路的手上,有着厚厚的茧,全是握枪握出来的,他们有着足够的子弹训练,当然比起把子弹当成宝贝的八路军们要强得多了。不过,估计也不会比我强吧,铁蛋想,毕竟自己年纪虽小,可是玩枪也快有八年了吧,比那些伪军的时间还要长呢。

路过昨天刚刚完工的卫生所时,铁蛋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娟子,没错,就是那个黑黑瘦瘦,饭量大得能吓死大男人的娟子,在原来的兼职卫生员手把手的教学下,很快就掌握了扎绷带的技巧,现在正在极其用心地替伤员们疗伤呢。

连长和指导员站在一边,看得不住地点头,看来自己是找对人了,这一次的打鬼子,收获还真不小啊。你瞧那个兼职的卫生员,当他用打铁的大手极其温柔、极其温柔地替伤员疗伤时,那些被重点照顾的伤员,无不咬牙切齿,冷汗直流,似乎要把这个打铁的生吞了一样。再看看娟子那边,她一边轻轻地、温柔地更换着绷带,一边跟伤员们聊天,那些伤员,一个个浑不知道疼一样,还自如地开玩笑呢,有的更加夸张了一点,竟然在换绷带的时候睡着了,也太不给打铁的面子了啊。显然,这种活的确是适合女人做的。这个娟子,真的是宝贝啊,可以肯定,伤员们的恢复将快得多了,士兵们打仗的时候也不担心了,会更加有战斗力的。早就听战士们说了,在狗儿山这地方,士兵们是宁愿战死也不想受伤,都怕了那个打铁的了,现在不怕了,来了个娟子,保不定那一帮愣头青们还巴不得自己受点儿小伤呢。

娟子抬起头来擦汗的时候,要死不死地看见了铁蛋,温柔的淑女立刻就变了样:“喂,那个只会修猪圈的,快过来帮忙,没见我忙得半死么,把那个药箱子拿来。”很显然,她又恢复了昨天那个能够一口吞下三个大嘴的母老虎模样。

铁蛋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过去,把药箱子递给了娟子,嘴里仍然不干不净地小声说到:“咱就是专门给你这只小母猪修猪圈的。”

娟子两眼一瞪:“你说什么?”

铁蛋立刻吓出了一声冷汗:“没,没什么,听不见就算了,咱好男不跟女斗,咱惹不起还躲得起呢。”

娟子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到:“现在没空,等下找你算账,你别想跑了,呆狗儿山这地方,你还跑得到那里去啊。”说话的时候,铁蛋已经一溜烟跑大老远去了,他宁愿面对着一百个鬼子,也不愿意跟这个娟子打交道啊。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